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第十三章 双开行动 刘学文

2019-10-03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77)

汪洋没有坐等编委会通过那个印刷厂的改制方案,他一边继续让大家考虑改制问题,一边另想别的办法。在他的心里,整个报社眼下最困难的问题,也就是说当务之急就是印刷厂的问题。虽然暂时把报纸拿出去分印了一部分,可那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印刷时间和印刷质量都还不知道能不能得到保证。你就是把它写进合同里,如果兑现不了,又能怎么样呢。汪洋几天前就已经办理完出院手续,眼下已经正式上班。他的伤情已经没有大碍,只是体力上明显地有受过伤的感觉,不像以往那样什么都不在意。那天上午,他去了银行博物馆路支行。他是想再和行长谈谈关于他们贷款的事,他是想再在这里贷点儿款。汪洋去银行虽然没有半点进展,但他还是不虚此行。回到办公室后,他更加坚定了马上对印刷厂着手改制的信念,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华山一条路,舍此再也没有别的出路可寻。他想了想,下午一定要先去市里,和市领导沟通,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向他们汇报。汪洋认定市里这一关是不会存在什么问题的,市里是一定会支持这样做的。此前自己就曾经在市领导面前提起过此事,只是没有正式汇报过而已。他之所以认为市领导一定会支持他们的举动,那还因为实行改制,也是当前改革的一个方向。一会儿工夫,汪洋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发行公司经理张和。他还没有坐下,就着急地说道:“汪总,这是市工商局送达的罚款通知书。”“什么罚款通知书?”汪洋不解地问。“关于那些色拉油的罚款。”“色拉油的罚款?罚什么款?我让你们去搞清楚,现在怎么样了?”“已经搞得差不多了,汪总,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说着,张和自己从旁边挪过了一把椅子坐在汪洋的对面。他接着说道:“我们那批色拉油都是从外省进的货,再没从别的渠道进过一点儿货。那些货肯定是货真价实。”“那市工商局怎么能说是假货呢?”“这里面的问题看来不小,这一定与我们报业竞争有关。”“会是这样?有证据吗?”汪洋抬起头,认真地听着。“我们当初之所以从外省进货,就是因为每桶油要比从这个品牌在我市的总代理商那进货便宜不少。我们进的货又那么多,又和本地的代理商谈不下来价格,当然就选了在外地进。这可能得罪了他们,而他们就在这上面做了文章。现在在市工商局手里握着的那份产品质量鉴定,就是这个品牌在我们省城的经销总部那里搞到的证明我们这批货是假货的鉴定。”“那你们有证据说明是他们故意这样做的吗?”汪洋站了起来,显得有些激动。“那还没有,可我们已经把我们那些还没有被市工商局查封的色拉油拿到了市技术质量检验所做了成分方面的鉴定。结果,我们的货和宁阳纪事报赠送给订户的色拉油完全都是一样的。这就证明我们的货是没有问题的。”“那你们去过市工商局了吗?把检查的结果交给他们,看看他们怎么处理?”“已经去过了。可市工商局的人根本就不理睬我们,他们说产品质量没有问题,不一定就能证明这不是冒牌产品,如果想证明这些明珠牌色拉油不是假冒,那就得厂家说是真的,才算是真的。”“岂有此理?”汪洋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汪总,我觉得他们那些人真是太狂了,他们明明知道我们是宁阳都市报的,可一点儿面子也不给,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汪总,也许是我们去,官太小了,所以人家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去或许会好一些?”汪洋从他的办公桌的位置上走了出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那我问你,市工商局的那纸鉴定是怎么搞到手的呢?那又会是谁主动干的呢?”“据说,也只能是据说,是宁阳纪事报的人和那家品牌在宁阳的代理商联手干的。这两家对我们都是虎视眈眈,一个是看着我们进了那么多货,居然把他们甩开了,本应该让他们挣的钱,他们没挣到。另一个是如果把我们搞得名誉扫地,那他们的发行量就会上来,那叫坐收渔利。”“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汪洋虽然是很气愤,却依然很理智地问道。