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第三十章 女检察长 刘学文

2019-10-03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73)

杜雨萌接到穆大勇从省城打来的电话,他说道:"杜检,靳希望精神真的有些崩溃了。他主动交代了他在开发金色阳光花园的时候,还得到过汤招娣副市长的支持。他们之间的私交很好。""他交没交代与她经济上的往来?"杜雨萌问道。"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我想他支撑不了多久。""关键是一定不能让他与外边有任何接触,现在在省城安全不会是太大问题,可千万要注意不能让外面的人给他通风报信,那就会增加我们的办案难度。""明白。眼下,他基本上不用治疗了,算他命大。"杜雨萌接完电话后,就与水海洋商量了下一步的计划。一天上午,杜雨萌与水海洋走出宾馆,何志强来到门口把他们接走了。四十多分钟后,他们又一次来到了看守所。关亚南又一次被带进提审室。坐在关亚南对面的不仅有杜雨萌和水海洋,何志强也坐在了旁边。关亚南已经与何志强多次打过交道。他心里明白,关于他涉嫌故意杀人的案子,就是何志强亲自负责侦查的。何志强的到来,更让关亚南的心里多出了一份警觉。杜雨萌先开口问道:"关亚南,作为一个规划局局长,你是明白的。你们批准的金色阳光花园的容积率是多少,你还记得吧?"杜雨萌问道。"记得记得,是一比一点三。"关亚南回答。"那实际建成以后的容积率是多少?""我说不好是多少?""啪"的一声,何志强把桌子狠狠地拍了一下,说道:"你是根本就不想好了,关亚南,我告诉你,就你涉嫌故意杀人就可以让你死一个来回的了。我们本来是用不着到这来与你耽误时间的,可我们想给你一个机会,甚至是想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我们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做到的,所以,才想把问题搞清楚。这既是对这个案件负责,也是对你本人负责。可你几次三番,就是一点儿不配合,那好,那我们就可以根据靳希望的交代和我们掌握的情况结案了。你看怎么办好?"关亚南没有说什么。水海洋接着说道:"关亚南,你一直是在抱着侥幸心理,你以为会有人来救你,你甚至觉得有人会帮助你逃脱法律的惩罚。我现在告诉你,你一直寄希望的那个人,也就是汤副市长已经涉嫌重大经济犯罪。"听到这里,关亚南把头抬了起来,吃惊地看着水海洋。杜雨萌说道:"你还不相信,是吧?""相信相信,我相信。"关亚南战战兢兢地说道。杜雨萌接着说道:"除非你什么都不做,只要你做了,就别想逃脱法律的惩罚。"水海洋接着说道:"关于容积率的问题,你确实做得天衣无缝,可除非你是真的什么违法犯罪的事都没有干,只要你干了,别的你就什么都不用想了,那是迟早会暴露的。实际建成后的容积率是多少?你说你不知道?你能告诉我们你根本就没再去过那个花园?就算你真的没去过,难道你也根本就没有听到过你的部下或者花园的业主们对这件事的反应?"杜雨萌接着说道:"我再提醒你一下,靳希望擅自变动容积率,是没有得到你们局里正式同意的,可那是你们默许的,据我们了解,那还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够默许的。这一点,你心里是明明白白的。否则,你就不会让靳希望给你们的那一千万元打到你规划局的账上,实际上,你就是为了堵住知情人的口。因为凡是参与这项工作的规划局的工作人员是都能看得出来的。你是想客观上告诉他们,你是用牺牲了国家和百姓们利益的代价,换取了你们小集团的利益。其实,尽管你用心良苦,但你还是把你自己暴露了。因为除了这一千万元之外,你并不是坦荡的,你还从靳希望那里拿到了属于你自己的那一份。关亚南,这一点你已经坦白过了,就不用我们再说了。"关亚南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脸上的汗水沿着额头不断地流了下来。"关亚南,关于默许的问题,我只问你是还是不是?"杜雨萌又一次问道。"不是,不是。""那好,那你就把当初是在什么情况下,收下的那一千万元,又是在什么情况下,把那一千万元借给了汤招娣的儿子注册公司用的,都主动地说出来。我们不希望你再吞吞吐吐。"杜雨萌说道。关亚南终于把头抬了起来,这才慢慢地说道:"我把我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你们,那一千万元保证金确实是用来堵住知情人的嘴的。可那一千万元我从来就没有想占有过。我只是把它借给了汤副市长的儿子,用来注册公司。"杜雨萌马上打断了他的话,问道:"当时,是在什么情况下借给她的,是她主动向你借的,还是你主动要借给她的?"关亚南把当时去汤招娣办公室时,见到汤招娣的儿子正在她的公室里的情景说了出来。杜雨萌又一次问道:"汤招娣知不知道这是一笔什么钱?""我没有告诉她这是一笔什么钱,可她是应该知道的。只是我们之间心照不宣而已。她不可能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公务员,上哪去借这么多钱呢?"关亚南说道。"这么说,她分明知道你这一千万元是什么款项?""你们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靳希望开发的面积这么大,容积率变动得又这么大,那是一笔巨额赢利,没有她的默许,我是根本就不敢干的。除非是我想去坐牢。"关亚南说道"我刚才问你,她是不是明确知道这一千万元究竟是什么款项?"