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第三十四章 女检察长 刘学文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2019-10-03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96)

那天,张默然与杜雨萌在医院门口分手时,张默然就去跟踪了那个中年妇女。她一直跟踪着她,中年妇女在医院附近转悠了一会儿,半个多小时之后,又一次回到医院,又一次走进了唐大朋的病房。张默然在不远处悄悄地等着她走出病房。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中年妇女低着头走了出来。她根本没有也不可能注意到已经有人在跟踪她。走出医院大门之后,她坐上二十三路汽车,张默然也上了汽车。车到终点站,她和她先后走下汽车。大约十多分钟后,中年妇女走进了一处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平房院落。看到她开门和走进去那熟悉的动作,张默然断定那一定是中年妇女的家。她仔细地记下了这里的环境特征,最后才离开了这里。张默然回到宾馆后,就把自己所见到的一切,向杜雨萌作了汇报。杜雨萌与张默然都同样感觉到了这位中年妇女的神秘。在杜雨萌的心目中,首先想到一定要找机会,会一会这位中年妇女。就在这天晚上,杜雨萌就把水海洋找到自己的房间里,把自己的怀疑与要会一会中年妇女的想法说了出来,想听一听水海洋的意见。水海洋也同样表示赞成。而他们共同认为,为了不给中年妇女增加心理负担,还是由杜雨萌与张默然前去与她接触为好。一天下午,杜雨萌与张默然推开了中年妇女的家门。中年妇女发现有人走进她家的院子,就主动迎了出来,她那原本呆滞的目光,又平添了些许疑问。没有等中年妇女说什么,张默然便开口说道:"大嫂,我们是检察院的,我们想找你了解点儿事情。"中年妇女反应得灵敏程度似乎与她呆滞的外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那一刻,她的反应似乎是惊人地快,她说道:"不不不,俺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别找俺。"这让杜雨萌与张默然觉得意外,张默然看了看杜雨萌,又看了中年妇女,又接着说道:"大嫂,你别紧张,我们就是想找你了解了解情况。""不不,不行,俺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俺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走吧。"张默然还是执意说道:"大嫂,你真的别这么紧张,我们已经见过面了。""是见过面了,你们不都来过几次了吗?"中年妇女说道。张默然耐心地说道:"不是在这里见的面,而是在医院里,是那天在医院唐大朋的病房里。"中年妇女终于平静了一些,她抬头想了想,说道:"在唐大朋的病房里?你们也认识唐大朋?"杜雨萌接着中年妇女的话,说道:"不是认识,而是去找过他。那天我们正在那里,你也去了,唐大朋让你先走了。你能记起来吧?"中年妇女似乎是真的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她说道:"那天是你们在那里?你们检察院去找过他?""我们是去找过他。我们今天来就是想来了解一下,你去那里找他有什么事?"杜雨萌和风细雨地说道。"我是去找过他,可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到俺这里来干什么?"听到这里,杜雨萌越发觉得有些蹊跷,就更觉得应该留在这里。她又一次说道:"我们来找你,就是想了解一些事情,没有伤害你的意思。""还没有伤害俺的意思?你们还想怎么样?"中年妇女更加激动。杜雨萌与张默然互相看了看,觉得莫名其妙。杜雨萌接着说道:"我们检察院没有人来找过你呀?""人已经死了,你们还想干什么?俺老公不是你们向法院起诉的吗?"中年妇女还是那样激动。"我们起诉的?"杜雨萌既像是问中年妇女,又像是自言自语。"他已经死了,就剩下俺孤儿寡母了,还有一对都快不能动弹的老人。"中年妇女哽咽了。杜雨萌又一次说道:"我们只是在医院里见过你,从来就没和你打过交道呀。"中年妇女再也不说话了。张默然说道:"大嫂,你是不是有什么委屈,不方便说出来?"中年妇女一下子放声哭了起来杜雨萌和张默然与中年妇女在院子中的对峙终于结束了。中年妇女把杜雨萌与张默然让进了屋里。这是一处中间是厨房,东西两头各是一间住屋的最传统的乡村式住宅。中年妇女把杜雨萌与张默然领进了西侧的房间。房间内的陈设让杜雨萌与张默然感到凄凉,一种这些年来她俩不曾目睹过的凄凉。杜雨萌与张默然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杜雨萌说道:"你不要紧张,真的不要紧张。我们是检察院的,可我们不是来调查你的,我们可以告诉你,我们是在调查一桩案件。那天在医院里,我们看到你去找唐大朋,觉得有些奇怪,就想办法了解到了你住在这里,就找来了。对不起,让你吃惊了。"中年妇女收敛了哭声。杜雨萌接着说道:"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一听到我们是检察院的,就那么敏感吗?""