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残灭 彼岸花 李歆

2019-10-10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57)

京都遥遥在望,为了不引起宗人令势力的瞩目,丁绯刻意用一个大斗篷盖住了自己的头。披香在这三天之内几乎都与他寸步不离,幸好她的一切举止都还正常,并没有发生什么奇特的事情。 “绯哥哥,你瞧!”披香指着城门口的一块告示牌,皇榜张贴其上,纸页还很新,显然是才贴上的。引起披香那么大反应的是皇榜上绘制的一张女人肖像,“这个人……好面熟。”她忽然捂着嘴,脸上血色尽褪,“这、这是我娘呀!” 其实丁绯一眼就认出画上之人便是披香的母亲夏馝萩,因为那幅肖像图上的女子神韵面容与六七年前丁绯在花溪山庄见过的夏馝萩有八九分的相似,这显然是花晏晋凭借着自己对妻子往昔的印象描绘出来的。披香却因为熟知母亲现在的长相,反而要花上些时间才辨认得出。 “为什么朝廷要通缉我娘?”她尖叫。丁绯怕她引来城门口的官兵,赶紧将她拉到一边。“为什么,绯哥哥,你告诉我,我娘犯了什么罪了?” 丁绯无语,实在不知从何说起。 披香察言观色,顿悟道:“你一定知道对不对?绯哥哥,你到底瞒了我什么事?你为什么一定要带我上京城?是不是……是不是和我娘有关?” 丁绯实在不忍心告诉他自己的臆测,披香显然还不知道自己正被人无形的控制着,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神智失常,作出令人发指的事情。而这个操控她的人有可能就是她的母亲!丁绯到此刻仍不敢相信作为一个母亲,怎么忍心下毒手荼毒自己的女儿,总觉得其中一定还有蹊跷。 “如果你不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休想我跟你回京都!”外表柔弱的披香发起脾气来自有股子倔强。她甩脱丁绯的手,转身背离城门往回跑。 顾虑到路上行人众多,丁绯没有明目张胆的施展轻功。静静的看着她跑进了路边的一个小树林里,他才追了进去。 秋天的气息已经很浓,漫野的落叶,林子里的树木并不茂密,但放眼望去,稀稀拉拉的树丛间竟看不到披香的影子。 “披香?”他提高声音喊,“出来吧,别耍小孩子脾气了!披香?披——” 披香匍匐倒在一颗大树地下,丁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紧张的跑过去。忽然他脊背上一阵发寒,他正弯腰要去扶披香起来,这时感觉异样,已来不及变化姿势,只得强行运气于背,硬生生的接了一掌。 掌力浑厚阴冷,他身子微微一颤,胸口一阵发闷,内息急速逆转。耳边有个女声“嗤”地一声蔑笑,衣衫飒飒声响后,他退开一步,将后背靠在一棵大树上,以防那人再次偷袭。 一道红影闪过,原本倒在地上的披香被人一把抓住腰带,就在这电光火炽的刹那间,丁绯看清了一张绝世风华的脸孔。 “等等!”他及时调匀内息,一个闪身拦住对方的去路,“如果我没认错的,您应该就是花伯母吧?” 这个曾经风华绝代的江湖女子,此时脸上已多了几许尘霜,虽然红颜老去,却仍是风韵尤存。她见丁绯识破她的身份,也不再逃避,抱了女儿,冷冷的说道:“小子,我念在相识一场的情分上,饶你不死!你若想再活得久些,最好不好多管闲事!” “哦?”丁绯看似漠不关心的样子,实则暗中默默运气,“我倒不知道什么叫闲事!” 夏馝萩闻言先是微微一愣,而后怅然大笑:“看样子,你还真不愧是花晏晋养的一条好狗!”红色的影子一晃,她猝然欺近,袖中剑出手,如裂岸惊涛般刺向丁绯心口。丁绯早有防范,不与她正面硬拼,往后急速飘退。 夏馝萩似乎当真已起杀心,手腕一抖,剑化千百点寒芒,卷向丁绯周身。