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红土坪的艳阳天

2019-10-06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84)

图片 1
  一
  今天肯定又是热得要命,年年到这个时候,都是这样,而且一年比一年热。我看着外面刺眼的阳光,心里直犯嘀咕。
  阳沟后头的走廊上放着一个大澡盆,里面爸爸妈妈,以及我自己的换洗衣服堆了不少,我急忙走出去洗衣服。
  我正在洗刷刷洗刷刷忙得欢,突然,躺在床上的妈妈在屋里喊:“冬冬,冬冬,你在干啥呢?还不做早饭,你爸爸回来肯定饿了!”
  我应道:“妈,你歇着!饭,我洗好衣服就做!爸爸回来,还早呢。”妈妈没有做声了。
  待耀眼的太阳到了走廊边沿,我洗完了衣服,转身进了屋子。妈妈一看见我就说:“你看你,晒成什么样子了!快用毛巾擦擦脸上的汗!”顿了顿,她又说:“你要洗衣服,后面晒人,可以到屋前走廊里洗啊!”
  我一边擦汗,一边回道:“脏衣都被水泡了,太重了,我不想移来移去!没事。”妈妈又不吱声了。
  我匆匆擦了几下汗,就做起饭来,满屋子只听见我把锅碗瓢盆弄得“叮叮当当”直响。我用电饭煲煮着饭,然后,就去洗菜。当我走到水缸边,发现缸里只剩下少半缸水了,就打开了水龙头。那水“咕哧咕哧”从龙头里冒了几下泡泡,才“唰唰唰”地流下来。
  我看有了水在流,放心了,就从缸里把水舀了一铁桶。然后,我一手拎着水桶,一手提着装有白菜萝卜的铁桶,走到屋前的走廊里认真地洗起菜来。
  菜洗了一大半,我发现水不够用了,就转身走到水缸边。陡然,我看见水龙头不知何时罢工了。这一下我着了慌:爸爸在田里上工,家里的饭菜还没有着落,他回来吃啥?
  我急忙拎了一个胶桶,拿了一把水瓢,跑到水井里一看,只见井里的水已经见了底,小鱼小虾在泥沙上、枯叶丛里活蹦乱跳。
  是谁这么缺德把水放干了!我有些气恼!但是,生气不能解决问题。我只好顺着井里的三根胶管沿管子往外一路调查。当我查到一丘田坎外的水沟里,只见那里的黑胶管断了,水肯定早流光了。
  由于我刚回家不久,也不知道那是谁家的水管,一时不知道找谁。再说,我就算找着了归属,又能怎么样呢?水是没有指望了!我一边懊恼地想着,一边提着空桶往回走。
  
  二水来了
  当我走到屋场墙角,三婶看见了耷拉着脑袋的我,便问:“没有舀到水?那是我家小牛闯的‘祸’!你到我家水缸里舀一些!”
  我听了三婶的话,佯装笑道:“没事!没事!”我一边敷衍着,一边往家里走。当我走到屋前的水泥塔里时,突然,我听到身后传来水瓢与鉄桶“叮叮当当”的响声。我转身一看,只见三叔正挑着两鉄桶水一晃一晃地从塔角回来了。
  我诧异地问:“挑水啊?”
  他“嗯”了一声,笑道:“水缸里焦干!”我一听三叔这话,油然想起三婶子刚才的建议,差一点笑出了声。
  
  三
  三叔笑了笑,继续挑着水一晃一晃地往家里走。我看着他的身影,想问问他的水源,却又不想再折腾了。于是,我急忙走进了屋,妈妈见我提着空桶回来了,问:“井里也没有水了?”
