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荷花,夏日里的情趣,诗意盎然!

2019-10-06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77)

图片 1
  那天接到了女儿菲菲的电话,菲菲说,房子已经装修好了,等买完家具布置好新家,就和爸爸一起回来接她这个女主人正式去城市居住了,并叮嘱她这几天把家里的东西快处理一下。二十年前,丈夫去了南方的一个城市打工,两年后头脑活泛的丈夫组建了一家装修公司,带着一帮人在那个遥远城市打拼。去年女儿考上大学去了那个城市,空荡荡的院子只剩下她一个人。父女俩劝她一起城市居住,她说厌烦城市的喧嚷,没有同意。春节后丈夫来电话说买了房子尽快装修,让她早日搬过去。女儿也是再三恳求,她妥协了,她没有理由再拒绝了。终究还是要离开,她的心变得乱糟糟的。
  清清爽爽的家,没有要处理的东西,家居要留着,准备过年过节的时候回来住住,几只鸡鸭送給嫂子,家电不能搁置,送给弟妹,几亩农田早就给了小叔子家,唯一让她挂心的就是那半亩荷塘,荷塘是她对过去美好时光的记忆,那里溢满了她的笑声,陪她度过了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真的要放弃荷塘了,她的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痛……
  吃过晚饭,她踏着柔和的月光向荷塘走去。
  荷塘在她家不远处的河边,八十年代中期,生产责任制的春风刮到了这个闭塞的小山村,土地包产到户了,河边的半亩低洼涝地却没有人愿意要,身为队长的爸爸只好自己留下来。那年种上的玉米几乎绝产,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看着别人家往家运回牛角似的玉米,妈妈没少抱怨爸爸,爸爸只能挠头憨笑。
  看着水汪汪的的田地,她灵机一动:“爸,咱们种荷吧?”
  她的提议立刻得到父亲的赞许:“还是女儿有办法!”
  她抿嘴一笑:“谁让你们给我取名小荷呢!”
  那年冬天,爸爸妈妈挖塘砌堤坝,整整忙活了两个月,荷塘终于竣工了。第二年春天,爸爸从很远很远的一个村庄买来一推车的莲藕芽,细心地种在了池塘里,十几天后,清澈的水底陆陆续续地钻出一棵棵蜷曲的嫩叶,三两天过去,圆圆的荷叶渐渐铺满了半个荷塘。那年冬天,她家的莲藕居然卖了几百元钱,在当时可是一笔大收入,爸爸高兴得合不拢嘴,直夸女儿聪明。
  此刻,她坐在荷塘边,看着满荷塘的绿,那颗紊乱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周围静悄悄的,皎洁的月光透过柳丝洒在荷塘里,圆圆的荷叶如绿色的圆盘漂浮在水面上,静静地享受着月光的抚摸。几只小荷从荷叶间悄悄地钻出来,白色的粉色的一株株淡雅清丽,含苞待放的脸庞就像二八少女,娇柔地窥视这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有几条鱼儿在水下欢快游动着,引起荷叶轻微的摆动,偶尔,它们调皮地跃出水面,转瞬间又隐入水底。一阵微风吹过,几丝柳叶拂过她的脸庞,痒痒的,好像又回到了少女时代,心里有一丝丝的甜蜜,这时脑海会闪现那个潇洒的身影,每次坐在这里,她都有这种美妙的感觉。她清晰地记得与他相遇的那一天……
  那天中午,老天像下火,热得让人烦躁,她拿起一本书走向荷塘,那是一本当下男女青年最喜爱的《人生》,是她七拐八拐地在同学那里借来的。满塘的荷花盛开,闻着淡淡的花香,她坐在池塘边翻开书静静地看着,很快就陶醉在书的故事情节里。
  “别动!”荷塘边突然传来一声断喝,她愕然,抬头寻声看去,荷塘的一侧,一个男青年坐在椅子上,手里持着一块画板,正在飞速地画着,不时地抬头看她一眼,她明白了:他是在拿自己当模特。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乱涂乱画,不知道把自己画成什么样子?
  她有点生气,没等她说话,男青年就收了笔向她走过来,近视眼的她这次看清对方的面孔,高高的个子,白皙方正的脸,眼神带着热情,洁白耀眼的白衬衣熨被烫得棱角分明,下摆扎在蓝色的裤子里。
  他脸上带着微笑,说:“小妹妹,对不起,看你读书的侧影太美了,就忍不住画下来了,请你原谅!”声音略带沙哑,让人怦然心动的磁性。
  太帅了,像极了自己的偶像周里京。十七岁的少女脸红了,心中的不满随之消失了。
  他把手里的作品递到她手里说:“看,人和荷花的完美组合!”
  “好美啊!”她接过画,寥寥几笔的简笔画,几株出水的莲,莲的旁边,一个女孩静静地看书,宁静的神态就像清丽的荷。
  “本人愚钝,画技欠纯熟,没有画出妹妹的神韵,请谅解!”依旧是软软的话语。
  “不,你画得太好了!我哪有这么美,谢谢你美化了我!”她羞涩一笑,不敢抬眼看他。
  “认识一下,我叫展鹏,省美术学院的学生!”
  “我叫小荷。”她莞尔一笑。
  “小荷?一棵静雅的荷花,好美的名字!”
  “你是大学生?”
  “算是吧。”他笑着说,“你呢?”
  “我笨,高考落榜只能回家修地球。”
  “噢,你可以复读啊!”
  “爸爸不同意,两个哥哥成亲花了很多钱,家里没有钱供我复读,读高中也是我祈求来的。”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着转。
  他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整整一下午,她的心里涌动着一股热流、一股冲动,那个潇洒帅气的身影老在眼前晃动。夜深了,她毫无睡意,“展鹏”,她默默地想着这个名字,心里甜甜的,这是不是一见钟情?瞎想,人家是大学生呢?能看上你这个乡下妹?
  夜晚就在她的胡思乱想中迎来了黎明。
  
