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春秋】良心(小说)

2020-02-08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69)

“城里不见得有这么蓝的天,天天天蓝。”
  老七轻快地挥着羊鞭,脚步轻盈地在春天的草地上穿行,阳光把草地染得清亮透明,此时,这个比较诗意的感怀就诞生了。
  老七从没有听过《天天天蓝》这首歌,但他的心里就是冒出了这样美妙的词儿,没办法,灵感就是这样,冷不丁蹿出来,门板都挡不住。
  中午时分,羊儿们都吃饱了,躺在山坡上晒太阳,从羊的角度看,小村像一幅停在蓝天白云下的水墨画,有炊烟,有杨树柳树槐树。老七也晒。他比羊儿们幸福,他的幸福是嘴里叼着烟卷,手里掐着酒瓶。偶尔,老七还会背上两句陶渊明,特别是背到“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时候,总会举起小酒瓶做一个李白斗酒诗白篇的姿式,羊、烟、酒,老七,组成了一幅动静结合的安逸画面。老七的烟不是很先进,烟叶是自己种的,烟皮是用秋后的玉米叶子做的,老七的想法是:这些都是“绿色食品”。
  羊儿们全睡着的时候,老七拿出从家里带来的几张玉米饼。玉米饼是老伴一早烙好的,香味隐隐存在,配上高粱米酿的“小烧”,简直是人间美味。老七喝酒一般很小心,一小口一小口地抿。一边抿,一边把目光不时地放在一只母羊上。母羊是张老八家的,据老七推断,这只母羊一两天内就要产崽了,为这,老七不得不以母羊为中心,不断变换根据地。他甚至想把酒送给母羊喝点,怀孕和产崽是相当辛苦的,这一点从老伴青梅身上就能看出来。
  母羊没让老七等太久,羊羔诞生了。老七还是像第一次看母羊产崽一样兴奋,抖颤颤地捧起新生命,小心翼翼地用前大襟兜着,乐颠颠地赶着羊群提前回家了。
  老八挺感动,特意从地窖里拿出一瓶自己舍不得喝的“杏花村”,塞给老七。
  老七欢天喜地的,连酒名都那么诗意,太适合他这个人儿了。回到家,怕自己一口气喝干了,忙倒出一小碗放在锅台后,准备等青梅下田回来再喝。很多年没和青梅把酒话幸福了,就着这好酒,顺便再聊聊梦想啥的。这年月,人人话梦想,别以为穷人没啥梦想,他们的梦想更炽热,一代一代前仆后继呢。
  不久,老伴青梅回来,热腾腾的饭菜很快上了桌。老七招呼青梅上了炕,自己乐颠颠地跑到锅台后。
  接下来的事你们可能想到了,没错,那碗酒被青梅当刷锅水了,当然,可能不够,但农村的女人就是这样,即便身边就是水龙头,她也舍不得浪费碗里的一滴水。
  老七的脚在地上跺了两下,又跺了两下,想想还是心疼,便把瘦小的身躯弯成了一只虾米,在青梅泼刷锅水的地方闻了又闻。
  “啧啧!”后半夜,青梅还能听到老七“清明时节雨纷纷”似的惋惜声。青梅没办法,只好安慰他,等下一只小羊诞生的时候,你就会又有“杏花村”了。
  老七没有盼到下一只小羊诞生,当他发现老八家的另一只羊怀孕的时候,也同时发现了村长一路小跑地向他飘来。村长的声儿都有些变了,他说老七啊好日子来了!这里要实施新农村建设了,将来,你的脚下就能……村长显然忘词了,飞快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纸,充满感情地念道:这里就能成为望得见青山,看得见流水,寄托和安慰得了农家子弟和城市人乡愁的地方了!老七看着村长在绿盈盈的草地间顽强地梦游,有一刻的恍忽。好半天他才理解了村长的意思:城市要扩到这儿了,这里的土地就要变成楼房了。当然,某一个“鸟笼”里,也会有他们梦想的天堂。
  “城里不见得有这么蓝的天,天天天蓝。”
  老七一直觉得这样的感怀很美,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为了迎合这种美而生的。想当年,他大小也是个文化人啊,甚至还在城里一家杂志社打过工。但有什么办法呢,他享受不了城市的生活,他觉得那样的生活真是荒唐透顶,到两步远的商店买一棵葱也要开个桑塔纳,人在车里按一下喇叭就算说了话。车成了城市人离不开的氧气,就像车尾不得不排出的废气一样。他想要的那种美,在草原上,也只有在草原上,他才能真正的沐风浴露,吸天地之精华。