“这是大家猜测的,不过这猜测也不是一点儿根据都没有。我们那有一个发行员是从他们那里过来的,他是从原来的一个发行站长那里偶尔听到的。”“这样不行,需要搞到证据,没有证据,仅凭想像没有用。你们和进货方联系过了吗?”“打过电话,他们说,他们敢保证这批货没有任何问题。”“保证有什么用?如果那些货确实不存在质量问题,可货却不是明珠品牌的产品,人家要查封你,也是有道理的。这样吧,你们马上就派人去外省,去供货的那家单位,找当地的报纸帮忙。你们再想办法把宁阳市工商局手里的鉴定搞到手,建议那边的市工商局查封他们给我们供货的货源,然后随时和我联系。你们马上就动身。”“市工商局手里的那份鉴定的复印件我们现在手里就有,他们查封我们的货时,给我们出示了一份。”“那更好,那边的市工商局如果有疑义,就让他们打电话和宁阳市工商局联系。”“汪总,我马上就去安排。那这份罚款单怎么办?”张和问道。“多少钱?”“一共60多万元,他们说这是有规定的,凡是查获的假冒产品都是按照案值的两倍罚款。而且逾期还要交滞纳金。”编者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一条经营者假冒他人的注册商标,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伪造或者冒用认证标志、名优标志等质量标志,伪造产地,对商品质量作引人误解的虚假表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的规定处罚。经营者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的,监督检查部门应当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可以根据情节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吊销营业执照;销售伪劣商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放在我这儿吧,不交。不管是多少钱都先不交,搞清楚再说。”汪洋几乎是斩钉截铁。张和走后,汪洋重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他想到了去年底的一幕。那是快要过春节的时候,市工商局的一位副局长曾经找过自己。说是他们内部办的一张不公开发行的小报,面临着办不下去的危险,而那几个人又都是编外人员,他们平时办的那份小报,大都是给那些工商个体户们看的。局里已经没有能力支付这笔开支,而又不想让这张小报停刊。那还需要让这些人有饭吃,还要有活干。最后,就由一位副局长找到了自己,他当时想让宁阳都市报支援他们五台电脑,说是用于排版,而且还要求支援他们一台小车,说是用于采访。除此之外,还要求给他们这五个“采编”人员,每年安排一次免费去外地旅游的机会。这位副局长表示,如果能满足这些要求,他们将在今后的广告审批等方面提供更多的便利。而这件事当时就被汪洋婉言拒绝了。下午,汪洋真的去了市里,他谈到的关于印刷厂改制的问题,得到了口头允诺。这是让他高兴的事情。他回到办公室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他急于想把这件事告诉大家,尤其是想告诉秦南,秦南毕竟是主管印刷厂工作的嘛。应该让秦南早一点儿知道这件事。这样更容易快一点儿开展工作。秦南不请自到。他已经从窗户上看到汪洋从外面回来了,他是知道汪洋去市里干什么的。中午的时候,汪洋就已经把下午要去市里向市领导汇报这件事情的事告诉了秦南。此刻,秦南也急于想知道这件事的结果。当他走进来时,并没有表现出着急的样子,而是云山雾罩地说了一些别的话,还是汪洋先开口说到印刷厂改制的事:“下午我去了市里,市领导表示的不错,他们对我们的设想是支持的。让我们马上着手考虑,再打个正式报告交上去。我看我们还得快一点儿行动,时间不等人哪。”“是呀,我也是这样想的。这几天报纸分印开始后,时间上并不是像海燕厂承诺的那样理想。”“还有晚的时候吗?”“有,昨天早晨就又晚了,我们自己印的那部分报纸倒是还可以。”“他们为什么保证不了时间?海燕印刷厂是个私人企业,那都是家族式的管理,管理水平根本就不行。管理跟不上,自然就会不断地出问题。”秦南说道。“我们的合同还没有签。可又不能不签,真是太难为情了,在我们宁阳有这种印刷能力的厂家本身就不多,还有的厂家,人家能力根本就不过剩。他们都在忙乎着全国性报纸的分印工作,你除非是给人家大价钱,才能让他们动心,把手中的活扔掉,给我们干。我们也不能那样做呀,那毕竟是全国性的报纸。”“对对对,我看印刷厂的改制问题确实是势在必行,不能再拖了。既然市里没有什么意见,那我们就早点儿实施。大家有不同意见,我看主要是对改制还是不太了解,还停留在原来的认识水平上。我们多做点儿工作吧。