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荷塘“童话之秋”征文】我陪公主到乌孙(小

2020-01-16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84)

我是护送细君公主的轻车尉,她要嫁到乌孙去。一路艰辛坎难,数月风霜雪雨,终于到了伊犁河谷。还没有到达王城,就被乌孙国美丽的秋韵俘获了嗅觉和视觉:苍茫起伏的山峦,廖廓天际飘动的云团,湛蓝的湖水与丛林雪山相接。这里宁静和谐,天与地,山与水,马群与牛羊,人流与自然,相依相衬。
  秋风乍起,雪线开始漫过山顶,若隐若现的云气低俘在山间,宛如一条洁白的纱带。赤红的野榆,苍翠的松柏,金黄的野草,桔红的白桦在秋色里呈现出多姿多彩,似乎所有的植物都加入了色彩的欢娱中。河谷两岸的莽莽大原,一片片金黄、血红和蔷薇色,美得如同仙境。落日时分,凭窗眺望,层林尽染的群山,树树夕阳,灿烂如火,倒映在湖水的山峰撩起血一样的轻纱,又令人陡生遐思。当地人居住的木屋帐蓬此时也升起了炊烟,也融入到了秋色之中……
  落帐之后,周围的部族头领长老纷纷前来觐见公主,并送来不少肉食奶茶。众将士可能是因路途饥渴,感到此地食物也十分鲜美。晚饭用毕,众人又燃火而围坐,当地青壮年开始即兴角力。所谓角力,即为摔跤。乌孙人摔跤方式新颖,参赛的选手不分职位高低、体重、年龄,也不受时间、场地的限制,只要把对方摔倒在地就算获胜。还有一种摔跤的方式是将摔跤手的双腿套在一条布袋里,然后用腰带将口袋扎在腰间系紧。比赛时,双方只能用上肢的力量和技巧将对方摔倒。
  此刻正在用这种方式进行比试,不大一会儿,场地地便有了三四对人进行摔跤角逐,引得汉军将士们阵阵喝彩。“乌孙草原上的汉子自幼到大都有个习惯,每天要抱三次马驹子或牛犊子,开始牲畜尚小,不费力就可抱起。日久天长后,牲畜日渐长大,汉子坚持天天抱它,自己的体力也在不知不觉中增强了。最后,待马驹牛犊变成了大马大牛时,汉子也就变成了大力士了。”一位乌孙酋长解释说。
  一直闹腾到后半夜才散去。我的睡眠一直不怎么好,早早就醒了。帐外曙光微明,河边的冰霜渐渐消融,河谷山林、石滩、草地和木屋帐蓬都露出了它一天之中最真实的色彩。晨光从流动的马群、牛群的缝隙中涌上河面,映出高大巍峨之姿。河面蒙蒙升起的水雾越聚越多,在河谷上形成一条厚厚的空中河流,阳光强照在云气的顶层,流光溢彩,分外迷人。河谷林带从雾中露出林梢,飘渺虚幻,耀眼异常。跨马行在晨曦中,俯视乌孙大地,回眸来程,接思翩跹。
  赤谷城依河而筑,逶迤数里,已初具建设规模,城中除帐蓬之外,还有不少木屋。远远望去,倒也可观。最为抢眼的当属城南端的汉式宫苑建筑,不仅规模宏大,而且十分考究,远远望去,如海市蜃楼。公主看后平静地说:“乌孙国都竟为不设防之地。”众人不知所云,但还是随声附和道:“不错!真仍天国也!”
  对于公主的到来,城中百姓连同周围的民众都身着艳丽的服饰,载歌载舞地欢迎。夹道迎接长达十余里。首先来迎的有左右丞相、左右大将、四五位侯王及都尉、大监大吏等十几位要员;稍后又有安息、大夏、康居、捐毒、休循、大月氏、无雷、桃槐国等二十几个国家的国君和使节和乌孙国的舍中大吏、骑君、各部头领、各城城主凡二百多人出迎,公主对所来迎接之人均以礼相待,并一一予以赏赐。这些人拿到了东西后,自然会说上一大堆的好话。
  入城后,更是倾城欢庆,处处交通堵塞,人马前行时时受阻。乌孙王恐人多生变,欲使兵丁驱赶百姓,被公主喝止了。从城东门至公主的桂月新宫苑,不足二里路程竟走了四个多时晨,到天近黄昏时才到新宫。公主见所建新宫与京师宫苑无异,连陈设也相差无几,很是满意。当晚,公主下榻新宫,我与众将士宿营于宫外,拱卫着新宫。
  次日一早,我及早来到桂月宫觐见公主,但没有得到公主的召见,宫里人传话说:“公主说,都知道了,你们去办吧!”我与众人得此回话后,面面相觑,只得无奈地转身向乌孙王府走去。
  那乌孙王府座落于赤谷城中,依土山而筑,颇显雄伟。也许是知道汉使节将来,乌孙国的大员们都已早早来到王府,并有几个大臣一直在府邸门外恭候。门过三重,才到王府议事厅。因见了不少小国王侯府邸,所以乌孙国的王府显得不算太简陋,倒是乌孙王那付老态使我心境沉重。昆莫见我持汉节而来,匆忙起身相迎,才走几步便已微微作喘。他眉须如雪,纷乱卷曲,面色微白,鹰鼻小眼。个头虽很高,但腰板勾娄得厉害,怎么也让人无法联想到乌孙使者口中“正值英年,伟岸孔武”的王者形象。