丁绯一个腾身,跃到三丈高空,夏馝萩的剑气触到一棵合臂粗的古树,“蓬”地声巨响,地皮都被震得微微发颤,那棵参天大树被撕裂成千万片碎片残枝,纷纷扬扬的落下,犹如下起了一场暴雨。 夏馝萩大笑,笑声中带着披香,扬长而去。丁绯想不到她随随便便的一剑之威竟有如此之大,虽然以往对她的武功已有一定的认知,然而却估摸不到竟会有这等惊人的厉害! 她的武功,犹在自己之上! 丁绯面色有些惨淡的望着漫天飘舞的碎屑,轻轻叹了口气。 花晏晋一心想要置夏馝萩于死地,甚至不惜倾家荡产,被激怒了的夏馝萩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善罢之人,只怕她迁怒花晏晋之余,更会对天朝有所不利。这种女人,一旦偏激起来,哪怕是最后斗得两败俱伤,也会不遗余力的吧? 一想到这件事背后牵扯的严重性,丁绯便不寒而栗。雷浥那一班老臣或许看不惯自己在皇帝跟前的一些做法,但丁绯也不得不承认,从雷浥的角度去考虑,为了杜绝后患,打消皇上的念头,杀掉能左右皇帝思想的亲信,这绝对是最快也是最直接的办法! 他,是否该去阻止花晏晋? 回到住所后的第一天,赶着处理完这几天落下的公文,丁绯简直就没好好的合过眼。伺候他的下人不敢多嘴问他,为什么随行同去的阿忏没有回来?丁绯亦是感觉自己已经心力交瘁,这副身躯像是到了极限,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爷!”一名面目清秀的小厮端了只红木托盘走了进来,盘上托着一只白玉瓮,边上还有一杯才沏好的新茶。这些活原本都由阿忏来做,如今陡然换人,这个叫阿柯的小厮显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惶恐。 丁绯从白玉瓮中拿了几颗黑红色的药丸放进嘴里,和着茶盏里的水一口咽下。阿柯看向他的眼神既羡且惧,小声道:“爷,您若是肯把这‘美虞膏’分点给奴才,奴才就是死也愿意!”丁绯乜了他一眼,很不在意的说道:“你若想吃,尽管拿去!” “爷!”他躬着腰,苦着脸,“奴才就是有这个心,也没那个胆不是?谁不知道这宫里的美虞膏是好东西,吃了能滋阴润颜,练武的更能增长内力?可是没有‘残灭心法’辅助,这美虞膏无疑就是剂最毒的毒药,奴才……奴才……” 丁绯抬头望天,好个大胆的奴才!阿忏近身跟了自己三年,心里便是羡慕死了,也不敢开这个口请他教个残灭心法的一招半式。这个狗奴才倒是胆大包天,野心不小! 他转过脸,深深的打量了阿柯一眼,人长得倒也俊朗端正,眉清目秀,比阿忏要强些。“你这么机灵聪明的一个人,既然知道美虞膏须得配合残灭心法才能服用,又怎会不明白是药还有三分毒呢,更何况是美虞膏!” “爷您说笑了,奴才若是能有一天像爷您这般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便是立刻死了也心甘情愿!” 丁绯知道他虽然说得语气有些夸张,倒也不失为真心。 人人都羡慕他丁绯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只有他自己,有苦难言!若他当初能自己选择的话,他绝不会走今天的这条路! “爷!外头一个姓花的,说是爷您的朋友,他托人送来张条!”门外走进来另一个小厮,恭恭敬敬的将纸条呈上。 打开一看,果然是花晏晋亲笔,书曰:“今夜亥时,城外十里铺,不见不散!”十里铺那么偏远的地方,而且还是在亥时这么晚,花晏晋约他前去到底是为了什么? “爷!”阿柯居然识字,他瞄了眼纸上的字后,提醒道,“爷您别忘了,今晚戌时三刻圣上邀了您下棋,亥时恐怕脱不了身!” 的确!丁绯猛然一凛,回来一整天精神不济,整个脑子都迷迷糊糊的,差点忘了还有这茬事!