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第三十五章 女检察长 刘学文

2019-10-03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27)

何志强去了通信公司,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意图,很快就在对方的配合下,打印出了那天看守所的全部通话名细,那上面真的就有看守所的电话记录中的那次通话记载。何志强又查到了那个手机的主人。当他离开那里时,已经太晚了。第二天,他走进了银海市国土资源与房地产局副局长王军的办公室。王军来到办公室没有多久,看到眼前的这位来人,觉得莫名其妙。他问道:"你找谁?""你就是王局长,我是市刑警队的,我叫何志强。有点儿事情想找你核实,需要你配合。""找我核实什么?"显然,王军有点儿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可以先坐下来吗?"何志强客气地问道。"当然当然。"王军像是刚刚反应过来,他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外的沙发跟前,与何志强一起坐在了沙发上。"可以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吗?"何志强说道。"当然可以。"说完,王军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何志强。何志强把王军的手机号码记在自己的手机上。他又把写着一个电话号码和日期的纸片递到了王军跟前,他指着那张纸片上的日期和电话号码问道:"这一天,你是否打过这个电话?"王军越发紧张起来。他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每天打的电话多着了。我哪能想得起来,再说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王局长,不管过去多长时间,我都希望你能回忆起来,这个电话是不是你打的?我可以给你一个提示,这个电话是市公安局看守所的电话。"王军连想都没有想,马上说道:"没有没有,我从来就没有往看守所打过电话。我也不认识看守所的人。""你别这么急着回答我的问题,我是希望你好好想一想,想好了再说。这个电话肯定是用你的手机打出去的。""是用我的手机打出去的?"王军像是在反问何志强,又像是自言自语。"肯定地说是用你的手机打出去的。""这件事对你们来说,很重要吗?""很重要,我必须把这件事情搞清楚。"王军若有所思,他起身回到他的办公桌前,翻看着放在他桌子上的台历上记得密密麻麻的文字。他在自言自语:"那天下午,去市里参加了一个控制房价上涨的政府协调会晚上,想起来了,噢,那天晚上有一个聚会。"何志强并没有听清楚王军坐在他办公桌前说的那番话。王军坐回到沙发上,说道:"我倒是想起来了,那天都干了些什么。""我不关心你都干了些什么,我就关心这个电话是不是你打出去的?""真的不是我打出去的。我在想会不会是谁借我的电话用过?""有这个可能?""有这个可能。那天晚上,我和几个朋友在一起聚过。"王军说道。"你确实需要想一想,在那一段时间内,有没有人借过你的手机?"王军想了半天,才慢慢地说道:"不记得有谁借过我的手机,吃饭的时候,我在饭桌前接过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后,随手就把手机放在了餐桌上。我当时听到谁说过手机没有电了,会不会是他用的呢?""谁用过,你能不知道吗?""我当时去过卫生间。会不会是那段时间,有人用我的手机打过电话?""你再仔细地想一想,谁说过手机没有电了?"王军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走着。走了一会儿,他站住了:"当时好像是李井然说过。"听到这里,何志强一下愣住了,他下意识地问道:"哪个李井然?"何志强有几分冲动的问话,让王军一下子感觉到他所提供的情况的重要。他警觉起来,没有马上回答。何志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却马上说道:"说吧,你不能证明这个电话是别人打的,那就一定是你打的。我是一定要把这件事搞清楚的。"这句话迅速化解了王军的顾虑,他没有再犹豫,便说道:"是公安局的那个李井然。你应该认识他。""李井然?你们之间认识?"何志强还是有些吃惊地问道。"认识,早就认识了。""你再回忆一下,除了李井然之外,还会不会有什么人借用你的手机打过这个电话?"王军想了想,说道:"这个可能性不大,那天晚上和我在一起的几个朋友,除了李局长之外,再没有谁是公安系统的人。别人往看守所打什么电话呀?"何志强已经明白,用不着再对那天与王军在一起的人一一排除,只有李井然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可他不能再去轻易地落实这件事。因为那样,便会打草惊蛇,将势必会让自己陷入被动之中。何志强很快离开了王军办公室,他直奔杜雨萌所住的宾馆而去。当他走进宾馆的时候,杜雨萌刚从外边回到宾馆。杜雨萌没有想到何志强为什么会突然来找她。杜雨萌问道:"何队,是不是有什么情况?"何志强还没有坐下,便说道:"杜检,我有了一个重大发现,那天打电话让看守所值班民警给关亚南送衣服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我们公安局的李井然副局长。""会是这样?能够确定吗?"何志强把与王军见面的经过说了一遍,又接着说道:"暂时不能再公开调查下去,我们必须考虑一下,应该怎么办才行。不然,我们会很被动的。你想我是他的下级,我这个下级公开地调查上级,走到哪都会碰钉子的。这还不要紧,最要紧的是李井然一旦知道我在调查他,他将会不顾一切地疯狂反扑""何队,这么说这个案子就更加复杂了,李井然为什么会对关亚南这么感兴趣呢?"杜雨萌说道。"正像我们此前分析的那样,很可能会是受谁之托?"何志强像是自言自语。"会不会是一个利益集团呢?"杜雨萌说道。"先不管他,慢慢地会露出水面的。"何志强说道。"如果我们的判断能够得到证实的话,那么,对我们调查靳希望被暗算,还有落实清楚张晓峰遇车祸的事,很可能都会有很大帮助。"杜雨萌说道。"我同意你的判断,就拿靳希望被暗算那件事来说,根据我多年从事刑侦工作的经验来分析,那显然是经过周密策划的。有人就是想置靳希望于死地,最后还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何志强说道。"何队,这件事,必须向东方玉明局长汇报,而且越快越好。不能光我们知道就行了,必须让他知道。上次靳希望出事之后,东方玉明局长不是另行派人调查那件事了吗?让他掌握这种情况,是很有利的。"杜雨萌说道。"