  我“嗯”了一声,继续想办法洗菜、炒菜。
  当我一切准备停当后,老爸还不见人影。
  妈妈说:“你去看看吧。”
  我“唉”了一声,给妈妈盛了一碗饭,夹了一些她平时爱吃的菜,送到她床边。妈妈见了,急忙用手努力撑起身想起来。我急忙把饭放在床边的桌子上,搀扶她坐起,并在她身后添加了一个枕头,以便她有一个靠处。
  待妈妈靠稳当,我又将饭递在了她的手上。看她吃得香,我就说:“妈,你先吃着,我出去接一下爸爸,顺便把衣服清洗一下。”
  妈妈微笑道:“你去看看吧,也不知道你爸‘死’到哪里去了?”我得到了妈妈的“恩”准,就急急忙忙挑起两桶衣服走在了山谷的草径上。
  我沿着蜿蜒的小山路走了三支烟的功夫,才下到了靠溪的水渠边。当我正要下一个台阶时,猛然看见我们邻组住在半山上的婆婆背着满背篓的衣服,也来到了水渠边,正和住在渠边的大妈打招呼。我只听见大妈问:“你那里的水也干了啊?”
  婆婆笑道:“干了!早干到底了!”
  大妈说:“去年干了四个月!整个坪上都干白灰了!住在山顶上的人都跑到溪里来挑水!今年只怕又是先样子哦!”
  婆婆笑道:“电视里天天播,有一些人喝水,要到十几公里的外地去拉!也有一些人排队挤在一个水井边,家人轮流换班排队,几天才舀到一些水!照这样下去,不得了哦!”
  大妈应道:“是啊,是啊!”
  我一边听着她们的议论,一边将衣桶撂下,放在水渠边经常洗衣服的老地方,匆匆忙忙走了。当我走到自己家的田边一看,田里的水稻倒是割了一片,就是不见老爸的影子。我四处瞭望,估摸着老爸经常溜达的地方。于是,我来到了一个深潭边,老远就看见一棵老柳树底下有人正在拉鱼竿。我仔细一瞧,可不,就是老爸!我几步撩到老爸身后问:“爸,我到处找你!你早餐都没有吃,莫不饿?”
  老爸的头也不回,压低嗓子说:“轻点!轻点!莫把鱼吓跑了!”
  我急忙压低嗓子笑道:“那么远,鱼也听得到我们说话?”
  老爸一本正经地说:“它们灵性得很!”
  我又问:“太阳这么大,鱼都躲到水底困瞌睡去了!”
  老爸说:“这里有柳树荫,它们正好乘凉!”
  我还问:“屋里有菜,家里人都不馋嘴,你给哪个钓鱼哦?”
  老爸说:“给你妈妈钓的!她正在生病,钓几条鱼给她补补身子!”
  我顿时想起自己临出家门时妈妈说的话,撇了撇嘴,笑道:“你和老妈吵了一辈子的架,现在你还这么上心给她钓鱼?”
  老爸回头笑道:“臭小子,回头我把这话告诉你妈,看她怎么收拾你!你懂什么?”
  父子俩正斗着嘴,突然,我看见鱼儿上钩了,急忙说:“快拉!快拉!快拉!”其实,老爸早就在拉,钓竿都拉弯了。
  我蹦着脚,见老爸把鱼扯上了岸,急忙跑过去用手抓鱼。老爸在我身后看着我手忙脚乱,猛然从他嘴里蹦出一句:“今天真是走运,接连钓到好几条大鱼!临出门,我就听见喜鹊叫,就知道有好事!够了!够了!走,回家去!”
  我急忙把从鱼钩上取下的鱼放到鱼桶里,提起桶跟在老爸身后走。
  
  四
  我一路走,一路回想并怀疑着老爸的话,心里有些好笑。对他的话,我本来不该怀疑。老爸是鲁班的若干代传人!鲁班,众所周知,是大能人,甚至是神人。既然老爸是神人的徒孙徒孙的徒孙,有一点“异能”,似乎顺理成章。可是,在我的童年里,老爸就在我面前闹了几次笑话。一次,我听别人说,我老爸会吞竹签。我就当面问他:“是真的吗?”
