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天堂的你好还吗……

2020-01-24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78)

认识MM是在我刚刚萌生写书念头的时候,当时她也是刚刚在网站发文,相互支持和鼓励让我们很快成为朋友。那个冬天很冷,我住在一个陌生城市的一间大房子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唯一陪伴我的是窗外吹过电线,终日呜呜作响的寒风。
  很多时候我会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那座孤零零的水塔心想我就是它,直到MM的出现。
  她是个单纯的女孩儿,心怀单纯的梦想和一份对爱情隐约的渴望,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到。我同时感觉到的另一件事是我们的写作观念不同,她偏向于唯美的纯文学追求,而我只想写东西赚钱,以至于在后来的聊天中我尽量不去触及与写作有关的话题,她很多时候会发来大段的文字让我给她建议,我无能为力,只是帮她改改错字。
  我们越来越多的开始聊文字以外的东西,各自的处境、理想、身边的事,以及许许多多的过往,直到有一天她问我们算不算朋友,我毫不犹豫地说当然算。
  MM是个容易动情的人,说到很多事情的时候她会哭,然后告诉我她哭了,我不会安慰人,只能转移话题逗她,直到她发过来一个哈哈大笑的表情。
  MM的父母是军人,从小就有着严格的家教,晚上一般不会太晚睡觉,但后来我发觉她睡得越来越晚,有时候正说着话她会忽然发过来一个噤声的表情说她妈妈在敲门催她睡觉,我让她睡,她磨磨蹭蹭不肯,说她不困。
  放假的时候MM终于变成了坏孩子,她晚上干脆不再去睡觉,一直陪我聊到黎明,起初是偶尔,后来变成习惯,夜夜如此。我劝她改邪归正,她说她的生物钟已经颠倒,如果再逼她去睡觉就等于破坏她的生物钟。我担不起这罪名,只好闭嘴。
  MM的变坏是因为迷恋上我的陪伴,我心里明白,但是我无力阻止,这注定了终有一天我也不能幸免,当那天晚上她的头像一直没有亮起来,我坐在电脑前发了一夜呆,我才意识到,我和MM不再是朋友……
  MM的头像终于亮起来是凌晨五点四十分,按照惯例我们天亮说晚安的时间。我心花怒放,我不知是兴奋还是愤怒,一串连珠炮轰过去:你去哪了?为什么有事也不告诉我一声?是不是感冒了?你现在在哪?在家还是外面?
  她的回复有些漫长:我一直都在……
  那为什么不说话!我吼。
  我想试试看自己是不是爱上你了,昨晚对着你的头像坐了一夜……
  看着屏幕上的字迹,我笑着流出眼泪:我也是……
  我和MM开始网恋,开始要求对方装视频,开始整夜对着视频倾诉思念,开始情不自禁聊很多MM所谓的流氓话题、开始敲定见面的日期,直到冰雪融化,春光洒满窗外的草坪。
  在离我们约定的见面日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有一天MM留言说她病了,要去治疗一段时间,让我不要担心,我回复了无数问题,问她的病情,三个月过去了,却不能到她的只字片言,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MM就这样毫无理由地消失了,但我仍然心存希望,坚信总有一天她的头像会突然跳动起来,然后向我解释消失的原因……
  在我的文字终于能让我很好的生活,拆除宽带准备离开那座城市的时候,最后一次登录QQ,发现MM的头像消失了,发疯一样细细查找了十几遍未果后,我不得不接受现实:我被她拉黑了。
  怒吼着‘为什么’,我砸碎了所有那些我准备带走的东西,包括那台和MM聊了一个冬天的笔记本电脑。
  锁上门离开的一瞬间,泪水夺眶而出,我觉得我的心也被砸碎了,和那些被我砸碎的东西一起遗留在了那间空荡荡的大房子里,从此再也无法将它带走……
  我来到这个仍然是一个人都不认识的城市,日子仍像从前一样在我的手指和键盘间缓缓流逝,停止敲字的时候我常常会看着窗外的天空想起MM,胸口隐隐作痛,眼睛在不知不觉中湿润,但我已习惯没有MM的白天和夜晚。
  我曾不止一次把MM两个字放在QQ查找里搜索,从来都是空白——那两个字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与她重名。
  其间我在QQ上聊过很多女孩儿,也有过像MM一样聊得来的,在某些特殊的语境下也有想说喜欢的冲动,但我没有,因为每当那时我会想起MM,想起她给我的伤害。
  我像一个安详的老人,心如止水地生活在这没有朋友没有恋人的南方城市里,每天看着晚霞在高楼林立间沉下去、穿过低垂的香樟枝叶时刻意深呼吸那种青涩的气息、超市里各种蔬菜的价格熟记于心、天南地北陌生香烟的味道也早已习惯、每个月交房租时会礼貌地给房东打电话、偶尔和QQ上某个很久不出现的网友聊得心花怒放……
  MM逐渐变成一个模糊的符号,甚至在很多时候我已想不起她的样子。
  南方的冬天来得很迟,但还是来了,在这个传说中很少下雪的地方居然飘起雪花。
  我拉开窗帘看着玻璃外纷纷飘落的雪花神游太虚,QQ响起来,是个陌生人。
  你好,在吗?
  在。
  我是MM的妈妈。
  MM!一支烟花在脑袋里爆炸开来……
  MM她在哪里!我不由自主在后面加上了叹号。
  她已经走了……是骨癌,我和她爸爸一直努力给她治疗,可最终还是没留住她的生命……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到底是谁?不要给我开这种玩笑!我几乎要破口大骂。
  对方无视我的怒吼,片刻后一段字发过来:在她最后一次病危的时候她把和你的事告诉了我,她说你是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孩,她不想你知道她的病情难过,所以把你拉黑,好让你忘了她。她说她宁愿你恨她,也不愿让你难过。
  她走的时候一字一个字把你的QQ号背给我,她说她病情最重的时候脑子浑浑噩噩,什么都记不得了,唯一记得的就是这串数字,她让我对你说声对不起,她本来决定永远不让你知道真相的,但她怕你把她忘了,那样的话下辈子就算碰见她你认不出她了,她还想做你的女朋友……
  小伙子,你多保重,我下线了,MM说你想她的时候就登录她的QQ,密码是你们当初约定见面的日期。祝你幸福。
  不知呆坐多久,我缓缓合上电脑,凝视窗外飘落的雪花,忽然泪如雨下……