杜检,如果我们能有机会"没有等何志强说完,杜雨萌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第二天上午九点整,公安局局长办公会议正在开着,何志强低着头走进了会场。东方玉明说道:"坐下吧。"何志强十分胆怯地坐在了局长和几位副局长们都容易看到他的地方。东方玉明十分气愤地说道:"何志强,我刚才正在说这件事情呢。你是真不争气呀,你看看你成了什么样子了,事情是一桩接着一桩。你还像个刑警队的副队长吗?上次的事还没有彻底搞清楚,这次就又闯了这么大的祸。不用说上次的事,就这一件事就够开除你的了。现在应该由你说话了,说吧,枪是怎么丢的?"何志强已经没有了以往的那种虎虎生气,而是慢吞吞地说道:"昨天晚上,我去了南山酒吧,和几个朋友在一起玩得时间长了一点儿,等到下半夜两点多钟往回走的时候,才发现我的枪不见了。当时我喝了不少酒,当我发现枪不见了的时候,突然间醒了过来。我半夜三更打电话报告给了东方局长。""这种事情在我们市公安局,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何志强,你的这种行为给我们公安局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尤其是眼下还不知道枪落在了什么人手里。如果枪是被普通百姓捡去了,那问题还不算太大,如果是被人特意偷去的,那将会给社会带来严重的不良后果。作为刑警队的副队长,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你是最清楚不过的。今天凌晨,我接到电话后,就派出了警力,针对昨天晚上去过这家酒吧的人进行全面摸排,我们要通过酒吧门口的录相资料,调查清楚,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一定要把这支枪找到。如果找不到这支枪,我这个局长也就不用干了。这是没有办法向上面交代的,也是没有办法向社会交代的。何志强,从现在起,停止你的工作,你现在的任务,除了需要反省自己的行为之外,最重要的是认真回忆与你接触过的人,都有哪些可疑现象,以便提供准确的侦破方向。"东方玉明说道。李井然说道:"何志强啊何志强,你可算是个人物了。我们费了多大的劲,才又让你恢复了工作。上次停职就是因为枪的事,这才几天的事?你怎么就又会在枪的问题上出事呢?你可是三上三下了啊。我看你这次还怎么交代?"说到这里,李井然马上想到了前一天晚上接到的王军打给他的电话,他已经在电话中知道了何志强去找王军的真正用意。他又接着对东方玉明说道,"东方局长,今天是不管你怎么表示,我都不能再站在你这一边了,我的意见是必须对何志强采取强制措施。我们不能单纯听信他怎么说,在枪没有找到之前,必须限制他的人身自由,防止意外事件发生。还有,我的意见是应该马上向上级汇报,通过市领导协调,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寻找枪的下落。"东方玉明说道:"李局长的意见是需要考虑的,从现在开始,你何志强没有我同意,是不能离开局里的。至于汇报的事,省厅那边先等一等,市里这边,开完会后我就亲自去汇报。""那能行吗?"李井然问道。"我是说先等一等,我没有说不汇报。我是觉得枪不是在公共汽车或者是在大商店那样的场合丢失的,酒吧的范围比较小,侦破的范围也比较小,短时间内,我们很可能会找到线索。"东方玉明说道。李井然没有再说什么,其他几位副局长也没有说什么。正在这时,何志强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刑警辛骁军打来的。他接通了手机:"我是何志强,有什么事?说吧。""何队,我是辛骁军,不好了,出事了。靳希望他"辛骁军说道。何志强打断了辛骁军的话:"靳希望他怎么了?""我们在从医院往看守所押解他的过程中,我们的车被一辆大货车拦腰撞上了,靳希望受了伤。""我们的人怎么样?""我们的人没有事,就他一个人受了伤。""那靳希望人现在怎么样?有生命危险吗?""很危险,正在金世纪医院全力抢救。""正在金世纪医院抢救?一定要让他活过来,他说过他有重大案情要说,他要立功赎罪。所以,决不能让他死掉。"说到这里,何志强又重复地说道,"一定要让他活过来。"在场的人,从何志强紧张的情绪中,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何志强放下电话后,说道:"靳希望遇到了车祸,正在金世纪医院里抢救,人很危险。"坐在这里,一直什么都没有说的刘勇副局长问道:"哪个靳希望?就是那天跳楼的那个靳希望吗?"东方玉明说道:"就是那个从六里桥派出所楼上跳下来的靳希望。""我光忙活行政这摊业务了,别的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听说他还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刘勇说道。李井然说道:"管他是什么老总不老总呢,像这种人,基本上就属于人渣,死了倒也干净。""说是这么说,可问题还没有搞清楚,他如果真的死了,这不就成了无头案了吗?那天他被抓到派出所以后,到底是他自己跳下去的,还是我们的人把他扔下去的,不就说不清楚了吗?"东方玉明说道。"他不是已经一口咬定说是别人把他从楼上扔下去的吗?"李井然说道。"问题就在这里,他自己明确表示他是被人扔下去的,可涉案人员说的又是另一样。"东方玉明强调着。何志强问道:"东方局长,用不用我过去看一看?""你以为你是谁?离开你就不行了?堂堂一个刑警队会出这么多乱子,就连看管一个人都看管不好。好了,你就不要再过问这件事情了。你必须按照我刚才说的话去做,停职反省,等候处理。你的问题是严重的。"东方玉明说道。开完会之后,东方玉明去了这家医院。他从院长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看了看表,他大约在那里待了一个多小时。这天晚上,靳希望躺在了这家医院三楼的一个单人病房里。他的头部几乎都被白纱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是露出了一双眼睛。只要他不睁眼睛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是死了还是活着。到了下半夜三点多钟,刑警队的两个刑警也都有些坚持不住了。一个人已经在另外的一个空房间的病床上休息了,另一个人正是辛骁军,他是前一天因为父亲病重临时从省城赶回银海的。此刻,他坐在门口的长椅上,迟到的睡意不断骚扰着他疲惫的神经,为了让自己清醒一下,便站了起来,在走廊上来回走了一会儿,几分钟后,又去了走廊尽头的卫生间。正在这时,一个蒙面人幽灵般地闪进了靳希望的病房,就在他的身子游移进病房的刹那,整个楼层的照明灯突然全部熄灭了。那个蒙面人身手利落地拿起一个枕头,捂在了靳希望的脸上。靳希望马上感觉到有人想加害于他,他迅速地跃起身子,朝着那个人扑去,黑暗中,靳希望也变成了一个黑影。那一刻,两个黑影在厮打着,俨然成了中国民间流行的皮影戏。就在靳希望就要把那个蒙面人制服的时候,灯突然亮了起来,病房的门被突然推开了。