俺孩子他爹在被判处死刑前,公安局和检察院的人都几次来过俺家。"中年妇女又一边说一边哭了起来。张默然说道:"大嫂,你别哭了。你有什么话,说给我们听听。看看我们能不能帮帮你。""人都已经死了,你们能帮俺什么呢?""你说说看,我们也想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张默然说道。"俺的钱已经要不回来了,还白白搭进去了一条人命。儿子也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说了还能有什么用呢?"中年妇女说道。"什么钱?你去医院是为了要钱?"杜雨萌十分敏感地问道。中年妇女停顿了一下,说道:"是为了去要钱的。他怕别人知道这件事,那天俺去的时候,他就让俺先走了。俺已经去过多次了。他答应给俺的钱就是不给,俺也没有办法,眼看着儿子就得等死了。"杜雨萌说道:"你能不能慢慢地从头说给我们听听,你这样说,我们听不明白。""俺有一个十岁的儿子,患了尿毒症,每个星期需要两次血液透析,这需要钱,需要太多的钱。俺没有这个能力给儿子治病。俺的公公婆婆只有孩子他爹这么一个儿子,俺们早就从农村把他们接到了这里,他们没有收入。全家就凭着孩子他爹一个人的收入生活。俺的儿子病了以后,就连最基本的生活都没有办法维持。偶尔一个机会,孩子他爹认识了唐大朋,唐大朋知道孩子他爹需要钱,就告诉他想帮他一下。唐大朋答应等事成之后,给他十万元钱。不要说俺们见都没见到过那么多钱,就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他答应了。唐大朋当时向他提出了一个条件,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就什么都好办,如果一旦出了问题,决不能把他供出来,如果供出他来,他就什么都没有了。可孩子他爹并没有告诉俺这件事,他是怕一旦出了问题,会把俺也扯进去。孩子他爹是一个开集装箱车的司机,他总在外边跑。那天,他为单位往南方的一个城市送一批货,回来时,他按照唐大朋的安排去另外一个城市的糖厂往银海市捎回来一批白砂糖。回来之后,孩子他爹把货卸到了一个货运公司的仓库里。就在这天晚上,他告诉俺,他挣到了十万元钱,很快就会拿到手了。这时,他也没有告诉俺,他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第二天他去上班了,可再也没有回来,他被公安局抓去了。后来被判了死刑,孩子他爹已经死了。这时,俺才知道孩子他爹是帮人在白砂糖中夹带了毒品。唐大朋误以为俺是知道这件事的,他怕俺说出真相,就来找过俺,特意叮嘱俺,不让俺说出去这件事与他有关系。俺如果照他的话做了,他答应可以给俺五十万元作为补偿。当俺已经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俺放弃了把这件事张扬出去的念头,孩子他爹已经死了,俺不想让孩子也死去。俺需要这笔钱,俺需要这笔钱救活俺的儿子。他答应给俺钱之后,很快就住院了。俺几次去过医院,也没有要到一分钱。俺看是一点儿希望也没有了,如果他能给俺钱,不管你们怎么问俺,俺是不会告诉你们这些事的。因为俺需要的是钱,而不是需要对他本人咋样。"张默然问道:"你怎么能让我们相信你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呢?"中年妇女又一次放声哭了起来。几分钟之后,中年妇女接着说道:"相不相信那是你们的事,俺从来就没有想过谁还能帮帮俺。孩子的学校和俺所在的街道,在俺的孩子病了以后,捐了不少钱,可那对俺孩子的病来说,是解决不了大问题的。俺不能再靠任何人。俺现在的感觉,除了孤独与无助,还是孤独与无助。"杜雨萌的眼睛潮湿了。她什么也没有再问下去。张默然说道:"你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俺叫陈冬齐,陈旧的陈,冬天的冬,整齐的齐。俺爱人姓车,叫车千里,与车打了半辈子的交道。"中年妇女说道。"你孩子现在在哪?""昨天送到了曙光医院,俺不能全天在那里陪着他,家里还有两个老人。"杜雨萌与张默然走出陈冬齐家的小院。与陈冬齐分手后,杜雨萌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的泪水潸然而下回到宾馆后,杜雨萌的情绪平静了下来。她已经不怀疑陈冬齐话的真伪,她没有必要在两个陌生人面前去编造这样一个耸人听闻的故事。可她却很难相信自己办理的这个案子会复杂到这种程度,会涉猎原来那个案子以外这么多的问题。这一刻,杜雨萌在自己那不大的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她的脑子里不时地出现着陈冬齐的形象,她在思考着,她仿佛清醒地认识到,这是一个无法绕开的矛盾,这是一个必须去揭开的谜底,这是一种无法回避的使命杜雨萌感觉到问题的复杂和面临形势的严峻,她把水海洋找了过来,又约来了何志强。半个多小时后,何志强来到宾馆。何志强不知道杜雨萌这么急把自己找来,又有什么新的情况发生。杜雨萌问道:"何队,一年多以前,你们公安局缉毒大队破获过一个毒品案子吗?""破获过。那一次就查获了三千多克毒品。那是银海市建国以来查获毒品最多的案件。你怎么想到了这件事?"