  二
  第二天和爸爸妈妈下地除草,她一直魂不守舍,一颗心早飞到了荷塘边,是不是他已在那里作画?中午收工回家,她匆匆吃了几口饭就往荷塘赶去。果然,展鹏已经在那里,依旧是昨天的装束,身旁多了一张放着颜料的方凳,他在专注地画着,似乎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她,她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打扰了他。画板上一朵粉色的含苞待放的荷悄悄地从荷叶间露出水面,一直蝴蝶围着小荷翩翩起舞。他抬头看看塘中的小荷,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果然那只白色的蝴蝶依恋在小荷旁边,好像等着展鹏把自己留在画面里。
  “小荷尖尖才出水,已有彩蝶恋花来。”展鹏画好最后几笔,在画的空白处留下两句话。
  “错了,是小荷尖尖才出水,早有蜻蜓立上头!”小荷急忙纠错。
  “哈哈,小妹妹来了!”展鹏微笑点头,他看看依旧在荷塘飞舞的几只蝴蝶说,“不要墨守成规,现在我看到的是蝶恋花。”
  “也是,不管是蝶恋花,还是蜻蜓落枝头,你都画出了美的神韵!”小荷一脸的佩服。
  “今天这是第一份作业。”展鹏看着手中的作品细细地审视着,寻找着瑕疵。
  “作业?”她一脸疑惑。
  “我明年毕业,想画一组山村风情的组画作为明年毕业的作业,昨天经过这里,看见小荷出水,甚是喜爱,就画了荷花出水的组画。”他笑着说。
  “我要完成这幅组画,从荷花出水画到绽放,对了,你愿意做我的模特吗?首先声明,费用先欠着,等我明年工作了再付!”展鹏半开玩笑说。
  “嗬,想赖账啊?你一走了之我去哪里讨债?”她也开玩笑地说,距离瞬间拉近了。
  “不要担心,我住姨妈家,她和你是一个村,磊磊是我表弟,跑不了的!”
  “好了,成交,一节课五十!”
  “价格不贵,我们学校的模特一节课需要二百呢!”
  “还有,荷塘是我家的,也要收费,一次二百!”
  “哈,一共二百五!小妹妹,二百五啊!”展鹏坏坏地笑。
  “二百五”当地方言的骂人的话,她反应过来,娇嗔地说:“你坏死了!”
  她真的做了展鹏的模特,早晨、中午、傍晚,她的身影留在了展鹏的画板上,依照他的指示摆动造型,荷花伴随着她绽开了笑脸。和展鹏在一起,她是快乐的,她忘记了高考落榜带给自己的烦恼,心里的阴影因为美丽的遇见一扫而光。天上是蓝的,水是绿的,她的脸是灿烂的,走路都哼着曲子。
  一天傍晚,展鹏边收拾画板边对她说:“小荷,晚上来荷塘吧,我们一起看月下的荷塘!”
  “晚上?”她有些犹豫。
  “不放心我?这几晚月色好,我几乎每晚都来,月下荷塘是最有诗情画意的,不看可惜了!”
  “我怕你?来就来,你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我?”
  回家吃晚饭,月亮已经从东山口升起来,她精心打扮了一番,粉色的上衣,白色直筒裤,长长的头发在脑后竖起了高高的马尾,她照照镜子,浑身透出一股少女的香气。忽然,她的脸颊上出现羞涩的红云:自己为什么这么打扮,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展鹏了?他喜欢自己吗?今晚去荷塘会怎么样?她的心不由地怦怦直跳。
  她迈着轻快的步子踏着月光来到荷塘,展鹏已经到了,月光下的他更显英俊。
  看见她到了,他笑着说:“小荷,你看月下的荷塘比起白天是不是别有一番情趣?”
  她想说,荷塘因为有你变得可爱,她偷偷地瞄了他一眼,羞涩地低下了头。
  两人并肩坐在铺着报纸的地上,他看着荷塘,梦幻般的磁音在她耳边响起: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han)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没精打采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
  好美啊,荷塘月色!这一刻,小荷醉了,醉在了荷塘的梦里,她希望梦一直做下去,不再醒来……
  