那个蒙面人挣脱了靳希望的束缚,慌忙地朝门口夺路而去,正好与推门进来的辛骁军碰了个满怀,辛骁军挡住了他的去路,而靳希望则在后边把他制服了。靳希望与那个蒙面人的打斗声,惊醒了相邻病房的病友们的酣梦,不少人都走到了走廊上,想看个究竟。辛骁军把那个蒙面人带到了走廊上,铐在了暖气管道上。另一个叫鞠大坤的刑警也已经站到了走廊上。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辛骁军回到靳希望的病房,把一只手伸到了靳希望跟前,与躺在病床上的靳希望握了握手。靳希望抽出正握着的那只手,一下子握成了一只拳头,朝着辛骁军打了过去。他一边打一边说道:"真就这么容易。"靳希望依然躺在病床上。辛骁军回到走廊上。他与鞠大坤一起把那个蒙面人押到了楼下的警车上。就在辛骁军离开医院没有多久,病房里的靳希望自己起身离开了医院。当他走出医院的时候,已经洗去铅华,俨然还原成了又一次被停职的刑警队副队长何志强的庐山面目。辛骁军等人直接把那个蒙面人押解到了看守所,而不是刑警队。上午十点多钟,何志强与辛骁军一起走进了看守所的提审室,那个蒙面人被带进提审室后,终于现出了原形。何志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张成。"那个蒙面人说道。"张成,抬起头看着我,你认识我吧?"何志强严肃地问道。"认识你,你曾经到过我们六里桥派出所办过案子"张成说道。"那好,那我们就不用多费口舌了,作为警察,你是知道你今天的行为,是属于什么性质的犯罪?说吧,你知道今天你要杀的那个人是谁吗?"何志强说道。"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靳希望。""你为什么要对他下如此毒手?""我就是要除掉他。"何志强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就没有必要和我玩这一套了。不是你要除掉他,而是别人想除掉他,充其量,你只是个打手而已。而且今天凌晨你做案时,还有另外一个人在配合你。""是我自己要除掉他,和别人没有什么关系。""你别弄得大义凛然的样子。你以为你作出的这种牺牲是值得的,你不出卖别人,别人也不会出卖你?你天真了点儿。""我不希望让你感觉到生活太残酷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何志强不紧不慢地说道。听到这里,张成开始犹豫了。何志强又一次说道:"我看还是你自己说吧,怎么样?不要抱侥幸心理,抱侥幸心理是没有什么用的。"张成还是什么也不说。何志强对门外喊了一声:"把赵文勇给我带上来。"张成听到了赵文勇的名字,浑身一动,接着就把目光移向了门口的方向。赵文勇真的被带了进来,他由两名警察押着,低着头,站在离张成两三米远的地方。何志强问道:"你们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在这里见面吧?"赵文勇对张成说道:"大哥,就说了吧,不说是没有用的。我什么都说了。"何志强说道:"把他押下去。"赵文勇被带走后,何志强说道:"我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吧?你不要以为我们做警察的总是会唬人,那是你那样的警察,我是不会那样做的。你与赵文勇接到任务后,白天先去那里熟悉了医院的环境,之后又做了分工。其实你们一直就躲藏在医院里,就等着机会的到来。当你走进病房的时候,赵文勇便配合你,迅速地把整个楼层的电源断开。而你没有想到会遭遇到那个被你们在多少天前折腾得差点儿死去的-靳希望-的强烈阻击。你们的计划是周密的,只是你们没有把自己的失算做在你们的计划里。我现在坦白地告诉你,当你的身份一下子暴露出来的时候,尽管当时赵文勇比你幸运得多,成功地逃离了现场。可我们没有费什么气力就抓到了他。因为此前在你们派出所里想置靳希望于死地的,不仅有你,还有你的这位难兄难弟赵文勇。他已经交代过他与靳希望根本就不认识,更是无冤无仇,参与杀人完全是听命于你的安排。怎么样?这回可以相信了吧?"说到这里,何志强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张成,你告诉我,你与靳希望有冤有仇吗?你为什么要杀他?""看来,我已经走到头了。""你是已经走到头了,可惜,你认识到这一点,实在是太晚了。""我与靳希望也是无冤无仇。我是欠朋友的人情,朋友有求于我,我也只好当仁不让了。可我没有想到会这么轻易地失手,命当该绝呀。"张成感慨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这位朋友是谁了吧?"何志强说道。"说出来可能会吓你一跳。""他有这么大的神通?说说看。"何志强说道。"他就是你的顶头上司,李井然副局长。你不会相信吧?"张成说话的口气有几分轻蔑。何志强异常平静地说道:"我当然相信。不管是谁,只要成为金钱的奴隶,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可我并不是为了钱。""你想说你很仗义?""我是很仗义,也正是这种仗义断送了我的未来。"张成说道。"说吧,李井然是在什么情况下,在什么时候找到你的?""就是靳希望去-嫖娼-那天,李井然打电话找到了我。说是找我有点儿事,需要当面谈。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去了海滨公园的一处海滩上。在那里,我们一边散步一边谈到了这件事。他告诉我,他也是受朋友之托,想好好教育教育靳希望。"何志强打断了他的话:"李井然说的教育教育靳希望,指的是什么意思?""当时我问过他,他告诉我说最好是不能再说话。""他没有再具体说怎样才能让他不再说话?"何志强问道。"没有。""那后来你是怎么做的?"何志强问道。"那天晚上,我与赵文勇一起找到了靳希望家,就在他家门口,我先给靳希望打了电话。我在电话中告诉他,说关亚南的老婆想马上见到他,有重要事情要说。靳希望当时并没有怎么怀疑真假,只是问了问她在哪里等着。几分钟后,他就坐进了我们为他准备好的车里。只是坐在车上的人不是我与赵文勇,而是酒吧里的人,但并没有让靳希望知道这些。等到他在酒吧里出事的时候,我和赵文勇才赶到那里。我们当时就在酒吧外面不远处等着电话。我们把靳希望带到派出所的时候,他也不知道电话就是我打的。在派出所里,他说什么也不承认他嫖娼的事,我们就打了他。下半夜就把他铐在那里,第二天上午,就出事了。"说到这里,张成没有再说下去。何志强说道:"接着说下去。""那天上午,是我和赵文勇把他从三楼办公室的窗口扔下去的。我们以为当时他会摔死,那样就可以说他是自杀。没有想到,他命还真挺大。再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张成说道。"你明明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可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敢公然杀人。