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第十九章 市长离任之前 刘学文

2019-10-03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36)

16闵家山死亡之谜,绝非是张东从事公安工作以来遇到的最复杂的案件。这些天来,他却被这错综复杂的头绪弄得晕头转向。他一时不知道应该从哪里下手,也搞不明白应该沿着什么方向走。张东坐在办公桌前,静静地思考着。他面前摆着一张白纸,上边画了一个手机,在不远处画了一个卡通女人,又在她的下方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他右手拿着一支笔,拄在下颌处,冥思苦想。究竟应该从哪里下手呢?是寻找赵超普的手机下落?还是去寻找闵家山与那些女人之间的联系?哪一条线索才是最终突破的渠道呢?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是丁少聪打来的。丁少聪告诉张东,有人想急于见他。张东回答让他在一楼接待室等他。放下电话后,他起身向门口走去。他突然又停下,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便又坐回到办公桌前,拨起了电话,电话是打给丁少聪的,"你把他领到我办公室来,我在这里见他。"几分钟后,丁少聪走了进来,跟着他后边的是吕一鸣。张东知道吕一鸣迟早是会来找他的。因为吕一鸣知道陈勇的被捕,这早就让他心惊肉跳。尽管并没有证据证明吕一鸣卷入了陈勇的涉毒案件,可是仅仅凭借他为陈勇提供的那些杜冷丁,足可以给他一个适当的说法。眼下,吕一鸣已经无法再考虑他是不是能够接替闵家山的职位问题,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迅速从与陈勇的纠葛中摆脱出来。而张东从来就没有给过吕一鸣明确的答案,从而让他放下心来。吕一鸣俨然已经没有了昔日那般得意。他依然彬彬有礼地打着招呼。张东与他几乎是同时坐到了两个单人沙发上。丁少聪正要向外走去时,被张东叫住,"你也在这坐一会儿,一起听听。"张东直来直去,"来找我有什么事?有什么新情况?""没没没,也没有什么新情况。这些天,我又想起来一件事。那天,我确实是看到赵超普回酒店找过手机。他回到酒店时,我还没离开那里,他问过我看没看到他的手机丢到了哪里?我当时说没看到。闵家山出事之后,他曾经让我证明那天他回酒店找手机的事。我当时说了谎,我说不记得他曾经回酒店找过手机的事。"吕一鸣说说停停,停停说说,总算是把话说完了。"这么说你确实可以证明赵超普的手机丢了?"张东问道。"不不不,我不能证明他的手机是不是真的丢了。""但至少你可以证明他曾经回酒店找过手机?""是这个意思。""闵家山出事之后,这个手机成了很关键的一个环节,而你明明知道你是否出面证明赵超普回酒店找过手机一事事关重大,你却背着良心说不记得了。像你这种人还治病救人,我看首先需要先治治自己的病,先治治自己的心病。"张东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前,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又坐了回去,"那天,你与赵超普在一起吃饭时,发现他用过那个手机吗?""他之前用那个手机给我打过电话,这是肯定的。闵家山生日那天,我看到过他用的不是他原来使用的手机,而是一个很旧的手机。那里面装着的是不是几天前用来给我打电话的那个手机卡,我就不清楚了。"张东轻轻地点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难道赵超普竟然会有那么深的城府?会在那天把那个手机卡换掉,而特意做戏给别人看?如果是那样,如果赵超普真的那样做,他又会是什么动机呢?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要致闵家山于死地,而又让自己摆脱嫌疑。张东轻轻地晃动着脑袋,不愿意再想下去。"闵家山生前都有什么业余爱好?"张东问道。"爱好钓鱼。水平还很高。""哦?"这马上引起了张东的注意,"他竟然有这种爱好?这么说他有很多渔友?""那我就不知道了。有时闲聊时,也会听到他说起一些钓鱼时的体会,我也不大感兴趣,也就不太关注那些事。"张东下意识地点着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了。没有了。我就是想把这件事早一点告诉你们,也许会对你们侦破闵家山的案子有点儿帮助。""我想你是可以帮上我们忙的。那需要看你配合不配合了。你的问题还没有结束,我希望你能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这对你是有好处的。"