何志强不解地问道。"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把你找来的。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我感觉到问题是越来越复杂,这种复杂程度不仅仅是完全超过了我们的想象,而且还可能超过我们检察院直接办理的所有案件的复杂程度。"杜雨萌说道。"又发现了什么问题?"何志强问道。"不仅仅是又发现了问题,而且应该算是重大发现。"听到这里,水海洋并没有吃惊,因为在何志强到来之前,杜雨萌已经告诉过他,她和张默然去见过陈冬齐。何志强却十分地吃惊。杜雨萌接着说道:"如果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真的话,那么,唐大朋很可能还涉嫌毒品犯罪。""什么?你说什么?"何志强问道。"我与张默然去见过那天在医院里去找过唐大朋的那位中年妇女。那位中年妇女叫陈冬齐,她就是你刚才说过的在那个毒品案件中,被执行死刑的运输毒品的集装箱车司机的妻子。她向我们道出了很有价值的东西。"何志强打断了杜雨萌的话,他问道:"你是说那个案子还可能涉及到唐大朋?"杜雨萌接着说道:"我刚才说了,如果陈冬齐说的事情都属实的话,那唐大朋不仅仅是涉及的问题,很可能问题还会相当严重。""会是这样?这可真是想象不到的。"杜雨萌把她和张默然与陈冬齐见面的情况又详细地说了一遍。听到这里,何志强既像是在问杜雨萌,又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杜雨萌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这就是我马上把你们找来的原因,我现在也一时拿不定主意,究竟应该从哪里下手。所以我们需要认真地考虑考虑。"整个房间里短时间内陷入了寂静之中几分钟之后,水海洋说道:"这个女人说的东西没法作为证据使用,能够证明这件事的人,又已经死了,案子都结了。我们要想把这件事搞清楚,那就得重新寻找证据。这样做的难度实在是太大。再说,这应该是刑警队侦察的范围。""我也知道这一点。必要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个案子移交出去。可我不知道这件事便罢,知道了这件事,我真没有办法让我自己从这里绕道走过去。"说到这里,杜雨萌像是有些激动,她接着说道,"我听到陈冬齐的哭述和她那无助的目光,当时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一种责任,感觉到身上所肩负的使命。"何志强的情绪也被杜雨萌所感染,他沉默了片刻,才说道:"就目前来看,我们不大可能与唐大朋直接谈到这个问题,那会让我们很被动,我看还是让陈冬齐这个女人继续与唐大朋接触,想办法在他们的接触过程中,让唐大朋露出破绽。那样,我们再和他接触,就不会太被动了。"杜雨萌想了想,说道:"何队,刚才我们已经说过,按照法律规定,我们这些作为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已经应该从这里撤出来了。应该把这个案子移交给你们公安局。这纯粹属于你们侦查的刑事案件。""杜检,你说的一点儿没错。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是应该这样做的,不然,不符合法律程序。可眼下遇到了这种情况,你看怎么办?是由我直接向我们东方局长汇报?还是让我们一起沿着这条线索,再往下摸一摸,等到把问题搞清楚一些时,再移交给我们公安局更好一些?"杜雨萌犹豫了半天,才最后说道:"我看这样吧,要不我们就将计就计,就按照没有发现这些线索时那样走下去。把这个线索理出点儿头绪来,马上移交给你们公安局。""杜检,我看可以这样做。这样做,还会对我们侦查工作有利。如果因此需要承担什么责任,那由我这个何队负责。"何志强有几分激动地说道。"眼下这样做,可能更合理一些。这要做好陈冬齐的工作,让她配合我们,这首先需要让她对我们信任,另外,还不至于通过她的这个渠道,让唐大朋知道我们还在关注另外一个问题。陈冬齐这个人看上去,精神上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呆滞,她的思维是很清楚的。"杜雨萌说道。"那就好,那就先做好她的工作。"水海洋说道。"做好她的工作,让她配合我们,怕是难度大一些。"杜雨萌说道。何志强说道:"你是说,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就想得到这笔钱?""这件事如果发生在我们身上,或许我们也会这样现实的。只要有钱,才能挽救她儿子的性命,她的丈夫已经死了。他死的时候之所以没有供出唐大朋,那里面也渗透着一种爱,对他儿子的爱。而陈冬齐已经没有丈夫了,她最大的精神支柱就是这个儿子,作为女人我太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眼下,她根本就不在乎是不是能够对唐大朋绳之以法,而在乎的就是能不能拿到这笔钱。我们让她配合我们工作可以,可拿到唐大朋涉及毒品犯罪证据的时候,也就意味着陈冬齐想用这笔钱挽救她儿子生命的希望彻底破灭。你们说,她能不能配合?我说的难度比较大,道理就在这里。"杜雨萌说道。