你为什么会为李井然这样卖力气?""所以,我才说我做人仗义,我不是为了钱。李井然曾经拉过我一把,关键时候,我也不能忘了他。""他什么时候拉过你一把?"何志强问道。"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还是在六里桥派出所当协保员的时候,出了点儿事。一次我跟一个警察一起去一个县城调查一宗案子。办完案后,那个警察去他老家看他的父母去了。晚上,我实在寂寞,就去了色情场所。后来因为钱的事与小姐发生了纠纷。我被带到了当地派出所,再后来,我当协保员的派出所知道了这件事。当时李井然还是六里桥派出所的所长。他把我保了下来,一年多以后,我没有事了,还穿上了警服。这个情,是我一辈子都难以报答的。而我之所以找赵文勇配合我,是因为除了赵文勇与我是铁哥们之外,还因为赵文勇也对李井然充满感激之情。几年前,他老婆的农村户口就是李井然帮助办进城的。""那你知不知道李井然为什么要让你这样做?""他既然要让靳希望闭嘴,那靳希望就一定是别人的障碍,别的我没有问,也不方便问。""这么说你还真够仗义的?""当然。""可你这一仗义,把你自己的一生就葬送了,还有你的家庭。""来不及了,说这些没有什么用了。我要是知道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利索,我也不会去做。""所以,我才说你们的计划是周密的,可你们就是没有把失算做在自己的计划里。"何志强说道。就在何志强提审完张成之后不久,他就把这件事报告给了东方玉明局长。就在这天下午,东方玉明局长马不停蹄地去了市里。下午四点钟,还是在前一天召开局长办公会议的地方,又一次召开了局长办公会议。从表面上看,李井然依然是平静的。他从容地走进会议室,就在会议就要开始的时候,东方玉明宣布了对李井然因为涉嫌犯罪而被拘留的决定。何志强与辛骁军走了进来,当李井然看到何志强的时候,什么都明白了。辛晓军给他带上了手铐,李井然没有任何惊讶的表示,他很配合,他的情绪依然是平静的。这时,李井然仿佛才搞明白,在这之前发生的枪支丢失那么大的案子,东方玉明为什么坚持不向省公安厅报告的缘由。

那天,杜雨萌等人坐车向银海市奔去。当他们就要进入银海市的时候,杜雨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通了电话:"吕检,我是杜雨萌。""你已经走到哪了?"吕东问道。"很快就进入市区了。吕检,是不是有什么新情况?""李宁已经交代,当他断定靳希望没有被他击中以后,他把电话打给了六里桥派出所所长张克明,是他告诉张克明,有人将会去靳希望家取东西。""他与张克明认识?还是有人指使他那样做的?""他还只是说想帮朋友一个忙,这个朋友究竟是谁,他还不肯交代。我顺便告诉你一声,当初打到你家里去的那几个匿名电话都是他干的,包括那个从加拿大打来的电话,也是他干的,当时他正送他女儿去加拿大读书,可目前他同样没有交代是谁指使他这样做的。好了,先不说这些了,有新的情况我会马上与你联系。你们进入市区以后,要马不停蹄地前往六里桥派出所,把张克明控制起来。连夜对他进行审查,搞清楚靳希望家失火与他的关联,再加上靳希望在六里桥派出所里险些被害,与他是什么关系?把这些问题都搞清楚。""明白。吕检,请你放心。还有什么事吗?""那个女人的事,我已经请示了省领导。意见怕是一下子难以统一起来。我担心会再次走露风声,如果真是那样,怕是还会有麻烦。你们要马上想办法,对她的行动加以监控,决不能让她走掉。"电话挂断后,杜雨萌对正在开车的何志强和坐在何志强身边的穆大勇说道:"进入市区后,我们马上去六里桥派出所。今天晚上务必把张克明抓到。"正在这时,何志强的手机响了,那是他爱人打来的。何志强接通手机后,一下子就听到了他爱人鲁小雯在电话中那焦急的声音:"志强,你什么时候才能到家?""怎么了?有什么急事?"何志强着急地问道。"这几天,孩子的情况有些不好,你能不能早点儿回来?"鲁小雯一边说一边哭着。"怎么个不好法?不是马上就可以做手术了吗?""我也说不很清楚,我就是感觉不太好。我想你快点回来,咱们能不能和他们商量商量?""好好好,我马上就回去。就先这样吧。"说完,何志强就把电话挂断了。杜雨萌问道:"是你爱人打来的电话?""家里有点儿事,她想让我早点儿回去。"何志强回答。"家里有什么事?像是挺急的?"何志强没有说话。杜雨萌又一次问道:"家里是不是有什么急事?"穆大勇说道:"杜检,肯定是他孩子的事。他女儿一直就是病着的。"杜雨萌吃惊地问道:"怎么回事?是什么病?"何志强仍然没有说话。穆大勇接着说道:"先天性心脏病,需要做手术,而且需要几次手术才能彻底康复。""那还没有做吗?""没有,没有做。""为什么?""没有钱?""没有钱?不需要很多钱吧?"杜雨萌吃惊地问道。穆大勇看了看何志强,何志强照样在那里开着车。穆大勇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杜雨萌身上,这才慢慢地说道:"杜检,我也是昨天晚上和他住在一个房间里时才知道的。他结婚好多年都没有孩子,这个孩子才四五岁,近一两年才发现是先天性心脏病,需要手术。可一直就没有做"杜雨萌打断了穆大勇的话,问道:"为什么不早点儿做?就是因为钱?就是因为没有钱?好像也不需要多少钱呀?""需要七万多,可何志强他拿不出来这笔钱。"说到这里,穆大勇的鼻子已经酸酸的了。杜雨萌已经感觉到穆大勇的情绪变化。杜雨萌问道:"七万元钱拿不出来?""拿不出来。我听他说确实是拿不出来。他母亲一直住在农村,他父亲去世之后,何志强就把他母亲接到了他家,没过多长时间,他母亲就得了癌症,所有的费用都需要何志强两口子支付。何志强的爱人早就下岗了,她的劳动保险都需要他用工资去缴。"听到这里,杜雨萌明白了,她什么也没有说,眼睛里已经潮湿。此刻,在杜雨萌的脑子里马上浮现出他为了让那个叫陈冬齐的女人说出唐大朋涉嫌毒品犯罪的真相,而为陈冬齐的孩子化缘的情景,杜雨萌根本就没有想到何志强的孩子同样需要这笔钱几分钟过后,杜雨萌才说道:"何队,那你的孩子总不能就这样等着吧?""市里面有一个基金组织决定每年动用基金,为全市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做八例手术,可审批起来比较麻烦,因为需要做这种手术的孩子不少,我们一直就在等着。刚才我老婆来电话,说是孩子情况不是太好。"何志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你先去医院吧。我们先不用你去派出所了。"杜雨萌说道。"那不行,就你们两人哪行?我先和你们一起去,办完这件事,我马上就去医院。"何志强说道。"不用不用。你还是先去医院。""杜检,就不用再说什么了,我是不可能不去的。好了,做好准备吧,再有几分钟就到了。"何志强说道。几分钟后,何志强先下了车。何志强先是自己走进六里桥派出所,穆大勇紧跟在后边。还没有等杜雨萌走进派出所,何志强与穆大勇就已经走了出来。何志强说道:"走,马上就走,去北方大酒店。"上车后,杜雨萌问道:"他肯定会在那里?""