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暗夜之魅(一)

2020-01-24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46)

玎玲是通过一期节目认识荆浩的,不过这样的认识只是玎玲知道了荆浩,仅仅是知道了有这么个人的存在。玎玲是无数观众的一员,荆浩呢,是众多嘉宾中的一员。不知为什么,玎玲就是注意到了他,以前她看过很多期这个节目的,只是看看而已,不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那晚荆浩的表现真的很不错,成熟、稳重、诚恳,赢得了很多女孩的心,玎玲该庆幸他没做出选择吧!那晚看完节目后,她的脑海里就一直环绕着一个词:暗夜之魅。这个男人,说他是属于黑夜的也不为过,但他更该属于光明,不是吗?
  毫无疑问,玎玲欣赏这个男人,这个叫做荆浩的男人,甚至还有些喜欢。玎玲很后悔她当时没有记住荆浩的QQ号,很想上网查询,但手机已没有流量了。可是玎玲当晚还是忍不住去上网查询了,可惜没查到。第二天上班还是忍不住去查询,到中午的时候玎玲终于查到荆浩的QQ号了,她忍不住一阵激动,怀着忐忑和激动的心情她加了他。之前玎玲还在为如果需要验证信息她该怎么填而烦恼,没想到一切竟比她想象的顺利。
  荆浩果然备受关注,很多人加了他,他的QQ号快被点爆了,这样的情形玎玲早已料到,但仍是忍不住有些感慨。怎样才能和荆浩说上话呢,怎样才能让他注意到她呢,玎玲想了很多方法,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281封信》这个电视剧。玎玲是倔强的,一旦她认定了,她会尽一切努力去做的,即使对方看不到,也感觉不到,她想接近他,从来没有过的想。
  玎玲去做了,做了她觉得可能有用的方法,她每天给他发几条QQ信息,给他留一条言,就四个字,那晚她想到的四个字:暗夜之魅,外加上天数,用留言相同的方法每天给他写一封邮件,记录着日子。玎玲要记录这日子,希望他有一天能够看到。玎玲甚至仔细看了荆浩空间上的所有东西,排查着他可能认识的朋友,冒昧地加了一些人,并和他们聊了天。玎玲是真的没有方法了,就像她说的她想见孔插针,却无孔可插,她厚着脸皮和那些她认为可能是他的朋友的人聊着,但终归不是什么好的办法,她只能用最笨的方法了。
  照荆浩说的,让时间来沉淀一切,是的,让时间来见证一切,玎玲相信奇迹,也想创造一个奇迹,她要坚持,等到荆浩注意到她的那一天,或许那一天就在明天,或许永远都不会来,但那又怎么样呢,她会一直这么做的,每天关注着他,几条QQ信息,一个留言,一封QQ邮件,这就足够了。
  这一做玎玲就做了将近一年,她不是没有动摇过,也不是没有沮丧过,但她坚持住了,因为她相信自己遇到了一个自己欣赏的、可靠的、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所以她从不后悔自己做的这一切,这不仅成了她的一种习惯,也成了她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玎玲从没有这么疼惜过一个男人,很多次看着他的日志,玎玲忍不住一阵心疼,有时甚至忍不住想哭。这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疼惜自己的男人,总是牵动着她的心,让她忍不住想要抱住他,陪伴他,让他从此不再感到孤独,她想用全身心来爱和疼惜这个男人。
  终于有一天荆浩回应了玎玲为他做的这一切,那一刻玎玲忍不住哭了起来,并且一哭不可收拾,她把积蓄了近一年的泪水都哭了出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玎玲和荆浩开始在网上频繁的联系,玎玲始终不敢问他是否身边已有了心爱的女孩。很多次,她把这句话输了又删删了又输,但终究没能问出口。时间长了,他们仿佛都习惯了这样的聊天,玎玲依旧每天给他发QQ信息,给他空间留言,给他发QQ邮件,这成了她的习惯,改不了了,她也不想改。