汪总,这几天,我已经和几个编委私下里沟通过,他们几个人也都不同程度地有了转变。”汪洋眼前一亮:“是吗?这很不错。我没想到你还会和他们在会下聊这个问题,那好,我们明天就开会讨论这个问题。最好是能一次性通过。”此刻,汪洋并不知道秦南正为这件事有了进展而高兴。从工作需要的角度讲,秦南当然知道汪洋的这种设想是眼下必须做的,而且是当务之急。而秦南更希望印刷厂的改制能够尽快地进行,那样,既可以解决单位的当务之急,又可以助张恒的一臂之力,而这一臂之力,仅仅从秦南和张恒曾经连襟的份上,仅仅从曾经和张恒认识多年的份上,他就可以轻易地断言,那一定是举足轻重的。“我看不会有太大问题,不过,我们自己单位职工出资多少,这需要认真地考虑一下再定,这也挺重要。你让大家出的太多,尤其是领导层出的太多,或许也会有难度。要不就分两步讨论,先通过方案,过几天再讨论内部的出资额问题。”秦南颇有心计地说道。而汪洋并不知道秦南还有更深层次的想法。因此,他自然地感觉到秦南还真是为印刷厂改制的事,动过不少脑筋。“好吧,如果明天下午没有什么特殊事情的话,我们就开编委会。”秦南好像还想说什么,正在这时,有人敲门。随着敲门的声响,走进来一个人,来人径直往汪洋的跟前走去,来人说道:“汪总,你挺忙吧?”秦南走后,汪洋招呼着客人坐下:“汤总,你怎么来了?找我又有什么事吗?“说起来话长了点儿。还是你住院时,我催着童小舒改编剧本的事。还好,对方允许我们拖一段时间再交剧本,可现在童小舒已经不干了。”“她不干了?”“汪总,我还是想请你帮帮忙。”“汤总,不会是童小舒又和你说什么了吧,我告诉你,我真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起过一点儿相反的作用,到现在为止,我还真就不知道她已经辞职的事。”“汪总,你如果不想替我劝劝她,就算了,我就是想挽留住她。”说到这里,汪洋感觉到汤明皓又一次突然造访的目的,真的就是想让自己说服童小舒留在他的公司工作。可汪洋对上次他自己住院时,汤明皓去医院向他为童小舒请假的事是耿耿于怀的。他是最不希望别人知道他家的什么事的,尤其是他和童小舒的关系。因为在汪洋的眼里,当初童小舒嫁给他的时候,汪洋还是一个普通记者。别人都在议论着是汪洋首先攀上了童小舒的妈妈茹云,而后才娶了童小舒,那实在是一种高攀。而现在,汪洋已经做了多年的老总,再有人议论他们之间关系的话,那就一定会认为是自己地位变了,才对童小舒的感情有了变化,因而才会分心或者移情。汪洋是最忌讳这一点的,可他又不会去和任何人说起这种只有他自己才有的担忧。因为他对童小舒的那份感觉,和这一切,全然无关。汪洋把汤明皓送到走廊的楼梯口处,还没等他回到办公室,李杨早就站在汪洋办公室的门口等着他了。他看到汪洋走了过来,一边和汪洋往办公室走一边说道:“汪总,田晓亮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说着,汪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核磁共振做过了,而且又请了几个专家会诊,才得出了结论,已经是肺癌晚期,没有手术的价值了。”“什么?真的是那种病。怎么可能呢?”过了一两分钟,汪洋又接着问道:“他本人知不知道?”“还不知道。”“那我们现在去看看他。”汪洋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我看你还是先不去为好。你如果不去倒没有什么,他可能不会觉得是什么大毛病。可你这一去,他马上就会想到可能问题有些严重了。你说是吧?如果要去,过几天再说吧。”汪洋觉得李杨说得有道理,就没有再说什么。晚上,汪洋去了凤凰大酒店,去见了几个外地来的报业同仁。当他离开那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那天晚上,汪洋回到家的时候,孩子已经睡下,童小舒还在那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他呢。等汪洋洗漱完毕回到房间里的时候,童小舒告诉他,孩子转学的事已经办妥,那是按照他们俩人提前商量好的意见办的。他们把他转到了离家较远的新华小学。尽管孩子还是拼命地坚持不去,可最终也没有什么办法,这总比逼迫孩子去原来的学校上学要好得多。汪洋躺在床上,手里拿着当天他们自己出版的报纸翻看着,那是因为他白天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把这些报纸看完,才带了回来,想再抽时间浏览一遍。他一边翻着报纸,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已经上了床的童小舒:“听说你已经辞职不干了?”“你怎么知道的?你好像就没这么关心过我?”童小舒不温不火。“你用得着我管这样的事吗?你是个有个性的人。”“那今天你是怎么知道的,又怎么想到提起这事了呢?”