张东两眼注视着电脑前的显示屏,"你过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吕一鸣站到张东身边,丁少聪也站在旁边。电脑显示屏上正在显示着夏丹提供给张东的录像。张东抬头看了看吕一鸣,"看一看这里面的女人,有没有你认识的?"吕一鸣显然是紧张的,他一下子认出了画面上的那个男人正是闵家山,他开始关注起那上面的一个个女人来,几分钟后,他终于认出了其中的一个女人,"是她?他们之间竟然会是这种关系?"张东马上将画面锁住,他把头转向了吕一鸣,"你认识这个人?""也谈不上认识,就是见过面。""你们在哪里见过面?"吕一鸣当即回忆起了那天应闵家山之邀,出席他的生日宴会时的情景。吕一鸣所回忆的情景,正是赵超普那天穿梭于那家酒店两个包间之间那件事。张东明白,根据赵超普本人所描述,他的手机也正是在那天的那个场合丢失的。吕一鸣向张东讲述了那天他所经历的情景。那天,他和赵超普一起去了那家酒店,他与赵超普到那里之后,闵家山已经在那里等着客人的到来。接下来便来了不少人,一张大大的圆桌前,最终足足坐了十六个人。而吕一鸣在录像上认出的那个女人,当时也在场。在吕一鸣的印象里她只有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她是姗姗来迟的,她坐在离闵家山不远处。闵家山向人们介绍她的身份时,说她是大东会计师事务所的会计。吕一鸣已经记不清她叫什么名字。可他还隐约记得那天好像有人叫她上官什么。张东对眼前的发现显然十分感兴趣,他马上让吕一鸣仔细地回忆当时的情景,仔细些,再仔细些。可是吕一鸣明确表示,他已经尽力了,当时在场的不少人,他都叫不出名字。当时也只是萍水相逢,交谈起来有些拘谨,因为闵家山请客是为了庆祝他的生日,而国华医院前去赴宴的也只有他和赵超普。张东送走吕一鸣之前,告诉他回去之后继续回忆当时的情景,并且让他通过回忆把当时每一个人坐的位置画出示意图,能够叫出名字的,都标注上名字,不知道姓名的,描述出他们的形象或者是身份。张东并不知道吕一鸣此次主动来找他是被逼上梁山的。可是张东却从这次与吕一鸣的接触中发现了新大陆。这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丁少聪把吕一鸣送到办公室门外,又重新回到张东办公室。"去,马上给我查清楚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马上就办。不要声张。"张东命令似的说道。"明白。"丁少聪刚要转身离去,又被张东叫住,"你怎么去查?""放心,我不会暴露身份的。"第二天下午,吕一鸣打来电话,说是示意图已经画好,并表示可以马上亲自送到公安局来,被张东拒绝。放下电话后,张东马上打电话告诉丁少聪让他前往国华医院,把示意图拿到手后,直接去东山酒店大厅等他。张东到达酒店时,丁少聪已经到了那里。丁少聪并不知道张东让他到酒店来是何意思。他跟着张东直接去了二楼一个名叫东方夏威夷的包间。包间内空无一人,也没有人打扰他们。这是张东提前与酒店联系好的。他是想亲自到现场看一看,想从现场和吕一鸣提供的那张示意图上,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他从丁少聪的手里接过示意图,展开后放在餐桌上,不时地看着示意图,又不时地看着现场餐桌的不同方位。就在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进来,那个人正是赵超普。丁少聪看到赵超普后有些吃惊,他还没曾与赵超普见过面。张东却并没有感觉到意外,赵超普正是他约来这里的。张东介绍他们两个人认识后,赵超普便坐到张东跟前。张东把示意图递到了赵超普跟前,"你看一看那天你们聚会时,各自坐的位置是不是这样的?"赵超普这时才明白,张东约他来这里的目的。他仔细地打量着周边的环境,几分钟之后才点了点头,"应该差不了多少。有几个人我不是太熟悉,所以印象不深。"张东手指示意图,"你仔细想一想,靠近闵家山坐的这几个人的位置标注得对不对?""这几个女人坐的位置是对的。""你左右的这两个女人,你都认识吗?""左边的这个女人我认识,她是五洲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季佳舒。右边的这个女人好像是一个会计。但我记不清她叫什么名了。当时听闵家山介绍过,过后也没记住。""她是不是姓上官?是一个复姓。"张东问道。赵超普皱了一下眉头,"对了,是姓上官。""她和闵家山是什么关系?""不知道。那天来参加闵家山生日宴会的,除了几个工作上有来往的人之外,大都是他的朋友。她可能是属于后者吧。""你再也没有在什么场合见到过她?""好像没有。"赵超普一边摇头一边回答。"听说夏丹去收拾闵家山的东西时,你也在场?"赵超普突然眼前一亮,他迅速做出了反应,"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那些录像当中其中的一个女人,好像是她?""