值班民警刚才与他通过电话。""张克明能说实话?""我刚才冒充了一把市局领导,他一听就在乎,能不说实话吗?"二十多分钟后,他们就把车停在东方大酒店的楼下。何志强与穆大勇迅速跃到了二楼的一个叫长白山的包间门口。何志强根本就没有敲门,直接把门推开,往里边看了看,又迅速地把门重新关上。他还没有离开门口,门又从里面打开,走出来的人正是一个穿警服的人。何志强马上迎上前去,说道:"张克明,我们算是早就认识了。""找我有什么事?""我是市公安局的,请你跟我走一趟。"何志强不容分辩地说道。"你是市公安局的又能怎么样?我凭什么要跟你走?"张克明似在半醉半醒之间。"还凭什么?到了那里,我会告诉你的。""如果我不跟你走呢?""我量你也不敢。"何志强说这句话时,嘴巴还特意扭动了一下,像是命令张克明。他又接着说道,"里边坐着的是汤副市长吧?我告诉你,谁也阻止不了让你跟我们走一趟的要求。"何志强说道。张克明已经明显被何志强的气势震慑住,他知道已经不可能不跟着走了。他转过身想进到包间里向里边的人报个口信,马上被何志强制止了。张克明无奈地跟着何志强与穆大勇走出了酒店。没过多长时间,张克明就被带进了市刑警队。何志强问道:"张克明,还用得着告诉你为什么把你请到这里来吗?""当然需要告诉我,我哪知道你们为什么让我到这里来。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张克明装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子。"有过犯罪前科吗?""废话!这是你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法定程序,用不着这样对待我这样的人。我哪来的什么犯罪前科?""那好,我问你,靳希望家着火的事发生后,是你安排民警去处理的?""哪个靳希望?""最近在你管辖的范围内,一共有几家着过火?""就一家呀。""那你居然不知道着火的那家人姓什么叫什么?""你说的是他家呀?是我安排人去处理的?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何志强把话题一转,马上问道:"你认识一个叫李宁的人吧?"张克明一下子愣住了。他还是马上振作了一下精神,说道:"哪个李宁?""你就不要装糊涂了,李宁涉嫌杀人,已经被逮捕,他什么都交代了。你还等什么?我现在明确地告诉你,你在靳希望家着火之前,就已经知道他家将要发生火灾,因为那场火灾本来就是人为造成的。张克明,你是自己主动把经过说出来呢?还是等着我们把问题全部调查清楚了再说?你的坏事已经做绝了,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靳希望在你们六里桥派出所里险些丧命,就是在你这个所长的眼皮底下发生的,你总不能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吧?你就不要再伪装下去了。我们知道是有人指使你干的,是由你亲自指挥的。我说得对吧?张克明。"何志强说道。仅仅还不到一个回合,张克明已经是大汗淋漓。他抬起头看了看何志强,说道:"李局长完蛋以后,我就预感到这一天就要到来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给我一支烟吧,我说,我什么都说出来。"张克明已经被铐了起来,坐在椅子上。何志强走过去,递上一支烟,又为他点着了。张克明大口大口地吸着,吸了几口之后,便开口说道:"李宁是我在市党校学习时的同学,他没有去省城前,我们一直有来往。这几年来往少了一些。几年前,曲新平调到了省里做副省长,也把他带到了省里,开始他是做曲副省长的秘书,后来,他又调到了省检察院,做吕东检察长的秘书。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那天,是他打电话告诉我有人要到靳希望家里取东西,让我想办法不让他们把东西拿走。"杜雨萌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他说没说有人要取什么东西?""说了,是要取两张什么纸条。他知道我根本就不可能在他家里找到那两张纸条,他就告诉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把东西带出靳家,我就""你就怎么样?""我就亲自出马,先打电话告诉靳希望的老婆让他去派出所办理补换居民身份证的手续,而且只剩下最后一天了,随后我就让一个我事先就准备好的开锁公司的人把门锁打开,我就点了一把火火救灭以后,靳希望老婆到派出所报案时,我就随便派了两个人到现场看了看,我以为这件事就算完了,没有想到""你当然知道这样做是一种犯罪行为。李宁就算是你的一个好朋友,他打过来一个电话就值得你这样去做?"何志强问道。"他打过来电话一告诉我这件事,我就知道事关重大,不做肯定更会有麻烦。""为什么?""靳希望险些死在派出所里,你们是肯定会查清楚的。如果他真的死了,那还好说,可他偏偏没有死,算这小子命不该绝。这件事是李局长交代的,是他点着名让我派他的两个人干的,让他俩干,他信得过。""这么说,你是应该知道李井然要对靳希望下手的目的了?"张克明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不知道。""不会吧?既然不知道,你竟然会下那么大的力气?""我知道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非同小可,可我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会有什么牵连。这里面有事是肯定的,可究竟是什么事,我真的不清楚。""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李宁打电话给你,让你办的也是同一件事?也就是说也针对的是靳希望?""这我知道,靳希望肯定是一个关键性人物,怎么个关键法?那我就不清楚了。""那你就肯冒着犯罪的风险,去为他们卖这个力气?你觉得值得?""什么值不值得的?我是李局长一手提拔起来的,他没出事之前,一直对我不薄,他给了我很多关照。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最铁的,铁哥们有需要帮忙的时候,能不帮一下吗?没有他,也就没有我。我知道我已经完了,我已经走到头了。你们还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这年头,我算是看透了,什么铁哥们不铁哥们的,到了关键口,全他妈的没有用。李宁他妈的,还没怎么样,就把我给贡献出来了。也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都会把我说出来,还不如我自己说出来好呢。"张克明情绪激动地说道。"说句题外话,你的坦白是对的,可惜就是晚了一点儿,你早干什么去了?"何志强说道。"