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第十六章 市长离任之前 刘学文

2019-10-03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73)

8那天,陈勇接到了一个电话便走出办公室,当他回来之后,再也没有询问赵超普什么,又重新走了出去。赵超普真的被拘留了,这让赵超普感觉到震惊。他对自己第二次被带到刑警队,尤其是被拘留感觉到更加不可理喻,转瞬之间又一次被激怒。那一刻,他甚至像一头狮子近乎是咆哮着:"我可以不做那个院长,我也不想待在这里。他吕一鸣分明就是一个小人,肯定是他在陷害我。"陈勇仿佛并没在意赵超普的咆哮,而更在意的是他咆哮的内容,"你说吕一鸣在陷害你?你有证据吗?"赵超普敏感极了,"除了能证明那个手机是我的之外,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加害了闵院长?"陈勇像是哑了似的,再也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便直接离开了赵超普。当赵超普被拘留的消息正式传到国华医院两天以后,李亚文在见过曲直市长之后,不得已去宣布了卫生局的决定,暂时由吕一鸣主持医院的日常工作。决定宣布之后,在医院内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这无疑等于变相地证明赵超普确实是有加害闵家山院长的重大嫌疑。许多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身边,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个颇具城府的杀人嫌疑犯。能够还赵超普清白的,只有他的女儿赵琳,而她从泰国回国之后,又与几个同学一起去了北欧旅游。她已决定去美国读大学,眼下还没有正式入学。所以特意趁这个机会好好玩一玩。赵超普已经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他开始考虑起自己的境遇来。他当然知道那个手机的来源,等到女儿回国之后,是可以说清楚的。可最重要的是自己必须说清楚这个手机最终又是怎样从他的手里,转移到了另外什么人的手里。其实,关于手机的去向问题,他是清楚的。当那天陈勇在他面前突然提到此事时,他就回忆起了手机的去向,因为那毕竟还只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只是此刻已经没有人会相信他说的那些话都是实话。他无时无刻不在仔细地回忆手机丢失时的情景。那天晚上,他喝多了,不曾有过的多。也许他有喝多的理由,当然,这理由不仅仅是因为他那性情中人的性格,还因为那是两个太特殊的宴席。一个是赵超普在国内读大学时的大学同学聚会,这是他的同学们早就筹划好的。一个是闵家山的生日宴会,生日宴会上的那些客人有的为赵超普所熟悉,有的则不熟悉。正是因为两个宴会时间上的冲突,他的大学同学的聚会,才在赵超普的建议下,也被安排在闵家山举办的生日宴会的同一个酒店里。当赵超普离开酒店坐进早就等在楼下的轿车里时,他发现手机不见了。他又返回餐厅试图找回手机,最终什么结果也没有。当他再一次走出餐厅时,他与正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吕一鸣碰了个照面。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短暂的对话。如今赵超普还能清楚地回忆起,当时吕一鸣是知道他的手机丢失这件事的。那天上午,当陈勇在看守所的审讯室里,再一次见到赵超普时,赵超普详细地将几天来,他再一次回忆起来的详细情况叙述了一遍。当他谈到这个细节时,与上次谈到这些细节时不同的是,他特意强调当时在卫生间门口见到吕一鸣时,他们之间曾经有过一段关于寻找手机的对话。陈勇离开之后,赵超普仿佛对陈勇充满了希望,他寄希望陈勇会在短时间内弄清楚事情的经过,起码他希望吕一鸣能够证明他们在卫生间见面时的那一幕,确实真实地发生过。就在这天下午,一件完全出乎赵超普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他在被提审之后的几个小时,竟然又一次被带到了审讯室。正在他猜测着将要发生什么事情时,他竟然发现站在他面前的人不是陈勇,也不是其他刑警,而是一个这些天来一直困扰着他、甚至让他厌恶的面孔──尽管那张脸长得白白净净,脸上还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透过厚厚的眼镜片,随时可以看到那眼球超频繁地转动。那完全是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样。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吕一鸣。当吕一鸣站在赵超普面前时,赵超普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会来这里?何况自己还正处在被拘留期间。此刻,显然是不允许有人前来探视的。