  他回到了故乡,一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让一个从小一起长大,名叫青梅的姑娘死心塌地地跟了他。
  现在羊不能放了,只能带着烟酒到草地上小坐一会儿,再抽烟喝酒,就没了那股诗意味道。鸡鸭鹅狗羊们都被挤到一两米的圈里,再往后,一两米的圈可能都没了。它们的世界小了,老七眼里的天空灰蒙蒙一片。他开始想念那些放羊的日子,思念那些温暖的阳光,羊睡了,他也睡了。现在,他和羊都醒着,却像没睡醒一样。老七的烟就抽得更勤了,一根一根儿的,让烟雾在他的眼角头稍作朦胧状。
  直到脑血栓找上门来。
  医生告诉他,这一辈子,都得忌烟酒了。
  医院里,老七养成了爱上厕所的习惯。青梅很疑惑,一次悄悄跟在后边,发现他正在弯腰专注地找人家抽剩下的烟头,看人不注意飞速捡起来,放在嘴里吸,虽然火早已熄灭,但竟也能吸出一种陶醉的状态来。
  青梅气极,很快让老七出了院。出了院的老七更是憋得难受,一日偷了青梅泡的药酒,嘴肿得老高,加上嘴斜眼歪,看起来相当奇怪。
  青梅老泪纵横,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那个“绕床弄青梅”的“郎”,现在成了一条只挂念骨头的狗了。
  “再也看不见那样的天,天天天蓝。”
  老七还是有无限的感怀,这样感怀的时候,村长正领着全村老小,兴致勃勃地把一棵棵槐树连根拔起,槐花刚刚落尽,村子里还弥漫着槐花的清香。

老羊倌扶着树,躬腰脱下一双布鞋放在地上,然后倚着树身,慢慢蹲下坐在鞋面上。小黄狗望望老羊倌,亲昵地依在老人身旁。不远处,浓郁的树荫间,绿草青青,葳蕤繁芜。散漫的羊儿在快活地啃着青草,吃了一阵后,再缓慢地向身外有草的地方移动。从羊儿们咀嚼的声音不难看出,它们吃的是多么香甜。几只可爱的小羊羔紧紧地跟着妈妈,尾巴不断地摇摆着撒欢,尽管妈妈在吃青草,它们也不理会这些,瞅准时机,拱到妈妈身下,猛吃几口撞头奶……
  六年前,大女婿路过单县时,顺便给老羊倌捎回来一公一母两只青山羊,把老两口高兴得合不拢嘴,直夸大女婿会办事。老两口高兴不是没有原因的,都这把年纪了,七十多岁的人啦,地里的活儿以后干不动了,割割草放放羊的总还可以。从此,乡亲们经常看到老羊倌早出晚归,手持羊鞭放羊的身影。
  自从养了羊,老羊倌便梦想着靠养羊挣钱养老,并把希望寄托在羊儿们的身上。平日,老羊倌把两只羊儿当作宝贝疙瘩,悉心照料,唯恐有啥闪失。羊儿爱干净,沾上骚味的饲料不肯吃,蹄子踩过的也不愿吃,老羊倌坚持天天打扫羊圈,投喂鲜嫩草料。只吃草长膘慢。老羊倌从粮食囤里抓一碗玉米,然后拿在手里让羊吃,看着羊儿贪吃的样子,老人心里乐开了花。玉米一块二一斤呢,老人毫不吝啬,在羊身上舍得下本钱,眼看着羊儿一天天长大。羊儿带羔了,老羊倌天天盼,月月盼,掐着手指头算。母羊临近产崽的时候,老羊倌晚上同它们住在一起,小心地伺候着,帮着母羊生产,直到小羊羔儿平安落地了,他才会长长松一口气。
  经过五、六年地繁殖,羊儿的速度发展很快,除去卖掉的,还有十几只存栏。青山羊品种好,肉质嫩,很有市场,价格比普通山羊贵一些。几年来,老羊倌陆陆续续卖掉了十五只山羊,挣了万余元,都存了银行。老人感觉养羊没啥风险,效益好,有赚头,也有盼头。
  老羊倌想,两个闺女虽然孝顺,毕竟都不在身边,自己和老伴现在能挪动,身体硬朗,不愿意给女儿们添麻烦。常言道:“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不能光指望她们,还得指望养羊,称盐罐油时花钱方便。这往后呀,自己和老伴的晚年吃穿用度就不用犯愁啦!于是,羊儿成了老人心目中的摇钱树,精神上的依托……
  划着火柴,点燃一支香烟,老羊倌美美地吸了一口,烟雾顿时从鼻孔徐徐散出。蓝天上,白云变幻着不同的形状;池塘里的一汪碧水,影影绰绰地倒映着几座新拔地而起的高楼;阳光从叶子的缝隙中筛了进来,陆离斑驳,扑朔迷离。
