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第一章 双开行动 刘学文

2019-10-03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58)

汪洋走出宁阳都市报办公大楼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他一米八零左右的个子,皮肤白中透黑,一张四四方方的脸,多出了几分严肃,头发向后梳着,蓬松而不太有序。他走进帕萨特轿车。司机田晓亮一踩油门,离开了办公大楼的门前,朝着汪洋家的方向开去,车很快进入了解放路。这是宁阳市的一条主要马路之一。此时,已经过了车流的高峰期,湍急的车流已经舒缓成了淡淡的小溪。帕萨特轿车以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行进着,当行驶到解放路与昆明街交叉路口时,一辆奔驰600轿车朝着帕萨特轿车横冲过来,司机田晓亮还没有来得及采取措施,车就被拦腰撞上,帕萨特轿车被撞出了几米远才停了下来。车停在交叉路口的中间,田晓亮马上从前门走下来,朝着肇事车走了过去。正在他要去开奔驰车门的刹那,车门从里面打开了,车上的司机走了下来。没等他说话,田晓亮右手用力一挥,对着那个司机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巴掌,嘴里还骂道:“你他妈的睡着了,还是喝醉了?我这么慢的车速,你还能撞上!”说着,就又用左手朝着那个司机的脸上打了一巴掌:“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开了辆奔驰就可以横冲直撞了?”这时,奔驰车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那个司机用手揉了揉被打得肿胀起来的脸,弯腰拿起了手机。田晓亮走到帕萨特车门前,透过玻璃窗看到坐在后排座位上的汪洋。汪洋的神志还是清醒的,只是头上有些血。田晓亮动手去开车门,车门早已变了形。“汪总!汪总!”田晓亮大声地呼喊着。田晓亮转到车的另一侧,没费多少气力就把车门打开了,汪洋一脸痛苦的表情。田晓亮连拉带拽把汪洋拖出了轿车。正在他想到要让肇事司机帮帮忙的时候,肇事车已经驶离了现场。这时,田晓亮想到应该把肇事车的车牌号记下来才对,但已经来不及了。编者注:《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交通法》“第九十九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处二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机动车驾驶证被吊销或者机动车驾驶证被暂扣期间驾驶机动车的;将机动车交由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或者机动车驾驶证被吊销、暂扣的人驾驶的;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尚不构成犯罪的;机动车行驶超过规定时速百分之五十的;强迫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和机动车安全驾驶要求驾驶机动车,造成交通事故,尚不构成犯罪的;违反交通管制的规定强行通行,不听劝阻的;故意损毁、移动、涂改交通设施,造成危害后果,尚不构成犯罪的;非法拦截、扣留机动车辆,不听劝阻,造成交通严重阻塞或者较大财产损失的。行为人有前款第二项、第四项情形之一的,可以并处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有第一项、第三项、第五项至第八项情形之一的,可以并处十五日以下拘留。”《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交通肇事罪田晓亮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陪着汪洋一起上了车,当车刚要开走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还没有报警。此刻,不知道交警是怎么知道的,警车已经呼啸而至。田晓亮看着汪洋痛苦的样子,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他让出租车司机把车开往宁阳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医生迅速地为汪洋做了各种检查,汪洋被推进了CT室。CT检查的结果也很快出来了,头部只是轻微擦伤,没有大碍。右胸两根肋骨骨折,必须马上住院。半个小时后,汪洋被推进手术室。宁阳都市报的办公室主任李杨赶到了。他是接到了田晓亮的电话后匆匆忙忙赶来的。他拿着刚刚准备好的5000元现金走到收款处。