  除了每天的QQ聊天,他们没有更进一步的联系过,甚至从没视频过,就这样又过去了半年多。玎玲不知道荆浩是怎么想的,但她知道荆浩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因为她的邮件写满了她的爱和关怀。玎玲有时会疑问荆浩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知道他的敏感,也知道他很难再言爱,因为他怕重蹈覆辙,他离过一次婚。玎玲不想追问或者逼问他他对自己的感觉,她已经很知足了,她是个容易知足的人,能这样每天和荆浩聊天,玎玲已感到无比的幸福,她不敢多舍求什么,她怕自己连这仅有的一丝幸福和温暖也会失去。
  突然有一天荆浩说他要去玎玲的城市,想顺便见见她。因为这,玎玲整整兴奋了半个月,终于可以见到他了,玎玲说不上自己是怎样的心情,有激动也有不安。想着这或许是一个可以使他们关系更进一步的机会,但又害怕自己会搞砸,荆浩太优秀了,玎玲有时难免会有些自卑。
  玎玲的一切担忧都是多虑的,他们已联系有一段日子了,已足以了解对方,所以他们处得挺融洽的。在玎玲的城市他们相处了快一个星期,这些天里玎玲习惯了荆浩的时而缄默时而活跃,说真的,玎玲更加喜欢荆浩了,她怀疑自己甚至早已不知不觉爱上了荆浩。荆浩呢,似乎也不排斥玎玲,他们之间已有了一丝默契,玎玲不知道这是不是荆浩想要的那种默契。
  这次见面又像是熟识的朋友见面一样,不用客套什么,也不用顾忌什么,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玎玲忍不住去想荆浩也是有那么些喜欢自己的,但她更把这当成一种奢望。
  荆浩走的那天,不知道为什么,玎玲一路上都在嘱咐着荆浩,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仿佛荆浩这一走就从此在她生命里消失了。玎玲还是忍不住哭了,荆浩第一次抱住了她,在这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他抱的很轻,但也很有力,仿佛想要宽慰玎玲:他在她身边,不会走开的。
  荆浩走了,没留下一句话,玎玲的心有一些空落落的,荆浩的态度让她不安,她不知道荆浩的那次拥抱代表了什么,她心里没底。在荆浩上车的那一刻,她明明是要问出口的,可到最后说出的却是:“荆浩,照顾好自己,记得多疼惜自己一些。”
  荆浩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看着她泪湿的眼,脸上还是一贯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风吹干了眼泪,玎玲笑了起来,有些凄苦,有些无奈。
  “相信自己,相信你对我的感觉。”这是荆浩回去的路上给她发的一条信息,看到信息的那一刻,玎玲再次哭了,这次是幸福的哭了。
  荆浩走后,他们多了三样联系的方式:视频、短信和电话。玎玲是一个有分寸也懂得关心人的一个人,荆浩的那条短信就像给她吃了一个定心丸,她俨然成了一个幸福的小女人。
  其实玎玲是想去荆浩的城市工作的,她知道荆浩有自己的事业,他不可能来她的城市工作,她也不强求,她爱荆浩,也尊重他的一切。去荆浩的城市工作一直以来都是玎玲的想法,但荆浩不开口,她也就没有提起过。
  对于感情,荆浩是一个慢热型的人,他没有认定一个人前是不会有任何举动的,但一定认定了就是永远,玎玲在等,等荆浩的认定,她知道这辈子她是认定荆浩了。
  又一年过去了,一天荆浩喝醉酒打来了电话,他说他是多么希望身边能有一个人,他怕回家,怕那无边的黑暗吞噬了他。玎玲知道他害怕孤独,甚至恐惧孤独,她一直都知道。所以她说:“荆浩,让我去你的城市吧,让我待在你的身边伴着你,让你不再孤单,好吗?”
