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黄帝八十一难经纂图句解》卷之六

2019-12-23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77)

黄帝八十一难经纂图句解卷之六

黄帝八十一难经纂图句解卷之七

卢国秦越人撰临川晞范子李駉子野句解

卢国秦越人撰临川晞范子李駉子野句解

四十七难曰:

五泄伤寒第十四首

人面独能耐寒者,何也?

五十七难曰:

人头面独能禁耐寒如何。

泄凡有几?

然:人头者,诸阳之会也。

泄,利也,不知有几般。

详见头者诸阳之会图。

皆有名不?

诸阴脉皆至颈胸中而还。

皆有其名目否。

手少阴从心系侠咽,又上肺,出腋下,下循懦内后康。足少阴从肾上贯肝膈,入肺中,循喉咙,出络心,注胸中。手太阴从肺系出腋下,下循燸内。足太阴从胃上膈,注心中。手厥阴循胸,出胁,下腋三寸,下循燸内。足厥阴上贯膈,布胁肋,循喉咙后。

然:泄凡有五,其名不同。

独诸阳脉皆上至头耳。

五般泄利,而令则不同。

诸阴皆不至头,惟诸阳至头。

有胃泄。

故令面耐寒也。

胃经泄利。

阳气在头面,故耐寒。

有脾泄。

虚实邪正第七#1

脾经泄利。

四十八难曰:

有大肠泄。

人有三虚三实,何谓也?

大肠泄利。

人有三般虚、三般实如何。

有小肠泄。

然:有脉之虚实。

小肠泄利

豚有虚有实。

有大症泄,名曰后重。

有病之虚实。

痕,结也。小腹有结,而欲下利也。后重者,腰下沈重也,故名肾泄。

病有虚有实。

胃泄者,饮食不化。

有诊之虚实。

风入於肠,土#1需於胃,泄所食之物,先出而不消化。

诊视有虚有实。

色黄。

脉之虚实者,濡者为虚,紧牢者为实。

脾属土,泄利色黄。

濡者阴豚也,故日虚;紧牢阳豚也,故日实。

脾泄者,腹胀满。

病之虚实者。

雨淫腹疾,脾土恶湿,二气之胜,故腹肚膨胀充满。

有三。

泄注#2。

出者为虚,入者为实。

注者,无节度也。湿胜则濡泻,湿气内攻於脾,则水谷不分,故泄利无度。

一则阴阳者,主其内外也,今阳不足,阴出乘之,故出为虚。阴不足,阳入乘之,在外俱阳,故入为实。

食即呕吐瞇。

言者为虚,不言者为实。

脾胃,饮食之藏府。脾病不能化水谷,故食则呕吐。

二则肺主声,入心为言,故言为虚。肝主谋虑,入心即不言,故不言为实。

大肠泄者,食已窘迫。

缓者为虚,急者为实。

窘迫,急也。大肠气虚,所以食讫而急欲昏凤#3,迫急不可止也。

三则阳主虚,阳即急,皮肤满急为实。阴主静,阴即缓,皮肤宽缓为虚。

大便色白。

诊之虚实者。

白从肺色。

有四。

肠呜切痛。

濡者为虚,牢者为实。

肠内虚呜,如刀切其肠之痛。

则#2皮肤濡缓为虚,皮肤牢强为实。

小肠泄者,搜而便脓血。

痒者为虚,痛者为实。

小肠,心之府。心生血,故便血。

二则身体痒痒为虚,身体几有疼处为实。

小腹痛。

外痛内快,为外实内虚。

小便处在小腹,故痛。

三则轻手按之则痛,为外实,病浅故也。重手按之便快,为内虚,病深故也。

大底泄者,裹急后重。

内痛外快,为内实外虚。

裹急者,腹中痛也。后重者,大便处疼痛也。

四则重手按之则痛,为内实,病深故也。轻手按之乃快,为外虚,病浅故也。

数至图而不能便。

故日虚实也。

囿,厕也。肾开窍於二阴,惟气虚,故数思凤,及至厕,后重不能便。

又总言之。

茎中痛。

四十九难曰:

痛引入前阴茎中。

有正经自病。

此五泄之法也。

正经虚则剩理开,胜理开则内自发来,不从外来。

此是五泄受病法度。

有正#3邪所伤。

五十八难曰:

五行相克,邪自外伤。

伤寒有几?