杜雨萌马上追问道。"我没有在她面前明确表示过。可我们在一起曾经谈起过靳希望曾经不止一次地提出过要扩大容积率的问题。开始时,她坚决不同意,后来再提到这个问题时,她就不再说什么了。"关亚南说道。"这么说,你认为汤招娣会知道这件事?""是会知道。当我把一千万元借给他儿子注册公司用时,为了避嫌,我确实是告诉她是借我朋友的钱,她根本没有问过我这笔钱是从什么样的朋友手里借来的,也没有问过我需要什么时间还。"关亚南说道。"你们之间从来就没有再提到过这笔钱的事吗?"杜雨萌问道。"提到过,那是我主动提到的。""你是在什么情况下提到这件事的?"杜雨萌问道。"是在我没有出事之前。那次我去医院看她的儿子时,提到了这件事。也就从那天开始,她才感觉到这笔钱是需要还了。""她仍然没有问你这笔钱究竟是从哪来的?""没有,但她只是表示可以还钱。""她就那么痛快答应了?就没有提过什么条件?""没有,我明确感觉到,她就是不想把话说得那么明白。"关亚南说道。"那你是在什么情况下,才想到要在她面前提到还钱这件事的?""我感觉我也许会出问题。我不想为她担这么大的风险,那笔钱毕竟不是装进了我的腰包。""如果你没感觉到你会出事的话,你还会在她的面前提起这一千万元的事吗?""当然不会。""也就是说,那一千万元你是可以无条件地长期归汤招娣的儿子使用?"关亚南说道:"应该是这样。""汤招娣也是这样认为的吗?""我不知道。你得去问她本人。""汤招娣本人告没告诉过你,她是从哪里弄到了这么大一笔钱还的账?"杜雨萌问道。关亚南不假思索地说道:"不知道。""她就那么痛快地答应了把钱还给你?""其实也不顺利,我向她要过几次。""这笔钱是哪一天还到你规划局的账上的?"杜雨萌话题一转,突然问道。"我出事那个月的九号,大约是九号还回来的。"关亚南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那你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杜雨萌是步步紧逼。杜雨萌早就怀疑过关亚南已经是死到临头,还在硬挺着的真实原因。这时,关亚南才反应过来,他是无法解释清楚他在看守所里是怎么知道了唐大朋还款的准确时间的。他的汗珠顺着脸颊不断地往下流着。"说吧,你是怎么知道这笔钱回到你规划局账上的准确时间的?"杜雨萌抓住了对方的破绽,问道。他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我"杜雨萌突然更加严肃起来:"你不要我我我的了,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我我我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的。""什么偶然机会?"关亚南终于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实情。这是杜雨萌等人此行的额外收获。走出看守所大门,只有杜雨萌与水海洋坐到了车上,而何志强却留在了那里。何志强马上去调看了那天晚上的值班日记,他决定追查到底。过一会儿,何志强才回到车上。上车之后,何志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真没有想到,这里面的问题还真是不少。那天的值班民警正好就在班上,他叫孟浩。刚才我详细地问过他,他说那天晚上,他接到了一个电话,那个打电话的人,自称是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他让孟浩把那些衣服送给关亚南,他在电话中说,那是关亚南的夫人送来的。杜检,这就奇怪了,是我们办的案子,可让关亚南夫人往看守所送衣服的不是我们,而是其他什么人,这不就奇怪了吗?""借送衣服为名,为他传递信息,从逻辑上讲,是汤招娣最需要的。而打这个电话的人,肯定不会是她汤招娣本人。"杜雨萌分析道。"如果打电话的人不说他自己是局长办公室的,看守所这边是不会轻易放行的。"何志强说道。"看守所的这个民警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水海洋问道。"我并不认识他,可我刚才与他对话时,感觉到他还是很坦率的,如果他也参与了这种行为,应该躲躲藏藏的才对。"何志强说道。"何队,恕我直言,根据目前的情况判断,更说明你们公安局内部可能有问题。但愿这件事与靳希望险些被灭口是一伙人所为。不然,我会觉得走进你们公安局像是走进了地雷阵似的。""没事,杜检,你随便说随便去想,我根本就不介意。你想我们偌大的银海市公安局一共有一万多名警察,出几个败类那是很正常的,不出反倒是不正常了。再说,我不就是好人一个吗?"何志强半开玩笑似的说道。杜雨萌与水海洋也笑了起来。"对,何队说得对。比如腐败现象,就是最发达的国家也照样存在,问题是执政党和政府对这种现象持什么态度,这很关键。商品经济这么发达,一个国家、一个城市没有腐败现象,那是不现实的,那叫做粉饰太平,有腐败现象存在才是正常的。只要我们对这种腐败现象旗帜鲜明,惩治得力,那这个社会的肌体就是健康的。你们公安局也是这个道理。何队,本来我们是不想顺着这条线查下去的。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精力,现在看来,应该查下去,或许会钓出大鱼。"杜雨萌说道。"我明白你说的大鱼是指什么?你是说那件事很可能是有人指使公安局内部人干的。而那个公安局内部的人显然与那个指使人的关系十分神秘。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很铁的话,杀人灭口的事,那个人是不会轻易干的。"