何志强半天也没有说话,他起身在不大的客房里来回走着,走了一会儿,他又站了下来,对杜雨萌说道:"杜检,就这样定吧。下次去见陈冬齐的时候,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别忘了,我和她谈谈,试试看。"就在杜雨萌把新的重大发现告诉何志强的当天,何志强就把这个重大发现,向东方玉明局长作了汇报。东方玉明同意了杜雨萌与何志强他们商定的方案。东方玉明表示,一旦拿到他涉嫌犯罪的证据,可以先拘留唐大朋。一天下午,杜雨萌与张默然又一次来到陈冬齐家,走进陈冬齐家那个小院的还有何志强。杜雨萌把何志强介绍给了陈冬齐。陈冬齐却并没有过多地关注何志强的存在。此次到来,陈冬齐没有再用上次那种态度对待眼前的来人,她把杜雨萌他们让进了屋里。坐下后,杜雨萌直截了当地说道:"陈女士,我们又来打扰你了。我们想请你配合我们,把上次谈到的问题搞清楚。""俺就知道你们还会来。本来俺是不可能告诉你们的,可俺的精神都要崩溃了。上次你们走了以后,俺就后悔了,不应该告诉你们这些。根据俺的感觉,你们是不会不插手这件事的,可你们一插手这件事情,俺儿子的生命也就完了。你想俺能不能配合你们?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陈冬齐态度非常坚决。杜雨萌想了想,才说道:"陈女士,你的心情我们是理解的,我们怎么能不理解呢?"说到这里,杜雨萌指了指何志强,又接着说道,"他和我都早已为人父母。我作为一个母亲,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面临死亡威胁,而自己又感觉孤独无助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心情。可你也需要想一想,你不觉得你既拿不到这笔钱救助你的儿子,而又不能让害了你丈夫的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的时候,那不也同样会让你的心灵不得安宁吗?"听到这里,陈冬齐什么也没有说,马上失声痛哭起来,那哭声冲破了那个飘摇的小屋,又回荡在那个破旧的小院,震撼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灵。那一刻,在场的人那一颗颗心,仿佛都是那般弱不禁风等到那哭声渐渐平息下来以后,何志强说道:"陈女士,我理解你的心情,这样吧,你一定要配合我们。你配合的不是我们几个人,而是在为这个社会尽一份责任。你想过没有?那些毒品如果没有被查获,那将会有多少个家庭比你所面临的情况更惨?我知道了这件事以后,也很难受,我没有钱,帮不了你。我去找过一个曾经打过交道的民营企业家,我把情况与他详细地说了,我希望他能够帮帮你的孩子。我之所以去找他,是因为他以前为慈善事业做过不少事情。他很快就答应了。他先答应给你十万元,如果你的儿子能够找到肾脏捐献者,需要移植费用时,他负责解决。那十万元他让我给你带来,我没有带,还是你自己去取为好,什么时候去的时候,我可以陪着你一起去。陈女士,你看这样做行不行?"话音刚落,陈冬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她把头点在地上,再也没有抬起来,只是不停地哭述道:"谢谢你,谢谢你们"何志强马上蹲了下去,想把她扶起来。张默然也蹲了下去,与何志强一起用力拉起了陈冬齐。那一刻,在场的所有人的眼睛里都已经噙满泪水就在杜雨萌此次见过陈冬齐的当天晚上,陈冬齐就又一次去医院找过唐大朋。她已经说不清楚她去找过他多少次了。陈冬齐此次去见唐大朋,她的态度俨然比以往去找他的时候,少了几分懦弱,多了几分勇气。唐大朋不得不答应她,让她第二天再到医院里来,先付给她五万元人民币,让她应急之用。第二天,陈冬齐如约来到了医院里。此刻,唐大朋没有再多说什么,他自己下床把钱找了出来,递到了陈冬齐的面前。陈冬齐拿着这笔钱,很快走出了病房,当她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张默然先迎了上去。张默然问道:"拿到手了吗?""拿到了。"陈冬齐说道。张默然看了看站在两三米外的杜雨萌,杜雨萌对张默然点了点头。张默然明白了,她与陈冬齐朝着唐大朋所在的病房走去。几分钟后,陈冬齐走进了病房,张默然跟在后边走进去,随后走进去的是何志强,还有杜雨萌。那一刻,唐大朋的精神几乎是崩溃了,他看到陈冬齐在张默然等人的陪同下重新走进他的病房时,他就什么都明白了。他完全瘫软在了坐椅上。杜雨萌走到唐大朋的跟前,问道:"唐大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唐大朋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额头上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流着。杜雨萌又一次问道:"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快就又来找你?""你们已经知道了,我涉嫌毒品犯罪。"何志强说道:"鉴于你涉嫌毒品犯罪,我们将依法对你刑事拘留。你准备一下,跟我们走吧。"唐大朋吃惊地说道:"我还正在住院。""这不是你不跟我们走的理由。"何志强执意说道。