  三
  满塘的荷花竞相开放,她的笑容隐去了,展鹏说过,他的作业是小荷出水到绽放,荷花开了,展鹏就要走了。果然,那天中午,展鹏画完了最后一笔,又修改了几处,对她说:“小荷,今天下午我要走了,谢谢这几天你对我的帮助!”
  她顿觉失落和惆怅,眼泪悄悄地溢满框内,她偷偷地拭去。
  他似乎没有发现她的变化,顾自收拾东西,说:“小荷,明年分配工作,或许会分到咱这里工作,到时候我会来看你的!”
  她点点头:“嗯,我等你!”
  他诧异地看她一眼,欲言又止,沉默一会,说:“好好的,我走了,祝你有个幸福快乐的人生!”说完,他背起画板拿起包大步走了,远远地,他冲她摆摆手,很快隐身在了树林里。
  他走了,带走了她那颗情窦初开的少女心,宁静的夜晚,她徜徉在荷塘边,沉醉在有他的梦里。风儿吹过荷塘,荷叶轻轻摇摆,塘边似乎少点什么?塘边缺少了柳,缺少了柳对荷塘的眷恋。她要种柳,留住她的荷塘梦!她从河边挖来一棵柳树苗,小心地栽在塘边,精心地照料着,小树似乎懂她的心,居然被她移栽成活了,绿绿的叶片错落有致地点缀在柔软的枝条上。每年她都会栽上一棵柳,她要把荷塘的周围栽满柳树,有月的夜晚,她坐在荷塘边,看柳枝轻拂水面,用心体会着荷塘月色的美景,仿佛他就坐在他身边……
  一年一年,柳树已经长大,她也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女孩长成了一个风韵雅致的姑娘,他没有回来看她,或许他早已忘记了荷塘边邂逅的小姑娘,她的心如刀绞般的疼。她想起了《人生》中的巧珍,自己是不是那个傻傻的丫头?终于有一天,她鼓起勇气走进展鹏的姨妈家,展鹏的姨妈告诉他,展鹏毕业后分在县里的一所学校教课,和本校的一位老师结婚了,后来他辞职去了南方,和同学办了一家美术学校,再后来他举家南迁定居在那里。
  他果然忘记了她,也许,他从来没有记得她,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一个小女孩,仔细回想,她一直在自己的梦里陶醉,品味着相思的美丽与心疼。她的心痉挛着,初冬的荷塘一片荒凉,枯黄的荷塘打了卷横七竖八地躺在浅浅的水面上,几只小鸟啄食着枯萎的莲蓬,发出“啪啪”的响声,她的心如同萧瑟的荷塘,没有了生机。
  阴沉沉的天空下起了点点细雨,雨水浇在她的脸上是那么的冰冷……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看着雨打荷叶,似乎听到荷叶的哭声。她痛痛快快地哭了,把几年的相思尽情地释放在淅淅沥沥的雨点里,忧伤的泪水和雨点一起流到了地上,流进了荷塘……
  湿漉漉地回到家,躺在床上,任凭妈妈怎么喊她也没有起身。赖在床上两天,第三天她起身梳理,看着镜子中红肿的两眼,苦涩地笑了。她对妈妈说:“妈,我想结婚,你去欧阳家问问,这门亲事他们还愿意吗?”