可是眼前站着的活脱脱的形象确实是真实的,他还是惊讶着,"你怎么会来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这一刻,赵超普仿佛早就忘记了此前他们曾经有过的争执,仿佛感觉到眼前这个人是来拯救自己的。还没有等到吕一鸣对他的问话做出反应,赵超普便急不可待了,"太好了,我太需要见到你了。"吕一鸣看出了赵超普对他的到来表现出的热情,却越发矜持。赵超普更沉不住气了,"你是怎么进来的?他们怎么允许你进来?"这时,吕一鸣用右手向上撑了撑眼镜,上下嘴唇斯文地蠕动起来,"我是,我是代表医院来看你的。"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看赵超普作何反应,"我让他们给你做了一个假病历,证明你患有先天性胰岛功能缺失,每天都需要注射胰岛素,如果几天不注射,怕是有危险。我需要给你送些胰岛素过来,也顺便对你的身体做一下检查。"尽管赵超普对这样的说法心怀疑惑,可他并没有多加思索,"他们信了?你这样做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反正是让我进来了。什么责任不责任的,事情也大不了哪去。反正他们知道我是医院领导,是医院的临时负责人。"吕一鸣一板一眼。赵超普是敏感的,吕一鸣的话意味着医院里已经发生了变化,他特意试探起来,"医院里也只有你了,现在这种情况下,总需要有一个人担当些责任。"吕一鸣直言不讳,"卫生局去宣布了,由我主持医院工作。""那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我是,我是想和你说清楚,并不是我举报你与闵院长之死有牵连。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看得出来,吕一鸣似乎很认真。他的情绪仿佛感染了赵超普,赵超异乎寻常地平静,"其实,你是可以帮我把问题说清楚的。你应该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大学同学聚会时,闵院长也在同一个饭店里举办生日宴会。晚上离开的时候,我又回去找过手机。"吕一鸣沉思了半天,一边晃动着脑袋一边说:"不记得,不记得了。那天吃饭的事,我倒是记得很清楚,后来就喝多了,喝多之后的事就记不得了。"赵超普有些急,"你好好想想,应该能想起来。那天我也喝多了,可我还能记得起来当时的情景。""费那么大劲想它干嘛?丢了就丢了嘛。"吕一鸣故弄姿态。"就是这个手机把我卷了进来。现在,只有你能帮我把问题说清楚。至少你可以告诉警察,那天晚上我把手机弄丢了。""那好吧,你让我再想一想。"赵超普回到房间时,再一次想起了刚才与吕一鸣的会面,他想来想去,觉得事情十分奇怪,警方真的就那么容易放他进来看望自己?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蹊跷呢?

16闵家山死亡之谜,绝非是张东从事公安工作以来遇到的最复杂的案件。这些天来,他却被这错综复杂的头绪弄得晕头转向。他一时不知道应该从哪里下手,也搞不明白应该沿着什么方向走。张东坐在办公桌前,静静地思考着。他面前摆着一张白纸,上边画了一个手机,在不远处画了一个卡通女人,又在她的下方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他右手拿着一支笔,拄在下颌处,冥思苦想。究竟应该从哪里下手呢?是寻找赵超普的手机下落?还是去寻找闵家山与那些女人之间的联系?哪一条线索才是最终突破的渠道呢?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是丁少聪打来的。丁少聪告诉张东,有人想急于见他。张东回答让他在一楼接待室等他。放下电话后,他起身向门口走去。他突然又停下,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便又坐回到办公桌前,拨起了电话,电话是打给丁少聪的,"你把他领到我办公室来,我在这里见他。"几分钟后,丁少聪走了进来,跟着他后边的是吕一鸣。张东知道吕一鸣迟早是会来找他的。因为吕一鸣知道陈勇的被捕,这早就让他心惊肉跳。尽管并没有证据证明吕一鸣卷入了陈勇的涉毒案件,可是仅仅凭借他为陈勇提供的那些杜冷丁,足可以给他一个适当的说法。眼下,吕一鸣已经无法再考虑他是不是能够接替闵家山的职位问题,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迅速从与陈勇的纠葛中摆脱出来。而张东从来就没有给过吕一鸣明确的答案,从而让他放下心来。吕一鸣俨然已经没有了昔日那般得意。他依然彬彬有礼地打着招呼。张东与他几乎是同时坐到了两个单人沙发上。丁少聪正要向外走去时,被张东叫住,"你也在这坐一会儿,一起听听。"张东直来直去,"来找我有什么事?有什么新情况?""没没没,也没有什么新情况。这些天,我又想起来一件事。那天,我确实是看到赵超普回酒店找过手机。他回到酒店时,我还没离开那里,他问过我看没看到他的手机丢到了哪里?我当时说没看到。闵家山出事之后,他曾经让我证明那天他回酒店找手机的事。我当时说了谎,我说不记得他曾经回酒店找过手机的事。"吕一鸣说说停停,停停说说,总算是把话说完了。"这么说你确实可以证明赵超普的手机丢了?"张东问道。"不不不,我不能证明他的手机是不是真的丢了。""但至少你可以证明他曾经回酒店找过手机?""是这个意思。""