  老爸一本正经地说:“当然!”我就要求他表演给我看,老爸就给我玩起了太极,推三阻四敷衍我。最后,我反正是没有看着!另一次,我又听见别人讲,我老爸会“法术”,像孙大圣一样,会给狗狗使“定身术”!我回家后,一见着老爸的面,就要他将“法术”传授给我。老爸就给我颂词:赫赫阳阳,日出东方,你家有只恶犬,不知黑白花黄……你若要咬,我叫猛虎来捉!当时,老爸像诸葛亮背《铜雀台》一样,是出口成章;我呢,像三国中的张松一样,是过耳不忘!谁知,我刚记住“法术”,老妈“扑哧”一笑,泄露了天机!老妈说,当时,我老爸见着狗狗,是在使“法术”。狗狗见着我老爸那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当时也吓愣了一会儿!但是,等狗狗清醒过来后,它就使劲儿追我老爸。结果,狗狗把我老爸的高筒皮靴也扯烂了一只!我想到这里,忍不住“嘿嘿”一笑。
  老爸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回过头来问:“你笑什么?”
  我笑道:“笑你的靴子被狗扯烂了!”
  老爸听了这话,也“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五
  父子俩一路笑着,很快就来到了渠道边我放衣服的地方。老爸急忙放下鱼竿,将桶里的衣服倒在渠道边,我也急忙放下鱼桶帮忙清洗衣服。住在渠道边的大人小孩都跑过来看我们钓的大鱼,嘴里“啧啧”称奇,满脸的羡慕。我老爸要送一些小的鱼给他们,并解释说,大的要给我老妈。他们一听我老妈病了,都委婉地谢绝了。
  待父子俩洗完衣服,我笑道:“你又要挨骂了!”
  老爸听了,一愣,也笑道:“就你妈那脾气,早习惯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说:“你回去,可别乱说话啊!”
  我笑道:“打死,我也不说!”
  老爸一听我这话,他的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当父子俩回到家,老妈一见老爸就开了“骂”:“‘死’到哪里去了?这么半天才回来!”
  老爸意味深长地对我看了一眼,才嬉皮笑脸地对老妈说:“钓了几条大鱼!给你补补身子!”
  老妈笑道:“不就是个‘中暑’吗?用得着大惊小怪!我可没有那么娇气!”
  我看他们老夫老妻相安无事,笑着把菜热了一遍,端上了桌,老爸立马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桌子边吃了起来。他一边吃,一边问我:“你妈吃了吧?”
  老妈立刻笑着接口道:“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早吃了!等你‘死’回来,我还不得饿死啊!”老爸的鼻子里“嗯嗯”着,吃得很欢。
  趁他们都在的功夫,我就想去晾衣服。
  老爸问我:“你不吃啊?”
  我说:“饿不死的是厨子!我等一会再吃!”
  我不等老爸再唠叨,上到了楼上的走廊里晾衣裳。
  我一边晾衣,一边看山湾。只见大风阵阵,湾里原本绿意盎然的麻叶被风吹翻,露出背面,一大片泛白。
  湾里居民的屋顶黛瓦上也隐隐闪耀着大片火苗。我抬头看着火辣辣的太阳,心里有些无奈。
  当我晾完衣服,正在下楼时,老爸在楼下一见到我,就对我嚷道:“中午就别出去了!在家休息!下午等太阳不晒了,就去打谷!”
  我“哦”了一声,放下手里的衣桶后,才走到桌子边端起饭碗吃了一些东西。
  我吃完了饭,出门站在水泥塔里看风景。
  这时,老爸蹑手蹑脚地跟了过来,悄悄地对我说:“去,给我买包烟来!”
  我噘着嘴,说:“早不买!刚才不是都到了河边么?”
  老爸说:“忘了嘛,去,别啰嗦!”