何以别之?

中伤寒邪,还有几般。

二者何所辫别。

其脉有变不?

然:经言忧愁思虑则伤心。

脉息还变迁不同否。

心为神,五藏之君,聪明寸#4智,皆由心出。忧劳太甚则伤其心,心伤神弱也。

然:伤寒有五。

形寒饮玲则伤肺。

有五般伤病#4。

肺主皮毛,形寒者,皮毛寒也。又主受水浆,不可玲饮,肺又恶寒,故日伤。

有中风。

志怒气肝#5逆,上而不下则伤。

中伤风邪。

肝主谋虑,胆主勇断,虽在志为怒,其怒太甚,亦有所伤。

有伤寒。

饮食劳倦则伤脾。

冬谓之伤寒,诸严寒之时,为寒所冒,其之时而病,头痛身疼,肌肤而恶,故名五#5伤寒。

饮食自倍,肠胃乃伤,又以饮食饱,胃气满,脾络常急,或走马跳跃,或以房劳,亦能伤脾。

有湿温#6。

久坐湿地,强力入水则伤肾。

其人尝伤於湿,因而中风,寒热相传#7,则发湿温#8病,苦两经逆,为胸多汗,头目痛,妄言。

腰者肾之府,久坐则肾气不得宣行,故损也。肾穴在足心,名日涌泉。居处湿地,亦损也。强力者,举重引弩也;入水者,度水跌仆,喘出於肾,或妇人经水未过,强合阴阳。

有热病。

是正经之自病者也。

冬伤於寒,因而气发为热病,发热恶寒,头痛身疼。

此五者,皆正经自病,皆谓它邪。

有温病。

何谓五邪?

春夏月#9寒清时,秋冬有暄暑时,人感疫疠之气,故一岁之中,病无长少,卒相似者,此则时行之气,俗谓之大#10行是也。

问五藏外邪。

其所苦各不同。

有#6中风。

其证候所苦害不同。

中,伤也。肝应风,邪散於五藏为五色,春伤於风,邪气留连,乃为洞泄。

中风之脉,阳浮而滑,阴濡而弱。

有伤暑。

肌肉之上,阳脉所行,轻手按之,状若太过。肌肉之下,阴脉所行,按之不足,谓之弱。此者是按之不足,举之有余,故知中风也。

暑喜归心,邪入五藏为五臭,夏伤於暑,秋为瘠疟。

湿温之脉,阳濡#11而弱,阴小而急。

有饮食劳倦。

肌肉之上#12阳脉所行,濡弱者,是湿气所胜火也。肌肉之下,阴脉所行,小急者,是土湿之不胜木也。

脾主味,邪入五藏为五味,正经自病,言饮食劳倦。今五邪亦言饮食劳倦。正经病,谓正经虚。又伤饮食五邪病,谓食饮伤脾而致病也。

伤寒之脉,阴阳俱盛而紧涩。

有伤寒。

寸尺俱盛极而紧涩。

肺主#7燥,而其令清切。肺主声,邪散入五藏为五声,肺主皮毛,恶寒,冬伤於寒,春必温病。

热病之脉,阴阳俱浮。

有中湿。

热病之脉息,尺寸俱浮。

肾主水,主湿,邪入五藏为五液,秋伤於湿,上逆而咳,发为痿厥。

浮之而滑。

此谓五邪。

浮者,轻手按之而滑,是心伤热豚。

此五病从外来。

沈之散涩。

假令肝病。

沈者,重手按之而散涩,是津液虚少。

且如肝不#8受病。

温病之脉,行在诸经,不知何经之动也,各随其经#13而取之。

何以知中风得之?

温病自有鬼疠之气散行诸经,不可预知,其何经之所受,爻俟其病而诊之,始可次所在治之。

问中风之因。

伤寒有汗出而愈,下之而死者,有汗出而#14愈者,何也?

