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第四章 市长离任之

2019-10-03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09)

2闵家山的遗体告别仪式是由国华医院副院长赵超普主持的。离开殡仪馆后,赵超普径直朝医院赶去。闵家山出事已经几天了,他的突然离世,给作为他副手的赵超普突然增加了难以招架的负担。他也是最有可能接替闵家山院长位置的人选之一。赵超普要比闵家山小十多岁,他一米七五六的个头,一头乌黑的头发,脸色黑红,那双大大的眼睛看起人来,仿佛一下子便可以看到底。如果是他看不上的东西,从他的那双眼睛里便可以表现出来。他有医学博士学位,技术上颇有见地,看上去年轻有为。可是自从三天前闵家山出事那天起,赵超普就一直没有得到过安宁。也就在闵家山出事那天下午三点多钟,当闵家山意外死亡的消息传到医院后还不到一个小时,医院里就发生了一件意外事故。那是对一名直肠癌患者施行切除手术时出了问题,手术恰恰是另一名副院长吕一鸣主刀。手术进行得倒是很顺利,手术结束,患者醒来时,却总觉得腹部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当患者家属把患者的感觉反映给吕一鸣时,根本就没有引起他的注意。接下来患者持续高烧,不论采取什么方法,就是高烧不退。经过CT检查,才发现手术时竟然将一只止血钳落在了患者的腹腔内。当医院方面不得不如实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患者家属时,患者家属愤怒至极。他们非要求医院方面严肃处理不可。他们提出的条件之一,就是必须将事故的责任者开除出医生队伍。赵超普已经接待过患者家属三次。他是难为情的,他和医院很多人的想法是一样的,医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旦被媒体披露出去,其负面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因此,他力主与家属和解,也就是私了。家属却说什么也不同意私了。这就给赵超普出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因为赵超普不仅没有开除吕一鸣的权力,他甚至连给点儿什么说法的权利都没有。那是因为吕一鸣同样是未来院长接班人的重要人选之一。赵超普并不明白,吕一鸣业务上也是过得硬的,怎么会在这种司空见惯的手术中,出现如此之大的纰漏呢?此刻,坐在赵超普车上的还有秦刚,他是那天参与手术的麻醉师。他坐在赵超普旁边,谈起了那天的手术。到医院门口时,他们仿佛还没有谈及事情的本质,赵超普觉得秦刚或许有什么话不便于当着司机的面说。下车后,他主动把秦刚请进了办公室。秦刚离开赵超普办公室时,赵超普已经有了初步答案。那天手术开始之前,吕一鸣已经知道闵家山出事了。尽管并没有证据证明闵家山的意外死亡对吕一鸣当时的情绪产生什么大的影响,可赵超普说什么也无法排除对吕一鸣情绪波动方面的嫌疑。这甚至是那样强有力地左右着他对这件事的猜测,因为他太了解闵家山与吕一鸣之间的关系。他甚至知道闵家山的突然离去,会对吕一鸣的心理产生怎样的影响。在吕一鸣看来,闵家山之死,甚至有可能会断送了他的大好前途。此刻,赵超普更意识到了自己的艰难处境。自己应该怎样做呢?如果此前想与患者家属私了,是出于对国华医院利益的考虑,那么眼下出于私心,出于自己利益的需要,也一定要将此事压下去。绝不能让别人感觉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是落井下石,是乘人之危。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走进门来的是一男一女,赵超普与他们早就见过面。这一男一女分别是患者的弟弟和患者的老婆。从前几次曾经打过的交道看来,患者的弟弟是最难对付的。他是一家民营企业的老总,是见过世面的人。如果不是他的存在,赵超普完全相信只要给家属适当的补偿,问题是不难解决的。要求将主刀医生开除的主意显然是他的意见。赵超普当然明白,他是把长期以来对医院服务方面的不满,甚至是对社会其他方面的不尽如人意而产生的不满情绪,一股脑地倾泻到了国华医院身上。赵超普把患者家属让到沙发上坐下。尽管赵超普再一次告诫自己一定不要激化矛盾,可他们之间的谈话还是又一次冲突起来,而且是激烈的冲突。院长办公室主任李义走了进来,他是听到吵闹声后走进来的。他的到来并没有改变现场紧张的气氛。就在他们之间正僵持不下时,半掩着的办公室的房门又被推开,两个穿警察制服的男人同时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的警察自我介绍,他叫王金生,是市刑警队刑警。他又把那个四十岁左右的刑警介绍给赵超普,他是市刑警队副队长,名叫陈勇。