“汤明皓去找过我了。”“他又去找你干什么?”“他找我,想让我劝你留在他那继续干。”“那是我自己的事,他真讨厌,为什么总往你那跑呢?”“是啊,工作上的事,你们之间谈就行了嘛,干吗总把我卷进去?”“汪洋,你是不是又在怀疑我和他说了什么?”汪洋抬起头,说道:“至少你让我感觉到了这一点。你让他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太融洽。”童小舒两眼看着汪洋说道:“他去医院给我请假的事,你是不是还耿耿于怀。我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我没和他说过什么,至今也没有和他说过任何一点儿关于我们之间的什么事。你想我有那个必要吗?”“不谈这事了,那你说你真的就不干了?”“我非得在那棵树上吊死啊?”第二天清晨,汪洋临出门时,又和童小舒说道:“那你最近就多在孩子身上下点儿工夫,这孩子的心理问题还没有解决,还得帮助他慢慢地调整一下。”汪洋走出家门后,去了几个他路过的报摊看了看,他看到各个报摊上大都摆着《宁阳都市报》。而摆在那里的别的报纸的数量都比《宁阳都市报》少多了。他了解了一下,那些卖报人依然都说《宁阳都市报》上市的时间太晚,就是这些天他们已经采取了措施拿出去分印后,仍然没有太大的转机。他一边看一边想着,越想心里就越着急。他很快就到了单位。门早已有人打开,他进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办公桌上摆着一份报告,他拿起来简单看了看,那是一份人事处打来的要准备为印刷厂调进一名技术人员的报告。汪洋很快反应了过来,这个要调进来的人,是那天秦南和自己说过了的。他看了看报告,没有引起他太大的兴趣或者值得注意的地方。在他的想像中,印刷厂还真是需要补充管理人员,特别是需要补充得力的有水平的管理人员进去。那是因为现在的管理水平确实是有待提高,再加上下一步对印刷厂进行改制,就更需要有高水平的管理人才参与管理。他没有过多地在那上面花费时间,很快就在报告上签上了自己的意见。那是按照惯例进行的,如果编委会成员都没有什么意见,也就算是通过了,如果有意见的话就再进行讨论。这时,秦南走了进来,汪洋知道有人进来,可他的眼睛还没有离开那份报告,也就没有抬头。秦南见汪洋正在看那份报告,便说道:“汪总正在看这份报告呢?你看怎么样?”“你都在上面签了字,我也没有见到本人,我看人事处打的报告上说的倒是挺好的,只要是人才,那该调入的就大胆地调入,况且下一步还得扩大印刷厂的规模,提高印力。”说到这,汪洋指了指放在他办公桌外边的椅子,说道:“坐吧。”秦南坐下后,接着汪洋刚才的话题,说道:“汪总,关于印刷厂改制的事,我看可以开会了。”“我今天早晨去过几个报摊,同样一个报摊,进同样多的报纸,我们剩下的最多。他们告诉我不是报纸的质量问题,还是上市太晚。你既然说大家的意见能够统一起来,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先研究一下,抓紧操作。这件事不能操作太慢,操作越慢对我们越是不利,眼下又赶上征订全年报纸的时候,报纸上市晚的局面如果不早一天得以改变的话,影响明年的订阅就成定局了。所以我们得往下想啊。”“没错,我也是这个意见。”“那你让办公室通知大家,下午一点半钟咱们就开会。先通知大家是什么议题,这样都有思想准备,会上让大家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也便于集中意见。”正在这时,发行公司经理张和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份关于色拉油问题的调查报告:“汪总,我们已经回来了,这是我们写的一份报告。整个情况都在这里面写着呢。”“好了,报告就放在这里吧,你就直接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汪洋说道。“根本就不是什么假货,我们的明珠牌色拉油和宁阳经销的明珠牌色拉油都是一个厂家生产的。哪来的什么假冒?我们到那里后,就和当地工商局取得了联系,并把我们宁阳市工商局手里拿着的证明我们的产品是假货的鉴定材料,还有我们从外地那家公司进货的凭证出示给了他们,我们提出来,让当地工商局查封那批货,他们非常负责任。他们一听说在那家公司里库存的价值百万元的色拉油可能是假货,就连夜查封了那座仓库。又请来了色拉油总部的技术人员,让他们立即到场,在那些混放着我们带去的色拉油和原来库存的色拉油的货物中,仔细辨认那其中哪些是真货,哪些是假货。结果,三个鉴定人员很快就通过肉眼识别和技术指标分析等手段,证明了包括我们混放在一起的那些色拉油都是他们公司生产的,统统都是真货。”“那我们宁阳市工商局凭什么就认定是假冒呢?”还是汪洋问道。