然:其色当青。

伤寒病有汗之而安愈,下之而死之者;有汗之而死者,下之而安愈者如何。

答巽为风,属木,其色青。

然:阳虚阴盛,汗出而愈,下之而死。

何以言之,肝主色。

阳虚则外寒,阴盛则外寒,寒毒争於荣卫之中,叉发热而恶寒,尺寸俱浮大,内叉不躁。设有微烦,其人饮食欲温,而恶玲也,为阳虚阴盛,汗之则愈,误下则死。

木之华萼,敷布五色,作五邪。

阳盛阴虚,汗出而死,下之而愈。

自入为青。

阳盛则内热,阴虚则内热,寒毒相薄於荣卫之内,阳盛阴衰,极阴变阳,寒盛生热,阳热之气盛而入裹,热毒居胃,水液乾涸,燥粪结聚,其人外不恶寒,铃蒸蒸发热而燥,甚则谵语,下之则愈,误汗则死。

本经自病。

寒热之病,候之如何也?

入心为赤。

诊候寒热之病如何。

肝邪入心,其色乃赤。

然:皮寒热者。

入脾为黄。

肺主皮毛,与大肠为表裹。藏病即寒,府病即热。

肝邪入脾,其色黄。

皮不可近席。

入肺为白。

手三阴三阳法天,天动故病,即不欲辟近席。

肝邪入肺,其色白。

毛发焦,鼻槁。

入肾为黑。

下有心火,燥热之为病,故毛发焦枯,鼻又桔槁。

肝邪入肾,其色黑。

不得汗。

肝为心邪,故知当赤色也。

凡有此病,不得汗之,汗之叉死,下之则愈。

肝主中风,心主伤暑,今心病中风,故知肝邪往伤心也。

肌寒热者。

其病身热,胁下满痛。

脾主肌肉,与胃为表裹,藏病主寒,府病主热。

心主伤暑,病则身热,肝布两胁,故胁满。

皮肤痛。

其脉浮大而弦。

脾主土,土主湿,湿流关节,故病痛。

浮大心豚,弦肝脉。

唇舌槁。

何以知伤暑得之?

脾之精在唇四白,其津液外泄,故槁。

问伤暑之由。

无汗。

然:当恶臭。

此病燥湿之所致,无以汗之,汗之则肠胃不通,下之则泄注,宜温中调气。

心主暑,恶臭。

骨寒热者。

心#9主臭。

肾主骨,一与膀胱为表裹,病在阳即身热,热#15体重恶寒,在阴即寒。

心,火也。火之化物,主#10臭出焉。

病无所安。

自入为焦臭。

病在身不得安。

火性炎上,则生焦苦,正经自病。

汗注不休。

入脾为香臭。

肾生液,入心为汗。注者,无节度也,汗出不止。

火之化土,其臭香。

齿本枯痛。

入肝为躁臭。

齿乃骨之余,肾之液外泄,故齿本枯槁而疼痛。

火之化木,其臭躁。

五十九难曰:

入肾为腐臭。

狂癫之病,何以别之?

火之化水,其臭腐。

狂癫自是两般,何所辫别。

入肺为腥臭。

然:狂之始发也。

火之化金,其腥臭#11。

重阳者狂,病在三阳而反汗之,阳盛发狂。

故知心病,伤暑得之也,当恶臭。

少外不饥。

所以心病得於伤暑,故当恶臭。

不欲眠外,不知饥馁。

其病身热而烦,心痛。

而自高贤也。

注见十六难。

妄自高大,以称其贤。

其脉浮大而散。

自辩智也。

心自病豚。

独自强,不称其智明。

何以知饮食劳倦得之?

自贵倨也。

问饮食劳倦之由。

自为尊贵,娱傲怨人。

然:当喜苦味也,虚为不欲食,实为欲食。

妄笑,好歌乐也。

脾主味,故知之。脾经虚则不欲食,脾经实则欲食。

无事嬉笑,但好枢歌,自以为乐。

何以言之?