正在这时,他看到汪洋的夫人童小舒从外面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童小舒和汪洋同岁,在宁阳市凤凰影视制作公司工作,是一个专职编剧。李杨走在前面,童小舒紧跟其后,他们走到手术室的门前站下,手术室紧关的大门,把他们挡在了外面。此时,大门外已经站了许多人,他们大都是汪洋的同事。这些人当中有的认识童小舒,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向她投去,她和大家不停地点着头。“你们这么快就来了,比我来的还早,秦总。谢谢你们。”童小舒认出了人群中的副总编辑秦南。“接到林主任的电话,就马上赶了过来。这是谁肇的事?”秦南说道。“不知道。听田晓亮说,肇事车还跑了。”童小舒说道。“还跑了?他能跑哪去?那个路口有摄像头,找到他应该不难。”还是秦南说道。“好在没有生命危险,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不会的,只要手术成功就不会有什么大事。”李杨接上了话。整个手术室外的大厅里的人虽然越来越多,却几乎只能听到这几个人的说话声。仿佛都在等着里面的消息。一会儿工夫,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走了过来,秦南认出了他就是这个医院的副院长陈海波。他们早就认识。秦南迎上前去:“陈院长,你怎么也来了?”陈副院长一边和秦南握手一边说道:“听说你们汪总遇到了车祸,就赶了过来。”“谢谢你,陈院长。”秦南寒暄道。陈副院长径直走进了手术室。童小舒顺着陈副院长开门的缝隙往里望去,可什么也看不见,尽管她明明知道汪洋并没有生命危险,可还是比在场的任何人都多出了一份担心与牵挂。正在此时,清脆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大厅里的寂静,只见秦南拿着电话,说道:“好好好,我马上就回去,马上。”接完电话,秦南走到童小舒跟前,说道:“嫂子,我现在还得回单位,我正在值大班,大样等着我看呢。我就不在这陪着了,有什么事,咱们再电话联系。”童小舒目送着秦南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两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无影灯光,随着手术大门的开启,泼洒在走廊上。汪洋躺在手推车上被推出了手术室。童小舒急不可待地走了过去,其中的几个人又把她让到最前面。童小舒拉起汪洋的手,叫道:“汪洋,汪洋!”汪洋没有任何反应。她的泪水破堤而出,她跟在护士们的旁边,随着手推车的移动而移动着自己的脚步,泪水浸在了他们走过的走廊上。汪洋被安排进了病房。他一直是处在昏迷之中。几分钟后,两个交警来到了医院。在走廊的一头,他们和田晓亮交谈起来。田晓亮把当时现场的情景如实地向两位交警做了陈述。两位交警听后,觉得这起车祸发生的蹊跷,可他们始终沉默不语。他们毕竟刚刚接手这起车祸,只是凭经验和感觉画出了一个问号。两位交警很快离开了医院。晚上,童小舒在医院里足足陪伴了汪洋一夜。这一夜,她的上下眼皮几乎没有尽情地会合过。童小舒拒绝了汪洋同事们的好意,她只让司机田晓亮一个人留在了医院里。第二天早晨,李杨等人陆续来到汪洋身边,童小舒很快就离开了医院。她先回了趟家。到家后,知道儿子已经去了学校,家里乱七八糟的,她知道自顾不暇,便匆匆忙忙地洗了洗脸,就前往市中心医院了。她的妈妈也住在医院里,已经有些时日。“昨天晚上,你怎么没来这里?”童小舒的妈妈茹云无精打采地问道。“昨天晚上,我在赶着改编一个剧本,就没能来看你。昨晚还好吧?”“一个人总是感觉孤单。你不来,我也不放心,还以为家里有什么事呢?”“能有什么事?都挺好的。”“好不好,我还不知道吗?都这么些年了,也看不到你高兴的样子,总像是一肚子心事。”“汪洋昨天出差了,我本来就回去得晚,再加上得把孩子安顿睡了后,才能干我自己的事。我想,昨天下午我才从你这儿离开,又看你的精神挺好的,就没有再过来。”邻床的病号从外面走了进来,童小舒和茹云没有再谈这个话题。正在这时,童小舒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从手提包中拿出了手机接听着,那是她公司的总经理汤明皓打来的:“童小舒,剧本改编到什么程度了?”“还没有完。”“投资方催着要本子看,别因为我们耽搁了。”童小舒一时语塞。一个多小时后,她走进了凤凰影视制作公司办公室的大门。“汤总,我也不是不着急呀!”“可我比你还急呀!找一个合作伙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我们既然要与别人合作,就不得不多将就一点儿人家的要求,我是怕时间一长,人家会变卦。”童小舒努力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汤总,我懂,我只是真的静不下心来,我非常喜欢这个本子,我也想把它改编好。可我眼下真是力不从心。”“接本子的时候,你什么都没说,可现在这是怎么了?就是按计划把本子拿出来,也差不了几天了,你告诉我,是不是家中有什么事?”汤明皓的口气温和了许多。童小舒不得不把汪洋遇到车祸的事告诉了他。汤明皓听到这里,站起来走出了办公室。童小舒站在汤明皓办公室里没有马上出来,她有些不知所措。按眼下自己和汪洋的感情状况,他又出了这么大的事,尽管是脱离了危险,自己也应该好好陪伴在他的身边,照顾好他才对。可改编这个剧本又确实是一项非得由自己才能胜任的工作,正像汤明皓所说的那样,错过了这次机会,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了。她低着头走出了汤明皓的办公室。