他站起来预备更衣,阿柯像是早体察到主子的心意,先一步拿了件白色的长褂出来。 “怎么是白色的?”丁绯并不太喜爱这个颜色。 “圣上最爱瞧爷穿白色衣裳,还夸过爷不是?” 丁绯心里又是一抖!这个阿柯! 换好衣服,临出门前,他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阿柯俊秀的还略带稚嫩的脸上露出粲烂的笑容:“奴才给爷留门!” 他居然知道自己从不在寝宫过夜的习惯!这个阿柯!太过聪明外露,小小年纪已是如此,待到再过得几年,岂非终有一日必将盖过他的光芒,成为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 这个奴才,留他不得了! 丁绯脑子里转过这个念头后,匆匆跨出了门槛。 亥时,十里铺,不见不散! 丁绯不断默念着这几个字,心急火燎的施展轻功飞驰,路旁树木急速倒掠,呼呼风声倒灌进耳朵。 今夜与皇上的三局棋,他都落了个惨败。这倒并非是他有意作假,实在是他心神不宁,精神一直无法集中起来。他总觉得花晏晋不会无缘无故写张纸条给他,还是约定“不见不散”!这不像是花晏晋的作风! 赶到十里铺的时候,已近子时,十里铺是个废弃的荒村。丁绯依稀记得村子里有条小溪横穿而过,因为罕有人烟,溪水极为清净凉爽。 秋风凉嗖嗖的吹过,隔着淙淙流淌的溪水,丁绯有些心惊胆寒的望着对岸那一片如血的颜色。 彼岸花! 居然开到了这里!是谁刻意在这里撒下了这邪恶的种子? 丁绯不觉感到有些腿软,他很害怕会在花丛中发现花晏晋的尸体,虽然自己对花晏晋的感情,感激之外也有强烈的痛恨,然而要他亲眼看到他被人杀死,他会更痛恨那个杀害花晏晋的凶手! 沙沙沙……像是风吹过花海的声音,又像是有什么人正踩在花枝急速往这边过来!丁绯一个腾身预备渡河,突然临空一掌劈下,将他的去势截断。丁绯连忙在空中折身返回。 “我不会让你过去的!”是夏馝萩的声音,她笑吟吟的站在岸边,挡住了他的去路。丁绯感觉心跳加快,似乎有什么阴谋即将发生。这个女人,弄了一连串的玄虚,目的到底是什么? 夏馝萩有一对眼梢微微上扬的凤目,这使得她看起来美丽之余不失威严,她脸上虽然在笑,但凤目含威,凛冽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你到底想怎么样?” 夏馝萩冷笑:“花晏晋不是为了见我,花了忒多的心思么?我被他逼得无处容身,所以订下今晚之约,一并解决我们之间多年的恩怨!”丁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夏馝萩这才注意到这个少年,墨一般的瞳孔里居然一点光泽也没有,她愣了愣,随即问道:“你在服用美虞膏?” 丁绯知道瞒不过她,点了点头:“是!” 夏馝萩先是一愣,而后掩唇冷笑:“那你自然是学会残灭心法了。呵呵,为何那日不使出来?那天你要是用了残灭心法,说不定我也就带不走披香了!”丁绯默然无语。 “呵,你是怕被我识破了你的身份?还是,你觉得残灭心法对你而言,实在是种耻辱的烙印?” 丁绯心上一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你若是想借此挑起我的怒火,我看你大可不必,以你的武功,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来使我经脉岔气,走火入魔,不觉得有失身份?” “身份?”夏馝萩哈哈大笑,“我又有什么尊贵的身份了?不过,和你比起来,我起码还是我自己。你呢,可怜虫,瞧瞧花晏晋都对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你还要如此维护他呢?不如……和我一起联手,到时候你想要什么荣华富贵没有?” “我对荣华富贵并不排斥,你也知道,像我这样的奴才,除了荣华富贵也实在没什么好奢求的了。”