妄行不休是也。

问所喜味。

登高逾垣,凡所上之处,皆非其所素能者,全无休止。

脾主味。

癫疾始发。

脾主甘,甘受味,故主味。

癫,颠也。重阴者,癫始发时。

入肝为酸。

意不乐。

脾邪乘肝,故喜酸。

意思不乐。

入心为苦。

直视僵仆。

脾邪乘心,喜苦。

眼目直视,不能行立而倒仆。

入肺为辛。

其脉三部阴阳俱盛是也。

脾邪入肺,喜辛。

寸口是阳部,尺是阴部,三部脉皆盛。

入肾为咸。

六十难曰:

脾邪入#12肾,喜咸。

头心之病,有厥痛,有真痛,何谓也?

自入为甘。

厥者玲也。有厥头痛,有真头痛,有厥心痛,有真心痛,是如何。

本经自病,故喜甘。

然:手三阳之脉受风寒,伏留而不行者,则名厥头痛。

故知脾邪入心,为喜苦味也。

风玲之气入於三阳之经,伏留而不行,则壅逆而冲於头,故名厥头痛。

心主伤热,脾主劳倦。今心病以饮食劳倦得之,故知脾邪入心,为喜苦味。

入连在脑者,名真头痛。

其病身热而体#13重,嗜外,四支不收。

脑为髓海,风玲之气入於泥九官,是邪循风府入於脑,痛甚,手足玲至肘膝者,令真头痛。

身热者心,体重者脾,主四支不能收拾。

其五藏气相干,名厥心痛。

其脉浮大而缓。

诸经皆属於心,若一经有病,其豚逆行,逆则乘心,乘心则心痛,故日厥心痛。是五藏气冲逆致痛,非心家自痛也。

浮大心脉,缓者脾。

其痛甚者在心,手足青者,即名真心痛。其真心痛,日一发夕死,夕发旦死。

何以知伤寒得之?

详见十六难。

问伤寒也。

神圣工巧第十一#16

然:当谵言妄语。

六十一难曰:

既伤於寒,则言语当语妄。

经言望而知之者谓之神。

何以言之?

瞻望以知其病,谓之神。闻而知之者谓之圣。

如何言语谵妄。

所闻以知其病,谓之圣。

肺主声。

问而知之者谓之工。

金扣之有声,故五音出於肺。

未诊先问,最为有准,叩问而知病,谓之工。

入肝为呼。

切脉而知之者谓之巧。

木畏金,故呼。

讯切者息#17以知其脾#18,谓之巧。

入心为言。

何谓也?

金火相当,夫妇相见,故言故笑。

四知如何。

入脾为歌。

然:望而知之者,望见其五色,以知其病。

土母金子,子母相见,故有歌。

假令肝病,见青色者,肝自病;见赤色者,心乘肝,肝亦病。故见五色,以知其病也。

入肾为呻。

闻而知之者,闻其五音,以别其病。

金母水子,子之见母,发娇呻声。

五音者,官商角征羽也,以配五藏。假令病人好哭者,肺病也;好歌者,脾病也。

自入为哭。

问而知之者,问其所欲五味,以知其病所起所在也。

肺主秋,秋愁也。其音商,商伤也。故自为哭。

问病人,云好辛者肺病也,好酸者肝病也,好甜者脾病也,好苦者心病也,好咸者肾病也,好食玲物内热也。

故知肺邪入心,为谵言妄语也。

切脉而知之者,诊其寸口,视其虚实,以知其病,病在何藏府也。

心主暑,肺主寒。谵言妄语,皆肺邪#14入心之所致。

诊候寸口,豚息弦者肝;轻手取之而豚弦者,病在府也;重手取之而脉弦,听声者,病在藏也。余放#19此。

其病身热,酒洒恶寒,甚则喘咳。

经言以外知之曰圣。

身热者,心病。恶寒喘咳者,肺病。

视脉初脉#20切脉,皆在外而知之。

其脉浮大而涩。

以内而知之曰神,此之谓也。

浮大心豚,涩肺豚。

知之於心,乃内也,谓之神。

何以知伤湿得之?

六#21十二难曰:

问伤湿之由。

藏井荣有五,腑独有六者,何谓也?

然:当喜汗出不可止。

井、俞、荣、经、合,此五藏有五也。六府却於井、俞、荣、经、合#22之外,又有所过为原,如何。

既伤於湿,则叉自汗不止。

然:府者阳也。

何以言之?

六府属阳。

如何自汗。

三焦行於诸阳,故置一俞名日原#23。

肾主湿。

三焦者,臣使之官,位应相火,宣行君火命令,行於诸阳经中,故置一俞名日原。原者,元也。

肾主水,水流湿,五湿皆出於肾。

府有六者,亦与三焦共一气也。

入肝为泣。

六府是阳,三焦亦是阳,故云共一气。

悲哀动中则伤魂,魂伤则感而泣下,谓肺主悲,悲则金有余,木乃畏之,水乃木之母,母忧子息,肝入为泣。

六十三难曰:

入心为汗。

十变言,五藏六府荣合,皆以井为始者,何也?

水火交泰,蒸之为汗。

五藏六府,井、荣、俞、经、合却皆以井为始者,如何。

入脾为涎。

然:井者,东方春也。

土夫水妻,从夫生涎。

春者,仁也。在五常,仁乃法木,谓仁道至大。在岁春为首#24,在月甲为首,在经脉井为首。

入肺为涕。

万物之始生。

北方生寒,寒生肾,今寒感皮毛,内合於肺,肺寒则涕。

万物初生,皆由於春。

自入为唾。

诸岐行喘息。

肾之脉上络於舌,故自病为唾。

葭飞灰动,垫虫始振,所以歧虫行,喘虫息。

故知肾邪入心,为汗出不可止也。

绢飞蠕动。

故知自汗不止,皆肾邪入心之所致。

绢乃井中虫,赖虫飞,蠕虫动。

其病身热,而小腹痛,足经寒而逆。

当生之物,莫不以春而生。

身热心病,余皆肾病,见十六难。

凡当生之物,皆因春气而生。

其脉沉濡而大。

故岁数始於春。

大者心豚,沉濡肾豚。

正月为岁首,故一岁之始在春。

此五邪之法也。

月数始於甲。

五邪脉之法度。

东方甲乙木也,正月与甲乙皆属於春,故十二月之始则在甲。

五十难曰:

故以井为始也。

病有虚邪,有实邪#15有微邪,有正邪,何以别之?

惟因岁与月,故知井为始。

问此五邪,何所辫别。

六十四难曰:

然:从后来者为虚邪。

十变言,阴井木,阳井金。

心主之时,脉当洪大而长,反得弦小而急,是肝主思,木传於心,夺心之主,是肝往乘心,故言从后来。肝为心之母,母之乘子,是为虚邪。

井者,谷井也,非掘作之井,山谷之中泉水初出之处,名之曰井。同一井也,阳则木,阴则金#25。

从前来者为实邪。

阴荣火,阳荣水。

心主得脾豚,心主毕当传脾。今心主未毕,是脾来逆夺其主,故言从前来。脾者心之子,子之乘母,为实邪O

泉水既出,留停於近,荣污#26未成大流也,名之曰荣。荣者,小水之状。同一荣也,阳则水,阴则火。

从所不胜来者为贼邪。

阴俞土,阳俞木。

火从所不胜於水,今病肾脉来乘,故为贼邪。

留停既深,便有射注轮人#27之处,名之日俞。同一俞也,阴则土,阳则木。

从所胜来者为微邪。

阴经金,阳经火。

火从所胜於金,心病肺脉来乘,故云微邪。

经者,径也,经营之义也。委积逐流,经历而成渠径也。同一经也,阴则金,阳则火。

自病者为正邪。

阴合水,阳合土。

心主之时,豚反实强太过,反得虚微,为正邪。又无他邪相乘也。

合者,会也,留停既深,便有指射轮人#28之处也。同一合也,阴则水,阳则土。

何以言之?

阴阳皆不同,其意何也?

又问。

阴阳迥然不同,则其意是如何。

假令心#16得之为正邪。

然:是刚柔之事也。

心主暑,今自病伤暑,故言正邪。

五藏为阴、为柔,六府为阳、为调#29。孤阳不生,孤阴不长,夫妇刚柔相因而成。

饮食劳倦得之为实邪。

阴井乙木,阳井庚金。

从前来者,脾乘心也,故云实邪。

乙为阴,属木;庚为阳,属金。凡所克者为妻,故以阴井乙木,配阳井庚金。乙与庚金,正夫妇之义。

伤寒得之为微邪。

阳井庚,庚者乙之刚也。

从所胜来者,肺乘心也,肺主寒,又畏心,为微邪。

庚为刚,为夫,为阳,故庚是乙之夫。

中湿得之为贼邪。

阴井乙,乙者庚之柔。

从所胜不中者#17,肾乘心也,肾主湿,水克火,故为贼邪。

乙为柔,为妇,为阴,故乙是庚之妇。

五十一难曰:

乙为木,故言阴井木也。

病有欲得温者。

东方甲乙小#30,乙阴也,所以乙为木。

有病欲得温暖之处。

庚为金,故言阳井金也。

有欲得寒者。

西方庚辛金,庚阳也,金克木,所以阳井金。

有病欲得寒冻之处。

余效此也。

有欲得见人者。

阴荣火,阳荣水,壬水为刚,丁火为柔,丁与壬合。阳俞木,阴俞土,甲木为刚,己木#31为柔,甲与己合,阴经金,阳经火,丙火为刚,辛金为柔,丙与辛合。阴合水,阳合土,戊土为刚,癸水为柔,戊与癸#32合。

有病欲与人得见。

六十五难曰:

有不欲得见人者。

经言所出为井,所入为合,其法奈何?

有病不欲与人相见。

经豚所出为井,所入为合,其法度如何。

而各不同。

然:所出为井。

所欲不同。

人之阳气随四时而出入,井乃阳气初生之时。

其病在何藏府也?

井者,东方春也。

所沾疾病,在何藏府。

东乃四方之始,春乃四时之始,井乃经水之始,故井者东方春也。

然:病欲得#18见人者,病在府也。

万物始生,故言所出为井也。

府万物#19病在府,故欲得见人。

万物始生於春,故言经水所出为井。

病欲得温,而不欲得见人者,病在藏也。

所入为合。

藏属阴,病在藏,故欲得温暖,而不欲见人。

合乃经水会合也,阳气伏藏实似之。

何以言之?

合者,北方冬也。

又问如何。

北乃四方之终,冬乃四时之终,合乃经水之终,故合者北方冬。

府者阳。

阳气伏藏。

六府属阳。

阳气至冬至北退,入而伏藏。

阳病欲得寒,又欲见人。

故言所入为合也。

手三阴三阳应天,主暄者#20燥,故得寒又欲见人。

故言经水所入为合。

藏者阴。

六十六难曰:

五藏属阴。

经言肺之原,出於太渊。

阴病欲得温。

太渊在右手鱼际下,是脉之大会,手太阴之豚动也。

足一#21阴三阳应地,主病寒温,故欲得温。

心之原,出於太陵。

又欲闭户独处。

在掌后两筋问陷中,是心包络之原。

阴主内,故欲闭户独处於外。

肝之原,出於太冲。

恶闻人声。

在足大指本节后二寸。

阴主静,故恶闻人声。

脾之原,出於太白。

故以别其藏府之病也。

在足内侧核骨下。

故以所欲辩别藏府疾病。

肾之原,出於太溪。

五十二难曰:

在足内踝后根骨闲。

府藏发病,根本等不?

少阴之原,出於兑骨。

府藏发生疾病,其根本还一般否。

五藏皆陕俞为原。少阴,真心豚也,亦有原,在掌后兑骨端陪中,一名神门,一名中都。前云心之原出於太陵,是心包络豚也。凡云心病者,皆在心包络豚,真心不病,故无俞。今有原者,外经之病,不治内藏也。

然:不等也。

胆之原,出於丘虚。

答终不是一般。

在足外踝下微前。

其不等奈何?

