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山水】关系(小说)

2019-10-09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75)

任见一步跨进屋,把包往桌上一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反抱着后脑勺靠在沙发背上,紧绷着个脸,闷闷不乐。
  往常任见进屋都要跟女儿打个招呼,亲热地喊道“佳佳,爸爸回来了!”女儿一定跑上前去抱着爸爸撒个娇。正在卧室里做作业的女儿,听到开门声,知道是爸爸回来了。
  佳佳在全校的“你幸福吗”演讲比赛中荣获一等奖,放学回家一直都在想如何跟爸爸来个惊喜。佳佳纳闷:爸爸今天怎么呢?
  佳佳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来到爸爸身边,靠在爸爸身上,看着爸爸的脸,也一声不响。她想爸爸准是遇到了不开心的事。
  这时,任见的手机响了。佳佳从爸爸的裤袋里拿出来,一看是妈妈的就接了。原来是叫他们父女俩出去吃饭。
  任见正在跑一个工地手续,跑了半年多了,累得够呛,现在就差主要领导签字。这几天,不是见不到领导面,就是领导说这个事研究再说。妻子看到老公跑得很着急,也想帮上一把。打听到有个同学老公是一个局的局长。于是,起先没有跟任见商量,就约了同学一家人今天晚上吃饭。
  妻子和她的同学高中读书时亲如姐妹,高中毕业将近10年都没有见过面。吃饭时,两家人聊得很高兴,任见的心情也好多了。平时不爱说话的他话也多起来了。
  任见向妻子同学的老公讲述了自己的创业经历。1998年他们结婚后,一直在广东工地上搞建筑。从工人到管理,后来自己干,拼打了十几年,手头有几百万,早就想回家干点事。
  今年春节回来,看到同村的好几个人在县城搞房地产开发前景看好,于是就留下来想搞点房地产生意。没想到,遇到的麻烦事还真是不少。
  妻子同学的老公听了任见的故事很感动。同意帮这个忙。
  没隔多久,手续下来了。拿到主要领导签了字的手续,任见出了一口长气。他想这下可以大干一场了。
  找先生择了个良日,开着挖机就轰隆隆地进场了。鞭炮一响,就来了不少的群众。
  突然,一个妇女气喘嘘嘘地边跑边喊道“莫动,莫动!”然后跑到挖机前就一屁股坐下。
  任见连忙喊挖机停下,然后走到这位妇女跟前想拉她起来。没想到,妇女抓到任见是又拉又扯又不依,任见一下蒙了。最后在村主任的帮忙下,那位妇女才总算松了手。
  任见把村主任拉到一边略带生气地问道:“王主任,你不是说土地没问题,这是咋回事?”
  村主任一脸无奈地说:“都签了字,就她一户杠起不同意。任老板,不急,不急,我们来想办法。”
  工地只能停下来。只有等村上把土地解决好了再说。土地都是交给村上去办的。任见该拿的钱都拿了,也请了村干部和群众代表吃了饭。
  本来都说得好好的,不知怎么钻出了这个事。任见正在纳闷,手机突然响了,是母亲打来的。
  “见啊,快来!不好了,你爸爸出事了!”
  “妈,你慢慢说,爸爸怎么了?在哪儿?”
  “出车祸了,赶快!在县医院......”
  “妈,莫急,莫急,我马上回来。”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任见挂了妈妈的电话,跟村主任打了个招呼,就急匆匆地开车往医院赶。边开车边跟妻子打电话。
  任见夫妻赶到医院,医生正在等家属签字作手术。任见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签了字。然后才轻声问医生:“我爸爸怎么样?”
  医生说:“伤得不轻,你们要有思想准备。”
  任见听了顿时心凉了半截。妻子扶着妈妈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不停地安慰妈妈“爸爸没事,莫着急。”
  任见的父亲手术很成功,可是下肢却瘫痪了。
  妻子忙照顾爸爸去了,任见一天不得不两头跑。工人都找好了,迟迟又开不了工,任见很是着急。镇上、村上都去做了工作,堵挖机的这位妇女就是不答应。
  找人打听,原来是这位妇女对村干部有意见。比她条件好的家庭都享受了低保,她跟村干部都说了好几年,今年还是没行。
  任见跟村主任商量,今年这户人的低保钱他出,村上承诺明年给她解决低保。村主任说:“凭啥子跟她解决,土地也不是她私人的,闹就跟她解决,没门。这种人我偏不解决!任老板,不怕,慢慢来。”
  任见听了村主任的话。可是一等二等,始终没有村主任的回话。任见再也坐不住了。他东打听西打听,终于打听到这位妇女的一位亲戚他们关系好。
  任见于是请这位相好去帮他做工作。这位妇女总算点了头。
  她说:“今天就看在我这个亲戚的面上,卖你任老板个人情,同意你动。但你关系多,你要帮我跟镇上的领导说好明年要把我的低保解决了。”
  任见马上回答说:“好,好,这个事我包了!”随即任见又从皮包里拿出500元钱往这位妇女手上递。说:“我知道你家属今年生病花了不少钱,这点钱就当我看他的,拿去买点营养品给他补补身体。”
  这下又可以动工了,任见想。经过这个事后,不过任见冷静多了。他没有急着动工,他找到村上的书记、主任,一再问“现在动工还有没有问题?”书记、主任都肯定地回答说“任老板,这次绝对没问题!”