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大朋的妈妈汤招娣。唐大朋一看到汤招娣走进来,像是突然来了精神,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又"扑通"一声跪在了汤招娣的跟前,哭着说道:"妈,你救救我,救救我。"汤招娣对儿子会这么快就走到这一步,并没有充足的思想准备。她非常吃惊地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何志强说道:"汤副市长,你是唐大朋的妈妈吧?我是刑警队的。"汤招娣特意打断了何志强的话:"你是哪个刑警队的?""我是市刑警队的。"汤招娣对杜雨萌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不是刑警队的吧?""你没有记错,我确实不是刑警队的。"杜雨萌说道。何志强接着对汤招娣说道:"你儿子涉嫌毒品犯罪,我们将依法对他刑事拘留。"听到这里,汤招娣吃惊极了,她马上反问道:"什么?涉嫌毒品犯罪?怎么可能呢?"何志强平静地说道:"没有什么可能与不可能的,他自己都已经承认了。"汤招娣把头转向唐大朋,问道:"大朋,这是真的?"唐大朋点了点头。汤招娣一下子明白了,她什么也没有说,身子突然向后倒去。张默然反应得极其快捷,她一下子把她扶住了。慢慢地把她扶到了病床前坐下来。她的眼泪掉了下来,但她并没有让她的哭声与她的泪水同行,她让在场的人感觉到,她作为一个女人在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面前,与绝大多数女人的不同何志强又一次对唐大朋说道:"走吧。"汤招娣说道:"你们不能马上把他带走,他还在住院。"何志强说道:"汤副市长,你是知道的,一个白血病患者最终彻底恢复是需要一年到三年时间的。你们提出出院,回家去休养,医院已经同意了。我如果没有说错的话,你此刻到这里来,就是准备接他出院的吧?"汤招娣根本就没有想到眼前这些人会把工作做得如此细致,她感觉到极度地尴尬。几分钟后,何志强带着唐大朋向门口走去,这时,唐大朋回过头来,对着汤招娣声嘶力竭地喊道:"妈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呀"

杜雨萌接到穆大勇从省城打来的电话,他说道:"杜检,靳希望精神真的有些崩溃了。他主动交代了他在开发金色阳光花园的时候,还得到过汤招娣副市长的支持。他们之间的私交很好。""他交没交代与她经济上的往来?"杜雨萌问道。"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我想他支撑不了多久。""关键是一定不能让他与外边有任何接触,现在在省城安全不会是太大问题,可千万要注意不能让外面的人给他通风报信,那就会增加我们的办案难度。""明白。眼下,他基本上不用治疗了,算他命大。"杜雨萌接完电话后,就与水海洋商量了下一步的计划。一天上午,杜雨萌与水海洋走出宾馆,何志强来到门口把他们接走了。四十多分钟后,他们又一次来到了看守所。关亚南又一次被带进提审室。坐在关亚南对面的不仅有杜雨萌和水海洋,何志强也坐在了旁边。关亚南已经与何志强多次打过交道。他心里明白,关于他涉嫌故意杀人的案子,就是何志强亲自负责侦查的。何志强的到来,更让关亚南的心里多出了一份警觉。杜雨萌先开口问道:"关亚南,作为一个规划局局长,你是明白的。你们批准的金色阳光花园的容积率是多少,你还记得吧?"杜雨萌问道。"记得记得,是一比一点三。"关亚南回答。"那实际建成以后的容积率是多少?""我说不好是多少?""啪"的一声,何志强把桌子狠狠地拍了一下,说道:"你是根本就不想好了,关亚南,我告诉你,就你涉嫌故意杀人就可以让你死一个来回的了。我们本来是用不着到这来与你耽误时间的,可我们想给你一个机会,甚至是想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我们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做到的,所以,才想把问题搞清楚。这既是对这个案件负责,也是对你本人负责。可你几次三番,就是一点儿不配合,那好,那我们就可以根据靳希望的交代和我们掌握的情况结案了。你看怎么办好?"关亚南没有说什么。水海洋接着说道:"关亚南,你一直是在抱着侥幸心理,你以为会有人来救你,你甚至觉得有人会帮助你逃脱法律的惩罚。我现在告诉你,你一直寄希望的那个人,也就是汤副市长已经涉嫌重大经济犯罪。"听到这里,关亚南把头抬了起来,吃惊地看着水海洋。杜雨萌说道:"你还不相信,是吧?""相信相信,我相信。"关亚南战战兢兢地说道。杜雨萌接着说道:"除非你什么都不做,只要你做了,就别想逃脱法律的惩罚。"水海洋接着说道:"关于容积率的问题,你确实做得天衣无缝,可除非你是真的什么违法犯罪的事都没有干,只要你干了,别的你就什么都不用想了,那是迟早会暴露的。实际建成后的容积率是多少?你说你不知道?你能告诉我们你根本就没再去过那个花园?就算你真的没去过,难道你也根本就没有听到过你的部下或者花园的业主们对这件事的反应?"杜雨萌接着说道:"我再提醒你一下,靳希望擅自变动容积率,是没有得到你们局里正式同意的,可那是你们默许的,据我们了解,那还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够默许的。