何志强分析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两件事是同一伙人所为?"杜雨萌问道。"应该是同一个主谋。"还是何志强说道。"我刚才已经把那天的电话记录记了下来。杜检,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让这个神秘人物走到台前来。"何志强说道。半个小时后,何志强把警车停在了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杜雨萌与水海洋走下车后,何志强把车开走了。正在这时,杜雨萌接到了张默然打来的电话。张默然说道:"杜检,你交给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钱仍然存在银行里,一点儿都没有少。我们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办完了。"杜雨萌当然明白张默然说的是什么意思,她问道:"你们现在在哪?""我现在就在中华商城购物中心的门口,金卫东去逛商店了。""他还有心思去逛商店?一个大男人还愿意去逛商店?"杜雨萌说道。"正好走到这里,他想进去买一双鞋,这几天他的鞋都跑开线了。杜检,是不是还有什么任务?你吩咐给我。""那好,你马上打车赶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我和水海洋就在医院正门口等着你。"杜雨萌说道。二十多分钟后,杜雨萌与水海洋,还有刚刚赶来的张默然一起走进了唐大朋的病房。唐大朋还是一个人待在病房里。他看到杜雨萌他们走进病房,虽然与上次来找过他的人的面孔不完全一样,没有等杜雨萌他们自我介绍,他就已经反应了过来,他说道:"请坐吧""唐大朋,你已经知道了,我们是检察院的。我们还是来调查你的那一千万元注册资金的来源问题的,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杜雨萌说道。"上次不是已经调查过了吗?还调查什么?""还有些事情没有搞清楚,必须再找你谈谈。""有什么话,说吧。一会儿,我还要在这里会一位客人。"唐大朋说道。"你是什么时候与关亚南认识的?""很早以前,当时他和我妈妈在一个局里工作。""你向关亚南借的这一千万元,是你自己向他借的呢?还是别的什么人替你向他借的?""是我自己向他借的。"唐大朋小心翼翼地说道。"当初,你向关亚南借这笔钱的时候,你知道这笔钱是什么钱吗?""他说他是向私人借的。""那好,你是怎么知道关亚南能借到那么多钱的?""我我我我就是随便向他说说"唐大朋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么说,你也向别人随便说过借钱的事?""没没,没有。就向他说过。""你妈妈知不知道你借钱的事?""不知道。"唐大朋没有犹豫,回答得非常干脆。杜雨萌明白,唐大朋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有准备的。她接着问道:"你在向关亚南借这笔钱的时候,是与他怎么约定还钱时间的?""没有约定。""那你是在什么情况下想到还钱的呢?""我我我我就是想起来应该还钱了嘛,我就安排人还上了这笔钱。""你用来还给关亚南的那笔钱,都是你自己公司的吗?""是我自己公司的。""既然那都是你自己公司的钱,既然那一千万元是你自己向关亚南借的钱,你为什么在最近才想到了要还这笔钱?你能向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吗?"唐大朋没有马上回答。杜雨萌又接着说道:"我是说,既然你要把这笔钱还给他,为什么会在他出事之后,才还这笔钱呢?而且你刚才说过了,他告诉你这笔钱是向他的朋友借来的,可你却在他出事之后,派人把这笔钱还到了规划局财务的账上,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吗?"唐大朋仍然没有说话。杜雨萌进一步追问道:"是不想回答?还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回答?"唐大朋的脸上已经滚动着汗珠,他用手胡乱地抹了几下。杜雨萌已经看出他的紧张。"这么说,你在借这笔钱的时候,就是知道这是一笔公款,只是不知道规划局的这笔款项是何种来源而已?唐大朋,回答我的问话,我说得对还是不对?"唐大朋终于说话了:"借这笔钱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笔什么钱。""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最后竟然会把钱还到规划局的账上,这是为什么?你是怎么知道这笔钱是规划局的钱的?""是是是是我妈告诉我的。"唐大朋吞吞吐吐地说道。杜雨萌与水海洋,还有张默然彼此对视了一下。杜雨萌又接着问道:"据我们了解,你的公司开业之后,很快就抽走了这一千万元当中的大部分资金,你既然没有用来还关亚南借给你的这笔债务,你都用来干什么了?""我用来购买古董了。""为什么不正常走你的业务往来账目,还要抽走这部分资金呢?一般情况下,都是在公司注册的时候,由于资金不足,而借用或者挪用资金,在注册完之后,才偷偷地撤出资金,那都是为了还上那笔借用或者挪用的资金,而你却是为了购买古董,购买与拍卖古董正是你公司正常经营的业务范围,你有必要这样躲躲闪闪的吗?"杜雨萌问道。"我真的是购买了古董,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这年头有些国宝级的文物,在买卖的过程中,是要保密的。"