  工程动工了,一切都还比较顺利。凭任见的经验,质量、进度这些都不是问题,他最担心的是安全。
  地方上的工人,胆子大,安全意识差,不按规程操作。任见开会反复讲,天天守在工地上,不敢走远了,发现问题就纠正。
  但他又不敢说重了,怕得罪了这些工人,他们屁股一抬走人,又不好找人。相反,这些工人还嫌任见烦,说“我们过去都是这样干,哪儿在出事,神经病。”
  工程一直很顺利,只是拆龙门架了。任见想,拆龙门架应该没事。头天他跟施工员打了个招呼,叫注意安全。这天他有事必须耽搁一下。
  任见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因操作不当,拆卸工人卡在龙门架里受伤了,当时看不出有啥问题。
  任见知道后,还是不放心。马上通知将这个工人送到县医院。他也及时赶到了医院。
  经过一番检查,医生说并无大碍,只是点皮外伤和软组织受伤。任见还松了一口气。
  可是,医了两天,这个工人却严重了。医生坚持再观察一天看看。
  任见感觉不对,坚持转院。当天就转到了市中心医院。
  原来伤了脾脏。医生说必须马上做手术,还没有把握。
  立即进行手术。
  第二天,医生就告诉任见,这个工人不行了,准备后事。
  任见硬着头皮,找到这个工人的家属。伤心地说道:“嫂子,对不起,哥哥不行了。”只见任见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这个工人的家属一听,“哇”地一声就哭起来了。
  任见把这个不幸的消息也告诉了妻子。要她想法找点钱来负责这个工人的赔偿。
  经过三天三夜的谈判,死者的赔偿才搞定。任见一直在为死者的后事忙碌着,直到让这个死者入土为安。
  这一折腾下来,任见整个人都象散了架似的。
  工地因此也停了两个月之久。当任见的心情平静下来,他首先是做通了母亲的工作把父母接到城里一起住,共同服侍瘫痪的父亲。
  之后,他才来到工地上,看着已经落成的自己经营起来的高楼大厦,任见思绪万千,过去的一幕幕呈现在眼前,略显伤感。可想到未来,任见嘴角露出了丝丝的微笑。

任见一步跨进屋,把包往桌上一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反抱着后脑勺靠在沙发背上,紧绷着个脸,闷闷不乐。
  往常任见进屋都要跟女儿打个招呼,亲热地喊道“佳佳,爸爸回来了!”女儿一定跑上前去抱着爸爸撒个娇。正在卧室里做作业的女儿,听到开门声,知道是爸爸回来了。
  佳佳在全校的“你幸福吗”演讲比赛中荣获一等奖,放学回家一直都在想如何跟爸爸来个惊喜。佳佳纳闷:爸爸今天怎么呢?
  佳佳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来到爸爸身边,靠在爸爸身上,望着爸爸的脸,也一声不响。她想爸爸准是遇到了不开心的事。
  这时,任见的手机响了。佳佳从爸爸的裤袋里拿出来,一看是妈妈的就接了。原来是叫他们父女俩出去吃饭。
  任见正在跑一个工地手续,跑了半年多了,累得够呛,现在就差主要领导签字。这几天,不是见不到领导面,就是领导说这个事研究再说。妻子看到老公跑得很着急,也想帮上一把。打听到有个同学老公是一个局的局长。于是,起先没有跟任见商量,就约了同学一家人今天晚上吃饭。
  妻子和她的同学高中读书时亲如姐妹,高中毕业后将近10年都没有见过面。吃饭时,两家人聊得很高兴,任见的心情也好多了。平时不爱说话的他话也多起来了。
  任见向妻子同学的老公讲述了自己的创业经历。他们结婚后,一直在广东工地上搞建筑。从工人到管理,后来自己干,拼打了十几年,手头有几百万,早就想回家干点事。
  春节回来,看到他们村里的好几个人在县城搞房地产还可以,于是就留下来想搞点房地产生意。没想到,遇到的麻烦事还不少。
  妻子同学的老公听了任见的故事很感动。同意帮这个忙。
  没隔多久,手续下来了。拿到主要领导签了字的手续,任见出了一口长气。他想这下可以大干一场了。
  任见找先生择了个良日,开着挖机就轰隆隆地进场了。鞭炮一响,就来了不少的群众。
  突然,一个妇女气喘嘘嘘地边跑边喊道“莫动,莫动!”,然后跑到挖机前就一屁股坐下。
  任见连忙喊挖机停下,然后走到这位妇女跟前正伸手想拉她起来。没想到,妇女一把抱住任见的腿是又拉又扯又不依,任见一下蒙了。最后在村主任的帮忙下,那位妇女才总算松了手。
  任见把村主任拉到一边略带生气地问道:“王主任,你不是说土地没问题,这是咋回事?”