  我知道老爸有气管炎,老妈不让他抽烟,就说:“我不敢!如果让老妈知道了,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老爸对我瞪着眼珠子,说:“你不乱讲,她哪里知道?”父子俩正僵着,组上的一个叔叔老才从山岗上下来串门。此时,他刚好走到塔角,我老爸见了他,就好像见到了救星,连忙冲他招手。那老才也真“鬼”,知道我老爸是“妻管严”,就站在远处,用右手掌罩着嘴佯装问,就是没得声音。等我老爸急眼了,老才才笑着走了过来,接过我老爸的钱,一把塞在我的手上,冲我老爸低声笑道:“叫他买去!”
  我这才无奈地接受了老爸的“艰巨”任务。过了很久,我终于把烟买回来递在老爸的手上。他和老才一边抽烟,一边笑着走出了塔外,两个穿一条裤子的搭档不知道又躲到哪里去协商“国家大事”了。
  
  六
  大人们总有他们的事,我就守着我妈妈。看她没有啥子事,我就拿了一本《唐诗宋词鉴赏》,躺在撑椅上看北宋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老妈见我看得入神,问:“什么书?看得那么津津有味!”
  我笑道:“说了,你也不知道!”
  老妈佯装怒道:“我是没有读过什么书!可是,那是什么时代!你还看不起你妈?”
  我急忙赔礼道:“没有人看不起你!我能够读书,还不是你在我后面管我吃喝嘛!”
  老妈听了这话,笑道:“你知道就好!要不是……”我知道老妈妈又要开始念经了,便四处张望,想生出一点事儿来岔开她的“紧箍咒”。
  但是,我一时没有找到,正想着,突然,听见门外有人嚷:“冬冬,快来看,有一条蛇!”
  我急忙奔出屋子,一看,原来是小婶婶,便毫不犹豫地跟在她后面跑。两人跑到一丘田角,只见稻草丛里懒洋洋地躺着一条菜花蛇。我可没有抓蛇的经验!蛇被我们的脚步声惊动了,双眼瞪着我们;我的双眼也瞪着蛇,心里紧张得要命!小婶子看它快要溜了,见我紧张的样子,只好急忙不顾一切扯住了蛇尾。我见状,也急忙折断一根树枝,迅速掰掉多余的枝叶,留下树杈,用树杈叉住蛇头,两人好不容易逮住了蛇。我找来一个空袋子,把蛇装在了里面,送给了小婶婶,她拎着蛇袋笑眯眯地走了。我突发奇想:我去找蛇去!
  于是,我就翻岗越岭四处去寻找蛇。我知道蛇这东西可不好对付,我的二叔就是被蛇要了性命的。但是,我鬼使神差地还是去寻找蛇。
  当我手里拿着树杈棍子走到一处堰塘高墙边,猛见又有一条菜花蛇横着爬在石墙上的一排树枝上。我紧张兮兮地几步窜过去,学着小婶的样子,一把扯着了蛇的尾巴。但是,下一步该怎么办,我不知道。真是奇怪得很,它竟然没有怎么反抗!就在我和蛇相持不下时,我忽然想起别人经常捉蛇的动作,急忙丢掉树杈,五个手指往蛇的身子上轻轻一握,顺着它的躯干往上一撸,很快握住了它的七寸,将蛇抓住了。

还装!我杏眼一瞪,挑明了说:“少跟我装蒜!魏水刚,我可是跟你一个妈肚子里出来的,你想些什么我还不知道吗?说!你到底和雷逸说了什么!!”“肉肉,你先不要激动嘛……有话好好说,是那小子跟你告状了?”魏水刚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恶人还先告状!他要肯说,我也不至于误会他,还哭得稀里哗啦的……狠狠拍了记书桌,将桌上的书都推得东倒西歪,我怒吼道:“魏水刚,你以为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卑鄙下流无耻吗?告诉你,以后你要是敢再吃饱了没事管我的事!我就要你好看!听到没有!!”魏水刚的火暴脾气也瞬间爆发出来,他同样以怒吼的方式回应我:“你这个死丫头!怎么和你哥我说话的?!这是对哥哥说话的态度?”不就比我早出生几分钟!牛什么牛哇!嗓门比我大了不起吗?吼我?