  老羊倌头发灰黯,一双眼神混浊无光,手背上的青筋凸起。岁月的风刀,无情地把他的脸上雕刻得沟沟壑壑。老羊倌用右手摸了摸残疾的左食指断茬,心头颤了一下,掠过一丝悲哀,接着轻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唉!大意失‘荆州’啊……”当年自己在生产队当队长,又会木工手艺活,生活过得自然比寻常老百姓家强一些,村上谁家不羡慕啊!后来,生产队上盖保管室,门窗、檩条、山梁都得自己亲自做。俗话说:“枣脊柳檩杏树门”,都是硬料难解,只好加班干,白天黑夜地拉大锯,连轴转,真是累死人哟!有一次不小心出了事故,结果白白丢掉了一根手指……
  老人把思绪拉回来。不好,有几只山羊跑远了,很快就要越过自己的视线。老羊倌赶紧用手掌撑地站起来,趿拉着鞋子,右手绰了羊鞭快步追去。小黄狗机灵,明白主人的心思,早已爬起来冲到前边去了。“叭——叭,”几声鞭子在空中甩响,小黄狗也一旁助战,拦住头羊。几只羊儿受到惊吓,只得掉头原路返回……
  太阳正南。晌午了,该吃饭啦。一路上,老羊倌哼唱着“包龙图我打坐在开封府,尊一声驸马爷你听端祥……”的豫剧唱词,悠闲地赶着羊群回家。
  近几年,老羊倌家周围起了不少二层小楼,他仍住在八十年代所建的三间瓦房里,显得自家有些破旧,寒酸,格格不入。
  老伴已做好中午饭。饭桌上摆放着两碗葱花面条,一盘青辣炒鸡蛋,一盘凉拌黄瓜。老羊倌在柜子里找出一瓶大富豪酒,斟了半杯,擎起来尝了一大口,“嗞——嗞”有声,咳!够味!这酒呀,还是二女婿过春节时孝敬的。
  “老婆子,现在的日子真得过,跟神仙过的日子差不多了。”老羊倌夹了一口菜,心满意足地说。
  “是呀,老头子,从前挨饿时,咋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老伴感慨。
  “有这二亩地,再养好咱的羊,日子越过越好了。”又抿了一口酒,老羊倌道。
  “日子好过了不假,可咱俩老了啊!地也种不了几年了。我看呀,你还是多花点心思,把咱家这些羊养好了,等着多卖点钱养老吧!”老伴一本正经地对老羊倌道。
  “这个还用你说?它们是我的命根子呢!”
  “那只不好好吃料的羊,现在好了没有?”
  “这些天我给它揉揉胃,好多了,你放心吧,没大事了。”
  “过两天你找找柱子去,把那几只大点的羊卖了吧,喂时间长了就不划算啦!再说羊太多了也照顾不过来。”
  “嗯,中。”
  ……
  老伴提到的柱子,是老羊倌同村的远房侄儿。柱子四十来岁,年轻力壮,常年以贩羊为生,颇有经商头脑,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户,家里不仅住上了小洋楼,还买了一部小轿车和一部小货卡。柱子曾对老羊倌许诺过,叔,你的羊就卖给我吧,不会让您老吃亏的,保险比卖给别人合算。
  柱子家在村子北头,老羊倌倒剪着双手,边走边盘算着羊价。
  来到柱子家大门口,里边不时传来羊儿痛苦的惨叫声。老羊倌驻足,心中纳闷,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呢?柱子家的大门反锁着,老羊倌隔着门缝往里窥看,一幅画面让他震惊了:只见柱子用力掰开羊的嘴,举起盛满水的舀子,强行给羊儿灌水……看上去羊儿老遭罪了,不叫唤才怪。乖乖,这小子心咋这么狠呢!一只羊儿足足灌下去好几斤水,还不得把羊撑死!把水卖个羊价钱,这不是坑人吗?良心一定让狗叼走了。呸!奸商!老羊倌吐了口唾沫,气愤不过,转身悻悻离去。
  老婆子见老羊倌脸上不悦,面有愠色,上前问道:“这是咋地了?柱子咋没跟来?”
  “还能咋地?气得呗!老婆子,你想都不敢想,我去柱子家,发现这小兔崽子在给羊灌水,连一点人味也没有啦!掉到钱眼里了。鬼东西,昧良心!会遭报应的!”老羊倌连说带骂,山羊胡子直抖。
  “哦,就因为这个呀!别气啦老头子!犯不着,气病了还得自己受,大不了咱的羊不卖给他。”
  “咦!说破大天也不会卖给他。赶明儿还让大女婿拉到城里去卖。”
  “中,就依你。”
  ……
  几天后,一辆工商部门执法的面包车突然来到村子,停在了柱子家门口,拉走了灌水的山羊,柱子被依法罚了款……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春秋】良心(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