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学艺

2019-10-08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41)

  傍晚,残阳如血。
  张三才踏着如血的残阳回了家。
  张三才今年已二十有三,跟塆子里的个老瓦匠学手艺,都有一两年了,还有一年就可出师了。
  其实,在张三才学到一年半时,老瓦匠就曾提出过,要张三才出师,自立门户单干。虽然以往有三年出师的规矩,但这都什么年代了?哪个还想死守这老规矩?张三才听了这话,心中也曾翻起过滔天巨浪,也想出去单干,可当张三才要坚定这个意念时,那道倩影就毫无征兆地在张三才眼前闪现,久久也不散去。这道倩影不是别人,就是老瓦匠的二姑娘。看到这道倩影,张三才的意念就渐渐消融了下去。以后,老瓦匠再来催促时,张三才也不做声,只把一双眼睛时不时地瞟向那道倩影。老瓦匠先也没注意,还以为张三才念及师徒情谊哩。可时间一长,次数一多,老瓦匠也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当老瓦匠顺着张三才的眼光看去时,老瓦匠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抹笑容。
  从此,老瓦匠也不再催促了。任由张三才存留了下来。
  以后,老瓦匠有意无意将那担子慢慢往张三才肩上加。
  张三才也不怯场,每次都没让老瓦匠失望。
  今天下班前,张三才得到了答复,准备回家跟父母摊牌。唯一可惜的是,对方并没和自己一道回家,而是骑上自行车,先一步走了,也不答应捎带自己一程,脸上没来由地袭上一抹潮红。张三才也没在意,还以为是染上了夕阳的余辉哩。
  想到这些,一天的疲乏竟也消逝不见了,张三才迈着欢快的步子回了家。
  可当张三才迈进家门时,映入眼帘的一幕,竟让张三才惊呆了。
  堂屋中,不光有一桌丰盛的菜肴,还有自家父母,老瓦匠,还有那一道早已消逝的倩影,倩影的脸上,依然有那抹残阳。
  张三才就那么呆愣在大门口,身上也镀上了那抹残阳。

  张三才来这里学艺都已半年了。
  其实,张三才是没打算来学艺的。每天早上,张三才吃过早饭,穿戴齐整,悠悠出了家门。不等他走出塆子,身后已跟了七八人。这些人的年纪都与张三才一般大,也就二十岁左右,也都不甘在家盘泥巴垞,却又不甘在家呆着,总喜欢出去闲游。又都是些血气方刚的主,出去之后,总要寻找些刺激。他们要寻刺激,别人家的鸡鸭梨桃瓜果就都遭殃了。接二连三的,这些人家的家里就有人去报喜讯了。
  刚开始,父母还可与人陪个理,道个歉,可那回数一多,父母的心里也有些不耐烦了。
  也是,父母一天到晚在田里死受,身体早已疲乏至及,回到家中,都只想静心歇息,缓解一下。再有人来嚷叫,这心情,那话语,也就可想而知了。但也还得强撑起身子,陪上笑脸,好好打发人走。
  张三才的父母也知道自己管不住张三才,却又不想张三才这样继续下去,搞不好,吃点官司,坐上几天黑房都也不稀奇。夫妇二人唉声叹气了半夜,最后才想出一个主意。第二天一早,张三才的父亲去了一趟汊河。
  张三才的大姑妈在汊河。
  得到了大姑妈的承诺,张三才的父亲才高兴地回了家。回到家中,又跟张三才的母亲一说,夫妇二人的眉头这才得以舒展开来。满以为张三才能当晚回家,好早一刻送走这头犟驴子,可结果,一连五日,都不见张三才回家。父亲出去寻找,又都无人知晓。没得办法,夫妇二人只得耐心地在家中等待。直到第六日晚上,才等回了张三才,刚想开口,当闻到张三才那一身的酒气,二人只得咽下了涌到嘴边的话语。母亲也只得耐心地在一旁小心地侍候。
  第二天一早,张三才吃过早饭,穿戴齐整,刚准备迈步出屋时,父亲这才开口道:“汊河的大姑妈要你去一趟。”
  张三才皱了下眉,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父亲,冷冷地问道:“何事?”
  父亲淡淡道:“不知,只说要你去一趟,带信都好些天了。”说完,掏出十元钱,放在了桌上。
  张三才犹豫了下,还是进屋,拿起钱钞,揣进兜里,又瞟了眼父母,这才大步走出了家门。
  望着远去的背影,夫妇二人对视一眼,久悬心间的一块石头,也咚的一声落下去了。
  从此,张三才开始学起瓦匠手艺来了。
  从此以后,父母的耳根子也清静多了。那久违的笑容,又开始在父母的脸上荡漾开来了。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学艺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