我立刻不甘示弱地吼回去,并冷冷地讽刺道:“是你先没有哥哥的样子!我才会这么做的,就算我不对,那也是跟你学的!”“好,好啊,你竟然为了个认识不到几天的男人和我吵架,反了你啊!”魏水刚冷哼道。“是你先做错了事!还跟我这么大声!臭水缸!我再也不要理你了!”说完抓起一堆书就往他身上砸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丢下他就跑。我真的气疯了……我竟然砸了我老哥……魏水刚微微愣了一下,马上气急败坏地踢开书本跳脚怒声大吼:“死丫头,竟然敢叫我水缸!”“砰”的一声,我将老哥关在了我的房门外。立刻听到他撞到鼻子的咒骂声,紧接着是拍门声,“臭丫头!你给我出来!听到没!!”“你走开!!我才不要看到你!!”背对着门板,捂上耳朵不想听老哥的声音。笨哥哥!臭哥哥!可恶!这是我出生到现在以来……第一次和哥哥吵架,呜……吵架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哥哥竟然还叫我死丫头,他不疼我了……明天,明天我要去跟雷逸道歉,为我那白痴哥哥道歉,理梵中学到底是什么样的学校?竟然让我哥哥如此变本加厉,以前最多是他不喜欢我和别的男生说话,现在好了,只要是我身边的雄性动物,他通通赶走……魏水刚不甘愿地敲门,低声道:“喂,吃饭了。”“不吃。”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拜托,我们刚吵完架耶,哪有这么快就开门的!“我特地给你煮了你爱吃的东西哦,乖乖地出来吃嘛。是哥哥不好,肉肉,出来吃饭吧。”魏水刚不禁软语讨好道。能让我如此高傲的大哥狗腿一把,也只有我才有这办法了。打开房门,我红着眼睛一脸哀怨的问:“你真的知道错了?”“嗯嗯。”魏水刚猛点头,同时献上他精心准备的晚饭。望着那绿油油一片不知所云的食物……我不由嘴角抽搐,“可是我想出去吃。”我才不要吃大哥煮的饭呢,这东西吃下去,我非常肯定自己会拉肚子!“好,你说了算。”魏水刚宠溺地拍拍我的头,无奈地答应了。“哥,我最喜欢你了!”我就知道大哥疼我!本以为哥哥就这么放弃了,没想到,三天后我见到了几个月没见的父母,我这才知道,他根本没有放弃!瞧他那一脸贼笑的,愣是看我笑话!可恶!可恶!魏水刚!!我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水柔宝贝,让妈妈好好看看,是不是又没乖乖吃饭?”老妈一个箭步就把我抱到了怀里,开始问东问西。惹来老爸无数白眼,没办法,我老爸可是宠妻一族的。我努力使胳膊上挤出点肉来,大声反驳道:“哪有,我每天都很乖地吃饭,吃哥哥煮的饭哦,妈妈也尝尝吧。”顺便陷害下老妈,有福同享嘛,有难自然要同当啦!老妈脸色顿时黑了半边,结结巴巴地问起:“呃……是水刚做的饭啊?不,不用了吧,不是有李嫂吗?”我想老妈是永远也忘不了,当初老哥第一次孝敬她的点心吧,包裹着华丽外衣的毒药,吃完后,老妈在卫生间里呆了整整一天,并发誓再也不碰大哥手里出产的任何可食用物品。“妈咪,李嫂因为家里有事,哥让她放假回家办事了。”李嫂你快回来啊!!我快被老哥折磨死了!!老爸顿感欣慰地感叹:“这样啊?小子有进步,会关心别人了。”老爸……等你吃了老哥煮的饭,再感叹也来得及!老妈皱皱鼻子,向我老爸撒娇:“老公……”不愧是厚脸皮掌门人,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撒娇,也只有我老妈做的出来了,都不会脸红的!老爸给我戏谑的眼神盯得不好意思,轻咳一声道:“咳,那我们去外面吃吧。”“爸,妈,我都买了菜了,要去外面吃?”魏水刚这才从厨房里出来,可他的话刚说完,老妈好不容易恢复的脸色又黑了。“水刚宝贝,我们刚回来,哪忍心让你做饭啊,我们一起出去吃嘛。”