是有些晚了,可人要是不走到这一步,是很难想到这一点的。""你还能说出几句这样的话来,算你没有白当一回派出所所长。这么说,你早就对你的这些朋友失去信心了?""有些事情是早就应该看透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作用了。""我刚才还看到你与汤副市长坐在一个酒桌上,怕不是在开会吧?"何志强有意识地把话题引到了汤招娣的身上。"到了这个分上了,就无所谓了。感兴趣吗?感兴趣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和汤副市长早就是朋友,还有李局长都是,全都是。可又能怎么样?没事的时候挺好,都挺好。李局长出事了,都这么长时间了,谁能帮他。我不能,可有比我官大的,哪个也都多余了。关键时候,没有用,什么用都没有。""对汤副市长你也这么看?这不辜负了她对你们的信任?""不说她。人家官做得大,能拿得起放得下,什么情况下,都照样做人家的副市长,这不,人家马上就要照常去什么地方开会了。"张克明不无抱怨地说道。听到这里,何志强马上不动声色地看了看杜雨萌,杜雨萌当然明白何志强的意思。何志强接着说道:"你以为她能帮帮你?""怎么可能呢?哥们归哥们,原则归原则,汤副市长帮我什么?李局长比我的官大多了,又能怎么样?""那就好,算你明白,算你活得明白。既然你已经认识到这些,就希望你把你所知道的所有情况都交代出来。只有你自己才能寻找到立功的机会,别人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你是干公安出身,这一点,根本不用我们向你交代。"何志强说道。半个小时之后,张克明被押往市看守所。就在回来的路上,杜雨萌说道:"看来我们必须对汤招娣加强监控,她完全可能因为问题败露而离开银海。""杜检,我们已经拿到了证据,本来就应该直接抓捕她。何必还要等上边说什么话呢?越拖下去,怕是会越有麻烦。"何志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穆大勇说道:"她不是副市长吗?""副市长怎么了?副市长就可以不受法律约束?检察院批准逮捕,由我们公安局抓捕不就完了吗?我刑警队抓哪个刑事犯罪分子的时候,还管过他是什么身份吗?"何志强说道。"好了,何队,不要再说了。你又不是刚刚从事公安工作。这种情况也不是才知道的。我们眼下的当务之急是不能让她走掉,别的问题那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杜雨萌说道。"我们只有对她实行暗中监视,别的都不合适。可这确实是有难度。"穆大勇说道。"那怎么办?"杜雨萌说道。她一边说一边拨通了吕东的手机:"吕检吗?张克明已经交代了。可能是他已经看出来大势已去,他的态度还比较好,比较配合。他交代了不少问题,靳希望在派出所内险些丧命就是李井然授意他和他的弟兄们干的。我们从他的交代中,感觉到汤招娣可能会出差。我的意思是我们是不是能够早一点儿行动?""还得等一等?省委书记已经答应我一个小时之后,直接约见我。"吕东说道。放下手机后,杜雨萌说道:"看来还得我们自己想办法。"杜雨萌接着说道,"这样吧,何队,你把我和穆大勇先送回宾馆,你先去医院看看孩子,我们今天就不能陪你一起去医院了。明天找时间与你一起去看看她。""你不怕汤招娣她会采取什么行动?"何志强问道。"不怕,我量她不会在今天晚上采取什么行动,好像还没有到那个分上。那天,我看你随身携带着一个小电话号码簿,那是不是发给各单位的市级领导的联系电话?""是联系电话。""你把汤招娣的手机号码查出来给我。"杜雨萌说道。何志强把车停在路边,翻看起了电话号码簿,翻了半天,也没找到汤招娣的手机号码。杜雨萌说道:"她秘书的也行。"何志强把汤招娣秘书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杜雨萌。何志强又把车开动了。杜雨萌与穆大勇在他们自己住的宾馆门前下了车。何志强开车直奔医院而去。回到宾馆以后,杜雨萌按照何志强提供的汤招娣秘书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她说明了情况,没有费多大气力就问到了汤招娣的手机号码。几分钟后,杜雨萌就把电话打到了汤招娣的手机上。她开门见山地说道:"汤副市长吗?我是杜雨萌,不知道你能不能知道我是谁,我是江天的爱人。我们已经见过面。"电话那边的汤招娣显得十分吃惊,却又马上反应了过来:"噢噢噢,我知道我知道,江天的爱人,你找我有什么事?""我不知道找你合不合适?我想和你当面谈谈唐大朋的事。"电话那边显得有些兴奋:"那好,什么时间?""时间由你决定。""今天太晚了。明天,你看明天好不好?""什么时间都行,看你什么时间方便。""那就明天下午,明天下午三点在海昌大酒店一0七房间见面。"电话挂断后,杜雨萌那颗悬着的心算是放下来一些。坐在杜雨萌旁边的穆大勇问道:"杜检,汤招娣和江天认识?"杜雨萌才突然反应了过来,她马上应付道:"我就是与她随便一说。"穆大勇感觉到杜雨萌不想认真回答他的问话,他也没有再追问下去,他接着说道:"你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把她稳住。可她真的与你见面的话,你打算和她谈些什么?"杜雨萌并没有想把汤招娣与江天认识的事告诉穆大勇,她说道:"我也没想好,到时候再说。"杜雨萌与穆大勇都在自己的房间里洗了洗,又叫上了金卫东与张默然,穆大勇还把电话打给了水海洋。这才一起走出宾馆,去了离门口只有一二百米远的一处川味火锅城。他们刚刚在一个包间里坐下来,水海洋就走了进来。水海洋一看到杜雨萌便说道:"你们辛苦了。总算是回来了。""你们也够辛苦的了。"杜雨萌说道。"我们这几个人当中,最辛苦的就算是我了。就属金卫东与张默然自在,你看他们俩多惬意。让我羡慕死了。看到他们那个样子,我真想再年轻二十岁。"水海洋开起了金卫东与张默然的玩笑。张默然说道:"水大处长,你可得公平点儿啊,我可是把我应该做的工作都做了啊。""我也没说你没做工作呀,我是说你们既抓了革命,又促了生产。"张默然马上说道:"你是什么意思?就是想当着杜检的面,告我的黑状?""我告你们什么黑状?你们应该做的工作确实是都做了,我是想让杜检多了解了解情况,需要对你们关照时,多关照关照你们。"张默然还想说什么,服务员走了过来,汤料和菜已经上齐。杜雨萌说道:"来来来,我们还是先吃饭吧,一边吃一边说。"大家一起吃了起来。大约二十分钟过去了。此刻,杜雨萌的手机响了起来,杜雨萌看了看来电显示,那是何志强打来的。就在何志强去医院看他女儿之前,杜雨萌告诉他,到医院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就让他再回来和大家一起吃顿饭。杜雨萌想到,可能是何志强已经忙完了。她接通了手机:"我是杜雨萌。孩子怎么样?""杜检,我就不过去了。孩子的情况不是太好,我需要待在医院里。""很严重吗?""很严重。很可能不行了。"何志强的声音有些沉重。杜雨萌也变得严肃起来:"在曙光医院的多少号病房?"何志强把房间号告诉了杜雨萌。