闵家山出事之后,这个手机成了很关键的一个环节,而你明明知道你是否出面证明赵超普回酒店找过手机一事事关重大,你却背着良心说不记得了。像你这种人还治病救人,我看首先需要先治治自己的病,先治治自己的心病。"张东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前,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又坐了回去,"那天,你与赵超普在一起吃饭时,发现他用过那个手机吗?""他之前用那个手机给我打过电话,这是肯定的。闵家山生日那天,我看到过他用的不是他原来使用的手机,而是一个很旧的手机。那里面装着的是不是几天前用来给我打电话的那个手机卡,我就不清楚了。"张东轻轻地点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难道赵超普竟然会有那么深的城府?会在那天把那个手机卡换掉,而特意做戏给别人看?如果是那样,如果赵超普真的那样做,他又会是什么动机呢?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要致闵家山于死地,而又让自己摆脱嫌疑。张东轻轻地晃动着脑袋,不愿意再想下去。"闵家山生前都有什么业余爱好?"张东问道。"爱好钓鱼。水平还很高。""哦?"这马上引起了张东的注意,"他竟然有这种爱好?这么说他有很多渔友?""那我就不知道了。有时闲聊时,也会听到他说起一些钓鱼时的体会,我也不大感兴趣,也就不太关注那些事。"张东下意识地点着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了。没有了。我就是想把这件事早一点告诉你们,也许会对你们侦破闵家山的案子有点儿帮助。""我想你是可以帮上我们忙的。那需要看你配合不配合了。你的问题还没有结束,我希望你能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这对你是有好处的。"张东两眼注视着电脑前的显示屏,"你过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吕一鸣站到张东身边,丁少聪也站在旁边。电脑显示屏上正在显示着夏丹提供给张东的录像。张东抬头看了看吕一鸣,"看一看这里面的女人,有没有你认识的?"吕一鸣显然是紧张的,他一下子认出了画面上的那个男人正是闵家山,他开始关注起那上面的一个个女人来,几分钟后,他终于认出了其中的一个女人,"是她?他们之间竟然会是这种关系?"张东马上将画面锁住,他把头转向了吕一鸣,"你认识这个人?""也谈不上认识,就是见过面。""你们在哪里见过面?"吕一鸣当即回忆起了那天应闵家山之邀,出席他的生日宴会时的情景。吕一鸣所回忆的情景,正是赵超普那天穿梭于那家酒店两个包间之间那件事。张东明白,根据赵超普本人所描述,他的手机也正是在那天的那个场合丢失的。吕一鸣向张东讲述了那天他所经历的情景。那天,他和赵超普一起去了那家酒店,他与赵超普到那里之后,闵家山已经在那里等着客人的到来。接下来便来了不少人,一张大大的圆桌前,最终足足坐了十六个人。而吕一鸣在录像上认出的那个女人,当时也在场。在吕一鸣的印象里她只有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她是姗姗来迟的,她坐在离闵家山不远处。闵家山向人们介绍她的身份时,说她是大东会计师事务所的会计。吕一鸣已经记不清她叫什么名字。可他还隐约记得那天好像有人叫她上官什么。张东对眼前的发现显然十分感兴趣,他马上让吕一鸣仔细地回忆当时的情景,仔细些,再仔细些。可是吕一鸣明确表示,他已经尽力了,当时在场的不少人,他都叫不出名字。当时也只是萍水相逢,交谈起来有些拘谨,因为闵家山请客是为了庆祝他的生日,而国华医院前去赴宴的也只有他和赵超普。张东送走吕一鸣之前,告诉他回去之后继续回忆当时的情景,并且让他通过回忆把当时每一个人坐的位置画出示意图,能够叫出名字的,都标注上名字,不知道姓名的,描述出他们的形象或者是身份。张东并不知道吕一鸣此次主动来找他是被逼上梁山的。可是张东却从这次与吕一鸣的接触中发现了新大陆。这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丁少聪把吕一鸣送到办公室门外,又重新回到张东办公室。"去,马上给我查清楚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马上就办。不要声张。"张东命令似的说道。"明白。"丁少聪刚要转身离去,又被张东叫住,"你怎么去查?""放心,我不会暴露身份的。"第二天下午,吕一鸣打来电话,说是示意图已经画好,并表示可以马上亲自送到公安局来,被张东拒绝。放下电话后,张东马上打电话告诉丁少聪让他前往国华医院,把示意图拿到手后,直接去东山酒店大厅等他。张东到达酒店时,丁少聪已经到了那里。丁少聪并不知道张东让他到酒店来是何意思。他跟着张东直接去了二楼一个名叫东方夏威夷的包间。包间内空无一人,也没有人打扰他们。这是张东提前与酒店联系好的。他是想亲自到现场看一看,想从现场和吕一鸣提供的那张示意图上,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他从丁少聪的手里接过示意图,展开后放在餐桌上,不时地看着示意图,又不时地看着现场餐桌的不同方位。