不愧是老妈,话说得就是漂亮。我暗暗学习,我就是说话太直接了,才把偶像给吓跑了!“好吧……妈,你不要叫我宝贝啦,我已经十八岁了。”魏水刚红着脸抗议,真怕他把手里的锅铲都丢过来。最后,大哥自然是敌不过老妈的软磨硬泡,再加上老爸杀人般的眼神,傻子才会跟老妈对着干。一家四口浩浩荡荡地进了一家看似古色古香的饭店,我连店名都懒得瞧,反正老爸给钱,由穿着漂亮旗袍的服务员带领下,进了一个雅致的包厢。看得出店家花费了不少心思,等点完了菜,服务员出去了,老爸才说……这家饭店,是我们家的,我狂晕!跑自家店里吃饭,难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至于为什么来这儿吃饭,那理由更晕了,顺便视察……我怎么有这么个工作狂的老爸啊!“水柔宝贝,听说你有了喜欢的人了?”老妈颇有深意地微笑着拍拍我的手问。不用猜我也知道是谁说的,白了一眼老哥,我很大方地承认了。“嗯,妈咪是从某水缸那儿听来的吧……”果然魏水刚几乎是跳起来大叫,“魏水柔,你说谁是水缸了?!”懒懒地看了他一眼,我恶意地笑道:“谁搭腔我就说谁。”谁让你搬爸妈来,我气死你!“你!”魏水刚被气得除了你字,再吐不出其它来。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哼哼,让你知道就算是病猫,我还是有爪子的!老爸见我们吵得不可开交,谁也不服谁,不得不出声阻止,“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是怎么了?从出生到现在没见过你们吵架的。”“我才不跟她一般见识,妈,你可要好好管管她,这么小就开始追男生了。”魏水刚阴险地向老妈告状,企图引起老妈共鸣。我怎么可能让他得逞!“臭水缸你!”想不到老妈笑得花枝乱颤,猛拍我的背,“追男生?哈哈!果然有你老妈我当年的风范。”“嘎?”这次轮到我傻眼了,我一直知道老妈比较厚脸皮,可没想到,她会赞成我追男生。魏水刚仿佛舌头被猫咬了一般,口齿不清地惊叫:“妈,你,你说什么?”老妈眨巴眨巴眼睛无辜地反问:“我没说过吗?当年可是我追的你们老爸。”而坐在一旁的老爸,顿时整张脸通红,尴尬得直咳嗽。“妈咪,你好厉害哦!”哇!老妈以后就是我的头号偶像!“我真的没跟你们说过吗?”老妈可怜兮兮地瞅我们。“完全没有……”我和大哥难得统一摇头,我们怎么有这么个妈妈啊……“呵呵……呵呵……大概是我忘记了,现在说也不晚嘛。”老妈妩媚地拨弄着秀发,瞥了老爸一眼。这就是我们的老妈,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皆流露出女人特有的性感韵味,也难怪我们那冰块老爸变成标准的妻奴。拉着老妈的手臂,我好奇地问:“妈咪,你当年是怎么追的老爸的?快说说嘛。”无视老爸射来的电光,这个老爸醋劲太大了!竟然连女儿的醋也吃!再瞪,还瞪!偷偷朝老爸那做了个鬼脸,我就是不放手。收到我的鬼脸,老爸不得不干咳道:“咳,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不就是那样嘛。”“老爸,你说的那样到底是哪样啊?”抗议!我们这些做子女的,也是有知情权的!“老公你一边去,不要妨碍我和女儿说悄悄话。”老妈兰花指一戳,老爸立刻闪一边去。可怜的老爸,这辈子都被老妈吃得死死的,再没机会翻身了。“老婆,很丢脸耶……”老爸爸小声嘟囔着,含糊地抗议。“那也是我丢脸,你紧张什么,当年是我追的你,又不是你追的我,没事瞎紧张。”老妈美目一翻,反倒怪起了老爸瞎操心。虽然我们是妈妈生的,可是我和大哥完全不像老妈。经过本人的仔细观察,只能说我和老哥属于基因突变……见到老妈瞧着我,我立刻配合地撒娇道:“妈咪你快说嘛。”