是谁?是那个姓上官的女人?""正是她。应该没错。"张东沉默了一会儿,"我们已经调查过,那天你最后使用这个手机,打出去电话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四十分,你现在仔细回忆一下,你打完那个电话之后,手机是带在身上?还是放在了什么地方?""不知道。我早就想过,确实不知道放在了什么地方。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根本就没带出这个房间。因为当闵家山的生日宴会结束时,我们的同学聚会也已经散了,我直接去了车里,车刚启动,我就发现手机不见了,便马上返了回来。""如果照你这样说,最有可能是你打完电话之后,将手机放在了餐桌上,不然你是解释不通的。"张东分析道。赵超普放慢了说话的速度,"如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最有可能发现我手机的人,应该是季佳舒或者是这个姓上官的女人。"张东一抬头,"你也是这样认为的?"赵超普轻轻地点了点头。"张局长,那个姓上官的女人好像不存在。"丁少聪插上了话。张东看了看丁少聪,便马上站了起来,"我们应该走了。"丁少聪与张东一起回到市公安局,丁少聪跟在张东后边走进他的办公室。他向张东详细地汇报了他去寻找那个姓上官的女人的过程。丁少聪是以一家民营公司员工的名义走进那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她走进位于五卅广场旁边的盛大写字楼时,被一个保安拦在了门口,当丁少聪说明来意之后,才被放了进去。他去了位于十二楼的办公室,最外边办公室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接待了他。丁少聪告诉她,他是来这里探讨聘请兼职会计师一事的。当中年女性正要把丁少聪领到她领导的办公室时,被丁少聪拒绝,"哦,先等一等,是一个朋友介绍我到这里来找上官会计师的。我想先与她谈一谈。能让我先见一下她吗?"对方有些莫名其妙,"上官会计师?我们这里没有姓上官的呀?"其实,丁少聪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他还是装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可能啊!怎么可能没有这个人呢?是一个她最好的朋友介绍我来的呀。""没有这个人。肯定没有。""会不会以前有,现在已经不在这里干了呢?""没有,肯定没有这么个人。"她像是怕丁少聪跑了似的,干脆站在丁少聪前面,像是要拦住他的退路,"你不就是要聘请兼职会计师吗?找不找到这个人都是无所谓的事情,由我们帮你操作不就完了吗?""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既然她不在这里,我还得先回公司向领导汇报一下,这事得由领导决定。我暂时定不了。"丁少聪巧妙地周旋之后,走出那座写字楼。张东听完丁少聪的汇报,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女人的身份是虚拟的?这个人总不应该是虚拟的吧?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张东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命令丁少聪。

秀山大厦火灾事故的调查工作很快取得了进展,事故的原因确实是由操作工人使用气焊违章操作引起的。相关责任人已经被拘留。曲直总算是有了喘息的机会。那天,曲直在市政府三楼会议室听完秀山大厦事故调查结果汇报之后,他直接把张东留了下来。张东明白曲直让他再一次走进他的办公室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因为这场意外大火,他一定会早就找他过问那件他曾经交办的事情。曲直坐在张东对面,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张东似乎是在表达着曲直此刻的想法,也在表达着自己的想法。曲直当然明白张东的意思,“大量的善后工作还需要相当多的时日去做啊,眼下还远远不能算是结束。”曲直起身走到办公桌前,将水杯端了过来,刚想坐下,又觉得不对,便站了起来,走到办公室的一角,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张东。他还没有坐稳,便说道:“这是一起完全可以避免的灾难。看起来是工人违章操作引起的,实际上施工方在使用这些农民工时,早就违章在先。上岗人员本来就是不具备上岗资格的。为什么要使用?临时拉了这些人,仅仅临时培训了两天就上岗,不出问题才怪呢!事情完全调查清楚之后,是一定要追究责任的,包括追究一部分人的刑事责任。”张东抬起头来看着曲直,刚要说什么,曲直又开口说道:“我找你来,不是想谈这件事。我是想问你,上次我交代过你的关于闵家山之死的调查,着手做了没有?”“哪能不着手做呢?市长交代的任务,还能不认真对待?”张东回答。曲直听起来觉得不是太对劲,但他还是没有太在意什么。他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发现什么线索没有?”“还没有。不过我们一直在认真地做工作。只要认真做下去,我想总会有新的发现。”“你这么有信心?”“当然。如果按照物证学的观点看,除非一个人不做什么,只要他有犯罪行为,总是会留下痕迹的。我们正在寻找蛛丝马迹。”张东停顿了一下,“曲市长认为这件事非常着急吗?”曲直果断地回答,“当然。非常着急。你怎样认为,那是你自己的事。我现在需要再一次强调,你一定要抓紧时间调查这件事,而且再一次强调需要你亲自挂帅。有什么事情随时向我汇报。”“好吧。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走了。事情有进展时,我会随时向你汇报。”他正准备往外走时,又补充了一句,“曲市长不仅是对工作兢兢业业,对朋友也非常重义气。好,请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弄个水落石出,给他的家属,也给您一个明确的交代。”张东便朝门口走去。曲直终于沉不住气了,马上叫住了他,“没有那么急,再坐几分钟。”张东觉得有几分莫名其妙,他还是重新坐到原来的位置上。“秀山大厦着火那天,国华医院的账号被封了,险些影响了医院的正常营业。如果真的关了门,那将会是怎样的结果?我不说,你也是明白的。我怀疑这家医院存在着很复杂的问题。我没有证据证明什么,可是我却希望你不要顾忌什么,从闵家山之死入手,遇到什么问题查什么问题。如果……”他特意停顿了一下,“如果还需要别的力量介入的话,那到时候再说。”张东郑重地看着曲直,他什么也没有说,却仿佛已经明白了曲直的意思。看起来自己误解了曲直,曲直一次又一次地交代,显然已经超出了朋友义气的范围。“我已经明白了。还有什么事吗?”曲直站了起来,张东也站了起来。曲直伸出手去,张东也急着伸出了手。两只手握在了一起。张东明显地感觉到曲直那只手特意紧紧地握着,仿佛是在向他暗示什么。张东坐进了车里,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刚才曲直说过的每一句话,他开始意识到,曲直或许已经开始怀疑闵家山之死并非是一般的意外事故,而其中可能另有隐情。车窗外掠过一道道美丽的街景,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仿佛是在留恋那一处处的美丽。车停在公安局办公大楼门口。张东并没有马上下车,依旧坐在后排座上。司机秦刚回过头去,看到张东呆呆的样子,便提醒着他,“张局长,已经到局里了。”张东一抬头,似乎从睡梦中醒来。他走下车直奔办公室而去。当他路经局行政办公室门口时,他推门进去对办公室主任雷峰说道:“你看看刑警队的丁少聪在哪里,马上通知他来我办公室。”十几分钟后,丁少聪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还没有站稳,张东就开口问道:“那个姓上官的女人找没找到?”“找到了。”“怎么不早告诉我?”“我看你这几天一直在忙秀山大厦火灾的事,所以没有打扰你。”“坐坐坐,说说看,是在哪里找到她的?”张东显然是着急的。张东坐下后,将这些天他寻找那个姓上官的女人的经历说了出来。原来,丁少聪首先是走进了市公安局的户籍处,在那里查到了全市姓上官的全部人员名单。全市姓上官这个姓的人并不多,但一共也有一百三十多个。在排除了男性公民之后,女性公民一共有五十六个。再将年龄段缩小到二十五岁到四十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人当中只有六个人。那天,丁少聪将这六个年轻女性的身份证照片复制了下来。回到办公室后,他又一次将曾经看到过的闵家山与那个姓上官的女性的床上录像重新放了一遍。尽管身份证上的照片与本人的实际形象差别较大,最终丁少聪还是锁定了那个疑似“上官”。不过她的户籍资料当中,并没有标注她的会计师职业,标注的却是教师。“这无关紧要。能找到她吗?”张东问道。“应该能找到。我去过河东财经大学,她早不在那里工作了。”“关键是看这个人是不是我们所要找的那个上官?”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多钟,张东在丁少聪的引领下,走进了风景海岸小区,那里风景秀丽,面朝大海。尽管已经夜色初降,点点灯光还不是那般璀璨,但却显得婀娜浪漫。他们远远地将车停在小区的一角,漫步在小区内,寻找着“上官”户籍上注册的居住地址。丁少聪终于锁定了一栋楼的大门。他走上前去,按响了三楼一号的门铃,很快里面便有了反馈,问话的是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他一下子来了情绪。他回头看了看张东,接着向年轻女性说明了来意,“我们是人口普查工作人员,想找你核实几个问题。”“不是已经核实过了吗?”“可能还存在一些问题,所以还需要再做一些工作。”丁少聪和张东终于走进“上官”的家门。丁少聪客气地先将张东介绍给了女主人,“这位是我们市局户籍处的张处长。”他又自我介绍道,“我是他的部下,叫丁少聪。”“你叫上官至薇?”丁少聪问道。对方称是。上官至薇先是一惊,接着就平静了下来,虽然是微不足道的情绪波动,还是没有逃出张东的眼睛。张东还是从中窥视出了她内心世界的一丝恐慌。上官至薇显然是很有城府。看上去,她足有一米七零的个头,从身份证上显示的出生年月日看,她的年龄是三十二岁。她身材丰满匀称,一双不算太大的眼睛不停地转动,说话的语速不紧不慢。她身着一身橘黄色的休闲服,落落大方地坐到客厅中央的双人沙发上,又指了指两侧的单人沙发,说了句,“坐吧。”张东和丁少聪坐了下来。“说吧,找我来不是为了人口普查的事吧?我知道你们迟早是会找到我的。”上官至薇十分坦率。“噢,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找你?”张东顺水推舟。“这还用我回答?人口普查都动用了你这么大的公安局长。你们也太高抬我了。”上官至薇的目光几乎有些蔑视。“你怎么知道我是公安局长?”“就不要再绕圈子了,你是公众人物,认识你的人多了。电视上早就见过你。刚才我不是说过吗?我早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来找我。还是直截了当一点儿吧。”上官至薇说道。张东已经明确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的厉害,他也只好单刀直入,“那好吧,我们就直来直去。你认识一个叫闵家山的人吧?”“当然认识。你们就是为了他的事来找我的,这我知道。但是我明确地告诉你们,他的死与我没有什么关系,他更不是我杀的。就这么简单。”上官至薇满不在乎,她一边说一边向沙发后背靠去,脸上现出一副异常轻松的表情,原本已经隆起的前胸,更加隆起,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尽情显现。看到这般情景,张东仿佛再一次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的厉害,他除了开始感觉到她的一丝惊恐之外,再也感觉不到她内心世界的紧张。他放慢了与对方交流的速度,也改变了说话的口吻,“看来,你并不否认你与闵家山认识,这很好,这让我感觉到你很坦诚。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又是什么关系?”“我有义务告诉你们这些吗?”“配合我们调查清楚我们需要调查的问题,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再说这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我看说说也无妨。”张东慢条斯理。“告诉你们,也没有什么。我们是朋友,已经好多年了。我是在对国华医院的一次审计中与他认识的。那是我们会计师事务所被请去为国华医院审计,就这样我们就认识了。”张东依然感觉到,上官至薇还是没有一点儿在意的样子,他无法判断出她的话是真是假,“好吧,我不想勉强你。”他特意巡视了一下四周,像是心不在焉,接着又转过头来,“闵家山生前的最后一次生日宴会,你参加了吧?”“参加了。”她果断地回答,“这与他的死有关系吗?”“你不要紧张,我没说这与他的死有关系。”“我没有紧张。我紧张什么?我是想说你是不是扯得太远了?”张东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纸,慢慢地展开,递到上官至薇面前,“你看一看,这上边标注的那天晚上你在宴席中坐的位置对不对?你左侧坐着的这个人是不是赵超普?”上官至薇接过去之后仔细打量,她一边看,一边点着头。看到上官至薇已经配合自己的工作,他便有意识地没有提及关于她与闵家山床上录像的事。他继续着刚才的话题,“你仔细地想一想那天晚上,赵超普在用餐时打没打过电话?”上官至薇终于慢慢地陷入了沉思。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张纸,像是会从中发现什么似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开始讲述那天晚上她所看到的情景。那天晚上,宴会开始不久,赵超普就不断地穿梭于两个宴会之间。另一个宴会的包间,距离闵家山生日宴会的包间只有两个门之隔。赵超普坐在上官至薇左侧,先后接听过两次电话,最后一次接听完电话后,就把手机放在了餐桌上。当有人提议应该将杯中酒一扫而尽,准备散席时,赵超普并不在场,他正好去了他同学那边。离席时,上官至薇发现赵超普的手机还放在桌子上,便将手机拿起来,走到衣架前,将手机放进了赵超普的外套口袋里。那是因为当他们开始入席时,房间内的温度太低,大家几乎都没有脱掉外套,赵超普的那件外套恰恰是一件很时兴的款式,纽扣是那种细细长长的造型,当时便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上官至薇往赵超普的口袋里装手机时,衣服架上只剩下两件外套,其中一件是女式的,那件外套正是坐在赵超普身边的开发商季佳舒的。“赵超普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张东问道。“就在季佳舒去拿自己的衣服时,赵超普回来了。有人招呼他把剩下的半杯酒喝了。正在这时,季佳舒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又顺便把赵超普的外套递给了他。”“有人看到过这个过程吗?”“不知道。大概不会吧,不会有人注意到这种小事,再说当时人们已经陆续撤离。”谈话的气氛有了转机,张东早就想好,不再想马上打破这种局面,想给她留下点儿余地。关于录像的事,还是暂时不提为好。因为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还感觉不到她除了与闵家山可能是情人关系外,一时还无法发现她有伤害他的动机。走出上官至薇家门时,张东回过头来明确告诉她,一定还会来打扰她。坐进车里,上官至薇的形象与神态,在张东的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她与裴小琳比起来,同样是坦率的。可是她却比裴小琳多出了太多的成熟与心机。她与闵家山究竟是一种单纯的情人关系?还是另有其他?他轻轻地不由自主地晃动着脑袋。那种什么都不图的情人关系如今还存在吗?他把头转到丁少聪一侧,“你说如果闵家山之死,确实不是一般的意外事故的话,那么什么样的人最有可能加害于他呢?我指的是从一般规律考虑。”丁少聪犹豫片刻,“闵家山已经是五十四五岁的老男人了。我总感觉到情杀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有哪个女人会争他的风吃他的醋呢?”“这么说,你以为男女之间只有争风吃醋才会杀人?”张东反问。“那就必须有利益链条,他是其中的一环。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要杀人灭口。可是闵家山毕竟不是一个黑道上的人,现在还看不出这种可能。”张东轻轻地摇着头,没有再说什么。张东的手机响了,这么晚了,会是谁打来的呢?他犹豫片刻,还是接通了电话,对方自报家门是赵超普。张东颇感意外。赵超普告诉他,他想找时间与他见见面。张东当然明白,赵超普找他的用意,一定是有什么话要说。他当即答应可以马上见面。赵超普反倒有些犹豫,他既想马上见到他,又因为太忙的缘故难能一下子脱身。虽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医院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他连夜处理。张东最终决定立刻奔国华医院而去。在赵超普的办公室里,赵超普回忆起了那天他在与家人吃饭时,突然感悟到的那一幕。那天晚上,他正在接过他女儿赵琳递给他的衣服外套时,突然下意识地想到那天出席闵家山生日宴会临离开那里时,是季佳舒将他的衣服外套递给了他,他还说了声谢谢。他终于隐约想起来是上官女士告诉他,她把他的手机装进了他的衣服外套的口袋里。“这么说,这个手机应该是在你的衣服外套里?它是什么时候离开你衣服口袋的?”张东发问道。“肯定地说,在那之后,我就没有使用过这个手机,当我想到要打电话时,我就已经坐在车上了。那时,我掏遍了衣服的所有口袋都没有手机的踪影。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才返回酒店的。”听到这里,张东什么也没有说,他的思维又一次不停地转动着,看来赵超普与上官至薇提供的情况是一致的。可是这依然不能证明打给闵家山的那个电话肯定与赵超普没有关系。为了仕途上的利益,吕一鸣竟然能够动用他与陈勇那极为特殊而又危险的关系,甘冒那样大的风险。说明在他们的眼里,院长的位置是多么重要?赵超普难道会例外吗?如果从这个角度讲,眼下,赵超普已经是闵家山之后的最大受益者,此刻他会不会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呢?