整理编辑:诗词轩

就让我们把一颗躁动的心深深的沉在李重元的夏词里吧,让神态从容娴和,让灵魂宁静致远……

池塘边被人折去叶子的荷茎,依然那么高傲的亭亭的立着,荷茎的横截面上是似藕一样的孔,都说藕断丝连,殊不知,这茎断了也有绵长的丝拉扯不断呢,像是绿色的藕,只是没有藕节罢了。

天空上的大太阳落在水里,立刻失去了燎人的火热,静静的水面倒映着太阳的影子,酷似那被轻纱笼着的荷塘月色,小风吹过,荷叶悉悉索索的搅动满池清香,那绿影之下的水面皱了起来,于是水中的太阳也被弄碎了,像亮闪闪的金片散落在水中,波光粼粼的,一时煞是好看……

那半片浮在水面上的残荷,一根茎恰恰长在半圆形的荷叶中间,像一把原生态的创意小扇,荷叶上面清晰的脉络是小扇上透剔的扇骨,扎在荷塘里的绿茎便是扇子精巧的手柄了。

图片 2

要说这荷塘建得也满有意思的,形状非方非圆而像一只伸出头的老龟。龟头和龟颈伸向幽静的小路,龟壳突出水面处是一顶小木亭,亭内有一方石桌和几个石凳,亭子的地面是圆形的,四五步石阶下就是水面了,水色黄绿黄绿的,像是没有浮出水面来的老龟的身子。

这该是怎样的一场夏日美好呢。

当我爱上荷塘的时候,荷塘里的一景一物都是我眼中难舍的情趣。

图片 3

而在那数不清的荷趣里,我还是最喜欢那柄卓卓风姿的荷叶。它是姑娘们身上飘逸的荷叶裙、它是森女们手上优雅的荷叶伞、它是吃货们嘴里流油的荷叶鸡、它是老人们桌上清凉的荷叶粥、它是中医们秘方里除湿的荷叶饮、它更是文人墨客们笔下描不尽写不完的荷叶情……

部分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夏天里,选一无风无雨朗晴的日子,坐在伸手可汲水面的荷塘边,这里的荷叶不是“接天莲叶无穷碧”的那种,而是靠近塘边,稀疏的荷叶间能露着小半洼水面的那种不太茂盛的荷塘。

作者:燕眯诺夫斯基

六月天,琼海专为“候鸟们”迁徙而建筑的小区彻底的安静下来。

年龄不同,看荷塘的感觉也各不相同了。

每每到酷暑时节,坐在荷塘边,我都会和着香风轻吟周邦彦的半阕美词:“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那充满禅意的莲蓬,给了我巧渡红尘的智慧;那闲适安逸的青螺,给了我从容恬淡的慢生活;那衰而不败的残荷,给了我永远不灭的精神……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荷花,夏日里的情趣,诗意盎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