丁绯淡淡的说,“但是,我不做卖国奴!” 夏馝萩脸色大变:“丁绯,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只是个阉人,服侍哪个主子不都一样?又何必管主子是汉人还是满人?” 一听到“阉人”两个字,丁绯就像是被人迎面扇了两记耳光,他感觉心脏骤然紧缩,全身冷嗖嗖的,虽然自己衣衫完整,但在夏馝萩面前,就像是被她扒光了赤身露体一般。“我……不做,卖国奴!”他艰涩的一字一顿缓慢的吐出这几个字。 夏馝萩冷笑:“我原还以为我们之间能谈得来,现在看来,留不留你都不打紧了!”她的衣袖忽然长了一丈,原来是自她的衣袖里飞出一条红色丝带。丁绯原以为她会出剑,没想到她居然还会使这么一样古怪的软兵器。 “吱啦”一声,那条丝带原要绕住丁绯的脖子,可是飞到他面前时,他双手轻轻一点,丝带像是被剪刀裁过一般,从当中竖着一分而二,撕裂成了两条。丁绯顺手抢过其中一条,手腕一抖,与夏馝萩手中的丝带纠缠在一起,用力一拉,夏馝萩竟被他拉得踉跄一步。 “好功夫,不愧是残灭心法!”夏馝萩赞了一句,也不知是真心赞赏,还是有意讽刺,红色的衣裙翻飞的同时,一道白色的光芒划破漆黑的夜空。丁绯知道夏馝萩真正厉害的杀招全在剑上,这时见她出剑,不敢掉以轻心,残灭心法运气于丝带,只见这半条原本软绵绵的丝带突然被真气灌注之下变成硬如钢铁的长棍。 “叮”地声,夏馝萩的长剑击打在丝带上,竟被丝带上充盈的真气震得险些长剑把持不住脱手。她原自持武功高强,丁绯虽然练过残灭心法,说到底不过还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孩子,她仍是不大放在心上。可是方才甫一交手,她竟然处处落于下风,不禁心中又惊又恼。

两人顷刻间换了三四十招,夏馝萩仍是占不了丝毫便宜,她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丁绯,你可知花晏晋此刻就在小溪对岸?”她见丁绯置若罔闻,全神贯注于拼斗中,于是又快速说道,“披香也在,你知道他们父女此刻正在做些什么吗?” 丁绯出招间隙间微微一滞,夏馝萩知道他并非当真无动于衷:“我想你该知道花晏晋恨披香入骨吧?” 丁绯接了夏馝萩一掌,因为分心,真气转得不是十分顺畅,夏馝萩咯咯娇笑:“你见识过魑祟术的厉害了?”丁绯再也不能做到心如止水,残灭心法立时反噬回他丹田,他身子一颤,真气停滞,夏馝萩趁隙一剑刺中他的肩膀,锋利的剑刃从他的肩胛一直拖到右臂上,划破道一尺来长的血口。 “披香好歹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可以利用她,教他们父女相残?你的心肠到底是什么做的?居然如此毒辣!”残灭心法最最忌讳练功者心绪不定,七情六欲若有太大的波动,必会引发体内美虞膏的毒性发作。世人常常说修练残灭心法者无异是饮鸩止渴,自取灭亡,是以大多只有宫里的宦官太监,摒除了正常人该有的一切欲念后才能勉强修习。 夏馝萩美目中闪过一道狠厉的光芒,“我不妨再告诉你个秘密,披香其实并不是我的女儿……你知道她到底是谁么?你猜得出么?”她故意不说出来,却一再的暗示,丁绯一边与她打斗,一边分心思考,这对于残灭心法讲究的无我无欲,心无旁骛的境界正是最要不得的硬伤。 丁绯忽然身子一颤,噗地声吐出一口鲜血,面色惨然:“你……难道是……” “哈哈……哈哈……”夏馝萩知道已成功的伤到了他,于是撤招退后,脸色凄迷而带着疯狂,“我的披香,我的披香……你们都不会知道,当年那个小披香,早就带着莫大的冤屈从凌烟阁顶跳下去死了!”她掩面悲痛的呜咽,脸上没有泪水,有的只是深刻的痛,“就因为一只要进献给皇帝的千年青龙砚!那东西明明就是花拂玉那个小贱人给摔碎的,花晏晋也明知道是她做的,可是他就是不讲理的偏袒她,维护她,把所有的罪名,所有的怒气都转嫁到我女儿的头上。我可怜的小披香……我真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带她回花溪山庄……” 丁绯当然知道那台青龙砚,那是皇上指明要的东西。那段时间皇上他特别忌讳花家的财势,有意要花晏晋交出这个传家宝以示忠心。花家若是不肯交出,必当招来灭族的祸端。当年就是因为青龙砚意外损毁,花晏晋想不出其他办法弥补,情急之下打听到皇上喜好男风,特别是清秀俊朗的少年,他才把丁绯当作礼物送进了宫。 当年的一招错失铸成丁绯今生今世难以磨灭的痛恨! 原来……原来那时为青龙砚,竟还陪上了披香幼小的一条性命!原来……那时死的竟不是拂玉! “我可怜的女儿,她死得面目全非,死得那么凄惨……你说,我作为她的母亲,能不为她报仇么?这一切都怪花拂玉那个小贱人!花晏晋不是疼她么?好,那我就把她带走,等她长大了,让这个他最最心爱的女儿回来杀了他!”夏馝萩几乎陷入癫狂的回忆之中,眼睛里闪着浓烈的杀意,“我把她俩的衣服对调了一下,这样谁都认不出死的到底是谁了,我的女儿,可以风风光光的厚葬进他们花家的祖坟,而花拂玉那个贱人,就只配到妓院去被无数丑陋的男人□……哈哈,哈,哈……” 丁绯打了个寒颤,这样阴险的计谋,也只有这个疯女人才想得出来了。 “我用魑祟术控制那贱人,告诉她,让她今晚到这里来杀一个人!这种红色的曼珠沙华能散发出一种微毒的花香,正好是魑祟术最好的媒子。在她把花晏晋杀死之前,她是醒不过来的!” 丁绯胸口刺痛,险些大叫起来。这的确是最最卑鄙的计划,等到花晏晋被拂玉杀死后,拂玉恢复了所有的记忆,意识到自己的真正身份,发现自己杀了亲生父亲……拂玉如果没有当场疯掉,也会立即羞愧自刎。 “你、好卑鄙、好毒辣的手段!” 夏馝萩冷笑:“彼此彼此而已,你又比我好得了多少呢?我不信你现在能坐上总管太监这个职位,手上就没沾过半点血腥!” 丁绯身子一颤,如遭电亟,脑子猛然跳出阿柯的影子,隐约间似乎还听见自己曾对拂玉说过的那句话在不断的回响——我从不杀人! 宫廷内尔虞我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勾心斗角生活,若是想好好活下去,怎能不懂得算计与谋略?他的确是没有亲手杀过一人,但是间接死在他手下的人还少么?那个阿柯,不就因为他的一句话而被人推到井里去了吗? 夏馝萩见他面色泛白的发呆,知道自己的话戳中了他的软肋,于是口气放软,说道:“等花晏晋一死,他的家产还不就是你我二人的了吗?你只要肯听夏姨一句话,我包你来日必可封王拜侯,怎的都要比做供人玩乐的奴才强上百倍!” 丁绯神情一阵恍惚,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夏馝萩的几句话已将他渐渐导入魔道。夏馝萩冷冷的笑,只要再坚持一会,让曼珠沙话的毒性被他再吸入些,她就能轻而易举的控制住他了。到时候只要在他脑中钉入银针,那这位最得天朝皇帝宠爱信任的总管太监就是她的囊中之物。 就在夏馝萩忍不住得意的时候,“磅”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河溪对面响起,在漆黑的夜里,这声响大得犹如晴天霹雳。 丁绯一个哆嗦,清醒过来:“是西洋的火器!”他听过这声音,皇上曾玩过这种西洋进贡的火器,端地厉害,十步之内能将人的血肉之躯轰出个大窟窿!他刚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花晏晋武功平平,怎么就敢单身赴会?他如果没有必杀的防身绝招,绝不敢轻易涉险! 