唐大朋煞有介事地说道。"这笔文物出手了没有?""没有。我还需要恢复一段时间。""那好,唐大朋,我希望你认真回答我下一个问道,既然你没有把这批古董卖出去,那你还给关亚南的这一千万元是从哪筹集来的?"杜雨萌严肃地问道。唐大朋犹豫了半天,才慢慢地说道:"我在医院里还不能出去,是我妈帮我想的办法。""她是否告诉过你,她是怎样想的办法?""没有,我不知道。她从来就没有和我说过,她怕影响了我的身体恢复。"听到这里,杜雨萌的内心是高兴的,她明白,此行的目的就是想知道偿还关亚南的那笔钱的真正来源。此刻,杜雨萌想到鸣金收兵。还没有等她把这种想法说出来,病房的门被悄悄地推开了。走进来了一位中年妇女,杜雨萌等人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到了那位中年妇女的身上。从他们惊讶的目光中,就能感觉到,她那身装扮和神态显然与这个病房的氛围很不和谐。透过中年妇女呆滞的目光,杜雨萌等人仿佛在顷刻之间,就穿越了她那四十几岁的年轮,看明白了她的出身。对于中年妇女的到来,唐大朋并没显现出惊讶的神态。他似乎是有思想准备的。他只是觉得她来得有些不是时候而已,他看了看表,对中年妇女说道:"我不是让你晚点儿来吗?怎么这么早就到了?"中年妇女胆怯地说道:"俺着急,俺都来过几次了。""那你去走廊上等我一会儿,我这里有客人。"中年妇女很不情愿地要往外走。杜雨萌站了起来,说道:"唐大朋,不用了,你们有事就谈吧,我们应该走了,改日我们还会来找你。"中年妇女像是没有听到杜雨萌在说什么,照样朝门外走去。唐大朋依然坐在床上,杜雨萌等人离开了病房。杜雨萌看了看依然向走廊的一头走去的中年妇女的佝偻背影,那一刻,那形象,仿佛像是镌刻在杜雨萌心底的一个满是沧桑的问号。杜雨萌与水海洋,还有张默然一起若无其事地继续朝前走去。中年妇女在走廊的尽头停住了脚步,杜雨萌回过头来,又一次印证着自己对她的感觉。杜雨萌走到楼下站住了,她对张默然说道:"你马上回去,注意这个女人的动向,不要惊动唐大朋。你等着这位中年妇女走出医院的时候,想办法与她接触,了解她来医院的真正目的。"张默然答道:"明白。"

听到靳希望出事之后,杜雨萌的反应是极其敏感的,她最害怕他真的这样消失了。当听到靳希望还活着的准确消息后,她才算是松了一口气。那一刻,她想到了应该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好靳希望的人身安全,不能再度让他落入对手的圈套。就在靳希望出事之后不久,她就向何志强提出暂时由刑警队把靳希望保护起来,决不能让他再出现意外。等时机成熟,再由检察院以涉嫌行贿犯罪拘捕他。何志强采纳了她的意见。靳希望被送进医院的当天,刑警队就介入了。辛骁军根据何志强的吩咐,明确告诉前来医院的六里桥派出所的民警,靳希望除了嫖娼之外,还涉嫌其他犯罪,由刑警队对他采取强制措施,不再需要他们介入。辛骁军同时还告诉他们,让他转告六里桥派出所所长张克明,把有关靳希望嫖娼的材料转交到刑警队。这是何志强要控制靳希望不至于再出意外的借口。十几个小时之后,靳希望终于醒了过来。他已经没有生命危险。那天,何志强与穆大勇一起走进了靳希望的病房。跟在后边的还有张默然。靳希望的神智是清醒的。他已经可以半坐在床上说话了。何志强与穆大勇都找到位置坐了下来。张默然也做好了做笔录的准备。这是杜雨萌交代好的,她要求在靳希望醒来后的第一时间内,对他进行询问。目的就是利用他死去活来这一过程的心理变化而对他展开心理攻势。何志强说道:"靳希望,你知道你是怎么住进医院的吗?""知道了,我爱人告诉我了。"靳希望回答道。"你还能不能回忆起出事那天你是怎么从家里出来的?"靳希望并没有回答何志强的问话,而是说道:"我爱人告诉过我,说是要不是你们派人一直守候在这里,我可能还得死在他们手里。""你说的他们是指谁?"何志强继续问道。"是那些想让我死的人。"靳希望哽咽起来。"你不要激动。慢慢地说,是谁想让你死?"穆大勇说道。靳希望没有马上回答。"还在犹豫?靳希望,你完全可以不说,可你最起码应该对你自己负责任。你如果不说清楚,你完全有可能再次丧失说话的机会,你应该明白我们的意思。""我是一个死过一回的人了。可以说我现在仍然是睡在棺材里。你们如果放弃了我,很可能随时都会有人让我不明不白地死去。人真是一个怪物,如果没有这次死过一回的经历,我还不会想那么多。我现在是有些想明白了。你们说得对,只要我还能开口说话,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靳希望说道。"看来,你还是一个明白人。你先说一说那天晚上的事是怎么回事?"何志强说道。"我和你们说实话。那天晚上,我确实不是去嫖娼。是有人打电话把我从家里叫走的。""是谁打电话找你的?""是一个陌生人打的电话。我现在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说是有人在酒吧等我有要事要谈。我当时问是谁找我,那个人告诉我说是关局长的夫人。我已经知道关局长已经出事了。听说他夫人找我有事,我就想一定是关于关局长的什么事需要找我,我就去了。"靳希望说道。"你当时想会是关于关局长的什么事?"穆大勇问道。"我曾经和关局长打过交道,我也认识他的夫人,我们是见过面的,所以,我听到是她有事找我,我就想去。""你还是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话,你当时想会是关于关局长的什么事?"靳希望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想关于关局长出事以后,是不是有什么新情况,需要告诉我。""