这一点,你心里是明明白白的。否则,你就不会让靳希望给你们的那一千万元打到你规划局的账上,实际上,你就是为了堵住知情人的口。因为凡是参与这项工作的规划局的工作人员是都能看得出来的。你是想客观上告诉他们,你是用牺牲了国家和百姓们利益的代价,换取了你们小集团的利益。其实,尽管你用心良苦,但你还是把你自己暴露了。因为除了这一千万元之外,你并不是坦荡的,你还从靳希望那里拿到了属于你自己的那一份。关亚南,这一点你已经坦白过了,就不用我们再说了。"关亚南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脸上的汗水沿着额头不断地流了下来。"关亚南,关于默许的问题,我只问你是还是不是?"杜雨萌又一次问道。"不是,不是。""那好,那你就把当初是在什么情况下,收下的那一千万元,又是在什么情况下,把那一千万元借给了汤招娣的儿子注册公司用的,都主动地说出来。我们不希望你再吞吞吐吐。"杜雨萌说道。关亚南终于把头抬了起来,这才慢慢地说道:"我把我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你们,那一千万元保证金确实是用来堵住知情人的嘴的。可那一千万元我从来就没有想占有过。我只是把它借给了汤副市长的儿子,用来注册公司。"杜雨萌马上打断了他的话,问道:"当时,是在什么情况下借给她的,是她主动向你借的,还是你主动要借给她的?"关亚南把当时去汤招娣办公室时,见到汤招娣的儿子正在她的公室里的情景说了出来。杜雨萌又一次问道:"汤招娣知不知道这是一笔什么钱?""我没有告诉她这是一笔什么钱,可她是应该知道的。只是我们之间心照不宣而已。她不可能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公务员,上哪去借这么多钱呢?"关亚南说道。"这么说,她分明知道你这一千万元是什么款项?""你们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靳希望开发的面积这么大,容积率变动得又这么大,那是一笔巨额赢利,没有她的默许,我是根本就不敢干的。除非是我想去坐牢。"关亚南说道"我刚才问你,她是不是明确知道这一千万元究竟是什么款项?"杜雨萌马上追问道。"我没有在她面前明确表示过。可我们在一起曾经谈起过靳希望曾经不止一次地提出过要扩大容积率的问题。开始时,她坚决不同意,后来再提到这个问题时,她就不再说什么了。"关亚南说道。"这么说,你认为汤招娣会知道这件事?""是会知道。当我把一千万元借给他儿子注册公司用时,为了避嫌,我确实是告诉她是借我朋友的钱,她根本没有问过我这笔钱是从什么样的朋友手里借来的,也没有问过我需要什么时间还。"关亚南说道。"你们之间从来就没有再提到过这笔钱的事吗?"杜雨萌问道。"提到过,那是我主动提到的。""你是在什么情况下提到这件事的?"杜雨萌问道。"是在我没有出事之前。那次我去医院看她的儿子时,提到了这件事。也就从那天开始,她才感觉到这笔钱是需要还了。""她仍然没有问你这笔钱究竟是从哪来的?""没有,但她只是表示可以还钱。""她就那么痛快答应了?就没有提过什么条件?""没有,我明确感觉到,她就是不想把话说得那么明白。"关亚南说道。"那你是在什么情况下,才想到要在她面前提到还钱这件事的?""我感觉我也许会出问题。我不想为她担这么大的风险,那笔钱毕竟不是装进了我的腰包。""如果你没感觉到你会出事的话,你还会在她的面前提起这一千万元的事吗?""当然不会。""也就是说,那一千万元你是可以无条件地长期归汤招娣的儿子使用?"关亚南说道:"应该是这样。""汤招娣也是这样认为的吗?""我不知道。你得去问她本人。""汤招娣本人告没告诉过你,她是从哪里弄到了这么大一笔钱还的账?"杜雨萌问道。关亚南不假思索地说道:"不知道。""她就那么痛快地答应了把钱还给你?""其实也不顺利,我向她要过几次。""这笔钱是哪一天还到你规划局的账上的?"杜雨萌话题一转,突然问道。"我出事那个月的九号,大约是九号还回来的。"关亚南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那你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杜雨萌是步步紧逼。杜雨萌早就怀疑过关亚南已经是死到临头,还在硬挺着的真实原因。这时,关亚南才反应过来,他是无法解释清楚他在看守所里是怎么知道了唐大朋还款的准确时间的。他的汗珠顺着脸颊不断地往下流着。"说吧,你是怎么知道这笔钱回到你规划局账上的准确时间的?"杜雨萌抓住了对方的破绽,问道。他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我"杜雨萌突然更加严肃起来:"你不要我我我的了,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我我我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的。""什么偶然机会?"关亚南终于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实情。这是杜雨萌等人此行的额外收获。走出看守所大门,只有杜雨萌与水海洋坐到了车上,而何志强却留在了那里。