两个人的到来,让李义,也同样让赵超普感到意外。几分钟后,赵超普不得已只好跟着陈勇和王金生坐进了警车。带走赵超普的理由是,他可能涉嫌闵家山之死一案,希望他配合调查。警车飞也似的向远处驶去。一路上警笛不停地鸣叫着,这更增加了赵超普的心理负担。此刻,他觉得自己在警察的眼里仿佛真的成了一名犯人。他的心里乱极了,这哪里是什么配合调查呀?他终于沉不住气了,几乎吼了起来:"你们这是需要我配合调查吗?你们是把我当成了十足的罪犯!我会控告你们的。"陈勇投来了蔑视的目光,"不用吵,有你说话的机会。我们会给你机会的。"半个小时后,汽车停在公安局的大院里,赵超普跟着警察走进刑警队。这是位于办公大楼外侧不远处的一处平房区。路过几个办公室后,赵超普被带进一个单独房间。赵超普的心情更加沉重。他从来就没有走进过这样的场合,更从来没有被这般无理地对待过。他抑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说吧,需要我配合你们做什么?""闵家山遗体的火化,是你一手安排的?"陈勇开口问道。赵超普十分坦然,"是我一手安排的。有什么问题吗?""我们接到举报,怀疑闵家山之死与你有关系。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看,我们怀疑这不是一起一般的意外死亡事故。""那是刑事案件?""当然,我们还需要调查,不能就这样断然结论。"陈勇一边说一边从抽屉里掏出一个信封,拿在手里晃动着。他的眼睛并没有盯在那封信上。"闵家山出事那天上午,你们一起走出了国华医院的大门。在此之前,你们还在他的办公室里争吵了一阵子,而且争吵得很厉害。"赵超普惊呆了。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赵超普当然明白,他与闵家山之间的争吵几乎是家常便饭,他是医院里唯一敢在闵家山面前提出不同意见的人。即便是他每次谈完了自己的想法,最终什么结果也没有,他也一定要把自己的不同意见说出来。至于采纳不采纳,那不是他自己的事。"你们离开医院之后又去了哪里?"陈勇又一次开口问道,但口气仿佛有所缓解。"你们凭什么把我带到这里?"赵超普似乎答非所问。"是希望你协助我们调查此事。""这完全可以在医院里进行。""在哪进行并不重要。""重要,当然重要。把我从医院里强行带走,会让医院员工产生错觉。""我们顾忌不了那么多。你还是回答我的问题吧。""那你首先需要说清楚,是希望我协助调查,还是原本就把我当成了犯罪嫌疑人?"赵超普无论怎样规劝自己,内心的愤怒,还是郑重地写在了脸上。"我暂时无法回答你的问题。可是我可以告诉你,只要我们认为有必要对闵家山之死立案调查,与他接触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协助我们调查的义务和被怀疑的可能。况且你是医院里有人看到过和闵家山接触过的最后一个人。"听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赵超普的情绪倒是平静了许多。此刻,赵超普想到了闵家山出事的那天上午,他确实是与他争吵过,这次争吵与以往不同的是,并不是因为医院的具体业务和管理方面存在问题,而是关于把已经搁置已久的医院与五洲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的置换协议难以操作的现实,向市里全面汇报的问题。当然,争吵还是不果而终。争吵过后,他们几乎是一前一后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又分别坐进了自己的座驾。他们一起应邀前往千山医院,参加了一个肿瘤患者的会诊。从离开国华医院到会诊结束,整个过程只有两个多小时。当会诊结束之后患者家属要请他们吃饭时,他们拒绝了。赵超普并没有在医院里逗留,因为下午还有一台手术等着他做。想到这里,赵超普十分配合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在场的刑警。陈勇与王金生并没有表态。"我所能够提给供你们的情况也就是这些。别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你还不能走。""为什么?你们要拘留我?凭什么?凭你们的主观猜测?""赵院长,你言重了。我们是希望你能够在这里多待一会儿,会多给我们提供一些有用的情况。""我再重复一遍,我所能够给你们提供的情况只有这些,我可以任由你们去调查。我是问心无愧的。如果有证据证明闵家山之死与我有关系,你们随时可以拘捕我。可是在你们没有掌握任何证据之前,你们没有权力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况且下午还有一台手术需要我主刀。"赵超普的情绪又一次被激怒。"赵院长,请不要激动。你所给我们提供的情况,还远远不够。那天你离开千山医院之后,闵家山也没有在那家医院逗留,他是紧随你之后离开医院的,而且就在你的身后。