半个多小时后,杜雨萌他们一起直奔医院而去。路上堵车严重,等到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距离何志强与杜雨萌通电话已经是一个半小时左右。杜雨萌他们按照何志强告诉的病房号找去,很快就找到了。当他们走进病房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没有人了。水海洋有些紧张,他已经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马上退了出去,快步走进护士办公室,见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护士,问道:"三0二房间的病号呢?""你是她什么人?"小护士问道。"我是他"水海洋一下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他迟疑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是他爸爸的同事。""你还是她爸爸的同事呢,孩子住院时,她爸爸都没怎么来过,这回不仅仅是她爸爸来了,连她爸爸的同事也来了。"小护士抱怨道。"这个孩子呢?她去哪了?""去太平间了,刚刚走。就是在十多分钟前。"水海洋顿时举起了双拳,朝着自己的太阳穴重重地打去。他的泪水顿时流了下来。杜雨萌他们也走了过来,他们看到水海洋的样子,什么都明白了。杜雨萌马上转过身去,用手不断地抹着自己脸上流下的泪水还有穆大勇,金卫东和张默然,他们几乎同时哭了几秒钟过后,水海洋才像是从梦中初醒,他迅速地转过身去,快速下了楼,朝着太平间的方向跑去,所有人都跟在水海洋的后边,朝着那个方向跑去。在距离太平间还有几十米远的地方,只见六七个人从那个方向朝水海洋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水海洋一眼就认出那其中的一个人就是何志强,水海洋加快了速度朝何志强奔去,何志强也朝他快速走来,两个人不由分说,迅速地拥抱起来,水海洋一边抱着何志强一边哭着叫道:"志强"何志强放声哭着,一边哭一边说道:"海洋,海洋,我对不起我的女儿。我没有能力救活她,没有能力救活她呀。我这个做爸爸的不称职呀"那场面,那情景,让在场的人难受极了。穆大勇也走上前来,与何志强紧紧地拥抱起来,穆大勇一边拥抱着何志强一边说道:"没想到,没想到会这么快呀。"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哭着。杜雨萌走上前去,两只手紧紧地握住了何志强的手。她什么也没有说,却哭出了声来。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杜雨萌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正在考虑如果真与汤招娣见面的话,与她说点儿什么。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那是吕东打来的电话:"杜雨萌,我是吕东,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昨天晚上我与省委书记没能谈成,是他临时又有了别的事,今天上午,他主动找到了我,我们刚见过面,我把情况都当着他的面向他汇报了。我告诉他,我们已经证据在握,他让我们依法从事,把案子办成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案子。还有一个出乎你们预料之外的消息我需要告诉你,曲新平副省长可能涉嫌犯罪,我已经将有关他的情况移交给了省纪委,他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被"双规"。是李宁最终将他交代了出来,李宁是他调入省城的。他曾经在李宁面前许过愿,在我明年退休的时候,一定要让他成为省检察院的一把手,他已经向有关方面提出了这个建议,如果曲新平出了问题,他也就希望破灭了。所以,李宁才肯为他这样卖力气。"杜雨萌有几分兴奋,感慨道:"真没有想到啊,事情竟然会是这样。""曲新平与银海的案子有关联,看来是必然的了。不然的话,他根本没有必要在我们要抓捕汤招娣的问题上设置障碍。如果银海那边与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他也没有必要在靳希望身上下那么大的功夫,这要冒多大的风险。眼下,他还没有被控制,我担心他们之间还会有联系,那将会对我们极其不利。""你是说,如果他感觉到他自己会出问题,他可能会有动作?"杜雨萌说道。"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们在没有抓捕之前,还要考虑到汤招娣是否有出逃的可能。比方说是不是需要控制好出逃的通道?"吕东说道。"明白。"关掉手机之后,杜雨萌走出房间,把穆大勇与水海洋找来,大家坐下后,杜雨萌说道:"我们今天就可以行动了。""来过电话了?"水海洋问道。"来过了,省领导让我们依法从事,把这个案子办成一个能够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案子。""那没有什么问题。就比如她汤招娣,我们就不去查她完全可能还存在的其他问题,仅仅就是目前我们掌握的这些犯罪事实,就是不死,至少也够让她在监狱里度过后半生的。"杜雨萌把任务布置了一下,穆大勇与水海洋分别走出了杜雨萌的客房。就在当天下午快到三点钟的时候,杜雨萌一个人走进了海昌大酒店一0七号包房,那是汤招娣提前订好的房间。三点钟过去了,三点一刻过去了,三点半钟也过去了。杜雨萌依然没有看到汤招娣走进房间。她拨打起汤招娣的手机,汤招娣的手机已经关机。杜雨萌已经明白,汤招娣是不可能来了。杜雨萌想到了汤招娣的秘书,她在自己的手机上找了半天,才找到汤招娣秘书的手机号码。杜雨萌很快拨通了手机,他们之间的对话是简单的,杜雨萌在说明了意思之后,汤招娣的秘书告诉杜雨萌,汤招娣已经出差了。下午,他刚刚把她送到机场。杜雨萌迅速朝酒店门口走去,当她走到酒店大厅里的时候,她发现汤招娣走了进来,跟在汤招娣后边的还有水海洋与何志强。杜雨萌马上明白了,水海洋与何志强一定是在机场把汤招娣截获的。杜雨萌走向前去,说道:"汤副市长,我在这里等你快一个小时了。"汤招娣说道:"算我迟到了。我是临时有事要出差才迟到的。""走吧,我们还是到你提前订好的房间里谈谈吧。"杜雨萌说道。走进一0七包房以后,杜雨萌指了指一把椅子说道:"汤副市长,请坐吧。可以问问你准备到什么地方出差吗?是香港还是其他什么地方?""我两三个月就要去一次香港,这次是公私兼顾。"汤招娣说道。水海洋走到杜雨萌跟前,把一本护照和两张飞机票放在了杜雨萌跟前,并且说道:"汤副市长准备先去香港,然后再经过那里去温哥华出差。"说到这里,水海洋打开了那本护照,指着那其中的一页说道,"这是她赴加拿大的签证。"