  “使节大人万里跋涉,一路辛劳!”说罢,乌孙王竟用他那支鹰爪似的手来挽住我的胳膊。我强忍着胸中的怒怨,匆忙收回被他牵着的手,施礼问安:“大汉皇帝遣使拜见乌孙王殿下,敬祝殿下万寿无疆,祝乌孙国国运永昌!”乌孙王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免了,免了!使节大人及诸位大人快快请坐!”
  众人落座之后,我又将皇帝致乌孙王的书信呈给他,并唱读道:“大汉皇帝陛下问乌孙国昆莫猎骄靡殿下安。皇帝陛下已准昆莫殿下所请求,将江都公主遣来乌孙以配殿下,约为昆弟,共御匈奴……”我的话既出口,自己也觉泛泛无力,又将公主的随嫁物品薄呈上,由乌孙大吏当众唱吟:“……金十万两,银二十五万两,宝舆二十乘,南珠十斗,瓷器皿二千件,犀角十副,紫贝五百,白璧一双,帛二千匹,绢、绸、绫各五百匹,上褚五百衣……”
  乌孙王听罢眉开眼笑,连连致谢。片刻之后,我便起身立于当庭,字正腔圆地念道:“大汉皇帝陛下旨谕乌孙昆莫猎骄靡殿下及西域诸国王公!”昆莫急忙起身,肃然而立。“册封乌孙昆莫猎骄靡为西海郡王、驸马都尉,领诸侯王衔,授金印紫绶……”乌孙王又连连致谢。乌孙国诸大臣及各国君主、使节纷纷向他道贺。
  “今与大汉联姻结盟,是本王之大喜,也是敝国之大喜。本王原为敦煌遗民,也算是中土之人。为大月氏所迫,亡走西域,凡六十余年矣!今幸得大汉皇帝陛下宠信,封爵赐玺,又饰公主与本王,赐物甚多,足见大汉皇帝陛下待本王之真挚诚善。敝国地僻,马牛羊齿已长,自以祭祀不修,有罪于汉。昆莫身定百邑之地,东西南北千万里,带甲引弓者十余万人,然愿面而臣于汉,何也?皆因不敢背先人故。匈奴在西域虽衰然仍为大,大夏、大月氏等各怀叵测,使本王夙兴夜寐,夜不安席,食不甘味,目不视靡曼之色,耳不听钟鼓之音,皆因不得事汉,不得大汉皇帝嘉许也!今大汉皇帝哀怜本王,与敝国联姻结盟,遣使如故,令本王五内俱沸、感激零涕。本王面天起誓,死骨不腐,永不叛汉!”他虽然年过古稀,但思路明晰,极善于言辞。这番话的可信度有多高且不说,至少让听者赏心悦耳。
  我听后频频点头,又说道:“殿下果为敦厚守信高德之王。大汉与乌孙修睦,不仅是两国人之福,也是天下人之福。”随后,乌孙王又询问了一些大汉情况及路途情况,我侃侃作答。一路上的坎难和公主睿智化解百难的壮举,令当庭之中的大员、使节们惊诧不已。谈了一阵后,话题最终还是落在婚姻大典上,乌孙王问我:“使节大人以为何时为宜?”
  我沉思了一下,答道:“既来贵国,就依贵国之俗吧!”乌孙王听了如宏钟一样爽朗大笑:“也好,三天之后,即为本王生辰纪日,就定在三天之后吧!余下的事,就交由舍中大吏去办。大人们一路辛劳,好好休息数日,多给营中送些牛羊,以犒劳汉军将士。若有兴趣,可到四周的城邑看看,使节大人意下如何?”
  我颔首称谢,随后在王府宴饮。归来时已醉得几近不醒,便大骂那乌孙使者:“兄台实为卑劣,乌孙王,仅王其名,而无其实。末将不再是什么大汉使节,督护将军了,什么都不是了。末将也像你一样,做一条狗,做一条只忠于自己主子的狗……”
  乌孙使者连连说:“将军多饮了,将军多饮了!”其他人也劝解道:“大人的醉言,将军不要介意!”乌孙使者干笑了一下,低声说道:“酒后吐真言呀!上使大人骂得好,我的确像一条狗一样,甚至连一条狗都不如!我辛辛苦苦赴大汉,可照样有人钻我的帐篷,玩我的女人……”
  我嚷嚷着要见公主,众人劝道:“天已晚,公主定已安歇,就不要再去了。”我却趁酒兴之力将二人击倒在地,朝公主的宫苑狂奔而去,当我跑到公主新宫门前的玉阶前时,脚步不由停住了。公主着一身青衣素装,正如泥塑一样伫立在玉阶之上。凭临风雪吹打岿然不动,静静地看着癫癫狂狂的我。看着公主期期艾艾,怨忿难抑的神色,我不由跪倒在地,话未出口,泪却先涌了出来……
  公主缓缓说道:“把使节大人扶回去安歇吧!”其余人刚要想禀报方才与昆莫所议之事时,公主又止住了,“不必说了,全依你们。顺便告诉兄弟们,早些准备,不日你们便可启程返回大汉。”
  “公主!”我们都跪在雪地上,哭嚎开了……