做妈咪的女儿又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怎么可能连老妈的眼神都看不懂。老妈得意地扬起下巴,示威地说道:“瞧吧,你宝贝女儿也想听呢,去,去,到一边待着去。”向来宠爱妈咪的老爸,怎么可能会和她计较,轻笑着端起茶杯喝起来。“妈咪,当初真的是你追的爸爸吗?”我是真的想知道,十几年前,那并不开放的年代,妈妈是如何追到老爸的,嘻嘻……也算是取取经。“当然,想当年我才十六岁,当时特别热衷于占卜,那次机缘巧合下,我得到占卜室大师的指点,他告诉我那天我将遇见我的真命天子。于是在那樱花树下,我第一次见到你们的父亲,当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知道,他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人,结果他慢慢地朝我走来,并弯下腰对我轻笑着说:‘同学……你踩到我的衣服了……’”说完老妈咬牙切齿地瞪了一眼老爸,足以听出老妈当时有多尴尬。“哈哈哈!!!老爸你太强了!哈哈!”魏水刚微微一愣,等反应过来后狂拍桌子笑倒在椅子上。“水刚宝贝,你是不是皮在痒了?老公!你儿子欺负我!”“刚儿,听你母亲把话说完了,小心她用绝招……”老爸提醒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老妈的手已经爬上了老爸的胳膊上。神会保佑你的老爸,你就安心地去吧!“妈咪,不要理哥啦,你继续说嘛。”我打断了老妈的报复,撒娇道,眼神却看着老哥,挑高了眉毛暗示,我可是救了你一命的。“后来嘛,我就发誓,我要追到他!在追求的过程里,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他,而他也开始对我有了好脸色,真是不容易啊。你们别看现在他看起来跟个好好先生一样,年轻的时候那个脾气哦,啧啧,天知道我吃了多少苦头才追到他的。”话语中虽有埋怨,可老妈满脸甜蜜的样子,真是让人羡慕。从小我和哥哥就知道,老爸最疼的人就只有老妈一个,对我们,除了严格还是严格。“老婆,在孩子面前给我点面子,你这么说让我以后怎么建立威信。”“幸好当年我追了你,否则我将后悔一生,没有你的日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老婆,我也是,当年要是错过了,真不敢想象没有你的日子。”完了!老爸老妈又陷入二人世界了!一把年纪了,恩爱起来完全不看场合的!“老爸……老妈……麻烦你们,我们在吃饭,你们这么肉麻,会害我和妹妹消化不良的!”魏水刚无力地趴在桌上,嘴角强烈地抽搐道。“臭小子,你妹妹都有喜欢的人了,你怎么还不给我找个媳妇回来?”话题一转,立刻又转悠到老哥身上,不过据我所知,哥哥似乎有严重的洁癖,上学到现在,从没有和女人多说话的,老爸要是座冰山的话,老哥就是块木头!“妈!我才十八,不是二十八!等等……你们不反对肉肉,不,妹妹追男生吗?”魏水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妈迷糊地看着老哥,充满自信地回答:“为什么要反对?我女儿喜欢的人肯定非常优秀,否则她也看不上眼。”“妈咪!”我可没老妈那么厚脸皮,一股红潮登时爬上了脸蛋。“妈!妹妹还小,你怎么放心她去追男生的?!”老妈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道:“有什么?我十六岁就追你老爸了,水柔宝贝还比我当年晚两年呢,水柔宝贝,妈咪支持你!”“天啊!是我太落后了?还是老妈你在美国待的太久了?竟然不阻止,反而还支持?!”魏水刚猛拍了记额头,满脸郁闷地倒在椅子上。“为什么要阻止?