  荆浩没有回答,他沉默了很久,最后把电话挂了,玎玲知道荆浩把她的话听到心里了,她不急着他的回答,她只想让他知道自己的想法,这样就足够了。说心里不难受那是骗人的,玎玲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她当然希望自己爱的人也是爱自己的,但因为对象是荆浩,她了解他,也不想逼他,两年多都等了,她不在乎再等下去。
  整整一个星期荆浩都没再和她联系,他仿佛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她惊慌不安,却不知该怎么办,她突然痛恨自己为什么要说那些话了,她怕荆浩就这样把她抹杀了,她承受不了,她已经习惯了,习惯了爱他,习惯了他的一切,玎玲无法想象她的生命里不再有他。她开始憔悴,每天都在不安中度过。
  “我在××,你真的想好了跟着我吗?我现在还不太确定我的心,你愿意和我一起慢慢来确定它吗?我不知道这需要多长时间,你愿意等着我确定它吗?”
  荆浩来了,再次来到了她的城市,来接她来了,她能不答应吗?她那么爱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爱他,无论多长时间她都愿意去等的,一年、三年、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她都愿意去等,即使答案是否定的,她也甘愿。
  玎玲开始真正的去融入荆浩的生活了,荆浩的生活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但去适应它、融入它并不难,因为有爱,什么都变得简单了。和荆浩真正的相处下来,玎玲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一个人,追求简简单单的生活,大部分时间都在忙碌工作,但从没有忽视过她,对她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要求,总之他们相处的还是挺好的。
  荆浩有一个女儿,跟着他的前妻,他很爱他的女儿,玎玲也一并爱这个女孩。她有时甚至比荆浩还要疼这个女孩,每星期一个电话,不管买什么东西或者做什么都会想到他的女儿,对于荆浩的父母,玎玲也是尽力去孝顺着。荆浩很忙,她就经常去看老人家,陪他们聊聊天,做些家务,俨然一个孝顺的儿媳妇。
  如果说荆浩的父母最初对玎玲有些担心或者不怎么愿意,现在也只剩下满意和疼爱了。玎玲的年龄和荆浩比起来是有些小了些,所以荆浩的父母一直担心玎玲太小,不会和荆浩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另外就是玎玲的家境和荆浩有一定的差距,这些现实的因素都曾让两位老人担忧过,好歹都过去了,玎玲渐渐开始融入荆浩的生活圈子了,他的朋友对玎玲也是没话说的,玎玲的诚恳、礼貌和聪慧以及对荆浩的爱都让他们安心,他们真心祝愿玎玲和荆浩。
  玎玲开始慢慢沉浸于这样的幸福,她感觉得出荆浩对她的态度在慢慢改变,虽然很细微,但她还是感觉出来了。荆浩是一个懂得如何去疼女人的男人,和荆浩在一起,玎玲觉得自己什么事都不必操心,他总能把事情做得无可挑剔,又让人很窝心。
  荆浩的生活开始慢慢有规律了,开始经常往家跑了,他在吃东西上面并不挑剔,玎玲不怎么出色的厨艺还是可以应付得来的。玎玲一来,荆浩的家里就多了很多的东西,急救箱,暖毯,食疗的食谱,为了治荆浩的胃玎玲没少下功夫,幸好起到了效果。荆浩很怕冷,玎玲总是很关注天气的变化,就怕他受凉感冒。
  时间或许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吧,荆浩的脸上多了笑,眼里也多了温暖,在面对玎玲的时候。玎玲的世界开始以荆浩为主了,尽管在事业上玎玲并不能给荆浩多大的帮助,但在生活上玎玲绝对称得上是一个贤内助。
  其实玎玲和荆浩两人有不少的共同点,都是有着倔强的脾气,都对文学有着异常的喜好,都不是那种张扬的人,都很重视家庭。荆浩条件很好,这是不争的事实,但玎玲也是一个有着自己思想的人,其实内心里玎玲是有些自卑的,因为荆浩太优秀了,玎玲一直坚持着一个原则:两人之间最好不要有什么金钱关系。开始的时候,荆浩会对玎玲坚持有些些微不认同,甚至有时会有些恼火,他并不缺钱,他不知道玎玲在坚持些什么,他认为两个人既然都在一起了,这些事就没有必要分得那么清,但时间长了荆浩也就不勉强了,所以玎玲的变化还是不大,如果说变化,也就是思想上的变化吧,她越来越像一个妻子了。