这一点,我们已经从医院监控录像中得到证实。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来,他一直是一个人开车出行。所以你自然成了他出事之前接触到的最后一个人。所以你是能够给我们提供有关他出事之前更多情况的人。不是这样吗?赵院长?"赵超普最终也没能离开刑警队。他不得不把电话打到了医院行政办公室。他让李义通知需要他主刀的手术推迟进行。他并没有说明是什么原因,他也不知道这在患者家属中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他已经鞭长莫及。有一点他是明白的,他离开医院时是被警察带走的。他最担心的是这一消息会在医院里不胫而走。这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影响,是难以预料的。赵超普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他坚信事情总会搞清楚的。如果他们在二十四个小时之内,仅凭目前的主观猜测,是不可能将自己拘留的。他相信他很快就会离开这里。正像他猜测的那样,已经日落时分,赵超普终于被允许离开刑警队。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义愤。近乎一整天的折腾,最终他还是回忆起了那天与闵家山分手之前的情景。临分手时,他听到闵家山手机响过之后,看到他接了一个电话,也就是这时,赵超普便走出了医院大门。赵超普在走出公安局之前,把这一情况告诉了陈勇。他并不知道他提供的这一情况,对刑警侦破案件是否有价值。他更不知道他提供这一情况之后,会对他今后产生怎样的影响。他无精打采地走出公安局大楼。

4赵超普走出刑警队前,陈勇告诉他,没经过他的允许,他是不能随便离开这座城市的。他必须随叫随到。赵超普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卷入这场谜局的。当他再一次像以往那样走进国华医院大门时,医院的不少员工向他投去了异样的目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敏感了,敏感的程度几乎让他能感觉到无风吹拂时青草的摆动。在与闵家山的接触中,在走上医院领导岗位之后的两年里,他就渐渐地敏感起来。他也不知道这是缺点还是优点。那天上午,每天一次的院务例会正常举行。七点半钟,所有应该参加会议的人都走进了会场,会议理所当然地由赵超普主持。开会时间已经比往常向后拖了十分钟,吕一鸣却依然没有到场,也没有电话打来。会议很快就结束了。赵超普离开会议室朝办公室走去,恰巧与吕一鸣相遇。赵超普有心想与吕一鸣打招呼,这是他们平日里谁都可以做到的事情。可他竟然发现正当他要与他说点儿什么时,吕一鸣竟然把头转向了另一侧,有意识与他擦肩而过。走进办公室,赵超普觉得不快,他坐在办公桌前,两眼呆呆地盯着前方,渐渐地将自己被刑警队关注的缘由,集中在吕一鸣身上。赵超普越想觉得问题越清楚,所有的感觉都指向了吕一鸣。不知道过了多久,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出现了两个对他来说犹如恶魔般的面孔——陈勇和他的那个小兄弟王金生。正是这两个人昨天竟然纠缠了他整整一天。赵超普意识到不能将自己内心的反感,郑重地写在脸上。他强作笑颜奉迎着眼前的来人。"没有办法,我们还得打扰你,还需要得到你的配合。"陈勇还没有坐下,便开诚布公。"配合什么?有什么好配合的?""看来你不想配合我们?"陈勇一脸的严肃。"也没有那么严重。不配合的话,我不就更成了嫌疑犯?""如果想摆脱嫌疑,那很简单,你必须证明你与这件事确实没有任何关系。""我本来就与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赵超普一脸的无辜。陈勇低头停顿了片刻,又抬起头来,颇有几分深沉,"昨天你给我提供的信息很重要。我们当即就去查了闵家山的通话记录。你怎么证明那个电话不是你打的呢?""本来就不是我打的。还要什么证明?"赵超普有些反感,"我不希望你们使用的调查手段太惯常,太低级。别让我瞧不起你们。"赵超普柔中有刚,让对方不得不又一次沉默起来。"赵院长,我想问你,如果一个被保险人死亡,那最大的受益人将会是谁?"陈勇迂回起来。赵超普不无蔑视地注视着陈勇,"这对我来说太小儿科了,根本不值得我回答。""那我想告诉你,闵家山如果是人为地被害,总应该有一个最大的受益人。而从我们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看,他生前并没有与什么人结下死结。他的善良他的为人在医院里是有口碑的。""我不怀疑这点。可你们之所以纠缠着我不放,自然是因为他死之后,我是最大的受益者了?"赵超普有几分激动。