胃之原,出於冲阳。

问不同是如何。

在足附上五寸,骨问动脉。

然:藏病者,止而不移。

三焦之原,出於阳池。

藏病属阴,阴主静,故止住而不移动。

在手小指次指本节后陷中。

其病不离其处。

膀胱之原,出於京骨。

疾病止在一处,不复离去。

在足外侧大骨下,赤白肉际。

腑病者,仿佛贲向#22。

大肠之原,出於合谷。

府病属阳,阳主动,故所向仿佛贵冲。

在大指次指问虎。内。

上下行流。

小肠之原,出於腕骨。

流行或上或下。

在手小指腕骨内。

居处无常#23。

十二经皆以俞为原者,何也?

疾病居止不正一处,全无常所。

俞,谓井荣俞经合,非者#33俞也。十二经皆以俞为原如何。

藏府传病第八#24

然:五藏俞者,三焦之所行,气之所留止也。

五十三难曰:

三焦由此俞以通行气,亦於此俞以流止。

经言七传者死。

然#34脐下肾问动气者。

详见辩疑。传受,谓五行相生而数之,数终於五,又却再#25数至二成七,上之五来传於七,七之被克,故云。

注见八难。

间藏者生。

人之生命也。

传受问一藏者生。

肾乃人生性命根本。

何谓也?

十二经之根本也。

传受同,而生死异如何。

注见八难。

然:七传者,传其所胜也。

故名曰原。

传其所克之藏,故云七传。

三焦合气於肾,故名日原。

问藏者,传其子也。

三焦者,原气之别使也。

传其所生之子,故云问藏。

注见三十八难。

何以一甭之?

主通行三气。

又问。

人之二#35焦,法天地三元之气,所以通行三气。

假令心病传於肺。

经历於五藏六府。

水木火土金,第五火字,隔第六土字来克,金被火克,故死。已下仿此。

上焦在心肺问,中焦在脾胃,下焦在肝肾,经历常周遍。

肺传於肝。

原者,三焦之尊号也。

金克木。

原者,元也。元气者,三焦之气也。其气尊大,故原乃其尊号。

肝传於脾。

故所止辄为原。

木克土。

气所留止,辄以为原。

脾传於肾。

五藏六府之有病者,皆取其原也。

土克水。

藏府有病,皆取其原,故治之。

肾传於心。

六十七难曰:

水克火。

五藏募皆在阴。

一藏不再伤。

腹为阴,五藏之募皆在腹。肺之募,中府二穴,在云门下一寸,乳上三肋问。心之募,巨阙二#36穴,在鸠尾下一寸。脾之募,章#37门二穴,在季胁下直脐。肝之募,期门二穴,在不容两傍一寸五分。肾之募,京门二穴,在腰中季胁。

且如心传肺,肺死而不传,故止传一藏,而不再传第一#26藏。

而俞皆在阳者。

故言七传者死。

背为阳,五藏之俞皆在背。肺俞穴,在第三椎下,两傍相去同身寸一寸五分。心俞穴,在第五椎下,一寸五分。肝俞穴,在第九椎下,两傍相去一寸五分。脾俞穴,在第十一椎下,两傍相去一寸五分。肾#38俞穴,在第十四椎下,两傍相去一寸五分。

第七传者死。

何谓也?

问藏者,传其所生也。

募阴俞阳如何。

母能生子,藏府传之於子者,为问藏。

然:阴病行阳,阳病行阴。

假令心病传脾。

内藏有病,则出行於阳,阳俞在背也。外体有病,则大#39行於阴,阴募在腹也。

心传脾,脾得生气,是母子相传,故云生也。心胜肺,脾问之。

故令募在阴,俞在阳也。

脾传肺。

所以令募在於阴,俞在於阳。

脾胜肾,肺问之。

六十八难曰:

肺传肾。

五藏六府各有井、荣、俞、经、合。

肺胜脾#27,肾问之。

肝井大敦,荣行问,俞大冲,经中封,合曲泉。肺井少商,荣鱼际,俞大渊,经经渠,合尺泽。心井少冲,荣少府,俞神门,经灵道,合少海。肾井涌泉,荣 丽#40谷,俞大溪,经复溜,合溜谷#41。脾井隐白,荣大都,俞大白,经商丘,合陵阴泉。心包络井中冲,荣劳官,俞大陵,经问使,合曲泽。此五藏各有 井、荣、俞、经、合也。胆井窍阴,荣侠溪,俞临泣,经阳辅,合阳陵泉,原丘虚。大肠井商阳,荣二问#42俞三问,经阳溪,合曲池,原#43合谷。小肠井少 泽,荣前谷,俞后溪,经阳谷,合小海,原#44腕骨。胃井厉兑,荣内庭,俞陷谷#45经解溪,合#46三里,原冲阳。膀胱井至阴,荣通谷#47,俞束骨, 经昆仑,合委中,原京骨。三焦井关冲,荣液门,俞中都,经支沟,合天井,原阳池。此六府各有井、荣、俞、经、合,之外有原也。

肾传肝。

皆何所主?

肾胜心,肝问之。

井、荣、俞、经、合,各何所主。

肝传心。

然#48:经言所出为井。

肝胜木#28,心问之。

山谷之中,泉水所出之处为井。

是母子自相传,竟而复始,如环无端,故言生也。

所流为荣。

母子自相传受,周而复始,而#29有终穷,故有生生之理。

泉水既出,荣迂未成大流为荣。

五十四难日:

所注为俞。

藏病难治。

停留既深,使有注射为俞。

五藏之病最难治疗。

所行为经。

府病易治,何谓也?

流行经历而成渠径为经。

六府受病,却易治疗如何。

所入为合。

然:脏病所以难治者,传其所胜也。

经行既达,会合於海为合。

肝胜脾,脾胜肾,肾胜心#30心胜肺,肺胜肝,故难治。

井主心下满。

府病易治者,传其子也。

井法木#49以应肝,脾泣在心下,今邪在肝,肝裹脾,故心下满。今治之於井,不令木乘土也。

木传火,火传土,土传金,金传水,水传木,木逆相生,故易治。

荣主身热。

与七传、问藏同法也。

荣为火,以法心。肺属金,外主皮毛。心火灼乎肺金,故身热,谓邪在心也,故治之於荣,不令火之乘金则身热又愈。

与前章法度同。

俞主体重节痛。

藏府积聚第九二首

俞法土,应脾,今邪在土,主#50必刑水,水者肾,肾主骨,故病则节痛,邪在土,土自病,则体重,宜治俞穴。

五十五难曰:

经脉主喘咳寒热。

病有积有聚,何以别之?

经法金,应肺,今邪在经,则肺之为病,得寒则咳,得热则喘。今邪在金铃克木,木者肝,肝在志为怒,怒则气逆,故喘。何以然,谓肝之支别,从肝别贯膈金不刑於木。

有积病,有聚病,何所辩别。

合主气逆而泄。

然:积者,阴气也。

合法水,应肾,肾气不足,伤於冲脉,则气逆而裹逆,肾主开窍於二阴,肾气不禁,故泄注。邪在水,水必承火,火者心,法不受邪,肝木为心火之母,为肾水之 子,一忧母受邪,二忧子受刑,肝在志为怒,忧则怒,怒则气逆,今治之於合,不令水之乘火,则肝木不忧,故气逆止,邪不在肾,则无注泄。

阴气成以为积。

此五藏六府其井、荣、俞、经、合所主病也。

聚者,阳气也。

以上井荣俞经合之生#51病,各依四时而调治之,谓四时之邪,各奏荣俞中留止也。

阳气成以为聚。

用针补泻第十二#52

故阴沈而伏。

六十九难日:

阴性静,常沉藏隐伏。

经言虚者补之。

阳浮而动。

藏府虚弱者补之。

阳性动,浮泛於上。

实者泻之。

气之所积,名日积。

藏府充实者通利之。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黄帝八十一难经纂图句解》卷之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