西洋火器!拂玉…… “糟了!”他一个掠身,跳过溪水,往响声处奔去。 这一次夏馝萩并未阻拦,她站在原地,张开双臂肆虐的笑:“女儿啊,你听到了吗?为娘的替你报仇啦!” 花晏晋披头散发的坐在花拂玉的身边,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花拂玉一身雪白的罗裳已被染红,她瞪着大眼睛倒在花海上,那触目惊心的红,不知道是花的颜色红,还是她的血更红! “拂玉……”丁绯摒住呼吸,缓缓蹲下,双手有些的颤抖的抓住她冰冷的双手。 她不说话,大大的眼睛忽然眨了一下,露出一个凄婉的笑容。丁绯注意到她锁骨那里已是一片血肉模糊,甚至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截白色的骨头,他心中忍不住一阵酸涩。 她张嘴比了比了口型,虽然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但是丁绯明白。 ——对不起,我知道,你……从不杀人……但是绯……求你……杀了我…… 她眼睛眨了下,似乎在请求他的原谅,眼角缓缓落下一滴晶莹的泪珠。丁绯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他把手举高,缓缓摁在拂玉心口,他的泪一滴一滴落在她慢慢阖上的眼睑上。 “这是怎么回事?花晏晋居然没死?”夏馝萩慢慢走近,神情中有一丝不快。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花晏晋发疯般的跳起来,“我跟你拼了,她是我的女儿,她是我的女儿呀,你居然逼我杀死了我的女儿!我的拂玉啊!” 夏馝萩恼怒的一拂袖,花晏晋踉跄跌倒:“难道只有花拂玉是你的女儿?那我的披香呢?她算什么?”她厉声嘶吼,为花晏晋不公正的偏心,为他待自己的薄情寡信,“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母女俩?我做错了什么?我只不过爱上了你,难道你就可以因此而肆意践踏我的感情,我的自尊了吗?你先是欺瞒我已有妻室的事实,后又在我嫁你之后,另觅新欢,你把我夏馝萩到底当作了什么?当作了什么?”她左手一把揪住了花晏晋的衣襟,右手啪啪狠狠掴了他两巴掌。“我要你死,要你死……我要你偿还我所付出的一切!”她忽然掐住他的脖子,将他叉离地面。 花晏晋毫不反抗,麻木得仿佛已经是个死人了! “磅——” 夏馝萩身子一颤,愕然扭头。 丁绯端着一管黑洞洞的西洋火枪,枪口对着她,正徐徐冒着轻烟。 “你……”她唇角露出一个凄凉的笑意,撒手仰天倒下。花晏晋正好摔在她的身上,望着那张熟悉的面孔,花晏晋突然一个哆嗦,“啊……啊……”他哑着嗓子蜷缩着身子尖叫,眼神迷茫,“啊……啊……” 丁绯站起身,心口因为美虞膏和彼岸花的两种毒性侵蚀隐隐作痛。他的残灭心法,毕竟还是没有练到家,已经化为乌有。 在今后的五年,昔日服用的美虞膏剧毒会慢慢腐蚀他的五脏六腑,痛苦的折磨将伴随他,直至他生命消亡的那一天。 爱是什么?恨是什么? 望着陷入痴迷中的花晏晋,丁绯忽然明白了自己对这位老人所寄予的感情——他一直都爱他,就如同爱自己的父亲;也一直恨他,恨他对自己的绝情! 花晏晋的确是个自私的人,他把所有的感情都只给了自己的女儿花拂玉一个人,以至于忽略了其他同样深爱着他的人! 风吹花儿飞,优柔而缱绻,绚美而凄婉。 白衣少年孤单寂寥的站在漫天飞扬的红花雨中……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残灭 彼岸花 李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