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在线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新四军旅长见日军阵中一物,为啥哈哈大笑?冈

2020-02-15 作者:文学交流   |   浏览(126)

图片 1 夏,带着一股激情在季节里奔放,心在唯美的时光中欣悦。几个人喜欢在工作之余闲聚,敞开情怀,或天南地北地侃,或古今中外地聊,让心情释放,随情感通融。
  一日,大伙闲谈中不知不觉就扯上了抗日的话题,而后就围绕抗日“神”剧各抒已见,不投机时几人争得面红耳赤。正在吵得不可开交之时,“乔老爷”进来了,见大伙神情激动,轻轻一笑,慢条斯理地说:“你们也别瞎争乱吵,抗战中奇葩的事还真有,我现在就说一段发生在我们那里的抗日故事给你们听听,你们就知道什么叫神奇!”
  大家立刻停止了争吵,向“乔老爷”投来期待的目光。
  那是一九三八年武汉会战失利,日寇在长江南岸湖口登陆,进入向南纵深挺进。鬼子很聪明,他们每占领一处关口,便在有利地形上修筑碉堡派军驻守步步为营向前推进。国军亦是节节抵抗,奋力杀寇。于是两军交炽战斗在彭泽太平关一带。
  日寇占领太平关花子山后,立即在山上要紧处修筑炮楼,屯兵把守,国军亦在对面要塞处修筑工事,阻击敌人的进攻。
  这天,部队新运来的两门大炮刚在阵地上安置好,炮兵们装好弹药瞄准对面鬼子占领的花子山阵地,准备对付鬼子明天的进攻。
  傍晚时分准备就绪,国军们都去休息了。这时伙夫们忙完了厨事,无聊时突然想要看看白天炮兵新运来大炮,吃饭时听炮兵们说其威力无比,一炮就能打掉一座炮楼,于是几个伙夫就乘炮兵休息的间隙,偷偷跑到炮台阵地上看新炮。
  其实那时的炮还是很落后的,不是现在电视剧中那种拉栓的现代炮,而是我们自己造的填火药点火索的土炮。伙夫们不知就理,个个一手拿火种一手提烟筒,边吸烟边围着两门大炮瞧新鲜。
  瞧着摸着,摸着瞧着,不知是谁一个不小心将手中点烟的火种触到了大炮的引火索,顿时“吱吱”的火花乱绕,紧接着“咚隆”一声巨响,一道红光脱膛而飞,直击对面日军阵地,吓得几个伙夫呆若木鸡。
  炮弹不偏不倚正好在对面花子山鬼子的操场中央炸开了花。
  我守军官兵也被这突然的巨响惊住,立即赶到炮兵阵地查找原因。见是几个伙夫无意中点响了大炮,当官的气得暴跳如雷,正在责骂,前方暗哨兵气喘吁吁地跑来,还没来得及敬礼,高兴地张开嘴巴说:“报告长官,前方花子山鬼子的一个小队正操场集结,被我军的炮弹全部炸死。”
  长官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转而夸赞几个伙夫真是歪打正着并说:“省得老子明天费力,你们几个还真有点薛仁贵伙头军的气派。”
  听完我们也开心大笑。      

顿时,冲锋号响彻山谷,喊杀声威震长空,指战员个个犹如猛虎下山,杀向敌群。

吕厂长当即找了一些骨干商量对策。大家想了好久,就是想不出一个合适的掩藏地方。最后还是罗界村民兵队长陆翔忠的父亲出了个好主意。

这时,带路的陆翔忠突然装模作样地惊叫起来:“你们看,这不是炮轮子的印子吗?”

1944年8月3日,16旅集中了老虎团和46团、独立2团,在长宜一带战线上对日伪军发起了攻势。为配合战斗,16旅的军工科同志取回了92步兵炮配件,检修装配好后,用来装备部队;还土法上马,翻修了几发炮弹。

戴排长大惑不解地问:“什么好东西?”

鬼子队长小林气急败坏,把那些汉奸、便衣打得一个个鼻青脸肿,对他们下了一道死命令:“查不到大炮下落,就统统的死啦死啦!”又在各村道口贴出告示:“凡报告大炮下落者,皇军赏法币20万。”

图片 2

图片 3

陆翔忠指的这条路,其实何止6里?足足10里有余。这条路还又窄又滑,少佐不得不从马上爬下来步行。待他们上了山走到一个洞口时,鬼子和伪军已个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由于92步兵炮先声夺人,经一昼夜激战,新四军连克13个据点,摧毁敌堡60余座,收复国土1500余平方里,解放了60000多居民,获得了那几年里新四军在江南区的最大一次胜利,受到军部电令嘉奖。

戴排长迅速目测好距离,只听得“轰”地一声,第一发炮弹不偏不倚落在那门92炮的附近爆炸,紧接着又发出了第二发炮弹。

这时身边的翻译献了一条“妙计”:“少佐,皇军损失大炮,看来必在此洞无疑,但少佐已不便久留,还是叫人把守着,回去带专用工具来,继续仔细寻找。”

戴排长接过望远镜一看,只见敌人正在移动那门炮,准备向我军阵地炮击,他也激动地大叫:“大炮!大炮!”

鬼子在山洞里以及附近山村折腾了20多天,结果还是一场空,鬼子司令部无法下台,就将那个丢炮的鬼子中队长小林枪毙了事。

王必成抓住这个有利时机,抽出驳壳枪,大声命令:“出击!”

就在两个小队的伪军在洞口骂爹骂娘、埋锅烧饭、安排住宿时,不远的茗峰山顶罗界村的民兵和新四军吕厂长等正沉浸在一片欢庆声中。

新四军老虎团与鬼子在山里捉了几天迷藏后,又将拆散的大炮转到罗界这地方,交给驻扎在这里的团部被服厂厂长吕道明。

二营进攻白埠据点。先是开展政治攻势,派俘虏向碉堡里的伪军喊话,伪军中没有动静。团长刘别生命令把大炮推出来。炮手挥舞一面小旗高喊:“预备……”炮楼上伪营长闻听连声叫道:“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王必成两眼放光,因为他特别期待将这门大炮夺过来武装自己的炮兵,便对戴排长下令:“准你用三发炮弹,打!”

少佐已想尽快离开山洞,就顺水推舟,命令两个小队的伪军留在洞口看守,又让翻译拍了几张大炮轮辙的照片,就带着大队人马返回据点去了。

战斗打响后,旅长王必成也赶到了牛头山前线指挥所。他猫着腰,跑到迫击炮排排长戴文辉旁的阵地上,举起望远镜,观察敌人阵营。

新四军部队为避敌锋芒,决定转移。可这门大炮怎么办?它体积大、份量重,加上部队要爬山过岭,只好把它分解开来,转移到浙皖苏三省交界的白观岭。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文学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四军旅长见日军阵中一物,为啥哈哈大笑?冈

关键词: