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第十二章 市长离任之前 刘学文

2019-10-03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78)

12那天,当张东突然出现在陈勇和吕一鸣面前时,陈勇紧张极了。那一刻,他一下子意识到他和吕一鸣各自的如意打算已经宣告终结。陈勇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些年来,他在刑警队经营起来的基础,仅仅瞬间就不复存在了。说起来,那是他自作自受的缘故。其实,他自己到那一刻还不知道张东早就盯上了他。张东只是相当长时间以来,一直在寻找证据而已,是因为他自己的过于得意,才让他走进了自己为自己铸造的囚笼。那天,那个被盗的临时房主在报案后不久,就露出了马脚。其实他就是一个吸毒者。他出事之后,一直就没有交代出自己吸食毒品的来源,他以为关于杜冷丁的那点儿小事,是不足以招来太大麻烦的,再说任你警方有多大的能耐,也不容易找到自己供出的那个警察。就在陈勇被带回公安局后的第二天,陈勇就与那个"失主"见了面。那个失主在陈勇看不到他的情况下,终于指认了陈勇不仅是卖给他杜冷丁的那个警察,他最终还招认了也是陈勇曾经卖给过他海洛因。但他承认,他开始吸毒并不是缘于陈勇。他是偶然地在一个娱乐场所与陈勇认识并被他瞄上,还认出他是一个吸毒者的。张东心中的一块痼疾,总算是清除了。他是通过发现杜冷丁,从而发现了吕一鸣。又通过吕一鸣,从而证明了陈勇的犯罪事实。此刻,张东的心里是高兴的。他已经对吕一鸣所涉及的问题不再感兴趣。他更不愿意卷进曲直或者是闵家山可能罗织的网络之中。他实在不想纠缠到里面去,不想被那些是是非非绊住手脚。此前,他之所以与曲直打个招呼,他害怕会涉及到那个领域。不是他怕什么,他害怕在闵家山刚刚离去的时候,他会不自觉地把那湾水搅浑,而再也没有澄清的机会──那是因为他担心国华医院是曲直的一块领地,会有他的背景。他虽然与国华医院隔行又隔山,却没有谁知道他与卫生局局长李亚文曾经是省党校同学,他们同窗半年时间,因此早就结下了人脉关系。包括他们在内的三十几个同学,每年年底总少不了聚会一次。张东与李亚文的关系,还完全超出了与其他同学的关系。就在闵家山出事的第二天,李亚文就曾给张东打过电话,询问是否有闵家山出事后的侦破线索。他们谈到了闵家山身后的国华医院将会面临的难题,李亚文甚至开诚布公地告诉张东,"国华医院是一个乱摊子,怕是难以收拾。"李亚文的话,恰恰加深了张东对国华医院的关注,也加大了张东在着手解决陈勇问题时,会涉及到闵家山未来接班人时的谨慎程度。于是他便走进了曲直的办公室。张东比谁都明白,他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为了闵家山之死那个无头案,或许那原本真的是一次意外而已。他是为了清除掉陈勇这个公安队伍里的败类,而不至于给自己增加什么麻烦,才那样做的。说到底,张东就是不想让曲直感觉到他会触及到曲直在国华医院的利益。他不能当着曲直的面明说而已。如今,就连张东本人都没有想到问题竟然会如此顺利地得以解决。此刻,他需要的是再次走进曲直办公室做一次汇报,也算是善始善终。他特意打电话给刘大为,准备与曲直约一下见面的时间。那天下午,他们在参加完河东市建市两千年狂欢节组委会筹备会议后,留了下来。他们就坐在刚刚坐过的会议室里,直截了当地继续着前一次的话题。张东简明扼要地将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向曲直做了汇报。曲直不动声色地听着,听得津津有味,但并没有感到震惊,像是早就知晓了事情的始末。"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曲直问道。张东似乎有些吃惊,"什么接下来?没有接下来了。触犯刑法的,待侦察完结之后,移交检察院。别的就没有我的事了。"曲直当然明白张东所说的触犯刑法的那个人是指陈勇,他抬头看了看张东,却什么也没有说。张东显然看出曲直像是有什么心思,"曲市长,你有什么想法想告诉我?"曲直环顾了一下四周,向张东跟前移动了一下身子,神情异常平静,"我并不希望你到此收兵,明白我的意思吗?""不明白。"张东干脆地回答,"不收兵,你想让我干什么?剩下的,就不关我的事了。那个吕一鸣,好像可以不抓。"曲直沉默了半天,"对闵家山之死这件事,你难道真的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张东似乎才明白过来,"他爱人都不想再追究什么,又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他杀,我们何必呢?""凭你多年的公安工作经验,你也以为这里面真的没有什么问题?"曲直的两眼紧紧盯着张东。"此前刑警队立案调查闵家山之死,完全是陈勇考虑了他与吕一鸣之间的关系,那是假公济私。""我不是让你也假公济私,我是问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如果曲市长确实需要我着手调查这个案子的话,我可以从头开始。"张东直截了当。"不是我曲市长需要你这样做。我是在问你,你不觉得或许真的像那个叫裴小林的女孩儿说的那样,这里面有问题吗?"他停顿了一下,"当然那个女孩儿也只是怀疑,提不出一点儿证据来。可是证据是需要寻找的。我总觉得不管闵家山之死是因为什么原因,总应该有一个明确的交代才对,因为他身后留下的乱摊子实在是太大了。""如果那堆乱摊子中确实存在问题的话,应该是检察院介入才对……"曲直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想说那不是你们公安局的事,我现在希望你能够从调查刑事案件入手,这总是可以的吧?""曲市长,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因为闵家山是你的朋友。你要对你的朋友之死,有一个明确的交代?"曲直不知道张东是真的听不明白他的话,还是故作不知,他犹豫了片刻,"可以。在问题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你可以这样理解。"曲直当然知道谣言止于公开,而自己竟然将这种本来没有公开的秘密进一步公开化,当然不会有人理解自己是想澄清什么?还是想让事情更加荒诞?张东仿佛觉得与曲直之间的距离顷刻之间拉近了许多,他已经和曲直一起站了起来,朝会议室之外走去。他一边走一边说道:"听说曲市长读高中时,经济上得到过闵家山不少帮助?看得出来,你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曲直一边走一边侧过脸看了看张东,"你了解的还不够全面。我岂止是得到过闵家山经济上的帮助,他还给过我精神上的莫大慰藉,如果不是他,我当时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呢?"曲直看得出张东听不懂他的这番话,便又补充道:"当年我染上了乙肝,正处在传染期,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留在学校里过集体生活,如果不是他把我接到了他的家里,我可能还是会退学回家。"张东终于明白了,这是他从来就不曾听说过的曲直与闵家山之间的另一个秘密。这一刻,他仿佛悟出了一点儿道理,曲直为什么会对他的这位老同学这般情有独钟。原来这里面确实有着太深的历史渊源。想到这里,曲直的形象在张东的脑海里,突然血肉丰满起来。如今这般怀念旧情的人已经不多。况且怀念的是友情。他坐进车里,脑子里还不时地浮现出刚才曲直说话时的情景。他仿佛已经暗暗地下定了决心,下气力把闵家山之死的谜底揭开,不管最终会是怎样一种结局,也要给曲直这位重情重义之人一个真实的交代。

7曲直走出闵家山的住宅时,以为他在闵家山家里听到和看到的一切纯属他的家务事。他原本只是想不论是去参加闵家山的遗体告别仪式,还是去闵家山家里对夏丹表示慰问,都是出于他与闵家山的朋友关系,与他的市长身份毫无关联。可是事情却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就在赵超普被警察带走的第二天,李亚文就匆匆忙忙地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他提前约好与曲直见面。他是特意来找市长探讨由谁出任国华医院代理院长问题的。本来决定一个医院的代理院长,是不需要曲直这位市长参与意见的。可是事情有些特殊,李亚文不明说反倒拐弯抹角起来,这却让曲直感觉了个明明白白。一是因为原来的院长闵家山是曲直的同学,而且私交甚好,闵家山出了这样的事,还没有彻底平息,眼下还正处在沸沸扬扬之时,怕节外生枝;二是这家医院的乱摊子,在闵家山离去之后,还确实需要一个挑得起重担的人前去担纲。这后者是最为重要的。李亚文与曲直见面后,曲直便知道了赵超普被拘留的消息。尽管曲直不大相信赵超普作为一个博士研究生,又是一个颇有发展前途的人,会与这件意外事件有什么牵连。可他对这家医院的情况,除了熟悉他的那个老同学闵家山之外,对任何人和任何事情都并不十分了解。李亚文先是向曲直汇报了闵家山出事之后,这段时间内国华医院的情况。曲直越听越觉得问题有些严重。他所担心的并不是眼下院长的人选问题,他担心的是闵家山遗留下来的可能会是一个更加难解的课题。国华医院的改造与扩建工程,之所以在两三年前被列为市政府为市民办的二十件大事之一,那是因为当时的市人大会议上,六十几个人大代表的提案获得通过的结果。那个人大代表提案,是缘于几年来围绕着国华医院的医疗条件和医疗能力的不足问题而展开的。国华医院所在的行政区域是一个老城区,原来只有这一家医院。而随着这些年来城区无限制地扩张,这家医院所担负的医疗服务范围,已经是过去的三倍。而在这个区域内真正算得上有点儿规模的医院只有国华医院一家。没有人愿意来这个区域投资建医院,就算是民营资金也不愿意介入其中。原因是在这个老城区的中心地段,因为老城市的格局,停车早就成了天大难题。而在这里建医院,不论将医院设置在什么位置,都无法解决停车问题。而到周边新扩展的小区附近的任何一条街道去兴建医院,都将无法覆盖国华医院所在地区的服务对象。这几年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这里的百姓们,也困扰着市政府的决策者。还是一个偶然事件,让人大代表们在人大会议上就百姓看病难的问题,向曲直提出了质询案。也就是在那次人大会议上,代表们的一项提案得到了通过。那个偶然事件已经过去几年,如今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依然历历在目。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傍晚,正值下班的车流高峰期。市急救站接到了一位孕妇丈夫的电话,说是他的爱人还不到临产期,却出现了早产症状。当时他是匆匆忙忙从单位赶回家的。本来就耽搁了不少时间,再加上他家住在六楼,他一个人根本就无法把妻子弄下楼去。况且,他明明知道她的肚子里装着四个不足月的孩子。这才直接给急救站打了电话,而不是首先寻找出租车。打过电话之后,他在家里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救护车的到来,当他再一次把电话打过去时,急救站说车早就走了。肯定是因为路上冰雪太多的原因才没有赶到。孕妇的丈夫只有着急的份,眼看着自己的妻子疼得死去活来,他急得几乎都要哭了。这夫妻俩都已经三十四五岁,这才传来了将要为人父母的喜讯,他们怎么能不珍惜呢?这在别人家里,像他们这么大的夫妻,不少都有资格去开家长会了。正在着急的份上,他想到了110,他把情况说明白之后,不到十分钟,110指挥中心就调来了离他家最近的一辆巡逻警车,而且还上来了两个警察和他一起将孕妇抬到了车上。眼看着事情出现了转机,却还是没能如愿。警车干脆鸣起了警笛,110还联系上了交通电台。交通电台马上动员路上的车辆给警车让路,知道情况的司机几乎都积极响应避让,老早地避开了警车。警车总算是开得比原先快了许多。可是路上的结冰和还正在下着的雪,让警车还是如同爬行那般缓慢,总算是到了国华医院——这家离孕妇家最近的医院。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因为如果要去离这里最近的另外一家综合性医院,直线距离也有八公里。而直线距离只是理论上的事,就在通往这家医院的一条主要马路上,一条自来水管线因为天冷已经爆裂十几个小时,还正在抢修。如果去妇产医院那就更远了,妇产医院拆迁后搬到了北郊一个新区。警察与孕妇家属商量之后,做出了不得已的选择。可是到了国华医院之后,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国华医院竟然没有妇产科。这家医院的妇产科早就在两年前撤销了。原因是医院房间太紧张,而他们的医疗能力又不如专业妇产科医院,因而来就诊的孕妇越来越少。妇产科的医护人员的收入,也比其他科室人员的收入少得多,造成了人员的大量流失。孕妇到了医院之后,难坏了医院的医务人员。闵家山当时正在医院里,他马上赶到了一楼儿科诊室,一边指挥儿科在场的医生设法处置,一边联系外院的妇产科医生前来帮忙。当有人去儿科寻找医生时,所有的医生都已经离开了医院。最后只好将还没有离开医院的外科一名四十多岁的女医生请到了现场。请求前来帮忙的外院医生还没有出发,闵家山亲自打通了那个医生的电话,他让本院女医生一边与她通电话,一边设法为孕妇接生。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孕妇既出现了早产症状,又是难产。而孕妇的家属却告诉医生,孕妇平时就患有血小板减少症。这就加剧了剖腹产的难度,这是一个从来就没有涉猎过这个领域的女医生,又遇到了这样的难题。产妇情况的变化,不断地通过电话向外传递。很快在场的医生就发现已经听不到胎心音。当前来救援的妇产科医生赶到国华医院时,产妇已经离开了人世。他们给出了造成孕妇死亡的结论:前置胎出血,胎盘早剥,加上救治不及时。事情过后,产妇家属与国华医院打起了官司,他认为是国华医院方面的原因造成了产妇与孩子全部死亡的结果,而医院却又觉得自己是冤枉的。当地报纸将事情披露了出来,那篇报道是把这件事当作问题报道披露出来的。报道并没有关注医疗官司的是是非非,而是关注了导致问题产生的医疗资源的设置是否合理的问题。这件事发生后不久,就有了人大代表质询案,人大代表的一项提案也很快得以通过。事实上,曲直从来就没有忘记国华医院改扩建这件事,按照眼下的进程来看,他甚至担心他很可能还会因此再一次面临人大代表们的质询。李亚文给他带来的赵超普被拘留的消息,无疑又给他增加了新的思想负担,他所关心的并不是闵家山之后,谁来接替他的问题,而是担心因为人事方面的变动,会更加影响医院改扩建工程的进展。曲直明白,不管谁来接替新院长一职,在医院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况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李亚文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他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来拜见曲直市长的。"曲市长,国华医院几乎出现了权力真空,需要马上着手解决呀。这对我们卫生局来说,几乎也成了烫手的山芋。"曲直并不完全理解李亚文的意思,"怎么会出现权力真空呢?""赵超普被带走以后,就非常麻烦了。这么大的一家医院总不能群龙无首啊。"曲直似乎更不理解,"不是还有副院长吗?先把工作管起来。怎么会形成权力真空呢?""国华医院除了闵家山一位院长之外,还有三位副院长,一个是赵超普,一个是吕一鸣,还有一个是俞志强,而俞志强一直分管行政管理和工会工作,从来就没有分管过医疗。眼下如果让俞志强接手医院的工作,是极不现实的,因为医院大量的日常工作都是医务方面的事务,所以即便是临时让他接手,也不合适。""吕一鸣呢?"曲直问道。"他……""他怎么了?""他的名字一直是排在赵超普的后边,却也是闵家山生前最希望接替他院长位置的人选……""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由他接手医院工作,不是很正常吗?"曲直似乎不假思索。李亚文沉默了。曲直仿佛感悟到了什么,"你们卫生局是怎么考虑的?医院的正常运转总不能受到影响吧!你们主管部门总得拿出个主意来。""从外边临时调干部是不合适的。没有人能够把国华医院这堆乱摊子收拾利落。吕一鸣确实是闵院长生前最看好的院长人选,他的业务水平还行,但在群众中的威信不高。他的主要特点是唯命是从,对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领导从来就不会说一个不字。国华医院的乱摊子,不是他这样一个人所能够掌控的。"曲直看出了李亚文对国华医院的情况是了解的。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刘大为走进来提醒曲直,"曲市长,去地铁工地视察的时间已经到了。""知道了。"刘大为走了出去。曲直并没有动身,又把目光重新移向李亚文,"你来找我的意思,不会是想让我拿主意吧?"李亚文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一副难言状。曲直看到了对方的表情,"你直截了当地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李亚文显然知道如果再不说,已经没有机会了,他还是有些小心翼翼,"我想,关于赵超普的问题,曲市长是不是能够过问一下?"曲直有些吃惊,"你说什么?赵超普不是被拘留了吗?"李亚文一边点头一边称"是"。"你是想让我干预司法?"曲直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准备向外走去。李亚文有些紧张,"不,也不完全是那个意思。凭我的感觉,我怀疑赵超普被拘留,很可能有问题。""什么?有问题?怎么都是些凭感觉呀?有证据吗?"曲直又坐到椅子上。"是凭感觉。"李亚文十分果断。"凭感觉?"曲直更加吃惊。"你无法找到赵超普加害闵家山的动机。除非他们之间还有不为我们所知的恩恩怨怨。""你怎么知道就没有恩恩怨怨?"曲直问道。"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应该另当别论。眼下,我觉得赵超普出山是最有利于国华医院发展的。所以……"曲直打断了他的话,"所以,你想让我干预司法?""不不不,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让曲市长过问一下此事。""这不是一回事吗?"曲直站起来,径直朝门外走去。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二章 市长离任之前 刘学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