“汪总,他们就是通过一纸明珠色拉油在省城的经销总部的所谓鉴定就认定了我们的那些色拉油是假冒,所以就统统没收了。我们已经找过他们多次,把情况和他们说了,可他们说他们就认鉴定,别的什么也不认。我还和他们说了我们是新闻单位,怎么可能会拿着自己报纸的信誉开玩笑呢。汪总,你知道他们怎么说吗?他们说,你新闻单位,你新闻单位怎么了,不管你是谁,我们都不认识,我们就认这纸鉴定。对不起,你回去叫你们汪总拿罚款来,别的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们还说了,你告诉你们汪总,他要是来,一定要带上罚款,否则那就最好别来。”听到这里,汪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有点儿欺人太甚,好,我就走一趟。秦总,你去让李杨给我约一下他们局长。”秦南走出去后,汪洋又问道:“张和,你刚才说的他们总部的鉴定有没有给我们出示一个书面材料?”“没有,没有出,开始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那是一桩什么样的案子,当他们鉴定完后,才接到了我们省城经销总部的电话,他们也就是在接到了那个电话后,才知道那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他们就胆怯了,说起话来的口气也不是那么硬了。”“那他们也不至于拿自己家的品牌和信誉开玩笑吧?”“汪总,如果问题搞清楚了的话,那就是丑闻。如果让新闻单位披露出去,那这个品牌怕也就完了。”汪洋在地上来回走着,他点起了一支烟,不断地吸着。秦南走了进来:“李杨不在,出去办事了,等他回来再说吧。”“正好,那就暂时先不和他说吧。先等一等,我们这样去还是等于徒手和他们的重武器较量。”说到这儿,汪洋又对张和说道:“想办法,还是要想办法让他们的总部做出鉴定,既然我们的色拉油没有什么问题,那就应该拿到那一纸鉴定。否则,我们不好交代,不好和几百万的读者交代。你们想办法,越快越好,必须给我拿到。”“汪总,那还能来得及吗?那需要多长时间呀,我看我们还是去市工商局说明一下,澄清了,也就不用交那些罚款了,那些色拉油……”“不行,不是那么回事,我们不能只等着别人去给我们说清楚,得我们自己向读者交代。就按照我的意见办吧,越快越好。我就要那张纸,哪怕是上面只写几个字我都不管,我们绝不能就这样任其自然。”张和走了,办公室里只剩下汪洋和秦南。就在这时,门又开了,走进来五六个人,那些人都是各个部门的编辑记者,其中有人拿着当天的《宁阳纪事报》,不少人进门就气哼哼地吵着。汪洋和秦南很快明白了,那是因为他们手里拿着的这份当天的《宁阳纪事报》上,登出了一条让他们不能容忍的消息。那条消息的大意说:本市的一家报纸,在今年的报纸订阅促销活动中,购进了假冒明珠牌色拉油用于促销活动,坑害消费者。这批假冒色拉油,日前已被市工商局查封。这个消息虽然没有直截了当地点出这件事是宁阳都市报所为,可明眼人都会知道这是哪家报纸的事。汪洋尽力平息着自己的情绪,他没有在他们面前多说什么。最后,他还是把那些人劝走了,秦南也跟着走了出去。半个小时后,汪洋离开办公室,去了市委宣传部。只有李林副部长在部里,汪洋把《宁阳纪事报》登载的消息拿给他看。他看完后,也同样非常气愤,他说道:“他们这样做是严重违反报业行规的行为,怎么可以这样做呢?他们这么做不就把你们的形象给搞完了吗?”“李部长,我上次来部里时就已经说过,问题是我们那些色拉油根本就不是假货。他们这样做,是一种极不光彩极不正当极不合理的竞争行为。我现在开始怀疑这是一个阴谋,是针对我们《宁阳都市报》施展的一个阴谋。我们正在调查。”“等部长回来后,我马上把这件事情向他汇报。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得找他们交涉,以后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是不可能和他们交涉的,我如果去找他们的话,那是自找没趣,人家也没点我们的名字,我去找人家,人家不是有好多话可以回应吗?”下午的编委会完全出乎汪洋的意料之外,他们没有在印刷厂改制问题上花费太多的精力,汪洋没有想到,那天讨论起来都很反感,甚至只有他自己和秦南同意做的关于印刷厂改制的事,竟然在这次会上异常顺利地通过了。他们研究了具体的实施办法,就是先把改制的方案公布于众,公开征集社会资金的参与,然后再在那些企业中进行选择。他们更多地议论的是当天《宁阳纪事报》刊登的那条消息。大家气愤极了,可最终也没有想出什么切实可行的应对办法来。也就是在开完编委会后的第二天,汪洋就接到了张恒打来的电话。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三章 双开行动 刘学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