好吧,你既然不愿意说,那还是先说说那天晚上从家走出来以后发生的事情吧。"靳希望把头抱住了,用力晃动了几下,像是又一次受到了什么刺激。他脑子里仿佛再现了那天晚上的情景:那天晚上,他走出家门,走出夜色巴黎花园以后,就看到了一辆轿车停在那里等着他。他很快走近轿车,坐到车上以后,他发现车上坐着两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冷酷的表情和默不做声的冷默,让他顿时产生了一种囚徒般的感觉。半个多小时后,他们就到了一个酒吧门前,他在那两个中年男人的陪同下走了进去。看上去,没有多少顾客光顾这里。他在两个中年男人的指引下,在一处幽静的地方坐了下来。那两个人去了十几米之外的吧台。不大一会儿工夫,走过来一个小姐模样的人,她坐在了靳希望的身边。她说道:"先生,是一个人到这里来玩?"靳希望并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小姐又一次问道:"先生是不是不怎么愉快?才是一个人出来的?"靳希望仍然什么也没有说。他并没有对这个小姐产生什么怀疑,只是不愿意理睬她而已。他远远地向那两个中年男人的方向望去,两个中年男人已经没有了踪影。小姐还是不弃不舍,她向靳希望身边移动了一下,坐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又一次问道:"先生,我来陪陪你好吗?""不用不用。"靳希望说道。小姐又往他的身前挪动了一下身子,他们两个人之间几乎是没有了距离。靳希望下意识地向后挪动了一下身子。小姐马上也同样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她伸出了右臂搂住了靳希望的脖子。靳希望挣扎着,用自己的两只手往下拉着她的右臂,想摆脱她的纠缠,他的嘴里还不住地喊叫着:"放开我,你放开我,你给我滚开,滚开。"那个小姐听到他的喊叫声,突然哭了起来,哭得声音很大。这时,从不远处迅速地走过来几个打手模样的男人,他们不问青红皂白,抬手就朝靳希望打去。靳希望挣扎着,喊叫着几分钟后,仅仅是几分钟后,就响起了警车警笛的鸣叫声。此时,靳希望并不知道警车是为他而来的。没用多长时间,他在那几个打手模样的人和那个小姐的指认下,被带到了六里桥派出所。那个小姐也被带到了那里。派出所的民警对他进行了询问,靳希望分明知道,那不是询问,完全就是一顿不问缘由的暴打。那个小姐当面指认他,说他要与她进行肉体上的交易,在被她拒绝以后,他就对她非礼。靳希望开始还不断地为自己辩解着,仅仅是几分钟过后,他就明白了,没有人想听他说什么。他越是辩解,身体所受到的冲击就越大。他不再说什么,只是不断地下意识地用两只手保护着自己的头部。半个多小时后,他没有了半点儿招架之力,已经瘫软在水泥地上,神智也不是很清醒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才慢慢地醒过来。他感觉到浑身疼痛,挣扎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已经被铐在了暖气管道上。而在这间办公室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他不知道此刻已经是几点钟,更不知道离天亮还有多长时间。他想到了身上的手机,他用一只手去口袋里摸了摸,手机已经不在了。他失望了,他大喊着,大叫着,没有人理会他。他更加感觉到恐惧,他渐渐地明白了,这一定是有人想加害于他他又一次昏迷过去。不知道又过了多长时间,他似乎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手铐被打开,他已经无力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来人,他感觉像是被人抬了起来,他没有意识到,那将是他生命弥留的最后一刻,当他从那两个抬着他的人的手中飘落而下的时候,他才有了一种不再被束缚的感觉,那种感觉,仅仅持续了一刹那等到他完全恢复神智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里。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更不知道他是怎样来到医院的。靳希望把当天晚上的情景,向何志强与穆大勇详细地述说了一遍。"这么说,那天晚上你根本就没有见到关亚南的夫人?"何志强问道。"没有,那天晚上是不是真是她找过我,我现在都表示怀疑。"靳希望说道。"那你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认识关亚南夫人的?"穆大勇问道。"我曾经去过她家,还不止一次去过她家,是在她家里与她认识的。那天晚上,有人说是她在那里等着我,我真的以为会是她找我有事。我没有太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也就去了。没有想到会是那样,差点儿就把命送了。我就不用多说了,我干了这么多年,与什么样的人都打过交道,我几乎从来就没有领着我的客人去过那种场合,不是我想赚个清白的名声,而是""不用说了,我们明白。你刚才说到你接到电话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她可能会和你说些什么。你想到她会与你说些什么?"穆大勇问道。"这几年,我和关局长打了不少交道,事总还是会有一些。""你指什么?"穆大勇问道。靳希望又不说话了。穆大勇又接着说道:"那好吧,我们还是不说这些,你再说一说,你刚才说到过有人是想让你死,你已经是躺在棺材里的人。