对方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赵超普接过电话,听对方说着什么。电话挂断后,赵超普的目光又移向了陈勇,"如果你们没有任何证据,还是这样无理地纠缠,请恕不奉陪。我希望你们马上离开我这里。你们昨天的举动,已经给我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他停顿了一下,"在我的员工面前,这等于说我就是杀害闵家山的凶手,至少我与这个案件有牵连。凭什么?我凭什么要承担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办公室内一片寂静。也许是赵超普态度严厉的缘故,陈勇的态度有了变化,"请不要激动,这样做,可能会对你造成一些影响,我们会尽力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今天来这里,还是想继续从你这里得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你给我们提供他接过电话的情况,我们查过了,那是一个全球通手机卡,并没有实名登记。尽管你不愿意我们用这样的思维考虑问题,我还是想告诉你,你必须证明这个电话不是你打的?"赵超普抬起头来,异常郑重地看着陈勇,"看来你们今天就是为了这个而来?"陈勇点了点头。赵超普继续说道,"如果是我打的,我为什么要向你们提供闵家山离开千山医院之前,曾经接过电话的信息?那不是飞蛾扑火吗?"陈勇不置可否。"那你们直接拘捕我好了。""赵院长,我还是想再一次提醒你,请不要激动,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闵家山之死,很可能只是一般的意外事故。如果是那样,刑警队是不应该介入调查的,可我现在坦白地告诉你,有人提出了质疑,而且还写了署名举报信,这封信矛头又直接指向了你。而你又是最后一个在人们视线里与他接触过的人。"陈勇放慢了速度,显然是在注意赵超普的表情,"还有,有人怀疑你有消灭证据之嫌。""什么?我有消灭证据之嫌?"赵超普十分震惊。"在问题没有搞清楚之前,你对操办闵家山遗体火化这件事,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积极性?能和我解释一下吗?"陈勇的态度越发从容而又平静。越超普终于明白,陈勇他们为什么会总是盯住自己不放,背后确实是有人在做自己的文章。此刻,他想到闵家山出事的第二天,李亚文曾经给自己打过电话,当时李亚文已经知道闵家山发生了意外,他特意打电话叮嘱他要暂时担当起主持医院正常工作的担子,不能因为闵家山的离去而搞乱了医院的正常工作秩序。也就是那天下午,一个陌生人走进他的办公室,自我介绍之后,赵超普知道来人是闵家山的内弟夏岐,他说明了来意。他是代表他姐姐来找赵超普的。他姐姐希望第二天将闵家山的遗体火化,之所以这么急,就是因为他家中有一条传了几代的规矩,人死之后,三天之内必须入土,是为了让死者早日入土为安。赵超普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接手这件事的,一切都是按照家属的意愿操办的,只是涉及需要医院方面做的工作,大都是由赵超普安排医院员工做的。比方说都通知什么人参加遗体告别仪式,以及如何与殡仪馆接洽等等。难道这也成了自己的罪过?他并没有再解释什么,反倒慢慢地平静下来,"我非常想知道想致我于死地的人是谁?我知道他吕一鸣早就觉得我是他加官晋爵的障碍,不过也不用使出如此手段吧?"片刻之后,陈勇既像是回应赵超普提到的问题,又像是故意岔开了话题,"赵院长,你认识一个叫裴小林的女大学生吗?"赵超普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陈勇,仿佛不理解陈勇此刻的用意,想了半天,才一边慢慢地摇头,一边做出了反应,"不认识。不知道裴小林是谁。""那天的遗体告别仪式上,播放的那首《直到永远》,你总应该听到了吧?这件事你知道吧?""当然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遗体告别仪式的前一天晚上,办公室主任李义和我汇报工作时提到的,他说是家属的意见。我以为是闵家山爱人的意见,也不方便多问什么。""据我们了解,这并不是他爱人的意见,而是一个叫裴小林的女孩儿的意见。""那与我有什么关系?"赵超普一脸茫然。陈勇站了起来,脸上仿佛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我们该走了,也许我们还会来找你。"赵超普并没有起身,甚至连礼节性的送别都没有。陈勇的云山雾罩,让他更加感到茫然。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第四章 市长离任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