何志强马上去调看了那天晚上的值班日记,他决定追查到底。过一会儿,何志强才回到车上。上车之后,何志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真没有想到,这里面的问题还真是不少。那天的值班民警正好就在班上,他叫孟浩。刚才我详细地问过他,他说那天晚上,他接到了一个电话,那个打电话的人,自称是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他让孟浩把那些衣服送给关亚南,他在电话中说,那是关亚南的夫人送来的。杜检,这就奇怪了,是我们办的案子,可让关亚南夫人往看守所送衣服的不是我们,而是其他什么人,这不就奇怪了吗?""借送衣服为名,为他传递信息,从逻辑上讲,是汤招娣最需要的。而打这个电话的人,肯定不会是她汤招娣本人。"杜雨萌分析道。"如果打电话的人不说他自己是局长办公室的,看守所这边是不会轻易放行的。"何志强说道。"看守所的这个民警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水海洋问道。"我并不认识他,可我刚才与他对话时,感觉到他还是很坦率的,如果他也参与了这种行为,应该躲躲藏藏的才对。"何志强说道。"何队,恕我直言,根据目前的情况判断,更说明你们公安局内部可能有问题。但愿这件事与靳希望险些被灭口是一伙人所为。不然,我会觉得走进你们公安局像是走进了地雷阵似的。""没事,杜检,你随便说随便去想,我根本就不介意。你想我们偌大的银海市公安局一共有一万多名警察,出几个败类那是很正常的,不出反倒是不正常了。再说,我不就是好人一个吗?"何志强半开玩笑似的说道。杜雨萌与水海洋也笑了起来。"对,何队说得对。比如腐败现象,就是最发达的国家也照样存在,问题是执政党和政府对这种现象持什么态度,这很关键。商品经济这么发达,一个国家、一个城市没有腐败现象,那是不现实的,那叫做粉饰太平,有腐败现象存在才是正常的。只要我们对这种腐败现象旗帜鲜明,惩治得力,那这个社会的肌体就是健康的。你们公安局也是这个道理。何队,本来我们是不想顺着这条线查下去的。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精力,现在看来,应该查下去,或许会钓出大鱼。"杜雨萌说道。"我明白你说的大鱼是指什么?你是说那件事很可能是有人指使公安局内部人干的。而那个公安局内部的人显然与那个指使人的关系十分神秘。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很铁的话,杀人灭口的事,那个人是不会轻易干的。"何志强分析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两件事是同一伙人所为?"杜雨萌问道。"应该是同一个主谋。"还是何志强说道。"我刚才已经把那天的电话记录记了下来。杜检,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让这个神秘人物走到台前来。"何志强说道。半个小时后,何志强把警车停在了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杜雨萌与水海洋走下车后,何志强把车开走了。正在这时,杜雨萌接到了张默然打来的电话。张默然说道:"杜检,你交给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钱仍然存在银行里,一点儿都没有少。我们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办完了。"杜雨萌当然明白张默然说的是什么意思,她问道:"你们现在在哪?""我现在就在中华商城购物中心的门口,金卫东去逛商店了。""他还有心思去逛商店?一个大男人还愿意去逛商店?"杜雨萌说道。"正好走到这里,他想进去买一双鞋,这几天他的鞋都跑开线了。杜检,是不是还有什么任务?你吩咐给我。""那好,你马上打车赶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我和水海洋就在医院正门口等着你。"杜雨萌说道。二十多分钟后,杜雨萌与水海洋,还有刚刚赶来的张默然一起走进了唐大朋的病房。唐大朋还是一个人待在病房里。他看到杜雨萌他们走进病房,虽然与上次来找过他的人的面孔不完全一样,没有等杜雨萌他们自我介绍,他就已经反应了过来,他说道:"请坐吧""唐大朋,你已经知道了,我们是检察院的。我们还是来调查你的那一千万元注册资金的来源问题的,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杜雨萌说道。"上次不是已经调查过了吗?还调查什么?""还有些事情没有搞清楚,必须再找你谈谈。""有什么话,说吧。一会儿,我还要在这里会一位客人。"唐大朋说道。"你是什么时候与关亚南认识的?""很早以前,当时他和我妈妈在一个局里工作。""你向关亚南借的这一千万元,是你自己向他借的呢?还是别的什么人替你向他借的?""是我自己向他借的。"唐大朋小心翼翼地说道。"当初,你向关亚南借这笔钱的时候,你知道这笔钱是什么钱吗?""他说他是向私人借的。""那好,你是怎么知道关亚南能借到那么多钱的?""我我我我就是随便向他说说"唐大朋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么说,你也向别人随便说过借钱的事?""