你说说那个想让你死的人,是谁?这你总应该能说清楚吧?"靳希望还是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关亚南,他关亚南会想到让我死。""为什么?"穆大勇问道。"他肯定害怕我开口说话。我如果开口把事情说清楚,不仅我自己会完了,他也就彻底交代了。他是不希望让我开口说话的。""靳希望,你迟早是要开口说话的。就是不出这件事,你也是一定要开口说话的。我们已经掌握了你们涉嫌犯罪的部分证据,而且关亚南也已经交代了他的部分问道。你不应该再抱什么侥幸心理。出了这件事之后,总应该想明白了吧?"穆大勇说道。"那一千万元的保证金,其实,是我们之间的默契,他根本就没有还给我的打算。""你也没有要回来的打算,对吧?你是不会轻易地把一千万元白白地送给别人的?即使是你的亲爹亲妈。因为你是商人,你所追求的就是利润的最大化。靳希望,说说吧,关亚南是以什么条件换取你的一千万元的?"勒希望又一次犹豫了一下,才慢慢地说道:"容积率。在容积率的问题上,他帮了我不少忙。""具体地说说你们之间是怎么操作的。开始的设计方案的容积率是多少?"穆大勇问道。"开始的设计方案是一比一点三的容积率,而后来实际实施的是一比一点六的容积率。""你是在你的额外收益中,把那部分违法所得与当权者分掉了,对吧?"穆大勇说道。"是这样。那一千万元,根本就不存在返回给我的问题。""你改变了开发时最初确定的容积率,是有正式批文,还是你自己私自变动的?""我们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如果不协调好了,就强行操作,那不是找死吗?共产党不怕这个。只要他们认真,你没有办法不照章办事。像办这么大的事,你不提前协调好了,那哪行?当然是协调好了的。""你是怎么协调的?""那一千万元,是我送给规划局的。""是送给规划局的?还是送给关局长的?""是送给规划局的。规划局不是他关亚南一个人的规划局。等项目完工之后,谁都能看到与开始规划时不一样的容积率,那会有麻烦的。所以,那是送给规划局的,至于他们怎么处理,就不是我的事了。"靳希望说道。"那你为什么告诉我们,你是等着这笔钱交金色阳光花园项目的开发建设基金。那是为什么?你在向我们说谎?""我是说了谎。交那笔费用,当然不用那笔钱。我之所以没有交那笔费用,就是想吊一下关局长的胃口。""什么意思?""我有我的打算,我在开发金色阳光花园的时候,并没亏待过关局长。我如果要在这个城市里继续干下去,还希望他能够继续帮忙。我很早就找过他,我想要开发月亮湾海岸那块地皮,希望他帮我一下,我是指拿下那块地皮之后,让他继续像以前那样帮我一把,当时,他不置可否。我就想在这里先制约他一下。如果我离开这座城市,业主们办不下来产权证,最终,就算不是他的责任,他也好过不了。我是得到了,可他也同样得到了,我们凭着打拼,凭着早先积累起来的资本,而他仅仅是凭着他手中的权力,而那权力并不是他自己的。有时,我们的心里也不平衡。""你说的这个我们,是指谁?是指你们开发商?"靳希望并没有回答。穆大勇接着说道:"当然开发商中不乏好企业家,可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并不像你说的这样。所以,我要问你,你说的我们都是指谁?你指的就是像你这样的开发商吗?如果如此,那就不得不让我感觉到无法恭维了。你把你自己说得这么美丽动人,你也不全是凭着打拼,凭着早先积累起来的资本在发展。你还凭着投机,还凭着官商勾结,还凭着偷税漏税,还凭着欺诈消费者可以说你是无所不用其及,不是吗?只是在现在这种场合,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是谈这些事情的时候而已。"穆大勇的情绪是激动的。"你如果就是要这样认为,我也没有办法。"靳希望说道。"说吧,还是需要谈一点儿实际问题。你刚才说到,在开发金色阳光花园的时候,你并没有亏待过关亚南,是什么意思?"穆大勇还是抓住问题不放。"我给了他们一千万元,这还少吗?""我告诉你靳希望,你别看你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我们如果把你放了,你的小命都有可能不保,你已经明明知道是有人在算计你。你还想有所保留,你不觉得你是有些弱智吗?你给他的那一千万元,不管是他还是你,都不会认为,那就是给他的钱,这一点,你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现在需要你交代的是除了这一千万元以外的问题,这一点,你应该明白。"穆大勇说道。"我不记得还给过他什么。"显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靳希望又不想深入说下去了。"你应该记得送给他一套房子吧?那套房子就在你现在住的那个花园里。你怎么会这么健忘呢?你是诚心不想交代问题。好吧,那我就把所有的警力都从你这撤出去。从现在开始,你的生命安全就由关亚南来负责。你这样对待关亚南,关亚南一定是会报答你的。"说着,穆大勇就站了起来,向外走去。听到这里,靳希望突然喊道:"别别别,你们先别走。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们,我是给过他好处,除了房子之外,我还给过他五百万元,是分几次交给他的。""这几次分别是在哪交给他的?""第一次是在他的家里,那次去他家里,就是为了容积率的变动问题能够得到他的认可。""当时他家里还有什么人?""他爱人在家里,但谈到钱的时候,他爱人起身离开了客厅。我走的时候,把装着钱的皮包放在了那里。""