就在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进来,那个人正是赵超普。丁少聪看到赵超普后有些吃惊,他还没曾与赵超普见过面。张东却并没有感觉到意外,赵超普正是他约来这里的。张东介绍他们两个人认识后,赵超普便坐到张东跟前。张东把示意图递到了赵超普跟前,"你看一看那天你们聚会时,各自坐的位置是不是这样的?"赵超普这时才明白,张东约他来这里的目的。他仔细地打量着周边的环境,几分钟之后才点了点头,"应该差不了多少。有几个人我不是太熟悉,所以印象不深。"张东手指示意图,"你仔细想一想,靠近闵家山坐的这几个人的位置标注得对不对?""这几个女人坐的位置是对的。""你左右的这两个女人,你都认识吗?""左边的这个女人我认识,她是五洲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季佳舒。右边的这个女人好像是一个会计。但我记不清她叫什么名了。当时听闵家山介绍过,过后也没记住。""她是不是姓上官?是一个复姓。"张东问道。赵超普皱了一下眉头,"对了,是姓上官。""她和闵家山是什么关系?""不知道。那天来参加闵家山生日宴会的,除了几个工作上有来往的人之外,大都是他的朋友。她可能是属于后者吧。""你再也没有在什么场合见到过她?""好像没有。"赵超普一边摇头一边回答。"听说夏丹去收拾闵家山的东西时,你也在场?"赵超普突然眼前一亮,他迅速做出了反应,"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那些录像当中其中的一个女人,好像是她?""是谁?是那个姓上官的女人?""正是她。应该没错。"张东沉默了一会儿,"我们已经调查过,那天你最后使用这个手机,打出去电话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四十分,你现在仔细回忆一下,你打完那个电话之后,手机是带在身上?还是放在了什么地方?""不知道。我早就想过,确实不知道放在了什么地方。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根本就没带出这个房间。因为当闵家山的生日宴会结束时,我们的同学聚会也已经散了,我直接去了车里,车刚启动,我就发现手机不见了,便马上返了回来。""如果照你这样说,最有可能是你打完电话之后,将手机放在了餐桌上,不然你是解释不通的。"张东分析道。赵超普放慢了说话的速度,"如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最有可能发现我手机的人,应该是季佳舒或者是这个姓上官的女人。"张东一抬头,"你也是这样认为的?"赵超普轻轻地点了点头。"张局长,那个姓上官的女人好像不存在。"丁少聪插上了话。张东看了看丁少聪,便马上站了起来,"我们应该走了。"丁少聪与张东一起回到市公安局,丁少聪跟在张东后边走进他的办公室。他向张东详细地汇报了他去寻找那个姓上官的女人的过程。丁少聪是以一家民营公司员工的名义走进那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她走进位于五卅广场旁边的盛大写字楼时,被一个保安拦在了门口,当丁少聪说明来意之后,才被放了进去。他去了位于十二楼的办公室,最外边办公室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接待了他。丁少聪告诉她,他是来这里探讨聘请兼职会计师一事的。当中年女性正要把丁少聪领到她领导的办公室时,被丁少聪拒绝,"哦,先等一等,是一个朋友介绍我到这里来找上官会计师的。我想先与她谈一谈。能让我先见一下她吗?"对方有些莫名其妙,"上官会计师?我们这里没有姓上官的呀?"其实,丁少聪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他还是装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可能啊!怎么可能没有这个人呢?是一个她最好的朋友介绍我来的呀。""没有这个人。肯定没有。""会不会以前有,现在已经不在这里干了呢?""没有,肯定没有这么个人。"她像是怕丁少聪跑了似的,干脆站在丁少聪前面,像是要拦住他的退路,"你不就是要聘请兼职会计师吗?找不找到这个人都是无所谓的事情,由我们帮你操作不就完了吗?""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既然她不在这里,我还得先回公司向领导汇报一下,这事得由领导决定。我暂时定不了。"丁少聪巧妙地周旋之后,走出那座写字楼。张东听完丁少聪的汇报,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女人的身份是虚拟的?这个人总不应该是虚拟的吧?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张东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命令丁少聪。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六章 市长离任之前 刘学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