这种可能性虽然不大,但赵超普的这番话却依然无法把他洗刷干净。张东这样想着。离开国华医院之后,张东和丁少聪直接回到了局里。张东本来是可以直接回家的,可是因为他走出国华医院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最终还是决定回局里之后再说。在很短的时间内见到了上官至薇这个女人,总还是让张东高兴的。他还是有几分兴奋,他大步流星地走进办公室。刚一进办公室,就有人跟了进来,他知道那一定是网络处警察于文昌,他回头一看,果然是他。他给张东带来了一个让他高兴的消息。他与丁少聪的年龄差不了哪去。胖胖的形象,让那一米七几的个子显不出应有的高度。可是他对他所从事的专业却颇为在行。“张局长,赵超普丢的那个电话号码出现了。”于文昌平静地说道。张东先是一愣,“什么?真的出现了?”“只是打过了两个电话,很快又关机了。”“查过没有,两个电话都是打给谁的?”张东急切地问道。“一个是打给闵家山的,一个是打给一个农村来的打工女的。”“打给闵家山的?什么意思?”“还是打给闵家山生前用过的手机。那个手机号并没有取消啊。”“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于文昌慢慢地讲述了自从他白天锁定这个号码,到最后迅速出击的过程和发现。于文昌锁定这个号码的位置之后,仅仅几分钟信号就消失了。于文昌还是发现了最初的那个电话是打给闵家山的,两个手机之间并没有接通。当他赶到护国路的一处住宅工地时,根本就寻找不到打电话的人的任何一点儿蛛丝马迹。他在最短的时间内,便去了位于远山小区的一处住宅,他试探着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那个曾经接听过赵超普手机电话的手机号码。那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于文昌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电话中传来的说话声。为了不让对方发觉什么,于文昌马上与街道取得了联系,又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他在街道工作人员的配合下,与那个年轻女人见了面。他们见面的地方,正是居民委办公室。走近于文昌的那个女性,看上去,便不像是见过太多世面的女人。“我是公安局的。”于文昌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年轻女性紧张起来,于文昌说明了来意之后,她才渐渐地平静下来。原来,那个电话是他在一处住宅工地上打工的老公打给他的,他叫李林。他是为了提醒她孩子需要去街道注射疫苗而给她打的电话。前一天晚上,他回家时,在楼道门口看到了贴在门上的通知,因为忘记告诉她,所以才在工地上想到打电话提醒她一下。在此之前,她已经发现李林的电话忘在了家里。至于他是用了谁的电话,她并不知道。这个年轻女人并没有说谎。四十分钟后,于文昌就在护国路的一处工地上找到了李林。李林是来自安徽的农民工,在这个建筑工地上做临时工才半年多时间。他家住的房子是租下来的。原来,那个电话是他在建筑工地的一处建筑垃圾上捡来的。上午休息,他出去方便回来路过那个垃圾堆时,发现一辆轿车正从那里路过,轿车行走的很是缓慢,轿车开走之后,他发现垃圾堆上比他刚才路过这里时,多出一个塑料袋,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知道这里是没有人扔生活垃圾的。他看到塑料袋里露出一个深蓝色的手机模样的东西,出于好奇,他便走了过去。他没有想到那里边竟然装着一个手机。他捡了起来,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发现那个手机还有电。他便想试探着拨一下,打给闵家山的电话,正是他错按了重复键才打出去的。他发现电话可以使用之后,便又用那个手机给他的爱人打了一个电话。那一刻于文昌完全相信李林所说的话是真实的。他让李林领着他去了那处垃圾堆,却再也没有发现什么。他试图让李林回忆仍掉那个塑料袋的人开的是一台什么牌子的轿车。“他回忆起来没有?”张东听到了兴头上,着急起来。“他说那辆轿车不止一次来过工地,以前他曾经看到过。可是他记不住车号,只知道那是一辆宝马车。”于文昌依然平静地述说着。“这么说,这辆轿车完全有可能还会在那里出现?”张东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于文昌。于文昌肯定地点了点头。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九章 市长离任之前 刘学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