杜雨萌慢条斯理地说道:"汤副市长,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约好了见面,你不来也应该告诉我一声,再忙,打个电话的工夫总还是有的吧?汤副市长去香港是公私兼顾,不知道去加拿大是私事还是公事?"汤招娣没有再说什么。此刻,在她的身上已经见不到往日作为副市长的风光杜雨萌向水海洋和何志强示意了一下,他们两人明白了。何志强给汤招娣带上了手铐,汤招娣非常配合。汤招娣穿着的硕大而又宽松的风衣,依然挡不住她手腕上的手铐向人们昭示着的罪恶。杜雨萌走上前去,把汤招娣颈上的那条纱巾摘了下来,搭在了汤招娣的两手连结处,正好把带手铐的部位遮盖了起来。那一刻,汤招娣才仔细地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女检察官——她自己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暗中注意着的对手。她的眼睛里顿时涌上了泪水,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打着转,始终没有流下来。没有人知道是怎样的一种催化作用让她产生了如此反应,更没有人知道那一刻,她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反应。当他们走出这家大酒店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汤招娣与以往来这里时有什么两样。穆大勇是与杜雨萌一起来酒店的,杜雨萌让他一直等在车里。而水海洋上午就去了机场,他在机场工作人员的配合下,很快就从当天将由银海出港的旅客名单中查到了汤招娣的名字。也就是在查到了结果的时候,他又接到了何志强的电话,何志强知道情况后,怕人手不够,就匆匆忙忙地赶到了机场。那时,离他去殡仪馆送别了他的女儿还不足十个小时。离开这家大酒店之后,他们先去了杜雨萌他们入住的宾馆。站在车下,杜雨萌吩咐道:"水海洋与金卫东留在这里,穆大勇与张默然和我一起连夜押解汤招娣返回省城。为了预防万一,我们马上就走。何队,你在家里陪陪你的爱人,她会很孤独的。作为女人,我能理解她,她会比你更痛苦。""我还是跟着你们去省城,你们的人手不够,多一个人会多一分安全感。"何志强说道。"我明白,可你真的应该陪陪你的爱人。""不用说了,我再给她打个电话,让她的兄弟姊妹先陪陪她,就这样定吧。"何志强执意坚持着。杜雨萌只好默许了何志强的想法,杜雨萌当然希望何志强与他们一起去省城,这会让他们在心理上感觉到更加安全。只是杜雨萌从内心里感觉到不忍心让何志强在这个时候,跟着他们一起去省城。十几分钟后,所有人都下了楼,除了杜雨萌他们之外,再没有人知道车上还坐着一位这座城市中的重量级人物。所有人都聚集在车上,张默然就要上车的时候,回头看了看金卫东,金卫东也贪婪地看了看张默然,那一刻,那情景,一下子就被在场的所有人都捕捉到了。杜雨萌说道:"金卫东,回到省城的时候,我放你们俩一个星期的假,让你们一次谈个够。"说到这里,杜雨萌又改了口,重新说道,"不,我让你们一次爱个够。"站在旁边的水海洋说道:"杜检,人家都想嫁给他了,你还等着回省城时才放人家的假,还让他一次爱个够?那不太晚了吗?""真的?""可不真的吗。中原街那边拆房子,有大量的旧砖头出售,价格是很便宜的。张默然农村老家正准备盖房子,金卫东急得团团转,一心想帮上这个忙。""是吗?金卫东,这么早就表现开啦?"杜雨萌风趣地说道。"他不表现行吗?人家张默然说了,他如果能帮上这个忙,她就嫁给他。"水海洋说完,包括他自己在内,和在场的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杜雨萌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平静下来之后,她对张默然问道:"张默然,真的?那天我听金卫东说,你不是还准备与关局长约会吗?现在变了?"站在杜雨萌身边的张默然,握起了拳头,朝着杜雨萌的后背打去,一边打一边说道:"杜检,你也和他们一起耍笑我"水海洋马上接着说道:"杜检,以前那都是金卫东拿她开玩笑,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是真的。""还用你告诉我?你以为我是白痴?"杜雨萌说道。听到这里,张默然没有再说什么,扭头上了车,那一刻,她的鼻子是酸酸的,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究竟是因为什么。一阵大笑过后,杜雨萌仿佛一下子也被这种气氛感染了,她的心里突然间也同样起了变化。那种爱的感觉该有多好。可这种爱的感觉,眼下对于自己来说是多么的奢侈与沉重。或许它将只属于张默然与金卫东他们,而自己将不再有资格与那种感觉同行了。他那个曾经容下过自己一生寄托的胸怀,今后还能够珍藏起她的热情吗?杜雨萌坐在车上,脑子里已经不再是案子将如何侦破的种种问号,她不知道案子终结的那一刻,他们那二十几年的激情是否还会再度荡漾,而那时,他的内心世界还可以作为自己情感的野马放纵的绿色牧场吗?越是怕失去,就越是让她感觉到过去的可贵。多少年前,当她投进江天怀抱的那一刻,她是幸福的,那种幸福感就像是一种瘟疫,感染了她全身的细胞,更感染了她的一生。她仿佛就是为了他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仿佛就是为了他才活着的。时间的流水并没有冲淡他们生活的琐细,她还是那个在河床当中最初被他那流水般的热情冲刷时,已经形成了的那个鹅卵石般的模样。他们是赤裸着的,整个身心对对方都是赤裸着的。如今,当年走进江天怀抱最初时的情景都会让她记忆犹新,甚至是每当想到那时的情景,她依然会产生一种兴奋和幸福感:那是一个让他们一生都难以忘怀的初夜,他让她得到了他温情的爱抚;她让他得到了她抒情的呻吟。他让她感觉到了她的被征服;她让他体会到了他已被她所俘虏。他让她领悟到了他豪情的挥洒;她让他知晓了她的温情撩人与亢奋。他膜拜于她的魅力之下,她臣服于他的力量之中那段时间,她是他的午夜点心;他是她的白日清茶。白天,她执政。夜晚,他当朝。那种黑白分明,阴阳呼应的交融,让他们体会着什么叫做风情万种他们之间的这种感觉与感受,竟然持续了很多年,就连他们自己都感觉到他们的婚姻比别人的婚姻平添了几分神秘那一切,都是在杜雨萌并不知道江天过去的情况下发生的。可眼前那个曾经与江天恋爱过的女人就坐在自己的跟前,她也曾经有过自己和江天在一起时的感觉和感受吗?想到这里,杜雨萌浑身是瘫软的,她把身子慢慢地向后靠去。此刻,她是茫然的,她茫然地走进了一个她熟悉而又未知的情感世界里这天晚上,突然起了大雾,整个高速公路宛若从云中飘下的彩带,汽车犹如在仙境中行驶,车速不能太快,何志强与穆大勇轮流开着车,朝省城的方向奔去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五章 女检察长 刘学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