  他一向很自私,生活方面、钱财方面,就连夫妻之间的那点事他都要讲条件,从不会让步。
  而她一直都认为他只是对钱方面小气些罢了,虽说结婚都快十年了,他从未为她的家人做过什么,就连逢年过节也从不会主动给她的家人问候一下。她也没计较,这么多年他给她的就只有一个五百多块的戒指。她也没放在心上。
  他会常查看她的手机,有没有陌生人的电话,或是短信之类。他也会查看她的QQ,看她的聊天记录,只要他看到有人说话有点让他不顺眼的,他直接把他拉黑,要不就把他放入黑名单或是蔽屏。
  而他一边在防着她,另一边却和网上的情人玩起了暧昧,他能三年来都不动声色,这是不是就是两面人的本事。
  突然有一天,她从外面回来看到他没来得及关掉的QQ,而且还是另外一个Q号,不是他平时用的。
  她一看正好是春节她回老家的时候他另外申请的。这一年他们都在用这个号联系着。只是为了不让她知道他们的暧昧,她看到他在给她承诺,而她也早知道她的存在,那是三年前的事了,只是她没想到原来他们在这三年里一直都在联系。
  他吓得连忙关了主机,嬉皮笑脸地说:“我们没什么,是她一直找我的。”
  “没什么你何必把电脑关了,没什么你又何必怕我看到,没什么你又何必另外申请Q号。”
  当他再次当着她的面挂起QQ时,他已经把所有的聊天记录删了。
  一晚,她趁他睡觉的时候,悄悄挂起了他的QQ,她看着她的头像在他的QQ里跳动时,心在慢慢的滴血。就在那晚她知道了,他们不只在网上聊,而且也一直在手机联系。
  她看了她空间里的照片,说实话她要比她漂亮多了。而他却说他不知道她的电话,她没有再问,她也不确定他是否真的知道她的电话。
  其实她不是个小心眼的人,每个人都需要心里的朋友,她也知道他QQ里青一色全是女人。她也不介意他关心其他女人,胜过关心她。因为她知道他在社会上需要朋友支持和关心。
  一个多月后,这晚,晚饭吃得早,她清洗完那些锅、碗、瓢、盆,上床睡觉去了。
  她醒来已是十点多,他也刚把他看的电影看完,因为自从她知道他和她的事后,他不挂他的另一个Q号,她在时他也很少聊天了。只有她不在时,他也会偶尔挂一下。
  她坐在电脑前,打开他的空间,突然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头像。她点击了她的头像,不一会她的头像开始跳动,她给她发送一个咖啡的图片。
  他看她在和她聊天,忙上楼睡觉去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线?”
  “我看到你,刚才到我的空间啦。”
  “看到我给你发的短信没,我昨天给打过电话,可是你没接。”
  “我没看到啊,我的手机最近老是自关机。你现在给我打过来看看。”
  她跑上楼拿起他放在床边的手机下了楼,这时手机响了,是她打过来,她只好把它挂了。
  “你借我的钱,我都还没还你呢,只能等到明年再还你了,不好意思跟你说一下。”
  她看着电脑屏幕上她发过来的话,她愕然了,原来他们不只是聊天那么简单。
  “你什么时候跟我借的钱啊,我都不记得了。”她试着在问她。
  “08年的事啦。”
  “是吗,我都不记得给你借了多少钱啦。再说,我也没想要你还啊。”
  “三千多。”
  “呵呵,是吗?我对她都没这么大方过。”
  “哈哈哈,是吗?那证明我很有魅力……”
  她还真不敢不想,他那样一个一直对钱都向来很自私的人,怎么会随随便便就把几千块给她,而且还是三年多的时间,他却只字不提。
  而对她这么多年来,对她的家人不闻不问,她每次回家也从来不问要不要多带点钱回去,也不问路费钱有没有,还说什么我对他们已经够多的了,一语塞得她哑口无言。
  而如今他却对一个与他毫无关系的人如此大方,对她却每一分钱都得问清楚用哪,买了些什么,看到她买了贵了的东西,就满脸不高兴。
  她看着她发过来的偷笑的表情,伤心得泪如雨下。而楼上的他,却是鼾声四起,她明白属于她的爱情正在慢慢退去它原本的颜色,她感觉她在他的内心里是如此的不堪……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堂的你好还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