这可是好事啊,我女儿果然长大了!好舍不得!水柔宝贝给妈咪来亲一口!”我可以告妈咪非礼吗?……“爸,你都不管管妈妈的,柔柔都要被带坏了。”魏水刚登时跳了起来,朝老爸发送SOS。可惜……一个妻奴,能指望他什么?“儿子,不要太紧张了,你妈妈和我会支持,也是做过调查才敢放手让你妹妹追求那男孩的,我知道你想保护妹妹,可是再脆弱的小鸟也是要展翅高飞的。”“可是……”魏水刚好想说些什么。老爸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放心吧,你妹妹已经长大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或者说,在四年前就已经知道什么是她想要的了。”总算平安搞定老爸老妈,我又可以安心地追着偶像跑了!哈哈!偶像,经过我妈咪的鼓励,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你等着接招吧!一早到了学校,我就拽着小米到走廊去问话。努力摆出昨天晚上看的警匪片里审问犯人的表情,我恶狠狠地问:“死小米,我哥有没有交代你什么?”这死小子,不给他点厉害是不会说的!“小柔,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米佑仁愣了会儿神,以看怪物的表情望着我。丢给他记白眼,没好气地问:“切!我本来就很聪明!快说,我哥交代你什么了?”小样看不起我,也不想想自己文化课是谁帮忙过的,死小子,根本就是过河拆桥!“其实也没什么啦,也就是整整雷逸,让你和他保持距离什么的……”米佑仁倒也坦白,反正都被知道了,还不如都说了。跺了跺脚,我咬紧牙关狠狠地挤出话来,“可恶!我就知道,连我老爸老妈都从美国召回来了,可惜,哼,他做梦也想不到我爸妈反过来支持我,所以要在背后搞鬼!”“完全答对了,水缸表哥的确是这么说的。”米佑仁手里要再有个打满10分的牌子,就更像是那电视上的评审了。瞧把他得意的,还不就是我哥的帮凶!“死小米,我可警告你,不许听我老哥的话,知道没,否则哼哼。”敢伤害我偶像的,我绝对不饶他!“不是吧……你这不是为难我啊,我可都是听水缸表哥的。”米佑仁当即把一切推得一干二净。“某人是不是不想再要他的零花钱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打电话去跟姑姑说一声,说某人啊……”哼哼,就不信死小米他不怕。“啊!我的姑奶奶,饶了我吧,我快疯了!被你们两兄妹搞疯的!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认识你们两个的!”米佑仁抓着他那柔顺的头发干嚎,吓得经过的同学统统离我们两米远。切,都是群胆小鬼。“乖哦,亲爱的表弟,辛苦你了,事成之后自有你好处。”给一巴掌,再丢颗糖的道理可是我打小就会的。“算了吧,你能有什么好处给我的,只求到时候水缸表哥别宰了我就万幸了。”米佑仁轻摇头,无力地瞥了我一眼。“呵呵……放心,有我在呢。”“就是有你在,我才担心。”米佑仁没好气地反驳。气!这么不给我面子!狠狠踩着地砖,我气鼓鼓地回到座位上,臭小米,坏小米!还没等我坐定,雷逸递过来一本东西,“喏。”看起来还蛮眼熟的,我多嘴问了句:“什么?雷逸同学?”“你的作业本,昨天一放学你就跑了,连作业本都没带走,我帮你收起来了,现在给你。”原来是我的作业本啊,我说这么眼熟的。“谢谢!雷逸同学你最好了!”习惯性地展露笑容,却见雷逸僵硬了的面孔。我做错了什么吗?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红土坪的艳阳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