皮包里装了多少钱?""二百万元。""他的家人知不知道这件事?""她像是特意回避了。""另外的几次呢?""一次是在他为吴小春装修房子时,我送给他五十万元,一次是在他去新马泰旅游前,送给他五十万元,最后一次是一次性存入他的银行卡里二百万元。"靳希望说道。何志强与穆大勇临离开靳希望之前,靳希望哀求道:"你们不能把我扔在这里,你们还得对我的安全负责,我什么事都告诉你们了,你们不能不管我。我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如果玩完了,就是有再多的钱也没什么用了。""你总算活明白了点儿。"何志强回过头来,对靳希望说道,说完,他扭头走了出去。走到病房外的走廊里,何志强对辛骁军说道:"必须马上把他转移出去,必须保护好他的安全。决不能让那天晚上的事重演。那样我们就被动了。"何志强与穆大勇一起回到了宾馆,穆大勇兴奋地告诉杜雨萌:"靳希望终于交代了那一千万元的真相。"杜雨萌听穆大勇介绍完情况后,说道:"靳希望已经构成犯罪,可以考虑拘捕他。""在拘捕他之前,不能再出任何问题。如果出问题,我们的对手就可能把所有的问题通通否定掉。"穆大勇说道。"谁批准逮捕?""当然不能等着银海市检察院批准,还是由我们批准逮捕。"杜雨萌说道,接着她又对何志强说道,"何志强,这就是一个程序问题,并不复杂,我担心的是他的安全问题。一定不能忽视,这一点儿,只能靠你了。这个工作的难度是比较大的。事情已经是明摆着的,想置他死地的人究竟是谁?我们一时还搞不清楚,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着手实施这件事的,一定是你们公安局内部的人。"杜雨萌说道。"我已经交代把靳希望秘密转移了。""他还需要治疗,也就是说,他还必须待在医院里。就是转移到别的医院里去,我也不太放心。"杜雨萌说道。"目前我所能做到的,也只能是这些。这样吧,我再多安排一些警力过去。""何队,如果马上批准逮捕,就应该马上由我们检察院负责对他进行审讯和对他的安全负责。可那是理论上的事,事实上,就目前的情况看,他的人身安全还得你帮忙才行。回去之后,我再和东方玉明局长通个电话。把我的想法和他说一说。我的意思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是把他交给看守所看管安全?还是像现在这样更安全一些?"杜雨萌问道。"我看还是像现在这样能主动一些。换一个地方,离开了我的控制范围,我没有把握保证不出问题。"何志强说道。"那好,那我马上安排张默然准备材料,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材料报到侦查监督处提请批捕。一切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度进行。何队,靳希望的人身安全问题可就全权交给你负责了,决不能有任何疏忽,这是疏忽不得的。""明白。杜检,至于是谁实施的加害靳希望的行为这件事,眼下我们还顾及不了那么多,我已经向我们东方玉明局长汇报过。这已经引起了他的高度警觉,他将派专人去调查这件事情。他也叮嘱我,一定要保护好靳希望的安全。他说这是一个活口,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不然,他们不会轻易地动用公安内部的力量,加害于他的。"何志强说道。"如果加害靳希望的事实成立,那就是一种犯罪行为。可眼下我们的精力有限,是顾及不了那么多的。但那件事是决不能放过的。"杜雨萌说道。穆大勇说道:"就目前我们已经掌握的情况来看,关亚南肯定已经构成了经济犯罪。眼下,最要紧的是对关亚南家进行依法搜查。""最好是马上实施。"杜雨萌说道。何志强与穆大勇都表示赞成。杜雨萌接着说道:"对关亚南家依法进行搜查,就由我们检察院的人实施,我也参加。何志强,你就暂时不用介入了。"何志强说道:"明白。"就在这天下午,杜雨萌一班人马如数到齐。四十分钟后,他们很顺利地敲开了关亚南的家门。开门的是关亚南的夫人苗新月,她似乎对杜雨萌等人的到来,并没有多么吃惊,而是很自然地让出了一条通道。杜雨萌说道:"我们是检察院的,关亚南已经涉嫌经济犯罪,我们将依法对他的住宅进行搜查。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苗新月什么也没有说,就把他们让进了屋里。在出示了搜查证后,整个搜查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除了一开始就发现的摆在一个房间里的十二箱中华牌香烟和一些茅台、五粮液酒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就在搜查快要结束的时候,张默然在一个堆放着一些陈旧的不被人注意的破旧图书的书柜的底层发现了问题,那是六本完好的房子产权证。张默然把那些产权证拿到了客厅里,所有人都跟着走到了客厅里。他们分别把那些产权证一一打开,那上面分别都是不同人的名字,那些房子分别在全市不同的新建小区内。杜雨萌把这些东西拿到一直坐在那里的苗新月跟前,问道:"这些产权证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苗新月没有回答。杜雨萌又一次问道:"我们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这些房子总不会都是你们买的吧?是别人买的,而把产权证放在了你们这里?好像也不太能说得通吧?"苗新月终于开口说道:"你们还是去问他吧,我说不清楚。我也不知道这些事情。"