童小舒又在医院里度过了一夜。汪洋已完全清醒了过来,精神上也好多了。汪洋依然是躺着的,只是他的床头被摇起来了一些,他已经可以半坐在床上。“感觉好一些了吧?”童小舒说道。汪洋迟缓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田晓亮走了进来:“汪总今天看上去比昨天好多了。”“没有什么大事,住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汪洋说道。“嫂子,你那么忙,我看你就去忙吧。我在这里照顾汪总就行了。”没过多长时间,汪洋像是睡着了。童小舒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来到走廊上,接通了手机:“好好好,我马上就到,我马上就到。”在病房里的田晓亮还是隐隐约约地听到了童小舒的说话声,他走了出来:“嫂子,你有事就走吧。汪总这儿你不用担心,有事我和你联系。”田晓亮把她送到了楼下。当他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发现病房里坐着一个人,来人已经把带来的一个花篮摆放在窗台上。来人看到了田晓亮进来,一下就明白了他是专门在这里照顾汪洋的,就和他点了点头。汪洋慢条斯理地向来人做了介绍:“他是给我开车的司机田晓亮。”接着又转向了田晓亮说道:“这是我爱人单位的领导叫汤明皓,汤总经理。”田晓亮点了点头,走出了病房。“挺忙的,还来看我,得谢谢你了。”汪洋先是开口对汤明皓客气地说道。“昨天我还是从童小舒那知道的。真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既然出了就好好地休息一下吧。“最近又在忙什么呢?”汪洋随便问道。“正在改编一个本子,名字叫《请允许我,最后一次拥抱你的妻子》,这是一本4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挺好的。写的是前苏联和中国关系破裂后,给两国人民情感生活造成严重影响的故事。”“那不错啊,中苏关系破裂后,正论方面的东西比较多,作为文学作品反映两国人民情感方面的东西还没见过,好好搞一搞应该有观众。”“这个本子正由童小舒着手改编呢。”“她改编这样的本子,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即使再普通的本子到她手里都会出彩。”“汪总,我是想和你说,现在又遇到了点儿麻烦。”“有什么麻烦?”汪洋有些不解。“故事梗概我们早已和另一家投资方说过了,他们比较感兴趣,可最终也没有敲定。那位老总又要出国,说是要在临走前把这件事定下来,这不,本子还没有改编出来,你这就住院了。”“和我住院有什么关系?”汪洋莫名其妙。汤明皓犹豫了一下,说道:“有关系,这能不牵扯童小舒的精力吗?”“那你安排就是了,她不是你的部下吗?”“汪总,不那么简单。你在这住院,能让她安心吗?”“汤总,你总不至于让我现在就出院吧?”“嘿嘿嘿……我不是那个意思。直说了吧,我是想让童小舒少往医院里跑点儿,让她专心致志地改编一下本子……”“她和你说过什么?怎么这事还得你来说?她刚从这儿离开没有多久,她就和我直说了不就得了嘛。”汪洋嘴上这样说着,脸上没有太多不悦的表示。汤明皓走后,汪洋半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情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汪洋不能理解的是童小舒为什么还得让她的总经理来做自己的工作,这不等于告诉人家他这个做丈夫的还不如她的经理理解她吗?这些年来,关于他和童小舒的感情问题,已经成了他们的隐私,从来就没有在外人面前流露过一点儿,这是他们俩人早已经约定好了的。可童小舒为什么因为工作上的这么一点儿小事就要违反彼此的约定呢?汪洋越想越觉得有几分不快。他不论怎样忙,都没有拖过童小舒的后腿。他对她是了解的,刚才他与汤明皓谈到她的时候,并不是有意识地使用一些溢美之词。事实上,童小舒在汪洋的眼里确实是一个才女,是一个德才兼备的女人。她还长得漂亮,这早已被认识她的或者与她共过事的男人所公认。汪洋想着想着,感觉有些累,就闭上了眼睛,渐渐地睡着了。没过多久,秦南来了,他没有让田晓亮叫醒汪洋。秦南站在走廊上,和田晓亮随便地聊着。田晓亮不断地把头探到窗口处往病房里面望着。他发现汪洋动了一下身子,就走了进去,轻声说道:“汪总,秦总来了,正在走廊里抽烟呢。”田晓亮来到走廊上,又和秦南一起走进了病房。秦南落座后,关切地问道:“汪总,怎么样?好多了吧?”“好多了,没有什么大事了,就是感觉累。可能与手术有关系,得恢复些日子。”“那就好好养养,养好了再说。