图片 1

    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伊犁河流域是当时西域最强大的乌孙国的游牧地。乌孙属哈萨克族祖先的一支。西汉武帝时期,为了彻底击败西北边塞的匈奴,张骞建议用厚赂招引乌孙,同时下嫁公主,与乌孙结为兄弟,这样就可“断匈奴右臂”,共同夹击匈奴。于是,就有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和亲公主刘细君。

  细君公主和亲嫁乌孙西汉前期,北部边疆经常受到匈奴的侵扰。汉高祖刘邦采纳刘敬的建议,“遣宗室公主为单于阏氏,岁奉匈奴絮、缯、酒、米、食物各有数,约为昆弟和亲”,“冀以求安边境”。到汉武帝时,经过六十余载的苦心经营,汉朝国力日渐强盛,汉武帝为摆脱受制于匈奴的被动局面,数度开塞击胡,特别是经卫青、霍去病的打击,匈奴从此远遁漠北。公元前2世纪初,乌孙与月氏均在祁连山附近游牧,乌孙王难兜靡被月氏攻杀时,他的儿子猎骄靡刚刚出生,由匈奴冒顿单于收养成人。公元前161年,在匈奴的支持和援助下,猎骄靡率领部众西击大月氏,遂居留伊犁河流域一带,建立了乌孙国。乌孙多年来一直是匈奴的从属,猎骄靡既感念匈奴的恩德,又不愿长此蜷伏于匈奴肘腋之下。

  西汉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张骞劝汉武帝联合乌孙共御匈奴。汉武帝命张骞为中郎将,率300人,马600匹,牛羊金帛万数,浩浩荡荡第二次出使西域。张骞到达乌孙后,请乌孙东返故地,“乌孙能东居故地,则汉遣公主为夫人,结为昆弟,共拒匈奴”。此时,乌孙王猎骄靡年老,大臣都惧怕匈奴,又认为汉朝太远,不想移徙。随之,张骞派遣副使分别赴大宛、康居、大月氏、安息、身毒、于阗等国展开外交活动,足迹遍及中亚、西南亚各地,最远的到达地中海沿岸的罗马帝国和北非。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乌孙王配备了翻译和向导,护送张骞回国,同行的还有数十名乌孙使者,这是乌孙人第一次到中原。乌孙王送给汉武帝数十匹天马,深得武帝欢心。乌孙国见汉朝军威远播,财力雄厚,遂重视与汉朝的关系。汉元封初(公元前110——公元前109年),乌孙再遣使“以马千匹”为礼,媒聘汉家公主,汉武帝选定江都(今扬州)王刘建之女刘细君为公主出嫁乌孙王猎骄靡。

  刘细君生在钟鸣鼎食之家,长于温柔富贵之乡。其父刘建养尊处优,放荡不羁。他联络对朝廷不满的刘安等人,企图谋反。丞相府长史在他的住处查出了武器、印玺、绶带、使节和地图等准备反叛的大量物证,立报汉武帝。刘建情知罪不可赦,遂于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以衣带自缢身亡,细君的母亲以同谋罪被斩。父母死时,细君尚幼,赦无罪。不久她被带入长安宫中生活,并有专人教以读书。稍长,细君即能诗善文,并且精通音律,出落成才貌双全的大公主。

  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的某一天,一纸诏书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汉武帝诏命她远嫁“去长安八千九百里”的乌孙国。送嫁那一天,汉武帝“赐乘舆服御物,为备官属宦官侍御数百人,赠送甚盛”,盛装的细君在随从官员、乐队、杂工以及侍女等数百人的簇拥下,依依不舍地上了车辇,送亲队伍浩浩荡荡地向西进发,一路上锦旗蔽日,鼓乐喧天,十分壮观,京城长安在细君的泪眼中越来越远……

  为了迎接汉朝公主的到来,乌孙国都赤谷城大路两旁官民奏起胡乐,载歌载舞。猎骄靡见细君生得纤弱娴静、白嫩艳丽,且能歌善舞,才貌双全,非常高兴,“以为右夫人”。因为细君公主肤色白净、花容月貌,乌孙人称她为“柯木孜公主”,意思是“肤色白净美丽像马奶酒一样的公主”。 匈奴得知乌孙与汉结盟,闻风而动,“亦遣女妻昆莫(乌孙王号),昆莫以为左夫人”(乌孙以左为贵)。乌孙国毕竟临近匈奴,离汉室太远,匈奴女后嫁而为左夫人,此时,猎骄靡仍然畏惧匈奴的势力,希望在汉王朝与匈奴之间保持平衡。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荷塘“童话之秋”征文】我陪公主到乌孙(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