  村主任一脸无奈地说:“都签了字,就她一户杠起不同意。任老板,不急,不急,我们来想办法。”
  工地只能停下来。只有等村上把土地解决好了再说。土地都是交给村上去办的。任见该拿的钱都拿了,也请了村干部和群众代表吃了饭。
  本来都说得好好的,不知怎么钻出了这个事,任见正在纳闷。手机突然响了,是母亲打来的。
  “见啊,快来!不好了,你爸爸出事了!”
  “妈,你慢慢说,爸爸怎么了?在哪儿?”
  “出车祸了,赶快!在县医院......”
  “妈,莫急,莫急,我马上过来。”
  任见挂了妈妈的电话,跟村主任打了个招呼,就急匆匆地开车往医院赶。边开车边跟妻子打电话。
  任见夫妻赶到医院,医生正在等家属签字作手术。任见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签了字。然后才轻声问医生:“我爸爸怎么样?”
  医生说:“伤得不轻,你们要有思想准备。”
  任见听了顿时心凉了半截。妻子扶着妈妈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不停地安慰妈妈“爸爸没事,莫着急。”
  任见的父亲手术很成功,可是下肢却从此瘫痪了。
  妻子忙照顾爸爸去了,任见一天不得不两头跑。工人都找好了,迟迟又开不了工,任见很是着急。镇上、村上都去做了工作,堵挖机的这位妇女就是不答应。
  找人打听,原来是这位妇女对村干部有意见。比她条件好的家庭都享受了低保,她跟村干部都说了好几年,今年还是没行。
  任见跟村主任商量,今年这户人的低保钱他出,村上承诺明年给她解决低保。村主任说:“凭啥子跟她解决,土地也不是她私人的,闹就跟她解决,没门。这种人我偏不解决!任老板,不怕,慢慢来。”
  任见听了村主任的话。可是一等二等,始终没有村主任的回话。任见再也坐不住了。他东打听西打听,终于打听到这位妇女的一位亲戚他们关系好。
  任见于是请这位相好去帮他做工作。是好话说尽,这位妇女总算点了头。
  她说:“今天就看在我这个亲戚的面上,卖你任老板个人情,同意你动。但你关系多,你要帮我跟镇上的领导说好明年要把我的低保解决了。”
  任见马上回答说:“好,好,这个事我包了!”随即任见又从皮包里拿出500元钱往这位妇女手上递。说:“我知道你家属今年病了也医了不少钱,这点钱就当我看他的,拿去买点营养品给他补补身体。”
  这下又可以动工了,任见想。经过这个事后,不过任见冷静多了。他没有急着动工,他找到村上的书记、主任,一再问“现在动工还有没有问题?”书记、主任都肯定地回答说“任老板,这次绝对没问题!”
  工开起来了,一切都还比较顺利。凭任见的经验,质量、进度这些都不是问题,他最担心的是安全。
  地方上的工人,胆子大,安全意识差,不按规程操作。任见开会反复讲,天天守在工地上,不敢走远了,发现问题就纠正。
  但他又不敢说重了,怕得罪了这些工人,他们屁股一抬走人,又不好找人。相反,这些工人还嫌任见烦,说“我们过去都是这样干,哪儿在出事,神经病!”
  工程一直很顺利,只是拆龙门架了。任见想,拆龙门架应该没事。头天他跟施工员打了个招呼,叫注意安全。这天他有事必须耽搁一下。
  任见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因操作不当,拆卸工人卡在龙门架里受伤了,当时看不出有啥问题。
  任见知道后,还是不放心。马上通知将这个工人送到县医院。他也及时赶到了医院。
  经过一番检查,医生说并无大碍,只是点皮外伤和软组织受伤。任见还松了一口气。
  可是,医了两天,这个工人却严重了。医生坚持再观察一天看看。
  任见感觉不对,坚持转院。当天就转到了市中心医院。
  原来伤了脾脏。医生说必须马上做手术,还没有把握。
  立即进行手术。
  第二天,医生就告诉任见,这个工人不行了,准备后事。
  任见硬着头皮,找到这个工人的家属。伤心地说道:“嫂子,对不起,哥哥不行了。”只见任见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这个工人的家属一听,“哇”地一声就哭起来了。
  任见把这个不幸的消息也告诉了妻子。要她想法找点钱来负责这个工人的赔偿。
  经过三天三夜的谈判,死者的赔偿才说妥。从这位工人死的那一天起,任见一直跟死者者的家属一道忙碌着没离开过,直到把这个死者送上坡。
  这一折腾下来,任见整个人都象散了架似的。
  工地因此也停了两个月之久。当任见的心情平静下来,他首先是做通了母亲的工作把父母接到城里一起住,共同服侍瘫痪的父亲。
  之后,他才来到工地上,看着已经落成的自己经营起来的高楼大厦,任见思绪万千,过去的一幕幕呈现在眼前,略显伤感。可想到未来,任见嘴角露出了丝丝的微笑。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山水】关系(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