干咱这行的,难得有个休息时间。”“这两天单位没有什么事吧?”汪洋扭转了话题。“没有什么事,就是《宁阳纪事报》发了个消息,说是他们的发行量突破了60万份,整得我们报社内部的人都挺生气的,这不纯粹是胡说八道吗?他们的印刷厂里也有我们的内线,每天的印报数是多少,我们都一清二楚,他们最多时每天也只有20万份的发行量,这还包括白送出去的报纸。这样做,不是在欺骗读者吗?”“其实对读者来说,报纸发行量的多与少并不是太重要的事情,这样做的关键是在欺骗广告客户,发行量的大与小,对于广告客户来说是不一样的。花同样的钱,看广告的人越多效果才会越好,这是明摆着的事。”说到这个话题,汪洋好像又来了精神。“汪总,说到广告,他们才不管那套呢,上个月,他们给平阳县的名牌产品贡品牌水稻打了一个整版的广告,可分了两个版本印刷,而把刊着这家广告内容的报纸只印了两万多份,都发往了那个县,市内和其他县的读者拿到的报纸都没有这个广告的内容。这样,他们倒是把成本省了,可那家客户打的广告等于是给自己县里的老百姓看了。”“秦总,这几天快轮到我值大班了,可我这一住院一半天也不能去上班,你就多操点儿心。别出什么问题,尤其是不能出大的纰漏。”秦南走后没有多久,张恒来了。这让汪洋感到一愣:“你是哪位?”“汪总,真是不好意思,你的车是我撞的,我是恒大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我叫张恒。”“你,你不是逃逸了吗?”“哪有的事。误会了,误会了,肇事的当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我公司的一个工地出了事,必须马上赶过去,也就匆匆地走了。再说,当时也不知道能把你撞得这么严重,我还以为只是把车撞坏了呢。真没想到会是这样。”“那你怎么找到这来的?”“我去过交通队了,他们把我当成肇事逃逸者了,到处找我呢。你想我哪能那样做啊,那还叫人吗,咱做事总得对得起良心吧。我处理完单位的事后,就自己去交通队‘自首’了。对不起,给你造成痛苦了,汪总。”“你还算是手下留情,给我留了条命。我的车速也不快,你怎么就能横着撞上我们呢?”“精神溜号了,想别的去了。”“你这一溜号不要紧,差不点儿就让我溜达进另外一个世界呀。”汪洋像是半开玩笑似的说道。“也真是庆幸,好在没有什么危险。汪总,事情已经出了,说别的也没有用了,你在治疗期间发生的所有费用都由我负责,责任全由我负。咱们都算是老总,就算是不撞不相识吧。”“我可不愿意和你这么相识。这还不如不相识好。”正在这时,田晓亮从外面走了进来:“汪总,印刷厂的王厂长来了,说是有事找你。”“让他进来吧。”汪洋说道。王有为已经来过医院。他进屋后,连寒暄都没有,就直入主题:“汪总,印刷厂的印刷能力实在是不行了,我们的发行量总是在不断地攀升,可设备不扩容怎么行?报纸今天早晨发行又晚了一个半小时,订户一再要求退报,报社内部的人都在骂我,领导也总找我算账。这让我怎么解决呀?”“我一直就在考虑这个问题,眼下就是解决不了资金问题,没法操作。我正在想如何对印刷厂进行改制,吸引一些民间资金进来,可这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的事呀。你不能光发牢骚,还得解燃眉之急,你快点儿联系一下海燕印刷厂,他们有轮转机,听说能力过剩,就是要价高一些。你们再算一下成本,看看能高出多少。可以考虑暂时在他们那分印一部分报纸。”王有为告辞了。张恒还坐在那里,根本就没有再关注汪洋的病情,而是关心起了刚才王有为和汪洋谈话的内容来:“汪总,你们还缺钱吗?”“我们怎么就不能缺钱呢?印刷厂想扩容,就是受钱的制约,没法干。”“我听你刚才说的可以吸收一些民间资金,这办法真的挺好,我早就有过想法把钱投一部分到房地产以外的行业中去,免得房地产业一旦出现泡沫,让我一败涂地,可总也没找到机会。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了商机。”张恒认真地说道。“那我们要是改制的话,你会感兴趣?”汪洋问道。“就直说吧,如果需要,我可以考虑加入进来。”此刻,汪洋似乎是已经忘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撞伤自己的那起车祸的肇事者。尽管意外,这或许是一个送上门来的契机。汪洋的第一感觉,产生了如此反应。大约20分钟后,张恒走了,临走前,他记下了汪洋的电话,还留下了一个皮制手提箱。张恒走了没几分钟,汪洋就发现了那个手提箱,他马上让田晓亮打电话告诉张恒,可怎么也打不通。正在这时,汪洋的手机响了起来,正是张恒打来的:“汪总,手提箱里的东西请你查收,这只是给你的医疗费和一部分精神补偿费,我们后会有期。”汪洋正要急着和他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张恒那边就把电话挂断了。汪洋让田晓亮把那个手提箱打开,田晓亮吓了一跳,把头转向了汪洋,呆呆地站在了那里。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章 双开行动 刘学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