  两个人真的交往了,在一起了,但玎玲还是没能告诉父母,一方面怕家里反对,更重要的是荆浩的不确定。但玎玲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她的好姐妹们,她们一方面替她高兴,另一方面也替她担心,因为她和荆浩之间还是有一些距离的,不仅仅是年龄上,还有经历上。玎玲爱荆浩,但荆浩呢,玎玲并不确定,就连荆浩也不确定。
  慢慢开始有些流言蜚语了,姐妹们也时不时地开始提醒着她,可是每当她问时姐妹们又只是说让她多注意点。有时玎玲是迟钝的,她并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荆浩并没有什么变化啊,大家是不是太敏感了。
  荆浩是一个对爱情忠实的男人,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从不欺骗自己,也不欺骗别人。但他的性格又决定了他对爱情的不安全感,他不敢全身心地投入一场恋爱,他怕自己会输,怕受伤害。玎玲清楚这一点,所以她不勉强,她相信时间会解决一切的,但她忘了时间也会改变一切。
  一年了,加起来,玎玲认识荆浩已经三年了,也喜欢或者爱了他三年了。春节她不得不回家了,其实她是不想走的,荆浩看得出她的心思,好笑地把她圈到怀里说:“以后你得每年都陪着我过呢,不想陪都不行。”
  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玎玲倍觉温暖,荆浩是想和自己在一起的,这就足够了,只要他有心她就会一直等下去。
  回家那天,荆浩淡淡地说了一句:“和你家里说说我们的事吧!”
  原来荆浩一直都知道她还没给家里提这事呢,可他从没说过,玎玲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未能说出口。
  回到家玎玲和家里说了她和荆浩的事,出乎她的意料,家里人并没有怎么反对,但还是觉得荆浩比她大得多,也怕玎玲以后受委屈,毕竟家境相差也是挺大的。后来弟弟说父母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还是很担心的,只是想着她那么喜欢荆浩,也就默认了。父母想见见荆浩,跟他一说他第二天就赶来了,父母见过后算是放了心,荆浩的沉稳和内敛以及对玎玲的照顾让他们放了心,荆浩来来回回也不过三天的时间,但对于玎玲和她的家人来说已足够。

下班了,一个人叫的滴滴,风轻轻吹着头发,我最喜欢风拂过头发的感觉,今天竟然有些难过,我知道我不能哭。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过一个人背井离乡,不为梦想,不为自己不为父母,只是为了追寻一段感情,那个很爱的人。有些时候,很多事情,真的只有做了才知道会错,去后悔。女孩子一个人背井离乡追寻去寻找真的好吗?

有的时候经常在想,去闯荡,不如一个人,没有退路,你自然拼尽全力,没有依靠,你自然不会哭,哭了让你憋回去的是努力的劲儿,不是要更加委屈的忍住不让眼泪掉。没有那么多的本以为,会更好。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是的,我就只这样一个人,开始的时候义无反顾,轰轰烈烈。但是现在,我有迟疑了,我为了他离开熟悉的城市,不顾养育我的父母,远离朋友闺蜜。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很多时候连别人讲什么都听不懂,我承认我不是那种张扬的性格,不是到任何地方都能安然自得的人。我贪恋我们想爱却无法相见的时候你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你关注着我的一点一滴,微信运动突然步数增加了,你会不安,问我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偶尔的牢骚你都以为是自己哪里不好;一天的时间里如果有几个小时不见我的消息就会失落,跟我闹小脾气;要我的QQ、微信的账号密码,每天都要在跟我说了晚安之后去看一遍我每天认识了些什么人,说了些什么话,之后才能安心入睡,我的每一件事了如指掌,甚至比我记得还要清楚。还有太多太多。那种温暖而又令人窒息的爱,我慢慢、慢慢就习惯了。离不开他一点点,甚至事事都需要他给我建议,告诉我才可以完成,无声无息一点都没察觉,彻底变成了一个巨婴。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暗夜之魅(一)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