没没,没有。就向他说过。""你妈妈知不知道你借钱的事?""不知道。"唐大朋没有犹豫,回答得非常干脆。杜雨萌明白,唐大朋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有准备的。她接着问道:"你在向关亚南借这笔钱的时候,是与他怎么约定还钱时间的?""没有约定。""那你是在什么情况下想到还钱的呢?""我我我我就是想起来应该还钱了嘛,我就安排人还上了这笔钱。""你用来还给关亚南的那笔钱,都是你自己公司的吗?""是我自己公司的。""既然那都是你自己公司的钱,既然那一千万元是你自己向关亚南借的钱,你为什么在最近才想到了要还这笔钱?你能向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吗?"唐大朋没有马上回答。杜雨萌又接着说道:"我是说,既然你要把这笔钱还给他,为什么会在他出事之后,才还这笔钱呢?而且你刚才说过了,他告诉你这笔钱是向他的朋友借来的,可你却在他出事之后,派人把这笔钱还到了规划局财务的账上,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吗?"唐大朋仍然没有说话。杜雨萌进一步追问道:"是不想回答?还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回答?"唐大朋的脸上已经滚动着汗珠,他用手胡乱地抹了几下。杜雨萌已经看出他的紧张。"这么说,你在借这笔钱的时候,就是知道这是一笔公款,只是不知道规划局的这笔款项是何种来源而已?唐大朋,回答我的问话,我说得对还是不对?"唐大朋终于说话了:"借这笔钱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笔什么钱。""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最后竟然会把钱还到规划局的账上,这是为什么?你是怎么知道这笔钱是规划局的钱的?""是是是是我妈告诉我的。"唐大朋吞吞吐吐地说道。杜雨萌与水海洋,还有张默然彼此对视了一下。杜雨萌又接着问道:"据我们了解,你的公司开业之后,很快就抽走了这一千万元当中的大部分资金,你既然没有用来还关亚南借给你的这笔债务,你都用来干什么了?""我用来购买古董了。""为什么不正常走你的业务往来账目,还要抽走这部分资金呢?一般情况下,都是在公司注册的时候,由于资金不足,而借用或者挪用资金,在注册完之后,才偷偷地撤出资金,那都是为了还上那笔借用或者挪用的资金,而你却是为了购买古董,购买与拍卖古董正是你公司正常经营的业务范围,你有必要这样躲躲闪闪的吗?"杜雨萌问道。"我真的是购买了古董,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这年头有些国宝级的文物,在买卖的过程中,是要保密的。"唐大朋煞有介事地说道。"这笔文物出手了没有?""没有。我还需要恢复一段时间。""那好,唐大朋,我希望你认真回答我下一个问道,既然你没有把这批古董卖出去,那你还给关亚南的这一千万元是从哪筹集来的?"杜雨萌严肃地问道。唐大朋犹豫了半天,才慢慢地说道:"我在医院里还不能出去,是我妈帮我想的办法。""她是否告诉过你,她是怎样想的办法?""没有,我不知道。她从来就没有和我说过,她怕影响了我的身体恢复。"听到这里,杜雨萌的内心是高兴的,她明白,此行的目的就是想知道偿还关亚南的那笔钱的真正来源。此刻,杜雨萌想到鸣金收兵。还没有等她把这种想法说出来,病房的门被悄悄地推开了。走进来了一位中年妇女,杜雨萌等人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到了那位中年妇女的身上。从他们惊讶的目光中,就能感觉到,她那身装扮和神态显然与这个病房的氛围很不和谐。透过中年妇女呆滞的目光,杜雨萌等人仿佛在顷刻之间,就穿越了她那四十几岁的年轮,看明白了她的出身。对于中年妇女的到来,唐大朋并没显现出惊讶的神态。他似乎是有思想准备的。他只是觉得她来得有些不是时候而已,他看了看表,对中年妇女说道:"我不是让你晚点儿来吗?怎么这么早就到了?"中年妇女胆怯地说道:"俺着急,俺都来过几次了。""那你去走廊上等我一会儿,我这里有客人。"中年妇女很不情愿地要往外走。杜雨萌站了起来,说道:"唐大朋,不用了,你们有事就谈吧,我们应该走了,改日我们还会来找你。"中年妇女像是没有听到杜雨萌在说什么,照样朝门外走去。唐大朋依然坐在床上,杜雨萌等人离开了病房。杜雨萌看了看依然向走廊的一头走去的中年妇女的佝偻背影,那一刻,那形象,仿佛像是镌刻在杜雨萌心底的一个满是沧桑的问号。杜雨萌与水海洋,还有张默然一起若无其事地继续朝前走去。中年妇女在走廊的尽头停住了脚步,杜雨萌回过头来,又一次印证着自己对她的感觉。杜雨萌走到楼下站住了,她对张默然说道:"你马上回去,注意这个女人的动向,不要惊动唐大朋。你等着这位中年妇女走出医院的时候,想办法与她接触,了解她来医院的真正目的。"张默然答道:"明白。"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四章 女检察长 刘学文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