杜雨萌马上问道:"你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呢?还是说不清楚?"苗新月沉默了片刻,说道:"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些事情。""那你应该知道,你们是否动用过你们的积蓄,买过这么多房子?"杜雨萌问道。"有什么事情,他很少与我商量。""那好,我们先不谈这件事。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否认识一个叫靳希望的人?"苗新月还是迟疑了一下,才说道:"靳希望是谁?""你不认识?""记不起来。""那好,开发银海市那个很着名的金色阳光花园的开发商你知道吧?就是他叫靳希望。他来过你家,而且不止一次地来过你家,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你肯定是在家里。你想想,是否认识他?"杜雨萌平静地说道。"来家里的人,每周都有。每次有客人来,我都是尽到地主之宜就了事,至于他们都谈些什么,我很少过问,我也不感兴趣。你们提到的靳希望,我一时很难能对上号。"苗新月说道。"那好吧,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你如果想起来什么,可以随时与我们联系。关亚南不仅已经涉嫌故意杀人,他还涉嫌经济犯罪。作为女人,我真心地希望你没有卷进来。真的,我真心地希望是这样。"说到这里,杜雨萌又对张默然说道,"这样吧,张默然,你给苗女士留下一个联系电话,苗女士如果有什么事可以与我们联系。""可以。"张默然答道。杜雨萌对张默然说道:"我们把这几个产权证带走,让苗女士签个字。"她又对苗新月说道,"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们会把产权证如数归还给你们。"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杜雨萌他们坐的是一辆挂着银海市牌照的面包车。这是最近才在这个城市的一家出租车公司租用的。开车的任务就交给了金卫东。杜雨萌他们回到了面包车上,他们坐好之后,金卫东并没有马上发动汽车。穆大勇说道:"看来这个女人的心理是矛盾的。她今天的表现,俨然不是当初她发现关亚南在外面包养女人时那般态度了,她对关亚南还是极尽保护之能事。"张默然说道:"穆处长,你又来了,还极尽保护之能事,听不懂。你才几天不咬文嚼字?直说,什么叫极尽保护之能事?"金卫东说道:"我都能听明白,你都听不明白呀?还读了那么多书呢?还不如我呢。""金卫东,你总是和我过不去,你等着,我非找个机会整治你一下不可。"张默然说道。"告诉我,让我上哪去等着?"金卫东毫不示弱。"你你"说着,张默然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挪动了一下身子,朝着金卫东打了过去。金卫东象征性地躲了一下,又马上说道:"你看你真不会办事,就是想让我等着你,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吧?这让我多不好意思。"张默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哭笑不得地说道:"杜检,你管不管他?"杜雨萌笑了,她不无玩笑似的说道:"谁能管得了你们这种事?正经事我都忙不过来呢。我还能管得了你们谁等谁?"车上的所有人都笑了。"杜检,你真是的"张默然无可奈何地说道。金卫东像还没有算完,他又接着说道:"杜检,你误会了。你们是不是忘了,张默然她一直是在等着关局长呢?"大家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穆大勇与水海洋已经是笑得前仰后合了。杜雨萌也笑得掉下泪来。恢复平静以后,金卫东发动了面包车。杜雨萌说道:"金卫东,你先把我们送回去。然后,你马上与张默然去核实这些产权证的事。这些产权证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们需要查的是这些产权证的名字与关亚南都分别是什么关系,这些房子目前都是什么人在里面住着,直接和他们接触,用不着回避。而且可以告诉他们关亚南已经出了问题。这样更有利于他们把他们知道的问题说清楚。至于关亚南的这些房子是怎么来的,先不用去了解,完全可能会随着案情的逐渐发展而逐步暴露出来,明白吗?""明白。"金卫东一边开车一边答道。水海洋接着说道:"杜检,你是真会做工作,这样免得张默然不好意思告诉金卫东去哪里等着她了。"车上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就在这天晚上,水海洋就接到了何志强的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后,水海洋马上走进了杜雨萌的房间。他对杜雨萌说道:"杜检,我刚才接到了何志强的电话,他说,他又有了麻烦,公安局党组通知他,从明天开始,还将对他进行审查。""为什么?""还是上次那件事。上面说沈阳一家银行最近发生了一起保安人员持枪涉嫌故意射杀了一个储户的案件,所以要对涉枪的案子,严格查处。"水海洋说道。"这都是哪跟哪呀?"杜雨萌气愤地说道。就在水海洋离开之后,杜雨萌也走了出去。她走到大街上的一处电话亭前,拨通了吕东的手机。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章 女检察长 刘学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